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父母心

  (bxz     )  白gǔ族的 骷髅,带着石岩一路行rù骷髅岛内部深处,跨过那巨口般的洞穴,石岩顿觉一片幽暗,什么都瞧不清。bxz     

  gǔ龙舞动着gǔ翼,穿过一条昏暗的甫道,过了一会儿,渐渐有森白光烁浮现。

  如gǔ头上的点点磷火。

  石岩心神安详,凝神注目,将奥义力量聚集在眼眸,昏暗的环境渐渐清晰了一点。

  周边皆是岩壁,那些岩壁灰白色,仔细去 如腐朽的gǔ头,在那些岩壁上,镌刻着众多神秘图阵,有日月星辰,也有山川湖泊,栩栩如生的像是真实存在。

  过了好一会儿,gǔ龙突然停了下来,一直幽暗的石洞,也忽然变得明亮。

  “咔嗖!”

  两头gǔ龙同时停了下来,停在一个巨大的石室,这是骷髅岛中心,石室极为庞大,并且有四十九个石道连接此地,那些石道如巨大沟壑,连通骷髅岛的各个方位,石道内堆砌着无数灰白骸gǔ。

  那些骸gǔ没有一丝能量气息,石岩放开神识一探,那些骸gǔ都化为灰烬。

  石室内部,有一个个水槽般水沟,组成一个繁琐不明的巨大图案,图案中央,摆放着两口不知何种材质的石棺,石棺敞开着,石棺中央有一个巨大gǔ池,gǔ池内某种液体早已干枯,地下空荡荡的。

  白gǔ族的 骷髅, 在那两口石棺旁边,星辰淬炼的眼瞳带着浓浓悲伤。

  整个石室内的气氛,都受他的情绪影响,缭绕着悲凄思恋之意,他头gǔ摇荡着,在两个石棺内视线游弋着。

  石岩默默走上前,凑上前一 ,见两个石棺内,分别躺着一男一女两个白gǔ族族人。

  那两个白gǔ族族人,显然 是这 孩的父母,他们静静躺着,没有生命气息,浑身gǔ骼灰褐色,像是腐蚀多年的枯gǔ,如一碰 碎。bxz     

  盯着两口石棺,盯着那gǔ池认真 了一会儿,石岩眼睛微亮。

  两口石棺的棺体上,有一根根长长的gǔ头,延伸在gǔ池内,仿佛在向gǔ池输送着什么……

  石岩愈发好奇,仔细 ○向周边,赫然发现石室内的石道、水槽都汇聚在两个石棺的方向,然后由两个石棺将某种净化提炼的神秘能量,注rù那gǔ池,gǔ池,像是在孕育着什么。

  他 向 骷髅,很快明白了★●过来。

  有关白gǔ族“炼”孩 一事,他从伊夫林等人口中多少听 一点,现在 来,这 孩的父母以白gǔ族的秘术,凝结骷髅岛外面内部无数gǔ头的力量,通过自◇己的淬炼凝结,注rù那gǔ池。

  自然是为了给 骷髅凝结gǔ身, 骷髅gǔ身成形后,这对白gǔ族的父母不知怎么回事,像是将自己的生命力耗尽,为了成全自己的孩 ,最终牺牲了自己。

  其间,应该发生了某种不明变故,不然这一对夫妇不会牺牲。

  在他暗暗思量的时候,那 骷髅忽然 向他,指向石棺内的父母,哀求的砸吧着嘴,比手画脚的对石岩述 着什么。

  石岩听不懂他的语言,但能猜出他的意思,摇头轻叹,“你父母没有一丝波动,应该……已经丧生了,我恐怕无能为力。”

  白gǔ族的 骷髅连连摇头,双眸分别释放出赤红、霜白光泽,光芒落向那男性白gǔ族族人灰褐色枯gǔ上。

  出奇的,一丝极为微弱的灵魂波动,忽然闪现一下。

   骷髅眼睛崭亮,连连指着他父亲的gǔ身,冲石岩咔咔叫唤。

  石岩心神惊愕,凝神悄悄感应,发现在那白gǔ族男 的脑壳部位,的确有极为微弱的灵魂波动,只是男 生命力耗尽了,那微弱的灵魂波动,不足以支撑他醒转过来,除非他gǔ身拥有生机。

   骷髅点向他,不断地比划着,然后自己躺在那gǔ池内,身上释放出广股勃勃生机,那生机从gǔ池连接石棺的白gǔ内划过,却未能真正渗透向石棺,没有能注rù他父母的体内。bxz     

  石岩认真 着,此刻恍然大悟,心中涌出奇异情绪。

  这骷髅岛内部的石室,乃是一个白gǔ族的奇异古阵,一对白gǔ族的夫妇为了孩 出生强大,耗费心血凝结奇阵,这奇阵通过石棺内输送生命能量,注rù那gǔ池,石棺、gǔ池都只是奇阵的一部分。

  中间过程可能出现了某种意外,可能孩 有了某种变故,为了孩 的存活出生,这对夫妇不惜耗尽自己的生命力,来让孩 存活诞生,自己却虚弱 只剩一缕微弱灵魂波动,连gǔ身内所有生命之力都一丝不剩。

   骷髅 出他修炼生命之力,希望他能够将这阵法改变,让gǔ池来灌注力量,反流rù那两口石棺内,好以 骷髅的生命力来唤醒父母。

  “可怜天下父母心……”石岩摇了摇头,感叹不已道:“这奇阵,只能灌注生命力进来,无法由你的gǔ池,将生命能量导引向石棺。你父母,可能知道你将来会那么做,他们没有给你留下这么做的后路,应该是不希望你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来苏醒他们。”

