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阴影

  (bxz     )  “你 底是谁?”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同声厉喝,两人此刻灵魂波动极其动荡,给人一种一旦不好, 会炸裂粉碎的不妙感。bxz     

  石yán镇定自若,不受两人身上波动的影响,抬起左手,按在纳扎里奥胸口。

  掌心,一团幽暗闪现,旋即一个黑魅魆黑洞浮现出来,一股吸附之力,瞬间迸射出来,如绞盘般汲取纳扎里奥体内生机!

  “我来自于荒域,给我传承者……叫嗜血!”石yán低喝。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轰○然一震,眼中浮现极度惊骇,“你是,你是那个人的传承者!荒域!你们荒域的人,都将死绝!哈哈哈,你们会全部惨死!因为,我们噬族的那个计划已经启动,我们少主已经降生过去!他会杀光你们荒域所有人!”
<■○然一震,眼中浮现极度惊骇,“你是,你是那个人的传承者!荒域!你们荒域的人,都将死绝!哈哈哈,你们会全rányīzhèn,yǎnzhōngfúxiànjídùjīnghài,“nǐshì,nǐshìnàgèréndechuánchéngzhě!huāngyù!nǐmenhuāngyùderén,dōujiāngsǐjué!hāhāhā,nǐmenhuìquánbùcǎnsǐ!yīnwéi,wǒmenshìzúdenàgèjìhuáyǐjīngqǐdòng,wǒmenshǎozhǔyǐjīngjiàngshēngguòqù!tāhuìshāguāngnǐmenhuāngyùsuǒyǒurén!”
<br>  纳扎里奥突然狰狞狂笑。

  笑声中,他也不顾巴斯托斯怎么想,体内所有生命波动如火山爆发, 连灵瑰祭台都在顷刻间支离破碎。

  石yán心底一寒,不及多想,瞬间挪移。

  “哨!”

  他转瞬消失无踪。

  “轰!轰!”

  一前一后两声巨大爆炸波,夹着碎肉血雨,猛然从那山谷内炸裂开来。
  这是肉身、灵魂祭台毁灭的最后余波!

  爆炸过后,石yán又一次在山谷内重新浮现,谷内,鲜血如大雨落过,入目全身猩红血迹,纳扎里奥、巴斯托斯尸骨无存,化为碎片遍布谷内,他们的丝丝◇r>  zhèshìròushēn、línghúnjìtáihuǐmièdezuìhòuyúbō!

  bàozhàguòhòu,shíyányòuyīcìzàishāngǔnèizhòngxīnfúxiàn,gǔnèi,xiānxuèrúdàyǔluòguò,rùmùquánshēnxīnghóngxuèjì,nàzhālǐào、bāsītuōsīshīgǔwúcún,huàwéisuìpiànbiànbùgǔnèi,tāmendesīsī精气、灵魂波动也在逐渐消散,要重归天地。

  石yán皱着眉头,头顶黑洞浮现,如巨口般将那些还没有散尽的魂力吸纳。

  穴窍涌动着,将残余的死亡精气也给吸收,他脸色渐渐阴沉★下来。bxz     

  他没想 纳扎里奥听他言明荒域的来历后,居然如此偏激,没有给出更多的话语,自己自爆肉身、灵魂。

 ○xiàlái。bxz     

  tāméixiǎng nàzhālǐàotīngtāyánmínghuāngyùdeláilìhòu,jūránrúcǐpiānjī,méiyǒugěichūgèngduōdehuàyǔ,zìjǐzìbàoròushēn、línghún。

  很显然,这两个人都知道嗜血,也知道发生在荒域的一些事情!

  纳扎里奥连灵魂祭台也爆裂, 是 出他洞彻吞噬奥义,知道如果灵魂祭台不灭,反而会白白便宜他。

  纳扎里奥所 的少主降生,会杀光所有荒域的人,在石yán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知道那所谓的少主,十有**便是从域外而来的灵魂,被玄山牵引勾动过来,三番五次的图谋大计,在虺现世后,悄然远遁,如今下落不明。

  那人,是“噬”和噬族的一柄利器,以毁灭荒域为目标,将来必会给荒域带来无尽的灾难。

  噬族,从没有停止过对荒域的寻找入侵,他们没有找 入口,却通过一些秘法,将那少主灵魂奇异送来,如果给那家伙时间成长下去……

  石yán心底泛出寒意。

  “呼呼!”

  骨翼扇动声传来,闻讯过来的 骷髅、魅姬分别乘坐在骨龙身上,呆呆 着鲜血淋漓的山谷, 着陷入沉思的石yán。

   骷髅、魅姬都没有出言打搅。

  魅姬明眸异彩闪烁,娇媚的脸上,浮现震惊色。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都是不朽三重天境界,即便只剩一成力量,也远非石yán能击杀的。

  ——从谷内的气息来 ,那纳扎里奥、巴斯托斯连灵魂▲祭台都爆碎了,主魂都消散开来,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石yán,如何做 的?

  她暗暗惊憾。

  石yán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沉思许久后,他抬头 向 ■骷髅,“去你父母那边。”

   骷髅点头。bxz     

  “对了。”石yán一皱眉,对魅姬 道:“那白骨族的古老语言,你能听得懂,你将那语言过渡一份给我吧。”

  不懂得白骨族的语言,和 骷髅的交流只能靠猜测,颇为的麻烦,魅姬恰恰能听懂那语言,他觉得应该能够像天目族来渡来语言记忆一样,也能由魅姬来渡给他。

  “没办法渡给你,他使用的是白骨族不用的语言,太过奇特,我那种fāng法……只能用一次。除非回 魅影族,我用一样东西才能将语言记忆给你,现在没办、法。”魅姬摇头道。

  “真没办法?”

  “真是这样!”

  石yán沉默,半响后,他冲 骷髅 道:“带上她,她能有助于我们交流。”

   骷髅又是点头,他能听懂石yán的话,可惜石yán听不懂他的意思,这的确是麻烦,魅姬如果在,能解决这个麻烦,所以他答应了。

   骷髅乘坐着骨龙,呼啸飞出,口中传来叫喊声。

  “他让你和我一起。”魅姬黛眉微皱。

  石yán二话不 ,忽然冲飞上天,稳稳落在魅姬身后,坐在雪白骨龙背脊上,还伸出一只手,揽在魅姬丰腴的腰肢上。

  魅姬身躯僵硬了起来,她忽然想起先前石yán也是在她背后,想起那些耻辱的往事……

  她浑身极为不自然,深深锁着眉头,低声娇呼:“能不能离我远一点,这骨龙,又不是那么 你为什么要那么接近我?”

  石yán咧嘴嘿嘿轻笑,搂在她腰肢的手还摩挲了几下,“你怕什么?先前你不是 过,还要悉心侍奉我一回吗?虽然我们交易变了,不过,稍稍让我占点便宜, 当你欠我的吧!”

  “你无耻!”魅姬啐骂,脸色冰冷,连shén体,都冰寒起来。

  “你的shén体状态极为糟糕,如果继续妄动力量,要恢复很难。甚至,可能会伤害shén体,形成难以痊愈的创伤,你觉得呢?”石yán忽然凑在她耳畔,吐了一口气,怪声怪气道。

  魅姬打了个寒颤,嗔怒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帮你稍稍稳稳伤势。”石yán语气又骤然生冷起来。

  他这番话落下后,那只不规矩的手,恰恰落在魅姬 腹丹田气海位置……

  在魅姬不明的时候,一股暖流悄然涌来,那暖流蕴含着shén秘能量,如滋养万物的温泉,在她体内丹田、筋脉游动着,她筋脉肉身的伤创,力量的枯竭消耗,shén奇的得 恢复!

  在那些暖流的游弋下,魅姬酮体泛出妖艳诱惑的红晕,脸颊也透着红光,如沐浴在舒畅的澡池 , 不出来的欢愉。

  她有些恍惚,这时候也不多想,也不管石yán的那只手逗留的位置,会不会太过份一点,只是安心的感受着舒泰,想捕捉那温暖,更快的恢复体内创伤。

  好景并不长,很快骨龙便停了下来,在那停放 骷髅父母的山腹石室落下,石yán自然也顺势抽回手。

  魅姬酮体的舒泰美妙,在那只手离开后马上恢复原样,肉身酸痛依然存在,丹田和伤处的温暖消失,重新令她觉得阵阵刺痛。

  她忽然 向石yán的那只从她 腹处抽走的手,明眸中有着 不出的留念,似乎恨不得那只手永远停留在那地fāng,连那位置的羞姐……都暂时忘却。

  石yán没有再 她一眼,深吸一口气,对 骷髅道:“将你父母骨身移出来。”

   骷髅立即动手, 心翼翼的生怕将他父母骨身损坏,极为谨慎的将两具骨身从石棺内抬出来,放在冰冷坚硬的石地上。

  石yán皱着眉头,凝重的伸手,分别将左右手按在两具骨身的胸口部位。

  刚刚从纳扎里奥、巴斯托斯身上吸纳的死亡精气,被极速净化着,一部分便宜了魅姬,如今则是慢  的注入两具骨身,注入心核部位,脱离了石棺,那心核注入生命能量后,没有再次流逝掉。

  两个心核,如海绵般将石yán注入的生机吸收,在石yán感觉中,那两个心核如无穷无尽的海洋,他注入的那些生命能量,简直 是杯水车薪,远远达不 满溢的状态。

  他心底很是骇然,他暗暗衡量了一下,知道这 骷髅父母的心核,如果全部充盈能量,那力量浑厚程度,怕是比纳扎里奥、巴斯托斯全威时期加起来,还要浓厚数千倍!

  绝对是域祖级别的存在!

  他□下意识的 向 骷髅,暗道这 家伙还真是幸运,两个域祖级别的父母煞费苦心来“炼”他,或许,也只有那种程度的白骨族父母,才能“生”出如此shén奇可怕的 家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