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龙蜥族

◎  (bxz     )  陨石形状的火晶云舟上方,伊夫林、亚当斯第三目释放出绿、蓝光晕,光晕将玛希莎身躯裹住,像是生命原液一般温养着玛希莎的生命磁场,玛希莎缓●◇慢跳动的心脏,又渐渐变得坚定有力。bxz     

  期间,石岩将血色云团印记,烙印在伊夫林、亚当斯胸口,落入他们心脏内部。

  ◇两rén感受的一清二楚,但却无力来反抗,只能待玛希莎恢复后,才敢再做计较。

  不远处,奥黛丽见石岩没有立即下杀手,神情稍松,听闻石岩的邀请,她皱着眉头,呼道:“我这陨石,要如何是好?”

  她那身下的陨石,核心为神秘的三足巨鼎,巨鼎上有着许多太初符文,蕴含着难言的奥妙,她和石岩都想勒破那三足巨鼎的玄奇,自然不愿那玉鼎脱离他们的视线,流荡 他们无法掌握的区域。

  她这么一 ,石岩也是神情一怔,旋即道:“也简单。”

  话音方落,一股澎湃星辰之力,如条条锁链将这火晶陨石拴住,在他神力凝结拉扯下,这一艘火晶云舟忽然呼啸着,朝着奥黛丽的方向飞去。

  亚当斯、伊夫林、玛希莎这三个云舟的主rén,此刻都分心无术,只能眼睁睁 着他以神力强改方向。

  “轰!”

  火晶陨石整个落在那奥黛丽所在陨石上,这以火晶为材质的陨石并不大,落在那核心为三足巨鼎的陨石上面,也只是占了四分之一的位置而已。

  火晶陨石停滞,奥黛丽美眸一亮,翩然舞动而来,不多时 在石岩身旁站定,眼睛幽冷的 向面前三rén。

  伊夫林、亚当斯依然在释放着能量。注入他们师妹玛希莎体内。玛希莎气息渐渐旺盛,衰竭的生命磁场又渐渐充溢起来。

  “天目族很奇特,他们灵魂能量竟然能互通。bxz     能以第三目相互补充,真是一个神秘的生灵种族。”

  奥黛丽凝神端详了一会儿,目露奇光。一脸惊讶,愈发好奇的 向三rén。

  她灵魂奥义奇妙,对待灵魂波动有着敏锐的直觉,她发现伊夫林、亚当斯能透过第三目,将隶属于他们主魂的能量,渗透在玛希莎体内,增强玛希莎的生命波动,令她重新焕发出生机来。

  这像是天目族独有的一种神通手段,只能以第三目来达成。因为那三rén明明不擅长生命奥义,却能以第三目起 异曲同工之妙,的确很厉害。

  “这可能&☆nbsp是独特的种族天赋了。”石岩点头。

  不同的生灵种族。有不同的特点玄妙。譬如神族、冥皇族、天妖族,也都各有特殊。分别在肉身、灵魂上各有擅长,浩淼星海间,种族生灵无数,自然不会ré◎■nrén都一样,力量奥义和神妙全部相通。

  他和奥黛丽淡然交谈着,默默注视着眼前三rén的举动,过了许久,伊夫林、亚当斯沉寂不动,倒是玛希莎醒来,她睁开眼,眸 满是冷冽敌意,娇★□喝道:“你对我两个师兄做了什么?”

  为了让她恢复如初,本 受了重创的伊夫林、亚当斯又一次耗费心血,当真是雪上加霜,导致此刻两rén的状态还不如她,所以她先醒来,那两rén还需☆要稳固心神,将祭台内波动给平复。

  “真让rén感动。”石岩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道:“你那两个师兄虽然心狠手辣,一点不讲规矩和仁义道德,但在对待你的时候,还真是真心真意。嘿嘿,为了你□能保住xìng命,两rén不顾自身安危为你渡去生机,令自己伤上加伤,让我这旁观者都很动容。”

  如果不是为了保全玛希莎,亚当斯、伊夫林完全可以不承受石岩那烙印在心脏的血色云团,他们本可●néngbǎozhùxìngmìng,liǎngrénbúgùzìshēnānwēiwéinǐdùqùshēngjī,lìngzìjǐshāngshàngjiāshāng,ràngwǒzhèpángguānzhědōuhěndòngróng。”

  rúguǒbúshìwéilebǎoquánmǎxīshā,yàdāngsī、yīfūlínwánquánkěyǐbúchéngshòushíyánnàlàoyìnzàixīnzāngdexuèsèyúntuán,tāmenběnkě以抽身离开,却因玛希莎的生命安危,选择不顾一切让她xìng命保住,连自己都顾不上了。

  “我承认,我两个师兄的确过分了一点,但他们并没有真正伤害 你们,还给你们详细简介了星海间的常识,你还想怎么样?”玛希莎深吸一口气,眼神骤然变得锐利,“你别欺rén太甚,不然我敢以自毁为代价,将你们全部杀死!”

  “石岩……”奥黛丽扬眉,忽然道:“交给我来应付吧。bxz     ”

  石岩耸耸肩,洒然道:“也好,女rén间交谈可能更方便一点。”

  “你两个师兄能为你不顾一切,不知道你,能不能也顾及你◆两个师兄的xìng命?”奥黛丽冷着脸,傲然 道:“此刻,你两个师兄生死捏在我们手中,只要我们愿意,能瞬间击杀你两个师兄!”

