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涌动

○    主hún一入识海,识海中的五魔骤然安静下来,竟不再作怪。

    主hún和识海接触,识海中一缕缕的神识之线,瞬息间和主hún纠缠连接起来。

    那一刻,石岩主◇    zhǔhúnyīrùshíhǎi,shíhǎizhōngdewǔmózhòuránānjìngxiàlái,jìngbúzàizuòguài。

    zhǔhúnhéshíhǎijiēchù,shíhǎizhōngyīlǚlǚdeshénshízhīxiàn,shùnxījiānhézhǔhúnjiūchánliánjiēqǐlái。

    nàyīkè,shíyánzhǔhún和神识形成了奇妙的联系,神识化为一束束肉眼难见的异光,霍然射入他瞳仁中。

    突然睁开眼,双眸中电光如注,一丝丝细密微 的电芒,在他双瞳内快速游走。

    从石室中走chū来,来 宽敝的石殿,石岩眺望远方,突然发觉视线可以覆盖的范围,比往昔要远了数十倍!

    十里之外的一景一物,在他的端详下变得清晰无比,十里外的几个yīn魅族族人脸上的皱玟,他都可以 的一清二楚,明察秋毫。

    神识延伸,周遭的生命波动马上回馈过来, 连地底之下的虫素,都逃不chū他神识的探察。

    这三刻,石岩有种化身为神的奇妙感觉。

    附近每一处细 的景物,每一个微弱的生命,都逃不chū他的视线观察,脱离不了他神识的覆盖,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他掌握之中。

    主hún遁入识海,竟给他如此奇妙的感觉,这榫感觉让他欣喜若狂,甚至心生感动。

    识海中,主hún和神识连接,主hún仿佛成了另外一个大脑,那些连接主hún的神识之线,则像是成了神经线条,带给了他新的体悟。

    主hún入驻识海,心海五魔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细心体会了一会儿,石岩发现与主hún连接的神识”也和五魔纠缠在一起,主hún一入识海,便不断地释放chū缕缕灵hún波动,通过神识输送 五魔,五魔在那些灵hún波动的作用下,忽然安分守己,似乎知道暂时撼动不了主hún,便不再作乱。

    心念变动,主▲hún便将种种意图汇入五魔,那五魔一一沉入识海,五魔中属于他的灵hún印记”似乎发挥了作用,开始悄悄约束五魔,令五魔不再继续释放负面情绪。

    石岩双眸中的电光一点点收敛,神情恢复冷◎峻,站在石殿中若有所思。

    半响,他 在石殿中端坐下来,也不担心会有人过来捣乱”抹了一下幻空戒,将那黑魁莲取chū。

    打开玉盒,蓬蓬乌光突然从那一片黑魁莲的莲h ā瓣中绽放,这一片h ā瓣竟漆黑如墨,其中乌光闪烁”给人一种诡异神秘的感觉。

    并没有太多犹豫,伸手拧起这一片h ā瓣,他直接将其按在xiōng口chū,手指中一束束精元光束凝炼,射入h ā瓣中。

    漆黑的汁液,突然从这一片h ā瓣中流chū来”渗透在他xiōng口的皮肤上,顺着他毛孔钻入身体。

    一种奇妙的感觉突然蔓延全身……

    仿若亿万个 虫在xiōng口啃咬,一瞬间”石岩xiōng口酸麻痛痒,非常的难过,那些来自于黑魁莲的汁液,散溢开来,似乎在悄悄改★变他的肌肉纤维,让他身体的细胞都为之发生变化。

    一块拳头大 的黑色图案,在这种奇特的体悟下,逐渐在xiōng口成形。

    石岩神情惊愕,呆呆的 ☆biàntādejīròuxiānwéi,ràngtāshēntǐdexìbāodōuwéizhīfāshēngbiànhuà。

    yīkuàiquántóudà dehēisètúàn,zàizhèzhǒngqítèdetǐwùxià,zhújiànzàixiōngkǒuchéngxíng。

    shíyánshénqíngjīngè,dāidāide 着xiōng口的变化,不知道这黑魁莲的汁液,是否真的那般神奇。

    黑色图案由最初的模糊,变得逐渐的清晰明显,不多时,一片片h ā瓣在xiōng口显形,漆黑的h ā瓣散开,慢慢形成了一朵略显妖异的黑色莲h ā,黑色莲h ā形成之后,一股清凉的气息旋即从h ā瓣之心释放开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石岩端坐在原地,闭目调戏。

    身体中精元缓缓涌动,在筋脉中进行着周天循环,凝炼精元的举动才一开始,附近的天地灵气便突然活跃异常,竟然以比往常快数倍的速度汇集过来,纷纷涌入他xiōng口的黑色莲h ā图案中心。

    果然神奇!

    石岩大喜,紧逼着双眼,不分心,以全力来凝炼汇集天地灵气,用灵气来提炼更多的精元,进而增强身体中的精元强度。

    时间匆匆,一眨眼,十天过去了。

    “嘎吱!”

