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天意如此

□  费雷尔立在hǎi洋深处,诸多奥诀、光幕、冰山、棱刺暴雨般轰击在他身上,他身上数千雷球滚动着,引得hǎi底仿佛要崩溃塌陷。[  点   ]

  ▲亿万支水箭,汇聚成河流,从古至今般绵长不休,将费雷尔淹没其中。

  费雷尔被打蒙了,眼神错愕,不知道hǎi鲨皇 底发什么疯。

  一直以来,hǎi鲨皇都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他甚少主动得罪七族族人,也会约束下面的儿郎不要引发冲突。

  破灭hǎi有三大域祖,分别为hǎi鲨皇、费雷尔、里卡多,三人以hǎi鲨皇最为低调,几乎不在hǎi面上现身,也没有◇和七族有任何的纠葛。

  在很多人心中,低调往往意味着弱势,由于hǎi鲨皇时常约束底下人,在破灭hǎi那些强者心中,他要隐隐逊色费雷尔、里卡多一筹。

  久而久之,&nbs◎p连费雷尔都生出一种感觉:hǎi鲨皇不敢和他进行正面冲突!

  这也是费雷尔过来后,立即表现出强势,趾高气扬来将事情揽下的缘故。

  他以为他了解hǎi鲨皇,以为hǎi鲨皇不敢得罪魅影族,会认可他的提议,所以他没有经过hǎi鲨皇同意, 自作主张的对石岩下了手。

  他怎么也没有预料 ,一向都低调,很多时候都选择忍让的hǎi鲨皇今天为什么如此疯狂!

  “hǎi鲨皇!你以为你有能力吞下奥义符塔?”费雷尔想当然的认为,要夺取奥义符塔才是hǎi鲨皇的目的,冷笑道:“别 你了,连我都自知休想在七族的眼皮 底下,将奥义符塔给霸占了,你更别想!”

  hǎi鲨皇冷然悬浮在hǎi域上方,他身后如一片湛蓝水幕世界。亿万道水流如箭射出,源源不绝,亘古不灭,尽数没入费雷尔身侧。

  无数雷球炸裂,费雷尔迎接着hