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你懂个屁!

    圣光山山脚下。

    一片蔚蓝色海水,在傍晚霞光中光彩怡人,红霞,湛蓝海水,朵朵祥云,这本该是安详舒心的景观。

    然而,因为两个蛮横青年的交锋,这一切都chéng了泡影。

    椭圆形的天然浴场,此时乱石纷飞,破开许多洞口,大地在震耳yù聋的轰鸣声,被撕裂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一个深渊般的巨洞中,蓝水泛滥,狂暴的力量相互冲击,搅的海水天翻地覆。

    在那浴场中,倒塌的酒馆的木材、石材乱chéng一团,许多锅碗瓢盆浮在水面上,一些吃剩下的酒菜,也在池水翻腾中时隐时现。

    天然浴场,像是chéng了垃圾堆,一点雅致的景象都没了。

    这一切,全部是因为那深渊巨洞中两人造chéng的。

    “轰!”

    闷雷般的爆响,从那★巨洞之中响彻出来,整个天然浴场为之一颤。

    在那破洞之中,一排巨大的手印连着池水,在一道道惊人的光芒之中,凝炼融合起来。

    七块巨大的手印,合chéng一块,如□天神之巨掌,以毁天灭地的气势,排空而出。

    那山岳般巨大的手印,冲击着蛮古,直接将蛮古从那深渊之中硬生生轰出来。

    在漫天水花飞溅中,蛮古脸色苍白,一身的彪悍肌○肉不断地抽搐着。

    狂暴凶狂的力量犹在,然而,蛮古的肉身,却似乎已不能将全身力量尽情绽放出来。

    在那巨大手印的轰击下,蛮古被直接推向百丈高空,被接连不断的狂暴▲ròubúduàndìchōuchùzhe。

    kuángbàoxiōngkuángdelìliàngyóuzài,ránér,mángǔderòushēn,quèsìhūyǐbúnéngjiāngquánshēnlìliàngjìnqíngzhànfàngchūlái。

    zàinàjùdàshǒuyìndehōngjīxià,mángǔbèizhíjiētuīxiàngbǎizhànggāokōng,bèijiēliánbúduàndekuángbào水流撞击。

    蛮古那蛮牛一般的身体,仿佛chéng了鸡流中的一 轻舟,竟显得摇摇yù坠,在那无处不在的水流鸡丵射飞溅之下,他一身力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荒蛮教的种 强者,战榜战斗力排名第二的青年,这一刻,居然像是……败了。

    交易场中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低沉的喧哗声中,那水池之中,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中,突然传来一声jiā 喝:“够了!”

    旋即,消失许久的曹芷岚,浑身 éng着一层华光,脚踏碧波浩淼,施施然地冒出头来。

    之前谁都不知道她还潜伏在池水之中,在交战初始时,她便消失不见,众人只当她早早远走了,哪料 在战斗即将结束时,她竟然再次凭空冒了出来。

    她似乎一直冷眼 着两人的疯狂酣战,在暗处暗暗快意着什么,或许是因为石岩当面的拒绝鸡怒了她,她始终没有出言阻止,没有让蛮古停不下来。

    很多人都知道,荒蛮教的蛮古,似乎还真的只听她的话。

    可她并没有那么做,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她暗暗的潜伏着,不知道想 石岩笑话,还是想让蛮古知晓石岩的厉害。

    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但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她终于还是冒头了。

    倏一出来,她便轻盈的冲向天,如灵凤一般,一身流光转动,将躯体全部裹住。

    身如虹光,曹芷岚骤然来 蛮古身旁,玉手一挥,漫天华光交织c◎héng一张银色丝网,瞬间将那蛮古捆住。

    她一手牵着银色丝网,从那飞天的湍急水流之中借势而起,带着蛮古飞落岸边。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héng一张银色丝网,瞬间将那蛮古捆住。

    她一手牵着银色丝网,从那飞天的湍急水héngyīzhāngyínsèsīwǎng,shùnjiānjiāngnàmángǔkǔnzhù。

    tāyīshǒuqiānzheyínsèsīwǎng,cóngnàfēitiāndetuānjíshuǐliúzhīzhōngjièshìérqǐ,dàizhemángǔfēiluòànbiān。

    “fàngkāiwǒ!wǒyàoshāletā!”

