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神迹!

    烈日、明月、漫天星辰齐齐汇聚zài头顶guāng罩上,那guāng罩像是一面巨大无比de镜 ,竟然jiāng日月星辰全部映照出来!

    神迹!

    如此诡异de场景,让石岩心中一凛,忽然意识 像三神教这般古老de宗教,果然有着让人敬仰de地方。

    他zài杨家也呆过一段时间,zài那不死岛上,由纯粹de晶石形成de神山,也曾带给他如此震撼。

    和这三神教de奇观相比,那一座座晶石堆积de神山,是自然形成de,乃是大自然de杰作。而这里,明显是人为形成,他难以想象是什么人,拥有什么样de大法力,才能够造 这般de奇迹。

    抬头 天,他发现那zàiguāng罩之上显现出来de太阳、月亮、数不尽de星辰,一起挥发出缕缕奇异de精guāng,那些guāng芒交织z◇ài一块儿,慢慢凝结汇集成一滴滴rǔ白色de水滴,从那头顶deguāng罩之上,分三个方向往下面de残破宫殿滴落。

    “跟我上来 吧。”

    唐渊南洒然一☆笑,忽然飞上天,落 那三束滴落下方derǔ白色guāng柱中央,zài那儿朝着石岩招手,示意石岩跟上来。

    石岩一呆,忽然有些尴尬,道:“我才突然 涅集之境,凭借我真垩实de力量,尚不能虚空悬浮。,,唐渊南愣了愣,觉得有些奇怪,他下意识de认为以石岩如今展现de实力,踏空飞行应该是轻而易举de事,所以才没有伸手提上石岩,如今听石岩这么一 ,他立即明白石岩能够拥有那么强de力量,肯定不是他de真正修为。

    “我带你上来吧。”唐渊南笑了笑,又瞬间来 他身旁,伸手去抓他肩膀。

    石岩突然警惕,下意识要运转体垩◇内力量,随时准备反击。

    唐渊南马上反应过来,急忙停下了手中动作,摊手苦笑道:“我没恶意,你不用那么紧张吧?”

    “谨慎点总没有坏处。,,石岩神色不变,伸手随意●nèilìliàng,suíshízhǔnbèifǎnjī。

    tángyuānnánmǎshàngfǎnyīngguòlái,jímángtíngxiàleshǒuzhōngdòngzuò,tānshǒukǔxiàodào:“wǒméièyì,nǐbúyòngnàmejǐnzhāngba?”

    “jǐnshèndiǎnzǒngméiyǒuhuàichù。,,shíyánshénsèbúbiàn,shēnshǒusuíyì指向一名三神教de教徒,道:“让他送我上天吧。”

    那是三神教一名天位境武者,只有一重天de境界,老态龙钟,刚刚 向石岩de目guāng,最是畏惧,应该是那种非常珍惜自己生命de人。

    他被石岩指 后,脸色一变,有些不情不愿,连忙摇头,干笑道:“我修为浅薄,这里比我高深de人多de是,你还是找别人吧。”

    他这么一 ,更加暴lù了他de 心谨慎,这种人最怕死,是那种没有绝对把握肯定不会乱来de人。

    “ 是你了。”石岩坚持。

    那人yù哭无泪,心中暗骂,却无可奈何,只是哭丧着脸 向唐渊南,似乎希望唐渊南出言打消石岩de决定。

    “你带他上来。”唐渊南眼神一冷,不耐道:“快一点,别浪费我de时间。”

    那人满脸苦笑,耷拉着脑袋, 心谨慎de走向石岩,生恐石岩突然发难,jiāng他也给瞬间冰冻了。

    石岩神色漠然,只是冷冷 着他,等他走 面拼了,才淡淡道:“只要你老老实实,我也会非常安分,要是你不老实,嘿嘿,那我也会让你不好过。”

    那人脸色一变,更加 心了,过来抓向石岩de时候,都一直盯着石岩de眼睛,暗暗留意石岩体垩内de能量波动,等他确定了石岩体垩内没有狂暴de力量突然爆发了,残 基佬不解释!才深深吸了一。气,提着石岩上天。

    众多三神教de教徒,一个个表情古怪, 向石岩de目guāng,颇为复杂。

    石岩de谨慎,出乎了他们de意料,石岩de眼guāng,也出奇de精准,竟挑选了这个zài教内出名怕死de家伙。

    由这个家伙带着石岩,三神教de人相信 算是唐渊南有心使坏,通过这家伙怕是也不能达成预期de目标。

    zài那人de带领下,石岩和他一起缓缓升空,慢吞吞de来 唐渊南身旁,离唐渊南有三十米远de时候,石岩忽然轻咳了一声。

    那人脸色大变,倒是非常识相,急忙停了下来,不敢再和唐渊南靠近。

    这家伙虽然怕死,眼色却不差,知道石岩担心什么,为了防止石岩乱来,他果然非常老实安分,没有做出让石岩不爽de事情来。

    唐渊南有些啼笑皆非,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才指向下方,冲石岩道:“下面三座神殿中央,便是神教de日月星三潭了,可以 神教de根本,也 是这日月星三潭。”

    石岩低头一望,眼中满是惊异。

    只见zài那三座残破de神殿中央,有三个足球场一般大 de椭圆形水潭,那水潭之中de水清澈见底,水面泛着奇异de磷guāng,zài三个水潭之中,分别有着日月星辰de倒影,其中de日潭中心,一轮硕大烈日倒影停止不动,隐隐有太阳之guāng晕显现。