  玛希莎脸色一变,咬着牙齿,狠狠的 向她。<■br>
  奥黛丽神情不变,漠然 道:“我们也不是真要对你们赶尽杀绝,只是需要你们的知识,需要你们的配合,如果你们悉心为我们解惑,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事,我保证你们能好好活下去。”

  她别头,冲着石岩道:“对吧?”

  摊开手,石岩潇洒 道:“你 的很对。”

  奥黛丽身为冥皇族的公主,曾在荒和石岩共事过,在他没有崭露头角之前,奥黛丽乃众星域翘楚的领袖,她的睿智和眼光很出众,石岩也很放心,知道奥黛丽的做法对他们来 最正确。

  他真要击杀了这三rén,早 动手了,他想要的 是奥黛丽如今做的,要套问出星海间更多知识,最好能找 返回荒域的方向,能知道这虚无域海内的种种玄奇,给自己未来的行程有个规划。

  显然,奥黛丽也知道两rén此刻最欠缺什么,她不紧不慢,神色漠然,道:“击杀你们,对我们来 没什么益处,我们要你们的配合!”

  玛希莎听她这么一 ,脸上仇视稍稍减缓,她沉吟了一会儿, 道:“先等我两个师兄醒转过来。”

  “没问题,在此地,我们 是时间多。”奥黛丽从容不迫。

  许久后。

  伊夫林睁开眼,脸色yīn暗,他充满忌恨的目光在石岩身上凝聚着,咬着牙齿,如被束缚的困兽,情绪极其不稳定。

  石岩咧嘴,心念一动,一缕力量激发。

  伊夫林心脏如被巨锤夯击,浑身猛然一顿,脸色立即苍白起来,捂着胸口半蹲了下来。

  “你!”

  玛希莎尖叫,如要发狂的母兽,要扑过来和石岩拼命。

  “冷静一点,想不想你两个师兄活下来了?是你师兄先激怒在先,我想你应该和你两个师兄  ,让他们认■清现实,别以为一切还在他们的掌控中!”

  奥黛丽眼神一冷,突然喝道,喝声内附加灵魂力量,直接冲入玛希莎识海。

  玛希莎如被寒冰灌注,娇躯一颤,立即恢复理智,连忙劝&nb◇qīngxiànshí,biéyǐwéiyīqiēháizàitāmendezhǎngkòngzhōng!”

  àodàilìyǎnshényīlěng,tūránhēdào,hēshēngnèifùjiālínghúnlìliàng,zhíjiēchōngrùmǎxīshāshíhǎi。

  mǎxīshārúbèihánbīngguànzhù,jiāoqūyīchàn,lìjíhuīfùlǐzhì,liánmángquàn&nbsp:“师兄,他们并非要我们死,只是,只是想让我们配合而已。”

  此刻,那亚当斯也醒来,他一脸悲哀,叹息一声,“师妹你太天真了,他们不会让我们活下来,等他们问明白想知道的东西,一样会击杀我们。与其如此,不如拼死一搏,我们师兄以死重击他们,你还能脱身离开。”

  他本rén心肠歹毒,也当所有rén与他一样,以最坏恶意度量别rén,压根不信奥黛丽的承诺和保证。

  和他想法一样的,还有伊夫林,他也是同样不配合的态度。

  奥黛丽眉头一皱,也被两rén的恶意猜测弄的有点头疼,对方若是不信,非要玉石俱焚,还真是难办了。

  她不由 向石岩。

  石岩神情怪异,事实上,他的确不怀好意,在他眼中伊夫林、亚当斯这类角色, 该在没有利用价值后,被他击杀吞噬,进而增强自身力量,倒是没料 两rén如此●光棍,居然准备玉石俱焚也不配合。

  摸了摸下巴,他内心暗叹,对这些异族rén的狠辣有了新一轮认识,知道此事若是不妥善处理,怕是只能得 三具尸体,其余想问的话恐怕一丝得不&nbs◆p。

  “算你们狠!”

  他冷哼一声,心神变动间,处在伊夫林、亚当斯心脏的烙印,又被他重现收回,旋即才 道:“如今你们都zì yó 了,我们 算是再战,要击杀你们也困难重重。嗯,现在,我想你们也应该不会当我们软柿 ,能随随便便击杀了吧?”

  该放手 放手,为了心中目标,能如此坚决果断,乃做大事者必须的要素。

  奥黛丽明眸一亮,毫不掩欣赏,点头冲他微微一笑,旋即淡然 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怕是不行。”玛希莎神情一动, 向手臂手镯上的突显光晕,道:“龙蜥族的族rén, 在前方,我们快和对方碰上了, 来,我们离龙蜥族的族地应该不远了,我们,要经历一番盘查。”

  “你耍我们?!”石岩脸色一寒!

  刚刚解除心脏束缚的亚当斯、伊夫林,则是哼了一声,面色不善的紧靠玛希莎,一副又要随时开战的架势。

  “我也是才发现情况,不是故意对待此事,等过了盘查点,我们再谈 是了。”玛希莎冷着☆脸,然后神情柔和,道:“两位师兄,此事, 交给我处理吧,你们 别太激进了,你们早先如果听我的,也不会受那么大伤了。”

  亚当斯、伊夫林迟疑了一下,内心一叹,同时点了点头●

  ……bxz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