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他到底是谁?

  (bxz     )  “不敢。bxz     ”

  邢铭垂着头,连连鞠躬,将元神锁的配套钥匙抛出,诚恳chōng石岩拱手,“真不知道这位 姐是您的女人,望尊主海涵,此事,我堂弟弄错了,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 向邢尚,沉吟一下,道:“自断一bì吧。”

  邢尚脸色煞白,嘴皮 颤抖着,欲哭无泪。

  邢铭眼神阴冷,给出一个眼色,邢尚心神一颤,咬着牙,取出一柄利刃,将左手直接斩断,痛的浑身痉挛。

  “尊主可满意?”邢铭 向石岩。

  所有人都 向石岩。

  班煜、浩枫、邢莹一众人,都脸色微白,那邢尚自断一bì的举动,如将利刃斩在他们身上,不知为何,他们都心神一紧,★觉得身有刺痛感。

  “你稍等,我问问清楚。”石岩神情不变,似乎压根没有注意 邢尚的自断手bì,接过钥匙,按照那班煜原先 过的方法,他去解那元神锁。

  元■jiàodéshēnyǒucìtònggǎn。

  “nǐshāoděng,wǒwènwènqīngchǔ。”shíyánshénqíngbúbiàn,sìhūyāgēnméiyǒuzhùyì xíngshàngdezìduànshǒubì,jiēguòyàoshí,ànzhàonàbānyùyuánxiān guòdefāngfǎ,tāqùjiěnàyuánshénsuǒ。

  yuán神锁有一个凹槽, 是钥匙口,钥匙一入,激发一丝神力,只听“咔嗒”一声,元神锁突然松开,被拴在锁内的欧阳洛霜的分裂灵魂,如瞧不见的灵蛇,瞬间没入欧阳洛霜的脑海中,和她主魂融合无间,她神体的种种束缚之力,也在顷刻间被撤掉。

  解除束缚后,欧阳洛霜先是暗恨的瞪了石岩一眼,然后依然和他站在一块儿,神态亲昵。

  她知道她能够获得自由,知道那西泽给面 ,邢尚断bì,都是因为石岩的一句话:她是我的女人……

  要想保持这一切,要想自由的重新生活,她还需要继续的演下去。

  所以,她只能紧紧贴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他 底是谁?着◆石岩身 ,精美的脸蛋上,还露出娇羞之色,虽然内心暗恨石岩趁机轻薄,但她也只能顺着石岩来。

  “霜儿,你觉得呢?”石岩柔声道。bxz    &nb▲shíyánshēn ,jīngměideliǎndànshàng,háilùchūjiāoxiūzhīsè,suīránnèixīnànhènshíyánchènjīqīngbáo,dàntāyězhīnéngshùnzheshíyánlái。

  “shuāngér,nǐjiàodéne?”shíyánróushēngdào。bxz    &nb●sp

  他这番话一出,便明显感觉 欧阳洛霜贴着他的身姿,猛地一僵,心中暗笑,他依旧神情认真,语气温柔,“霜儿,如果不够,再断他一bì也可以……”

  他扫了邢尚一◆眼。

  邢尚浑身冰寒,筋脉都在颤抖。

  欧阳洛霜 向邢尚,又 向邢铭,眼眸冰寒,淡淡道:“剩下的事情,你 别多管了,我只要能活动, 能联系我师傅,后面,……他会为我出头。”

  石岩一呆。

  西泽众人也是微愣,旋即便洒然一笑,并未将欧阳洛霜这番话当一回事。

  “请尊主移驾幻星。”凌翔见事情解决,微微一笑,然后chōng那名传话他的始神点头, 道:“浩枫不适合幻蝶队长一职,你和他家长辈 一声吧。”

  那人点头,恭敬的应承下来。

  远处,浩枫○面如土色,眼中全是绝望无奈,他知道,凌翔的这句话相当于判了他死刑,以后他在千幻宗将永无出头之日。

  他远远 着石岩的背影,心中溢满痛苦悔恨,他知道他终其一生怕是也不能报复石岩,▲这个能让他们宗主亲自相迎的人物,他和他的家人只能仰望,如果敢有举动,他们家人都会从千幻宗除名,他只能吞下苦果,选择将此事永远遗忘。

  和他不同,邢莹则是眼睛放光,满脸痴迷,她深深&nb○sp向石岩的背影,春心波荡不休。

  在她眼中,冷酷雄伟的石岩,简直 是世间最为完美的男人,如果能够和这种男 有一夕之欢, 是死也值得了。

  至于☆昨日还和她欢愉的浩枫,则是被她直接遗忘,她 也没 浩枫的沮丧绝望,连安慰一句话的**都没有,直接便扭腰摆臀离去, 了她父亲邢铭那边,却从始至终没有回头扫一眼。

  对她来 ,浩枫,已经是个过去式了。bxz     

  “我也是从巨澜商会会长那边,知道你会过来,也是如此,西泽、洛林都在我这里等候。只是不能肯定你何时过来,也 没法迎接,真是抱歉,没想 中途还有了点 麻烦……”

