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我去!

    绝阴谷中央。

    一幅巨大的星河图案,以天蛇之血绘制而成。

    星河图案的中心,万qiān光点汇集,凝结成光芒炫目的天门。

    谷内众多高◇手,纷纷 着显现出来的天门,却没人胆敢第一个jìn入。

    石岩神情沉静,和韩风、枯隆站在一起,暗暗打量着天门,心中大为痛快。

    来自于九头天蛇的九颗妖晶★shǒu,fēnfēn zhexiǎnxiànchūláidetiānmén,quèméiréndǎngǎndìyīgèjìnrù。

    shíyánshénqíngchénjìng,héhánfēng、kūlóngzhànzàiyīqǐ,ànàndǎliàngzhetiānmén,xīnzhōngdàwéitòngkuài。

    láizìyújiǔtóutiānshédejiǔkēyāojīng,他没有分 一颗,眼见那九颗妖晶纷纷爆碎,没有一个人得 ,他暗暗快意。

    不过,一想起那一股恐怖力量,竟然能够从赤霄、北冥伤等天位强者中将妖晶扯上天,他心中也是极为惊讶,越加的谨慎了。

    爪岐仰天望天,表情痛苦,不住地的喃喃低语:“父亲,父亲……”

    那一颗爆碎的八级妖晶,来自于泥泽蛟,八级妖兽的妖晶,其中可以蕴藏一分魂魄,即便是肉身全毁,妖晶zhī要还存在,八级妖兽还有机缘获得新生。

    然而,那八级妖晶中泥泽蛟的魂魄呆滞,显然是被人以秘法祭炼过了,成了zhī能够提供力量的能源,而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

    泥泽蛟的八级妖晶,显然是洞开天门的一把重要钥匙。

    爪岐虽然凶残狠毒,可对于泥泽蛟却是有着深深地敬爱和崇拜,眼见他父亲最后的重生希望都被斩断,他的痛苦可想而知。

    北冥伤、赤霄、邹 鹤等人,悄悄走向那天门, 心翼翼,脚步落入天门之外神秘图案的时候,也都暗暗提防着。

    “ 姐……”夏心妍身旁的两名大汉,望着那谷内的神秘图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这两人,似乎知道一些有关神秘图案的秘密。

    夏心妍轻轻摇头,美眸中异光闪闪,悄悄望了一眼远处的石岩。<○br>
    石岩也在暗暗注视着众人,一眼  了夏心妍射来的目光,愣了一下,他朝着夏心妍轻轻点了点头。

    夏心妍眼瞳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也朝着他缓缓点了点●头,不知道想些什么心思。

    “天门已开,你们真要不怕死,现在 可以jìn去了。”夏心妍没有动,眼见那边赤霄、北冥伤来 天门口,却踌躇不前,不由冷然讥讽了一句。

    “我去!”

    出乎众人意料,沉溺在悲痛之中的爪岐,突然怒吼道:“我倒要  里面究竟有什么!”

    话音一落,爪岐身影如电,飞蛾扑火一般冲入天门,在灿灿白光中一闪而逝。

    爪岐的身影,在天门内快速消失,那天门zhī是扭曲了一下,并未产生别的变化,依旧是维持着灿灿光泽,似乎在等候另外一人的jìn入。

    “邹兄……”北冥伤 向了了邹 鹤,沉吟了一下,才道:“你怎么 ?”

    摇了摇头,邹 鹤道:“都 了这一步了,若是空手而归,我会终身后悔。想要求富贵,总要冒点风险。”

    “不错。”北冥伤赞同的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对北冥策道:“策儿,你留在外面,阴奎、鸠山你们 着策儿。”

    顿了一下,北冥伤又望向了穆语蝶和迪雅兰,皱眉道:“你们怎么想?”

    “我想jìn去  。”穆语蝶虽然明知道天门内可以蕴含巨大的凶险,却还是不想错过这个qiān载难逢的机会。

    “好,你们可以jìn去。”北冥伤点头,“随我来吧。”话罢,北冥伤在爪岐后也jìn入了天门。

    穆语蝶和迪雅兰忽视一眼,都是神情坚定,也跟着北冥伤jìn入天◆门。

    “木辉,我们走。”邹 鹤冲那妖异的青年吩咐了一句,也和那青年钻入了天门。

    “赤霄先生,你呢?”夏心妍淡然道。

    “我自然也○mén。

    “mùhuī,wǒmenzǒu。”zōu hèchōngnàyāoyìdeqīngniánfēnfùleyījù,yěhénàqīngniánzuànrùletiānmén。

    “chìxiāoxiānshēng,nǐne?”xiàxīnyándànrándào。

    “wǒzìrányě是要jìn去的。”赤霄笑了笑,回头 向左诗和石岩,道:“ 诗,你留在外面,我jìn去   行了。”

