第五十九章 风云涌动(第三更送到!)

    北冥家,寒冰阁。

    寒冰阁是由雪冰岩堆砌而成,雪冰岩乃是天然的寒石,炎炎夏日也会散发出彻骨的寒气。

    寒冰阁共九层,高数十丈,寒气四溢,仿若一座森冷的冰山。

    ——这是北冥伤的苦修之地。

    北冥家的“极寒冰焰”武魂,天性阴寒,在这么一个由雪冰岩堆砌而成的寒冰阁修炼,对于北冥家的“极寒冰焰”武魂大yǒu裨益。

    一般来 ,北冥伤除非淬炼秘宝,否则几乎不会离开这寒冰阁。

    每一个来北冥家拜访的人,都需要忍shòu寒冰阁的冰寒之气,必须在寒冰阁见他。

    而北冥伤此人,也从来不顾忌别人的感shòu,只会让人迁 于他。

    从寒冰阁的第一层 第九层,寒气是逐渐加重, 连一般的北冥家的儿郎,每一次来拜见他,■也只能在三层或者四层等候,再往shàng,身体 yǒu些吃不消了。

    寒冰阁六层。

    一根根耸立的冰柱中央,端坐着体型雄伟的北冥伤,他身shàngyǒu◇浓浓寒气缭绕不散,在这寒冰阁六层的冰柱shàng,一朵朵奇异的冰寒火炎燃烧着,令这里寒气愈加森寒彻骨。

    墨陀皱着眉头,在北冥伤对面站着,在他身旁,则是英俊的北冥策。

    阴奎和鸠山两人,仿佛两道鬼影,在两根冰柱的后方坐着,低垂着眉头,像是已经睡着了。

    在寒冰阁一名武者的带领之下,穆语蝶和迪雅兰一起来 了寒冰阁的六层。

    这一层的寒气,比五层重了一倍!

    两女才一脚踏入六层,娇躯便轻轻一颤,只觉仿佛进入了冰窟, 连手脚都开始逐渐僵硬了起来。

    “你们过来啦。”北冥策shàng前一步,朝着穆语蝶使个眼色,道:“这是我爷爷,这位是……墨家的家主。”

    穆语蝶和迪雅兰俏脸同时一变,两人 了墨陀一眼,脸shàng的表情似乎都僵硬了下来。

    罗豪的身死,胡龙 的清清楚楚,除了巴纳德和暗冥的冥月使插手之外,还yǒu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

    事后两女也曾见过墨朝歌,知道罗豪的身死,那墨朝歌肯定脱不了干系。

    可惜墨家在商盟势力也极大,与北冥家又yǒu些来往,当初北冥策之所以简简单单将墨朝歌喝退,显然 是不想和墨家闹僵,没yǒu为她俩出头的意思。

    如今在这北冥家,突然见 了墨家的家主,穆语蝶和迪雅兰心中自然yǒu些不喜,但在北冥伤的面前,也不好表示什么,只能暗暗生闷气。

    “见过伤爷爷。”穆语蝶和迪雅兰两人,一起躬身对北冥伤行礼,却刻意忽略了墨陀。

    墨陀神色如常,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压根 不介意穆语蝶和迪雅兰两女的无视。

    “听 你们在幽暗森林,曾经和一个  待过一段时间?我yǒu些事情想要找那  了解一下,你可知道那  的来历?”北冥伤轻轻点了点头,细长的眼睛没yǒu一丝特殊的表情,直接开门见山地问话。

    穆语蝶心中一凛,犹豫了一下,才道:“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 武者,伤爷爷怎么会知道这么一个人的?”

    “他身shàngyǒu一样我想要的东西。”北冥伤眉头微微皱起,道:“你知不知道那  的来历?”

    摇了摇头,穆语蝶道:“不清楚,我们和他也是在路shàng偶然遇 的。因为害怕妖兽杀人,所以才结伴而行,对于这个人的来历,我真是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叫丁岩,好像是商盟的一个普通武者。”

    “丁岩……”北冥伤点了点头,顿了一下,道:“知不知道他来自那一座城市,会在什么区域出没?”

    “不知道。”穆语蝶再次摇头。

    北冥伤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好了,没什么事情了,过段时间武斗会要举行了,你们俩可以跟策儿一起去  。天天呆在这里,我想你们也会闷,当初我和你爷爷也yǒu些交情,他现在不在了,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你。你放心吧,暗冥的人绝对不敢在商盟动你。”

    “谢谢伤爷爷。”穆语蝶眼眶渐渐湿润,略yǒu些哽咽道:“一想起我穆家的遭遇, 蝶 恨不得将那些人挫骨扬灰!我穆家百口人,一夜之间被屠戮干净,伤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这事急不来的,以后再 吧。”北冥伤点了点头,挥手道:“你们好好歇息去吧,这一层太冷了,以你们的修为怕是承shòu不住。”

    “嗯。”穆语蝶也不啰嗦,躬身又是一礼,扯了扯迪雅兰的衣角,两人一起退了出去。

    “那丫头会不会隐瞒了事实?”在穆语蝶两女离开之后,墨陀皱着眉头,道:“只yǒu一个名字,搜寻起来将会非常麻烦。”

    “策儿,你怎么 ?”北冥伤瞥了北冥策一眼。

    “不像是 谎,我找机会再问问 ,反正缥缈阁那边的残图还在,倒也不急在一时。”北冥策回答。

    北冥伤点了点头,道:“嗯,你盯着那俩丫头,要记着不要被人迷惑了,我不想你成为别人手中的一把剑,懂吗?”

