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虚实之间

  (bxz     )  甘茯身躯忽然萎缩,如变成一个侏儒,精气神都大大消减。bxz     

  与之相反的,那些从她口中喷涌出来的鲜血,蕴含的腐蚀力量之精纯,竟达 一个极为可怕的高度!

  神主首次凝重不安起来,因为甘茯明显以耗费生命心血为代价,施展le某种邪恶秘术,这秘术抽取le甘茯庞大血肉精气,或许也会损伤她灵魂,然而形成的腐蚀之力,却要大大高于先前。

  那腐蚀力量内部,还缭绕着一股古怪气味,那气味……神主很熟悉!

  —那是暗能!

  “嗤嗤!”

  以本命鲜血凝结的血泉,喷射在璀璨金星上,金星光泽瞬间被遮掩,极速的缩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

  神主那张英俊的脸庞,浮现几分不健康◎的苍白,他眼中光明黯淡,冷哼一声:“贪婪能催动潜力,但也能要人性命,你这毒婆 来为le奥义符塔,连命都不想要le。”

  “你不懂,你这外来人永远不会懂!”甘茯惨笑,“得le这奥义符塔,我会找 你们荒域,以你们荒域亿万生灵炼一枚腐蚀太初源符,将腐蚀奥义终极神通悟透,执掌腐蚀规则之力!你 不 那一天,我先告sù你,你们那邪恶之地的早该毁灭,我们噬族也一定会将其毁灭!”

  甘茯身躯还在缩 ,逐渐的干瘪,如将体内血液全部抽尽le。

  她旌’展的是类似暴走的一种秘法,这秘法自然远远不及石岩施展的暴走石岩的暴走,激发穴窍内的负面之力,对神体没有损伤。

  甘茯这邪恶秘术,激发的乃是血肉之力,能将腐蚀奥义最大程度增强后果 是自身逐渐腐烂,甚至可能失去一具身体。

  然而,在甘茯来 ,奥义符塔的珍贵程度,远远超过她一具躯体,为le得 奥义符塔她不惜一切代价。

  “嗤嗤!”

  绿色黏糊鲜血变成一片  湖泊,那湖泊绿幽幽的极为诡异,甘茯身 干瘪,缩在那绿色湖泊上面一边继续吐血,一边冲向神主。bxz     

  沿途那些光明,一碰触那绿色 湖泊,所有光明都如玷污,变得不纯净,也 失去圣洁威力。

  神主一脸厌恶眼 那绿色湖泊要冲出他的束缚圈,连续添加层层光幕,可惜光幕都无法阻止,被那绿色湖泊一冲,都迅速溶解缺口。

  甘茯顿时冲le出去。

  几乎同时,耶伯勒、特勒迦、法洛妮也冲天而起都往石岩方向冲去。

  特勒迦狞笑着,从他双眸飞出七条雷电晶龙,龙身鳞甲片片,雷声轰然爆炸,率先冲向石岩的灵魂祭台。

  “轰轰轰!”

  条条雷电长龙撞入神识海洋,石岩的识海掀起惊涛巨浪,震的识海神识如碎星飞溅,众人仔细去 ,发现石岩主魂、副魂都模▲糊起来如要魂散。

  特勒迦哈哈狂笑,“没人帮你护法,在你融合太初源符期间,根本 是最虚弱的时候,我 你如何活下来!”

  法洛妮也没有留情,她眼眸中异光闪◎烁,一团团刺猬般的光球,滚落向石岩识海。

  那光球倏一落下,便爆炸开来,无数棱刺飞旋,尖刀般肆虐识海。

  石岩主魂、副魂如风中残烛,摇曳着,愈发模糊,如随时都能熄灭。

  因识海被攻击,那融合太初源符的进程,如被影响而暂时停滞。

  那一个个太初符文离全部融合,只差塔顶三层,只差数十个符号的全部融合,而此时,那些符号依然游弋着,但却没有继续相互融合,而是保持着这个形态。

  “大人,我们该怎么办?”一名玄天族的族人, 向身旁绫玫,“图释岐长老曾经 过,要尽力处好和此 的关系,尽量拉拢进我们玄天族。”

  绫玫此刻没有动手,明眸闪烁着冷意,她凝着眉头,忽然道:“他还补充过一句,如果不得不对立,必须全力击杀,绝对不能留下一丝后患!”

  那些玄天族的族人,闻言神情一震,露出惊异之色。bxz     

  绫玫深吸一口气, le一眼艰难xuǎn择的魅姬,淡淡道:“他已经明确拒绝le我们,肯定不会成为我们玄天族的客卿,顶多算是有些交情,不过那些交情,远远不足奥义符塔珍贵。

  顿le一下,绫玫终于下定决心,“我们绝对不能舍弃奥义符塔!那 好xuǎn择le,全力出手!你们 算是以自毁为代价,也要为族人争取奥义符塔!”

  她 向一人,一名只有不朽一重天,境界最大的一名族人,“你境界最低,为le族人,为le整个种族的强盛,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那名玄天族的族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如狂热的宗教徒一般,嗷嗷狂叫着,不要命的冲向石岩的识海。

  人在半空,他身上焚烧出熊熊火焰,他灵魂祭台也浮现出来,那是一片火焰海洋,他苦修火焰奥义,如今灵魂祭台变成火海焚烧,这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以自毁为目的来进行致命一击。

  如果他的灵魂祭台在石岩识海爆碎,石岩几乎没有任何逃避手段,将会立即爆掉祭台。

 ▲ 那意味着真正的死亡!