    石殿旁边一间石室的石门突然被推开来,三个略显鬼祟的曼妙身影,悄悄从石门中闪chū来,和石岩隔了十来米,默默地注视着石殿中心修炼的他。

    “岚姐……”古玲珑缩着头,美眸中寒光一闪,大有深意的望着曹芷岚。

    瞿砚晴俏脸满是冰寒,眼神闪烁不定,似乎想做些什么,又有些犹豫不决。

    曹芷岚皱着眉头,在古玲珑、瞿砚晴的注视之下,缓缓摇头,示意两女不要轻举妄动。

    石殿中,石岩闭目养神,身体在聚集大量的天地灵气,赤l ǒ的xiōng口一朵妖异的黑色莲h ā绽chū乌光,如一张狰狞什么的巨口,在吸取附近的天地灵气,将那些灵气吞咽下去,再转化给石岩。

    石岩一动不动,浑然忘我,似乎不知道身旁不远处,那三女正悄悄◎注视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石岩身体之中,悄悄亮起淡淡的亮银色光泽,那些光泽一开始非常黯淡,却在越来越多的天地灵气注入之下,变得逐渐的明亮起来。

    浓浓的天■地灵气,如淡淡的轻烟,在石岩身侧缭绕不散。

    石岩身体中亮银色的光芒一点点地扩散,似乎引起了天地灵气的异变,使得那些天地灵气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在他周遭不断地舞动凝炼,形成一道道细&□nbsp的电芒,那些电芒在游动中慢慢靠近他的身体,似乎钻入他〖体〗内。

    “岚姐,这,这是……”

    “他要迈入地位二重天之境了。”

    “啊?☆怎么会那么快?他进入深渊战场的时候,才,才百劫之境啊?”

    “两大异族的领袖,将族内异宝献chū来,他吸收异宝之力”加上天赋chū众,能够那么快突破也是合情合理。”

    “岚姐,这个时候最为凶险,我想”我想他此时应该没有防御之力,如果我们?”

    “不要乱来, 算是杀了他,又能如何?这里yīn魅族的族人疟处不在,一旦我们离开这儿,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可,可他 不定某一天 会狂xìng大发” 不定会占有我们, 那时候,我们该怎样?”

    “哎,至少还能活下去,被同族人占有,比被异族人占有,还能接受一点。你难道 不chū轧吉的意图?若是落 轧吉手中”落 翼族的那些人手中,我们的下场,比现在肯定还不如。”

    “……”

    一阵沉默。

    三女短暂的交流之后,又纷纷安静了下来, 在一旁注视着石岩”羊不敢轻举妄动。

    宽阔的石殿前方,一栋更高的古建筑的顶端,白翼族的族长羽柔躺在一张竹制摇椅上,修直丰腴的美t ǐ晃dg着, 然自得,但她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眸”却远远落在那石殿〖中〗央,悄悄注视着石殿内的动静。

    羽柔身旁,黑翼族的帝山如一尊石像,屹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神情冷峻,一言不发。

    帝山身后,何青曼睁大眼,远远眺望着那石殿,望着身影略显模糊的石岩,神情复杂。

    “半月时●间,从地位一重天迈入二重天之境,虽然借助了白玉灵果和黑魁莲,但这  的天赋的确还算不错。”许久之后,帝山突然轻声一叹,“可惜是个人类,若是我们翼族的青年,我倒会好好栽培他。”
<★br>    讲话的时候,帝山大手一挥,一个乌黑的光罩,瞬间将何青曼笼罩,让她听不见任何声音。

    “帝山,我答应过那  ,事成之后,留他一命。”羽柔的摇椅渐渐停止了晃dg,她皱眉瞥了帝山一眼,淡淡道:“身为一族之主,我们不能言而无信,你 呢?”

    “我会尽力保他。”帝山沉吟了一下,道:“但若是yīn魅族和多隆联手,势要杀他,我也不能因□为他早死。”

    羽柔脸色微变,喝道:“他们真敢?”

    帝山苦笑,缓缓点头,“这   是表现太突chū了,yīn魅族才非要他死,为了让他更●快的进步,你又让那三人将yīn魅族的古老秘典给他观阅,他知晓了那些灵hún奥义的巨著,若是这次不死,将来在灵hún造诣上将会达 极其恐怖的境界, 时候便是yīn魅族的灾难了,我若是yīn魅族的族人,我也不会留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诛杀他飞”

    羽柔一呆,半响才缓缓集头,神情复杂道:“ 来,倒是我的做法,将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了。”

    “只是一个人类  罢了,何必挂心,我们付chū那么多的代价,也只是为了破除结界而已,他的死活无需思量太多。”帝山淡漠道。

    “帝山。”羽柔突然低喝一声,犹豫了一下,才抬头深深 着白翼族的族长,道:“如果那  是三大神血神王的后裔,你会不会遵从先祖石岩,力保他一命?”

    “什么?”帝山勃然变色。

    “他身体中流淌的乃是不死神王的神血,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降临这里,并且身怀天火,有着助我们两族脱离这遗弃之地的一切条件。你 ,这是不是先祖当年的祷告,穿透了空间屏障送达了神王那边,才结chū今天的果实?”羽柔双眸神光璀璨,正视着帝山,神情凝重道。

    “不死神王?”帝山深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极其震撼,半响才沉声道:“你没弄错?”

    “我仔细勘察过,他绝对是不死神王的后裔。”羽柔点了点头,“我知道多隆一向对祖训嗤之以鼻,对他 这些没有一点用,我现在 想听听你的意见。”

    “若是遵循祖训,我们是要shì奉他为主的,这……”帝山苦笑不迭,迟疑了一下,才皱眉道:“  吧,如果这  表现chū的潜力,让我都为之震撼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若是他是扶不起的烂泥,那么,我也不会客气。“哼,让我帝山shì奉无能的 辈为主,我宁愿违背祖训,也不答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