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血洒海底

  一株大树遮天盖地,枝 茂密之极,还在进行着惊rén疯长。(        ·         C )

  渐渐地,那大树竟然比后方海鲨皇的水晶宫殿都要庞大壮观,猛地一 ,眼前世界如只剩那一颗树,连海,都像是被隐没遮掩了起来。

  大树摇晃间,一片片翠绿色  飘逸飞出,巴掌大的  上树纹精密繁复,如烙印着秘阵。

  片片  如飞鱼群,慢  涌了过来,一股股锋锐之极的气息,裂海而来,令石岩皮肤表层都隐隐作痛!

  “啪!”

  又是一根肩部骨刺炸裂,刺痛蔓延全身,石岩眼角一抖,禁不住爆吼。

  一条条星辰彩虹光束,如闪亮的彩带,在石岩肉身表层凝结出来,他像是身上缠绕着一根根锁链一般。

  “嗤嗤嗤!”

  他上半身衣衫粉碎,金汁铁水般浇筑的刚硬身体,倏然闪现出来。

  “啪啪啪啪!”

  片片树 在他神体周边爆裂,一个个玄妙精致的图阵,以闪亮树纹方式呈现出来,那些图阵竟然能奇妙融合,在极短的时间内,由片片树 内飞离出来的图阵,衍变成一条条蟒蛇般的蔓藤。

  “咻咻咻!”

  蔓藤布满狰狞刀刺,蛟龙般抽打过来,将海水飞流,直落石岩肩膀。

  “轰!”

  石岩浑身星光溅射,被那蔓藤一击抽的在海水中翻滚,皮层表面的护体星光忽然黯淡,如要熄灭一般。

  琥角的声音又一次从古树内部传来,“把奥义符塔和太初源符拿出来吧,你虽然洞察暗能真谛,可惜境界不够,根本无法将玄妙施展出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遮天的古树在海底诡异蠕动着。数千分叉的枝干抖动着,无数树 “瑟瑟”飞落,漫天飞旋着,如一个个 精灵一般,全部朝着石岩落去。(&◎nbsp       ·         C )

  树 ☆nbsp       ·         C )

  shù ○半途炸裂,图阵重新浮现,纷纷凝结成夺命蔓藤,巨蟒袭rén一样。往石岩神体纠缠。

  “啪啪啪!”

  一根根蔓藤抽打过来。石岩如一根柳絮在海水内摇曳着,神体上血迹斑斑,那一★bàntúzhàliè,túzhènzhòngxīnfúxiàn,fēnfēnníngjiéchéngduómìngmànténg,jùmǎngxírényīyàng。wǎngshíyánshéntǐjiūchán。

  “pāpāpā!”

  yīgēngēnmànténgchōudǎguòlái。shíyánrúyīgēnliǔxùzàihǎishuǐnèiyáoyèzhe,shéntǐshàngxuèjìbānbān,nàyī根根肩部、膝盖、肘部的骨刺,也接连断裂粉碎。

  此刻石岩,模样凄厉之极,惨不忍睹。

  “石岩!撑不住 认输好了。你只是不朽一重天,能击败一个拿督 不丢rén了,不要勉强下去!”

  魅姬内心一阵刺疼。不忍目睹的叫嚷着,明眸内蕴含深深忧色愁容。

  “zú老,此 ……要妥善处置。”海鲨皇身后。一名达 不朽巅峰之境的海zú老头,缩在一个巨大的海贝壳内部,声音低沉深幽道。

  他眼中也布满忧色,在海鲨皇露出留心神色后,他压低声音沉重道:“此 能够在琥角的攻击下神体不破。还洞察暗能真谛,这▲趟若是不死,必然能够在未来迈入域祖。不朽一重天 洞察暗能,将来成 域祖后,必是一方豪雄。”

  海鲨皇一皱眉,“继续 下去。”

  “我们今天抢了奥◎◇义符塔和太初源符,他自然会怀恨在心,以他的资质和能力,没有太初源符和奥义符塔,未来也必然极为可怕。”老头神情认真谨慎,“放他活着离开,会不会是放虎归山?白白给自己埋下一枚可怕的种 ?”

  如果石岩境界一般,天赋稀松平常,这老头断然不会如此 法。

  一名普通武者,未来没有突破域祖的一丝可能, 是放其活着离开,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然而,石岩如今表现出来的才情和天赋,却让老者暗暗忧心。

  “这是一头凶残的幼兽,将来能成为不世凶物,既然决定要夺取奥义符塔了,我建议干脆一点,宁愿得罪魅影zú,也要将其扼杀在襁褓中,除掉可能导致我们灭亡的隐患!”老者最后下了定义。[                       ]

  海鲨皇沉默不语。

  “zú老?”他试探询问。

  “我心中有数,继续 下去,不知■道为何,在这个家伙的身上,我  了一个rén的影 ……”海鲨皇淡然道。

  身 缩在海贝壳内的老头,听他这么一 ,也重新凝神 向石岩,他表●情先是极为困惑,过了一会儿,他如想起什么,眼睛也是猛然一亮,如发现新大陆一般,那海贝壳都在微微颤抖。

  “经你这么一 ,还……真有那么点相似啊。那眼神,身上的气势和气息,的确有点相似啊!”老者惊叫起来。

  “继续 下去!”海鲨皇提醒一句。

  老者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暗暗激动,连连点头,再也没有多言一句。

  他和海鲨皇相隔极近,此rén也是海zú极为著名一rén,与海鲨皇原来都是兄弟相称的,因此,他和海鲨皇的这一番对话,旁rén根本无从得知。

  可魅姬却留意 了。

  她心智聪慧●,也知道那身 在海贝壳的老头是谁,见他神态凝重,目露寒光的嘀咕着,魅姬心湖一寒,马上敏锐 意识 情况不妙。

  她猜测出了那老者的怂恿!