    “师傅,我也想去  呢■。”左诗撅嘴,不依道。

    “为师先  情况,没有问题了,下次定然带你jìn去。”赤霄板着脸呵斥了一句,旋即对石岩三人道:“你们石家怎么 ?是不是也派个人过去○ 一 。”

    “少爷,我去吧。”枯隆站了起来,对石岩道。

    “我去!”石岩神情淡漠,似乎不知道天门中的凶险,沉喝道。

    他骨 里 有一种不怕死的因 ,性喜挑战各种未知的神秘,他之所以来 这里,也是因为蓝洞探险。

    这次天门的探索,他自然也不愿意在外等候。

 ★   “少爷,还是让枯隆去吧。”韩风急道。

    “没事,我去。”石岩摇了摇头,坚持道:“我很好奇天门中 底有着什么,不去,我会后悔一辈 !”

    话◎罢,不等韩风、枯隆再次劝 ,他立即朝着那天门冲去。

    “少爷!”

    枯隆和韩风一起尖叫起来,神情略有些惶恐,也急忙冲向天门。等他俩赶 的天门口的时候,石岩的身 正好在天门内消失。

    两人忽视一眼,没有过多犹豫,也一起冲入了天门。

    “你们好好 护好 诗。”赤霄回头叮嘱了吴韵莲、褚◎平一声,也飞掠而出,同样在天门内消失。

    短短几分钟,谷内的众多高手纷纷投入天门,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绝阴谷内,此时zhī剩下北冥策和阴奎、鸠山一边,左◆诗、褚平、吴韵莲一边,还有 是夏心妍和那两个铁塔般的大汉了。

    “ 姐,这是‘伪天门’啊!”其中一人大汉,又轻轻呼了一声。

    “嗯。”夏心妍眼中神光熠熠, 着那天门神情不变。

    此时谷内天位强者已全部jìn入天门,夏心妍三人又和另外两方人相隔了一段距离,她们的低声谈话,并没有人可以听见。

    “伪天门内不会有真正的神域,这zhī是神境强者构造出来的 空间,当中虽然不可能有难以想象的物资,却应该会有神境强者的遗物。 姐,你为何不jìn去呢? 不定, 不定会有那人的武魂传承啊!”一个铁塔大汉急道。

    “你们不觉得,冥冥中,有一zhī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一切?”夏心妍低哼一声:“他早 在棋盘上安排好了一切,我们都zhī是棋 ,全在他的算计,至今还没有脱离他的掌控。那老家伙,死了上qiān年了,竟然还不消停!”

    “ 姐,你是 ?”

    “石家的那半份残图,应该是石岩得 的。那半份残图和玄阴诀肯定是在一起的!玄阴诀zhī是凡级武技,也zhī有修为低微的武者才会去修炼,那家伙将地方选在绝阴谷,逼着得 玄阴诀的人修炼来抵御天地阴气,玄阴诀一旦修炼好,自然会吞噬这里的阴气形成阴珠,阴珠一成,目标也 明显了。天门内真要是有‘武魂源印’,也zhī有身怀阴珠的人能够得 ,我们还有必要jìn去么?”夏心妍愤愤道:“……那老家伙,早将一切算透了,根本不会允许别人破坏,这次我们是白来了。”

    “石岩要是得 了那人留下的武魂源印,肯定会成为三神教的神 之一,如果他能够 无尽海,三神教的人绝对会将他当成珍宝来对待●! 姐,三神教在无尽海势力极大,和我们并不和睦,如果他真的得 了那人的武魂源印,将来必会成为三神教的星神,我们最好……最好趁早除掉他!”

    “我知道怎么做。”夏心妍■◎冷冷道。

    那两个铁塔大汉点头,再次沉默了下去。

    ……

    一处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中,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声:“你们都去天门!抓住穆语蝶,协助冥◆主探寻天门中的神秘。”

    “是,暗主!”

    一群面色苍白的暗冥武者,在黑暗之外单膝跪着,目无表情。

    “去吧。”黑暗中再次传来那个声音。

    数十名暗冥的武者,纷纷动身,很快从外面jìn入了绝阴谷, 也不 谷内的人,径直走入天门。

    “暗冥的人!”北冥策低喝一声,脸色微变:“暗冥应该在外守着,怎会突然要jìn入天门?”

    阴奎、鸠山两人, 着鱼贯而入的暗冥武者,眼神阴寒。

    “不行!我们也要jìn去,不然爷爷一人在里面应付不来。”北冥策沉吟了一下,不顾阴奎、鸠山的反对,也冲了天门。

    阴奎、鸠山一 他jìn去了,不敢迟疑,也zhī能跟着jìn入。

    ……

    ps:今夜凌晨上架, 时会有更新,恳请喜欢本书的朋友, 时候订阅月票支持,叩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