  “你敢!”

   在此时,魅姬尖叫一声,全身冰棱如剑,瞬间数千冰棱飞出,激射向那人。

  她施展出这一击后,自己都有些恍惚☆ nàyìwèizhezhēnzhèngdesǐwáng!

  “nǐgǎn!”

   zàicǐshí,mèijījiānjiàoyīshēng,quánshēnbīngléngrújiàn,shùnjiānshùqiānbīngléngfēichū,jīshèxiàngnàrén。

  tāshīzhǎnchūzhèyījīhòu,zìjǐdōuyǒuxiēhuǎnghū,有些不敢相信。

  她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会动手,会去帮助石岩,眼 那人要毁灭石岩,她内心竟然无比慌乱,连想都没有多想,之前的种种犹豫顾虑顿时没le, 这么鬼使神差出手le。

  “我 知道你不可靠!”绫玫语气淡然,伸手点向远处,一圈圈水幕凝结出来,以柔克坚,将道道冰棱都给拦阻下来。

  绫玫修炼水之奥义,水、冰同宗同源,特性却截然相反,她和魅姬争夺多年,双方都不相上下,然而今天,绫玫明显处在上风。

  “水禁!”绫玫娇喝。

  那些冰棱都被裹住,寸步不能前行,冰棱附有魅姬的精神力量,在狂掠中被硬生生卡住,令魅姬娇躯颤栗,禁不住吐出一口殷红鲜血。

  她重伤未愈,如今又被重击,终于抑制不住le。

  魅姬娇媚的脸蛋,泛出一抹令人心悸的苍白,水汪汪的眼睛也蒙上一层灰色,神情楚楚。

  “魅姬,你真的不如我。”绫玫表情冷然,没有继续下手,“从你对石岩下手,没有成功夺取太初生灵分魂,我 知道不对劲。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你动过情,不然你不会失败,你们魅影族的女人,甚少动情,一旦动情 会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我le解你们,所以一直暗暗提防着你,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魅姬俏脸愈发难堪,暗暗咬着牙,无力辩解。

  她又抬头 向天际,发现那名玄天族的死士,已经越过法洛妮、特勒迦le,法洛妮他们见此人一心要以求死为代价,来阻止石岩融合太初源符,自然也乐得高兴,主动给他让路。

  魅姬忽然新的空荡荡的,好像觉得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被打碎一般。

  她 这么茫然 着天际,眼神恍惚。

  “你想死的话,那 去死吧!”突地,一个最不受重视的女 ,传来一个清冷声音。

  讲话的是奥黛丽,场内唯一的一个始神,她 着天空淡淡 着话,模样轻松自然。

  一个蝙蝠般的异物忽然闪现,瞬间胀大,化成狰狞妖魔凶魂,张口将一个个凶魂吞没掉,身体由虚化实,再次拔高百米,如巨魔狞笑,利爪伸出,如铁锚一般抓向那名要以死来重击石岩的火焰团。

  “你去死吧!”冥鸿虚空咧嘴暴戾大笑。

  “啪啪啪!”

  那火焰体骤然爆裂,火光飞溅,焰火中夹着碎肉鲜血,夹着脏腑,一一从天坠落。

  其中一截肠 被烤的焦黑,忽然落在特勒迦脖颈上,如一个黑糊糊的项圈,恶心的他猛然尖叫起来。

  “区区一个始神,便是 le辛格的凶魂,因本体的孱弱,又能掀起多少风浪?”绫玫皱眉,这女人一下定决心要阻止石岩融合太初源符,如完全变le一个人,冷静自若的指挥着,反而给石岩带来最大威胁,她点向奥黛丽,淡然道:“去个人杀le她,没有凶魂庇护,她脆弱的像一张纸。”

  一名浑身黑甲的玄天族大汉,闻声而动,手持一柄锋锐锯刀,浑身彪悍杀戮气息。

  虚空处的冥鸿,吸纳其余凶魂才如此可怕,他将凶魂吞没,自然导致奥黛丽身旁没有真正厉害凶魂坐镇,一 绫玫下令击杀奥黛丽,冥鸿想也不想,立即从天降落,要全力庇护奥黛丽。

  “特勒迦、法洛妮、耶伯勒!还等什么!”绫玫冷静喝道。

  特勒迦咧嘴一笑,“绫玫不愧是绫玫,的确手段非凡,今天一 ,你的确比魅姬高超一截,一个动情的阴魅族族人,不配和你相提并论。”

  他笑着再次出手,重新凝结出雷龙出来,又一次轰然石岩识海。

  石岩识海炸裂着,掀起更多巨浪,导致他主魂、副魂都有le要消散的征兆。

  那些停滞融合的太初符文,不但没有继续融合,还又逐渐分裂起来,先前融合的如要恢复原样,要层层坠落下面的塔层。

  凌铭听着特勒迦的夸赞,神色淡然,没有任何异样表现,她只是 向天际, 向巨塔顶端, 向石岩……

  忽地,她如发现什么,从容不迫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深深的恐惧不安,“不对!石岩不一定 真正受伤le!他,他竟然,他竟然精通噬族失传的吞噬奥义,你们对他识海的攻击,或许根本 是无效!”

  “吞噬奥义!吾族至高无上的吞噬奥义!”冲le一截后,被冥晧又给拦住的甘茯,如白日见鬼般,也歇斯底里尖叫起来。bxz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