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滔天福泽

  (bxz     )  巨虫身上,紫耀那没有一丝人类情感deyǎn眸,突显一抹七彩奇光!

  她仿佛首次被惊动!

  她 向维德森,表情竟凝重起来,与此同时,那巨虫蠕动de速度更快,更猛烈汹涌,掀起层层能动荡时空de波纹,释放出毁天灭地de能量。bxz     

  冥晧众人压力倍增!

  巨虫力量如忽然暴涨一倍,那瞬间攀上de力量,导致束缚zài它身上de层层结界封印,如网破裂,逼迫de冥晧等人要尽快释放力量修复弥补,使得他们神力快速流逝。

  对巨虫de封印,石岩并未参与,以他de境界修为,暂时根本wú法插手。

  他 向维德森。

  维德森疯狂爆发,全身喷涌出浓稠de腐蚀气流,域场扩散开来,这虚空乱流内传来“嗤嗤”声响,如煮沸de水,朝着周边蔓延,惊人de蔓延!

  那腐蚀之力内部,带着消融任何生灵de毁灭气息,恐怖 了极点,一路延伸下来,终于涌向巨虫。
<★br>  巨虫挣扎de愈发汹涌激烈!

  “全力镇压!”冥晧暴喝。

  玄河、腓烈特、迪卡罗、雷迪四人,此刻将不朽二重天神力激发,一一将苦修万年de奥义运转,条条猩红如血d◎br>  jùchóngzhèngzhādeyùfāxiōngyǒngjīliè!

  “quánlìzhènyā!”mínghàobàohē。

  xuánhé、féiliètè、díkǎluó、léidísìrén,cǐkèjiāngbúxiǔèrzhòngtiānshénlìjīfā,yīyījiāngkǔxiūwànniándeàoyìyùnzhuǎn,tiáotiáoxīnghóngrúxuède河流,衍变着生死间de鸡ng妙,一条条尸气变成束缚天地de绳 ,一个个幻生幻灭de空间,一头头狰狞咆哮de雷龙,都全部施加zài那巨虫庞大躯体。

  巨虫被死死定zài一处区间!

  维德森疯狂爆发de腐蚀之力,终渗透过来,蔓延向巨虫。

  冥晧眸中显出一道喜光,双眸一眯。zài巨虫de封印出,突显一道裂口,那裂口传来吸附力,顺势将维德森de腐蚀之力抽入,抽 那巨虫如星辰般de躯体内。bxz     

  “噗噗噗!”

  疯狂de腐蚀之力涌来,如强硫酸笑容肉块,那巨虫躯体骤然冒出浓烈黑烟,巨虫也发出明显是疼痛de厉啸。如被激怒de野兽。

  维德森吞掉三根嗜血遗骨,再次疯狂以后彻底爆发,展现出不可思议de力量,如以透支生命为代价,将嗜血遗骨de力量激发出来,那力量,远超众人de认知,带动而起de腐蚀之力。真真具有毁天灭地奇效。

  巨虫被腐蚀奥义消融de躯体,冒出浓烈烟雾,那些烟雾从封印内飘逸出来,如一簇簇漆黑云团浮荡着,似有生命般要抽身离开。

  “轰!”

  便zài此时,石岩脑海轰然一震,神体禁不住剧烈颤抖!

  他全身穴窍如抽水泵一般,滋生wú穷wú尽de吸吮力,如巨鲸吸水!

  一簇簇从巨虫躯体上飘荡出来de漆黑云团,化为一束束漆黑烟云。如rǔ燕归巢,全部涌向他,没入他穴窍之中。

  一股澎湃 惊天动地de生命动力,zài他穴窍内狂暴转动,充沛de令他浑身颤抖de呻吟起来!

  从巨虫身体漂浮de黑云团,落入他穴窍之中,根本wú需净化淬炼,直接变成鸡ng纯澎湃de一股神秘能量!

  如澄净de暖流,如生命进化de原液,只是zài他穴窍内涡旋转了一圈。便通过某种纽带分化开来。

  一部分神秘能量没入他始界,他始界天地拓展,瞬间多了一个个闪亮如钻de星辰!

  那些星辰,zài他心念变幻间,有山川海洋凝炼,有植物花木显形,有云团苍穹浮现。除了没有虫豸生灵之外,和真实世界俨然没了太多区别!

  还有一部分能量,没入他四肢百骸。渗透zài他筋脉、骨骸、血液甚至骨髓细胞之中,那些不知名de神秘之力,被他de神体如海绵吸水一般吸收,那是一种难以言喻wú以伦比de奇妙感!

  生命和肉身如同时升华!

  他泛出一种当年初降临神恩大陆,浸zài血池之中,那种脱胎换骨de奇妙感。bxz     

  由巨虫体内飘逸出来de黑云团,本应该有着残碎de意识,因为那些云团一脱离它肉身,便试图离开,却yīn森森被石岩de穴窍吞噬之力截断吞没,那黑云团zài他穴窍内涡旋旋动一圈,残留de意识被抹掉毁灭,便只剩下纯粹de神秘之力。

  便是这神秘之力,如生命净化de原液,滋养他肉身,温润他灵魂。

  他神体、灵魂祭台、始界全面升华!

  维德森de出现,催动三根嗜血遗骨之力,形成浩劫般de腐蚀之力,以可能超过加多de恐怖来腐蚀巨虫,让巨虫身体上de某种力量被消融掉,被他de吞噬奥义得 。

  本来只是冷yǎn旁观de他,此刻成了最大收益者,巨虫身上每飘逸一簇黑云团,他便吸收一股!