    “爷爷,我心中yǒu数。”北冥策笑道。

    “墨老弟,这事情你也别着急,我一会儿派人通知一下石家、左家,让他们共同留意一下丁岩。你放心,我会以我的名义来找人,不会扯出你来。”北冥伤傲然道:“我们商盟五大世家一起找人,我 不信扒不出一个平民来!嗯,你回头记得让人将那  的画像送来,只要他活着,肯定 跑不了。”

    “嗯,那我 告辞了。”墨陀也不多 ,点了点头,便径直离开。

    “策儿,多留意一下左家的左诗,左诗和赤霄搭shàng线了,你要是能将左诗也娶回家,可以省却我们很多功夫。”北冥伤在墨陀离开之后,扫了北冥策一眼,淡淡道:“那丫头本身天赋 极为不凡,又是左虚的心肝宝贝,还颇为任性,你要能将▲她收服了,左虚那老家伙也没办法,只能和我们北冥家绑在一起。”

    “不急,一个个来。”北冥策自信满满道。

    点了点头,北冥伤又道:“穆语蝶那丫头,天赋的确也不错,○tāshōufúle,zuǒxūnàlǎojiāhuǒyěméibànfǎ,zhīnénghéwǒmenběimíngjiābǎngzàiyīqǐ。”

    “bújí,yīgègèlái。”běimíngcèzìxìnmǎnmǎndào。

    diǎnlediǎntóu,běimíngshāngyòudào:“mùyǔdiénàyātóu,tiānfùdequèyěbúcuò,不过那音律武魂虽然霸道,却对我们北冥家的‘极寒冰焰’武魂没yǒu什么助力。倒是那个叫迪雅兰的丫头,身shàng拥yǒu的‘蓝魔炎’武魂,反而yǒu可能和我们家的‘极寒冰焰’武魂互补,这丫头你好好 紧,你要是能和她结合,她将来 不定能给我们北冥家生一个出众的后代来。”

    “爷爷放心,我 中的东西,一个跑不掉。”

    “嗯,既然来了我北冥家,她们 别想走了。”

    ……

    左家。

    左虚在厢房中 闲的喝着茶,在他身后的屏风后面,一个幽影蹲着禀报:“北冥伤派人送信过来,拜托我们找一个叫‘丁岩’的少年, 那少年偷了他北冥家的东西,只要我们找 人,他们愿意奉shàng五把玄级武器。”

    “五把玄级武器。”左虚品着茶,轻笑道:“北冥伤还真是一贯的 气啊,五把玄级武器 想要换半份通往‘天门’的残图,他倒是打的好算盘。”

    “家主,我们要怎么做?”

    “找啊,让我们的人在各个城◎池吆喝一下,不过不要太在意,随便找几个叫丁岩的家伙应付一下 行了,也免得那家伙起疑心。”

    “属下明白。”

    ……

    石家。

    石坚也收 了同样的消息,冷笑拿着信封,道:“ 来墨陀找shàng北冥伤了,哼!幸亏石岩那  告诉了我真相,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情况,北冥伤啊北冥伤,你恐怕做□梦也想不 ,丁岩 是石岩。竟然让我来帮他找人,嘿嘿,那我 帮他好好找找!”

    “怎么找?”韩风淡淡道。

    “找几个和墨家yǒu关联的人,都弄哑巴了,  都叫丁岩,给我送 北冥家去。”

    “好。”

    ……

    北冥家、左家、墨家、石家、凌家,这商盟的五大世家,在商盟的各个城池内,或是大张旗鼓,或是偷偷摸摸,都在找寻一个叫“丁岩”的人。

    一时间,“丁岩”这个名字在商盟迅速火红了起来。

    许多叫“丁岩”的人都遭了殃◎,纷纷被五大世家的人带走,yǒu很多和墨家来往密切却不叫“丁岩”的人,也shòu了无妄之灾,被人直接打成残废,弄成了哑巴,给押送 了北冥家。

    因为武斗会即将开始,商盟的武▲者各个都在磨拳霍霍,还yǒu一些来自于外地的武者,也为了武斗会千里迢迢而来。

    好笑的是许多前来的武者,因为名字叫“丁岩”,直接被五大世家给拿下了。

    在一夜之间,“丁岩”这个人 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始作俑者,却一直在石家的重力房中,一天数万次地用手指戳着铁沙袋。

    他每一指刺下去,那重力房中高高悬起,重达数百斤的铁沙袋 , 会被洞穿一个深深地洞孔。

    “噗哧!”

    石岩五指直插,手臂直接深深没入铁沙袋中央,抽出手臂,他五指竟然闪烁着奇异的寒光,仿佛金铁制成的刀刺一般,极其骇人。

    “嗯,武斗会 要开始了,那缥缈阁的暴风雨也要来临了,我这‘指枪诀’,也终于算是 yǒu成 了。”

    ……

    ps:恳求兄弟姐妹们,继续给力下去!将推荐票、会员点击都给我,这一周,我真的很需要!拜托大家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