  凌翔一路轻笑着,随意从容的在前方引路,不时的 着抱歉的话。
  西泽、洛林、莱娜在一旁陪着,一行人一路跨过那幻星外围光圈,直接落向幻星本土。

  邢铭、古莲、班煜一众人,则是处在后面,没有马上走开。

  “班煜,这趟你们旅途劳累,□ 一并在幻星歇歇。商船上的物资,我会派人安排,你们也来吧。”千幻宗的古莲,得 凌翔暗示,主动邀请。

  班煜对石岩身份好奇 了极点,古莲此言正和他意,立即 同意下来,扬声道:“那 唠叨唠叨了,你们预定的物品都在商船上,和以往排列一样,请你们收货吧。”

  “好,我会安排。”古莲笑着,带着班煜和数名境界高深的商会武者,也在凌翔、石岩、欧阳洛霜之后,往幻星而入。

  浩枫垂着头,一言不发,乘坐幻蝶悄然离开,身影落寞萧瑟。

  邢莹根本没留意 他的离开,只是假惺惺的chōng邢尚道:“堂叔,这件事怪不得我爹,殿主发话了,我爹也没办法啊。”

  “你好好休息,不过只是断一条手bì,等事情缓过去了,我保证令你恢复原样。此事辛苦你了,我会记着,不会亏待你。”邢铭没有离开, 是为○了安抚邢尚,言辞切切,保证会让邢尚恢复,免得寒了人心。

  他没有西泽强悍的武力,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他要在碎殿位置稳固,离不开强悍手下的班底,他能在碎殿拥有今天,和他擅于拉拢人也有很大◎★的干系。

  “我只想知道,他 底是谁?”邢尚断bì血止住了,甚至却一颤一颤的,脸色苍白询问。

  此言一出,邢莹、卫云和别的碎殿武者,也都全部凝神,皆是好奇的&n◎bsp向邢铭。

  这是他们所有人心中的迷惑。

  石岩…… 底是谁?

  “嗜血新尊主,这一次始源果的得 者,如果没意外的话,未来万年的星海,此人会是真正霸主。”邢铭轻叹,旋即宽慰邢尚道:“此事我们认栽了,不过他已经不管了,你不会有事,嗯,他刚刚荣登尊主之位,殿主他们自然要给面 。因为他如果能够存活下去,继承当年那人衣钵力量,未来,他真的会令所有人恐惧。”

  邢莹、邢尚、卫云一众人,都是惊骇欲绝,面色阴晴不定。

  “原来是他,难怪了……”邢尚苦涩道。

  嗜血这股当年还要凌驾神族之上的势力,闻名天地每一个角落,时隔万年,嗜血一脉要乘势而起,继续执掌天地的 法从石岩得 始源果起, 开始在星河间流传开来。

  所有星海势力,都认为浩淼星海中,也只有嗜血一脉能够和神族比肩,能取代神族,成为以后万年的主角。

  他们竟倒霉的招惹了未来的星河霸主,又岂能讨 了便宜?

  邢尚、卫云只能干认倒霉。

  邢莹眼瞳内却星光闪烁,在她心中,石岩本 惊人的魅力,因这一层身份存在,又再次攀升一大截。

  这种男人,定要寻一切机会攥住!绝不能错过了!

  她暗自下定了决心。

  幻域外围。

  一处有六块陨石组成的碎乱之地,力量磁场极为奇特,如六条河流汇聚一点。

  一块明净浩洁的月亮晶核,从极远处穿shè而来,如月亮坠落,划向那六块陨石地。

  晶核上,一个神情慵懒男 ,喝着醇香美酒,吃着晶莹水果,缓缓降落,他眼睛细长,脸上线条如女 柔和,气质阴柔如水,很是奇特。

  此人一身随处可见的宽袍,袖口极阔,似乎藏着无尽神妙-一般。

  他身下月之晶核为明月之精魄,是他最近才炼化一颗月星形成的,是准备给他徒儿修炼所用。

  这块区域, 是他和徒儿约定之地,落下后,他脸上慵懒渐渐收敛,眼中浮现出神圣的光芒,照耀四周,如细致入微的将数月前的场景重新映照在识海,他默默 着身旁,脸色渐渐变得阴厉,许久,他冷哼一声:“碎殿的人,连我徒儿都敢挟持,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话罢,他轻点一下月之晶核,骤然间,亿万月光如银针爆shè,凌厉之极。

  啪啪啪啪!

  一眨眼间,那六块巨大陨石纷纷爆碎,陨石碎片如炮弹,汹涌chōng入幻域,在幻域内形成狂烈风暴,肆虐周边。

  许多在幻域内活动的千幻宗武者,都遭了殃,被他怒火形成的余波搅的天翻地覆,许多虚神境界者都惨死了。

  幻域一场风暴由此而成,从外围开始,慢慢席卷内部,直接涌向幻星,最终被幻星外围那一圈圈光环给挡住。

  而此人,则是乘坐月之晶核,阴厉的一路横chōng直撞,将沿途许多幻兽一击袭杀,摧枯拉朽般直向千幻宗主星疾chōng。

  禁地血海中。

  尸力之岛上,冥晧一缕灵魂倏然显现出来,直入腓烈特寝宫。

  腓烈特、玄河正商榷要事,见他幽魂落来,都是面色不悦。

  冥晧灵魂晃 着,凝重道:“事情有变,我收 消息,逍遥去了幻星。”

  此言一出,玄河、腓烈特神情巨变,猛地站起。

  逍遥之名,玄河、腓烈特深有体会,一听他去了幻星,当即变了脸色,着手准备重新安排。!!!bxz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