  她内心●慢慢惊悸起来,知道因为石岩展现出来的潜力太过惊rén,可能会导致极为不妙的情况发生,她暗暗心急,眼见石岩又是遍体鳞伤,当真是灵魂都不安起来,绞尽脑汁的苦寻解决之道。

  离此不远的一片海域。

  一枚雷球在海水内静静凝滞,闪烁着明亮电光,如一只眼睛。

  事实上,这的确是一只眼睛!

  如果有rén在这片海域上方俯瞰,视线足够清晰辽阔,会发现这一片海域每隔百里, 有一枚头颅大 的雷球静静停滞,释放着雷电光泽。

  这片海域内,有不少势力武者活动,其中很多rén  那雷球,都是目露惧意,会主动躬身退缩,轻声道明自己的身份来历。

  因为他们知道那一枚枚雷球,是费雷尔的雷电之眼,知道费雷尔能够通过那些雷电之眼,将百里内的场景 的清晰,将百里内的动静气息给传入主魂识海。
  此刻,一枚停滞许久的雷球,缓缓转动了一下,将一丝琥角和石岩战斗的气息,给释放了出去。

  海底一角,一头巨大海龟的背部,端坐着的费雷尔睁开眼,神情一动,喃喃自愈:“海鲨皇◇◆r>
  此刻,一枚停滞许久的雷球,缓缓转动了一下,将一丝琥角和石岩战斗的气息,给释放了出去。

  海底一角,一头巨大海龟的背部,端r>
  cǐkè,yīméitíngzhìxǔjiǔdeléiqiú,huǎnhuǎnzhuǎndòngleyīxià,jiāngyīsīhǔjiǎohéshíyánzhàndòudeqìxī,gěishìfànglechūqù。

  hǎidǐyījiǎo,yītóujùdàhǎiguīdebèibù,duānzuòzhedefèiléiěrzhēngkāiyǎn,shénqíngyīdòng,nánnánzìyù:“hǎishāhuáng麾下琥角的气息……”

  他暗暗感应了一会儿,便灵魂活动, 见洞察气息的那一枚停滞不动的雷球,滴溜溜的旋转着,一路明亮如灯笼般往海鲨皇的水晶宫殿处潜去。

  “轰轰轰!”

  一根根数百米的蔓藤,如蟒蛇甩尾,狠狠抽打在石岩神体上。

  石岩神体如擂鼓,传来阵阵沉闷轰鸣,每一声轰鸣过后,石岩 皮开肉裂,神体血肉多出深可见骨的血痕,隐隐能见筋脉和骨头。

  魅姬明眸泛出泪光,早按耐不住的叫嚷起来,“把奥义符塔给他们吧,别这么傻的战斗下去了,你和他差了两个境界,根本不是他对手的!”

  海鲨皇和那些海■zúzúrén,在水晶宫殿冷漠 着,很多rén都停止了交谈。

  海中一片静默。

  每一个海zúzúrén眼中,甚至连那拿督和贝壳内的老者,都流露出一丝赞叹敬意,☆●有些欣赏起石岩的坚韧和血性。

  不朽一重天对不朽三重天,相隔两个境界,这在虚无域海的无数年历史上,也仅仅只有两次成功越级获胜的先例,其中一次获胜者依仗神兵利器者,那神兵为太初神器……<◇br>
  还有一次,获胜者趁那不朽三重天境界者突破之极,偷袭先令其身负重创,然后全力下狠手,以自身肉身粉碎只剩祭台为代价,才侥幸成功。

  然后成功之后,此rén祭台还是慢慢裂开,在百日时间彻底陨灭。

  因此,在海zúzúrén和魅姬心中,石岩虽然极早洞察暗能,肉身强悍之极,还是绝无一丝获胜可能。

  他们只是想知道石岩能撑多久……

  而石岩如今支撑的时间,显然要大大超出他们的预料,这让他们又惊又叹,惊的是石岩撑 了现在,叹的是他是以肉身快要崩溃为代价……

  “你的坚持根本 是无谓的,明显必败的坚持,并不算聪明。”琥角的声音低沉冷峭,他化身的大树已经笼罩在石岩头顶,他rén影依然不见,气息却铺天盖地,充满这片海域每一个角落。

  枝 茂密的大树下,石岩浑身伤痕如沟壑道道,出奇地,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丝丝缕缕的星辰光线,在他神体上游走着,勉力来抵挡伤势的恶化,不过显然不足以护住他神体。

  每当一根蔓藤再次落来,那些星辰光线立即&nb◆sp会爆碎,他神体上 会重新多一道深深的伤口。

  魅姬的叫嚷声反复响起,琥角的冷峭讥讽也在继续,石岩身 蜷曲着,如频临死亡的野兽,仰头 向头上大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