  维德森已经疯狂,他de腐蚀之力,巨虫本可避免,最不济也能从容而退,但此刻玄河、冥晧五大不朽出手,一起对它封印, 其死死困zài这里,正面承受了维德森de疯狂腐蚀。

  有着亿万岁月de太初生灵受伤流荡出来de神秘力量,如鸡ng纯de本源之力,连净化都不需要,便成了石岩全面进化de催化剂!

  石岩此时de感觉,wú以伦比de舒畅,如一个凡人朝着武者,武者朝着最终神祗进化!
  每一秒,他de骨骸、细胞、血液、筋脉都被那穴窍之力浸没,他第一次发现他神体如永远填不满de海洋,骨骸、血液、筋脉、细胞甚至  de纤维都仿佛变成贪得wú厌起来,不知疲倦de吞没着◇穴窍流溢出来de力量,如进化de本能!

  他始界也zài拓展着,一个个星辰闪烁璀璨,星海被延伸,空间被胀大!

  从巨虫身上流溢出来de力量,远超他de认识,比这些年他吞没de武者力量不知道神妙多少倍,那些力量,不断地催发着他,渗透zài每一个微 细胞中。

  同时,他神力古树也被那股力量渗透,和以往截然不同de是,这次神力古树不是被充盈那力量而壮大,而是被改造!

  神力古树一根根晶莹de枝干,神妙de和他浑身所有筋脉连接起来,此刻,那神力古树和他筋脉渐渐浑然一体!

  他心神狂震。

  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神力古树为力量源头,而筋脉则是施展奥义de流通枢纽,他施展任何一种力量,都需要抽取神力古树de神力,然后灌入筋脉,通过意识四肢奥义给衍变凝结出来。

  力量从神力古树灌入筋脉de过程,往往是施展奥义缓解中最慢de一个过程,因为神力古树处zài气海丹田,和筋脉根本不相通。

  但现zài,神力古树de枝干分叉,直接 连接着一根根筋脉,只要心念一动,神力便会汹涌冲入筋脉,一个奥义法决de释放只是一念间,没有延迟凝滞,也没有损耗,能将力量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维德森还zài疯狂喷涌着力量,消耗着嗜血三根遗骨de最后鸡ng魄,释放着生命潜力。

  那巨虫剧烈挣扎蠕动,发出刺入灵魂de厉叫,逼de冥晧、玄河全力以赴,那刚刚进入不朽二重天境界de雷迪,化身为龙形之躯,可龙首口角处却鲜血沁出,显然快要 了极限。

  玄河、冥晧心中雪亮,知道维德森之所以能瞬间达 如此骇人听闻de可怕程度,都是因为三根嗜血遗骨de催动。

  一旦三根遗骨之力耗尽,他便油尽灯枯,将再难继续下去。

  zài此期间,如若不能重创巨虫,令它再次沉睡起来,他们所有人都将灰飞烟灭。

  因此,他们不惜以自身de受伤为代价,将隐藏多年de真正实力施展,也要死死困住巨虫,逼着它承受所有维德森de腐蚀冲击。

  wú人留意石岩。

  这所谓de嗜血新任尊主,此刻zài他们yǎn中,只是个wú关痛痒de 角色,一个始神二重天de武者,zài这里,能起 de作用当真微乎其微。

  他们不重视,也wú暇重视,所以不知道zài他们全力封印巨虫,zài维德森可能耗尽生命潜力催化嗜血遗骨之时,石岩,zài进行着生命中最动人最难以言喻de一场洗练!

  “救我!”

  突地,娇柔惶恐de灵魂之音,灌入石岩脑海。

  石岩蓦地抬头,远远 向巨虫身上de紫耀,这次紫耀de灵魂之音,并非以那太初生灵de语言,他能听de清清楚楚。

  此时紫耀人zài巨虫身上,半个身 沉zài巨虫一处肉球中,艳美de脸颊浮现凄然之色,美眸中满是哀求之意,深情款款de 向他。

  石岩也 向她,脸上闪过一丝迷惑,但很快变得坚决,“你不是她!”

  “是我啊! 是我啊!”紫耀潸然yù泣,楚楚可怜dezài巨虫身上挣扎着,一副奋力逃脱de模样,却被数根肉筋拴住纤细de腰肢,wú法从中脱身。

  “你不是她!”石岩恪守理智清醒,闭上yǎn,不再去 她。

  “你好狠de心!”紫耀厉叫。

  石岩wú动于衷。

  “我de确不是她,但她却是我!是我de一部分!她de灵魂融合我十道神识,是我de另外一具分身,一具知晓你们所谓七情六yùde分身,我若消陨,她也会不复存zài,你当真要 着她消失?”紫耀de话如能穿透一切,句句落入他脑海,玄河、冥晧众人却wú法获知一丝讯息。

  此言一出,石岩身躯猛然一震。

  因为他知道,对◎方这句话是真de,这是一种灵魂de直觉。

  ……(未完待续。。)bxz     

首发BXz   &nbs●◎方这句话是真de,这是一种灵魂de直觉。

  ……(未完待续。。)bxz &nfāngzhèjùhuàshìzhēnde,zhèshìyīzhǒnglínghúndezhíjiào。

  ……(wèiwándàixù。。)bxz     

shǒufāBXz   &nb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