    那月潭也是一样,明月如大银盘,zài潭水中静止着,有银白月guāng悄悄扩散开来。

    只有那星潭,显得略略奇特了一些。

    星潭中,数不尽de星辰倒影,如一个个拳头大 de萤火虫,zài其中不断地移动着,似乎依循着某种神奇de轨迹,随着星辰倒影de移动,那星潭之中星guāng熠熠,给人一种生机勃勃de感觉,非常奇特。

    头顶deguāng罩中,一滴滴来自于guāng罩中de日月星辰之guāng,凝炼之后,成一滴滴rǔ白色de水滴,“滴答滴答,de分别滴落zài日月星三谭中。

    烈日之guāng汇聚de水滴,落入日潭之后,那水滴像是活de,有灵xìngde飘移向中央de烈日倒影,成了那烈日倒影de一部分,使得那烈日倒影de太阳guāng晕更加明亮。

    明月之guāng汇集de水滴,也是如此,一滴滴rǔ白色de水滴,落入月谭之后,也都有灵xìngde飘向月潭中央de明月倒影,成了明月倒影de一部分,让那一轮明月deguāng华更加de明亮,更加de柔和。

    一滴滴来自于漫天星辰de水滴,则是不太一样,这些水滴非常精准,落入星谭之中,都奇妙de直接落入一个个星辰倒影之上,直接被那水潭中显现de一个个星辰倒影给融合起来,令那星辰倒影变得犹如实质。

     着下方de星潭,石岩有种自己深处宇宙深处de奇妙感觉,觉得那星潭 像是银河,其中星辰飘渺璀璨,并且像是依循着天地规则zài缓缓运垩动,给石岩一种神秘深邃de感觉,非常de奇妙。

    “这个残破de宫殿,乃是我们三神教de圣地,这里正处zài日月星三岛de三角中心。,,唐渊南抬头望了望那guāng罩,微笑着对石岩解释:“zài我们头顶,万丈海水之上, 是日月星三岛了,我们神教de日月星三岛,其实只是这日月星三潭聚集日月星辰之力de三个阵眼,那三座岛屿数千年来,一直运转着,jiāng九天de日月星guāng汇集起来,依照一种连我也领悟不了de奇妙方式,jiāng数千年汇集de日月星之能净化,化为这种rǔ白色de水滴,从我们头顶deguāng罩,滴入这日月星三潭。,,石岩骇然。

    抬头 着那奇异deguāng罩, 着那凝炼起来derǔ白色水滴,想着唐渊南 de话,他心中一动,忽然泛起一个古怪de念头。

    这三神教de巨大古阵,原理竟然和他那个世界de太阳能一般,只是更加de神奇。

    zài他原来de那个世界,有很多利用太阳能de方法,利用特殊de材料,来吸收太阳de能量,形成电能,形成热能,进而被人们利用。

    三神教做de更加彻底神奇,运用日月▲星三岛,利用这残破宫殿上方deguāng罩,和这日月星三潭,不但能够采集太阳de能量,还能聚集月亮、漫天星辰de能量,并且jiāng起凝炼成这种rǔ白色de水滴,形成武者可以直接浸泡吸收de神奇能量。◇xīngsāndǎo,lìyòngzhècánpògōngdiànshàngfāngdeguāngzhào,hézhèrìyuèxīngsāntán,búdànnénggòucǎijítàiyángdenéngliàng,háinéngjùjíyuèliàng、màntiānxīngchéndenéngliàng,bìngqiějiāngqǐníngliànchéngzhèzhǒngrǔbáisèdeshuǐdī,xíngchéngwǔzhěkěyǐzhíjiējìnpàoxīshōudeshénqínéngliàng。

    显然,这三神教de古老阵法,要更加de诡异神奇,这可不是那个世界de太阳能可以比较de。

    “你应该知道,我们三神教de武hún,都是来自于日月星三潭,新生de婴儿,如果天资出众,浸泡zài日月星三潭之中,便有机会拥有日月星武hún,有着直接吸收日月星辰de奇异能力。”唐渊南一脸傲然,道:“zài无尽海众多势力之中,大多数de武hún,都走出生 携带de,不能后天形成。也只有我们三神教,才可以利用这日月星三潭,让没有武húnde婴儿,通过浸泡来拥有武hún,可以 ,我们三神教可以后天造 武hún强者!”,石岩动容de点了点头,道:“不错。”

    “我们神教de根基, zài这里了,上面de日月星三岛,只是三个阵眼,乃是维持这里正常运转de一部分,zài那三座岛屿之上,也有重重禁制, 算是赤阎法力通天,能够破掉大日圣guāng天幕,也难以jiāng日月星三岛粉碎掉。”

    唐渊南笑了笑,冲石岩道:“也 是 ,我们三神教de根基,几乎很难动摇,只要这里不毁掉,我们三神教 能继续积累力量,挑选新出生de婴儿培养后续de高手。正是因为这个根基zài,当千年前星神、月神陨灭以后,我们依旧可以再次发展起来。”

    石岩再次点头。

    “你我和月神de炎日武hún、星辰武hún、银月武hún,乃是日月星三潭形成初始,第一次凝炼出来de,凌驾zài后来所有日星月武hún之上!这三大武hún和后来者de不一样,不但可以凝炼更多日月星辰之力,可以一直进化,还可以继承,这或许是构建这神殿者de最神奇手笔,正是如此,怀有这三大武hún者,当仁不让de会是神教de日月星三神。”

    唐渊南  这里,双眸guāng芒熠熠,对石岩道:“不论你承认不承认,你身怀这种武hún,都是我三神教de星神!现zài,你可以浸泡进星潭,聚集星潭之力,残 死基佬来开启星辰武húnde烙印,真正拥有星辰武hún了。”

    石岩神情一振,淡然一笑:“那我 却之不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