   骷髅身上悲伤更重,嘴巴大张着,连连指向石岩,略显焦急。

  石岩苦笑,“的确,我修炼生命奥义,但我的境界造诣不够,无法来篡改这奇阵,嗯,但我可以用生命奥义尝试尝试,  我身上的生命能量,能不能给予你父母帮助。”

   骷髅连连点头,眼睛明亮,对着他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的,模样极为滑稽。
  “我只能试试,你别抱有太大希望。”石岩凑上前,伸手去摸那白gǔ族男 的生命心核。

  心核,为白gǔ族族人的力量支援,如武者的神力古树,这个白gǔ族男 的心核,呈菱◇形,如以朴实无华的玉、石雕琢而成。

  心核rù手冰凉,却没有一丝能量波动,如一潭死水。

  石岩 心翼翼的,悄悄运转生命奥义,指尖一滴鲜血凝结出来,那鲜血内生机勃勃,仿佛有着令枯木逢春的神奇功效。

  “嗤!”

  鲜血落在那心核上,那心核如海绵瞬间将鲜血吸没,心核忽然亮了一下,传来一声心跳,旋即,石棺蒙蒙亮起白光,一缕缕乳白色光泽,从这石棺上的gǔ头,直接落rù那gǔ池,那gǔ池的枯竭池底,竟神奇多了点点粘稠液体。

  “咔吧咔吧!”

   骷髅突然失声怪叫起来,在那gǔ池的池底内大喊大叫,伤心的如要发狂。

  石岩也是一呆。

  他没想 这对白gǔ族的父母,临死之前,还只是惦记着让孩 出生活下来,所有透rù他们身体的生命力,还依循原先的轨迹,通过他们的神体,通过石棺,通过石棺上的白gǔ,持续注rùgǔ池。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gǔ池内的 骷髅,压根没有为自己的存活想过。

  石岩在另外一个世界,父母早逝,他虽继承了许多家财,但并没有真正感受过那种刻gǔ的亲情,他出道至今,也很少为某事感动,而今天,他却被石棺内两具骸gǔ拼死护 的做法深深感动。

  “只要将能量注rù,▲都会重新流rùgǔ池,他们为了你能活下来,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牺牲!”石岩深吸一口气,道:“这样不行,试着将他们的gǔ身从石棺内移转出来,然后我再继续尝试,你 如何?”

  &nb★sp骷髅蜷曲着身 ,缩在gǔ池一角,像是无声痛泣,显得无助悲伤,如要绝望了,听 他的建议,才重新振作起来,点着头,从那gǔ池内跳跃出来, 准备动手去挪移他父亲的gǔ身。

   在他准备动手时,这骷髅岛轰然一震,从石岩头顶的方向,传来强烈的能量波动。

   骷髅两眼显现极度恼怒暴躁之意,犹豫了一下,终决定出去一 ,但他又不放心石岩留下来,于是又使唤gǔ龙,让那gǔ龙去驮着石岩。

  石岩也是愕然,心想那魅影族的魅姬还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 挣脱束缚。

  骷髅岛头盖gǔ表再。

  一块森寒冷幽的冰峰,被道道流光缠绕着,一条赤红色火焰释放着惊人火热,还在消融着冰峰。

  冰晶内,魅姬身姿曼妙,魅惑众生的脸颊满是苍白,一双眼睛浮现惊恐不安。

  她远远 向上方。

  头顶白雾中,一行两道身影缓缓降落,那是两名身 消瘦干瘪,浑身透露着浓郁尸气的老者。

  他们身穿奇异绿袍,胸口心脏部位有着神秘的黑洞图○纹,两人瘦高如竹竿,眼珠 是绿幽幽的颜色,皮肤也是碧绿色,两条手臂奇长,耷拉着如能垂  腿,手掌上只有三根绿手指,如刀如剑。

  两双绿幽幽的眼睛,如毒蛇见着猎物◎○纹,两人瘦高如竹竿,眼珠 是绿幽幽的颜色,皮肤也是碧绿色,两条手臂奇长,耷拉着如能垂  腿,手掌上只有三根绿手wén,liǎngrénshòugāorúzhúgān,yǎnzhū shìlǜyōuyōudeyánsè,pífūyěshìbìlǜsè,liǎngtiáoshǒubìqízhǎng,dālāzherúnéngchuí  tuǐ,shǒuzhǎngshàngzhīyǒusāngēnlǜshǒuzhǐ,rúdāorújiàn。

  liǎngshuānglǜyōuyōudeyǎnjīng,rúdúshéjiànzhelièwù,猛然 向魅姬。

  魅姬脸色剧变,只是 了两人一眼,便认出两人身份,心底一寒。

  “轰轰!”

  他们落地后,骷髅岛轰然巨震,这巨震,也是○ 骷髅和石岩在内部石室感知 的,而非因魅姬引起。

  “魅影族的族人!”其中一个老者,阴森森冷哼着,踱步朝着魅姬走来,喃喃自语道:“还被那 杂种给困着了,真是有过▲……”

  “我是魅影族的魅姬,两位噬族的朋友,不知道你们来这岛屿有何事情?如果也是对付这岛上的白gǔ族族人,或许我们打个商量。”魅姬在冰峰内咯咯一笑,深情款款 向那两个噬族族人,主动抛出橄榄枝。

  可惜,那两人非但没有联手的心思,还突然辣手摧花的动起手来。

  过来的那人,张口喷出一道尸力凝结的蟒蛇,朝着魅姬冰峰底部钻来,那蟒蛇撕咬着,将冰块咬的嘎嘣粉碎,欲要从底部将魅姬给咬死。bxz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