    蛮古挣扎着,在那银色丝网当中愤愤然的咆哮,一股凶暴之气扑面而来。

    直 这一刻,蛮古似乎依旧力量惊人,还想最后和石岩全力一战,当着曹芷岚的面,将石岩斩落马下。

    “你老实一点。”曹芷岚皱眉,随手扔了一个玉瓶给他,“快吞了其中的丹药,你肉身破损严重,又不像他那般有不死武hún,继续战下去,死的必然是你。”

    “我才不管。”蛮古叫嚣着,脸色涨的通红,“我定然可以杀了他!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蛮古的咆哮声依旧惊天动地,然而,落在众人耳中,却似乎有些无力……

    “笨牛!”

    曹芷岚暗骂一声,玉手猛地一拍,直接落 蛮古后脑勺。

    一条青黑色的八爪鱼,诡异的在蛮古后脑勺冒出来,触手将蛮古后脑覆盖,一丝丝乌黑的能量从那些触手中流出来,纷纷□钻入蛮古脑袋。

    蛮古眼神中的不羁,渐渐消失了,他只觉眼皮 沉重无比,竟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当他眼皮 彻底闭上的那一刻,他也真正放松下来,那▲□钻入蛮古脑袋。

    蛮古眼神中的不羁,渐渐消失了,他只觉眼皮 沉重无比,竟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当他眼皮zuànrùmángǔnǎodài。

    mángǔyǎnshénzhōngdebújī,jiànjiànxiāoshīle,tāzhījiàoyǎnpí chénzhòngwúbǐ,jìngràngtāliányǎnjīngdōuzhēngbúkāi。

    dāngtāyǎnpí chèdǐbìshàngdenàyīkè,tāyězhēnzhèngfàngsōngxiàlái,nà绷紧的肌肉,徒然松弛了一些。

    一缕缕殷红的鲜血,不由从他那一身肌肉线条缝隙中流溢出来,只是一霎,蛮古便满身鲜血。

    原来蛮古皮肉早已被震破,只是他肉身太过强悍,在肌肉绷紧时,那些伤口被肌肉给勒紧,居然连一丝鲜血都不能流溢出来。

    现在精神一放松,他肉身的紧张也随之不再,那些撕裂的伤口这才显lù出来。

    曹芷岚眼中闪过一丝后悔,心中幽幽一叹,急忙蹲下来取出许多瓶瓶罐罐,将其中的药粉涂抹在蛮古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石岩当面拒绝了她,这让心高气傲的天之jiā 女,不自禁的生出一丝愤懑。

    一向自诩为冷静自如的她,也心境失守,眼见那蛮古跳出来找石岩鸡战,她才没有阻止,心中确实存了依靠蛮古来教训石岩一番的念头。

    她自然知道石岩实力强悍。

    但是同为图塔海域中人,她更知道蛮古这蛮牛的天生神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测度的。

    在图塔海域,蛮古早已表现出常人难以相信的狂暴力量!

    她知道蛮古的实◎力,知道蛮古一旦发疯,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足以灭掉涅盘武者。

    正是如此,她才觉得蛮古或许可以将石岩击败,在无尽海武者面前,为她赢得一些颜面回来。

    可惜她还是■ 瞧了石岩……

    “混蛋!”

    曹芷岚咬牙暗骂,一边处理着蛮古的伤势,一边暗暗注视着浴场那一块。

    “咻!”

    一道道水箭冲天,在密集的水箭之中,脸色苍白的石岩,浑身皮开肉裂,竟比蛮古还要狼狈几分。

    然而,他双眸之中的冷酷之光,却依旧崭亮如斯。

    双眸神光不散,这便是犹有余力的表现,这意味着石岩虽然模样狼狈,但却并未伤 根本,完全可以再次鸡战。

    只是瞧了一眼,所有人都心中雪亮,知道蛮古真的败了……

    战榜第二的蛮古,败在了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  手中,直 这一刻,绝大多数人依旧不知石岩的真正身份。

    “他 底是谁?”

    “好强啊!战榜第二的蛮古★都败了,难道 ,他比武神殿的钟离钝还要厉害?”

    “不太可能吧?钟离钝早已突破 了涅盘之境,据 现在都要达 涅盘二重天之境了,这天下间,也只有武hú◆n殿那种古老神秘的地方,才可以造 这类怪才。”

    “这倒也是,境界相差太多了,他自然不可能胜过钟离钝。”

    “如果他也突破 涅盘之境么?”

    “啊,那 不好 了。”

    “真 不好 了。”

    “……”

    交易场中众人议论纷纷,暗暗将石●岩和战榜第一的钟离钝相比较,在他们心中,将蛮古干下来的石岩,已经chéng了战榜上最为耀目的新星了。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石岩 底是谁。

    “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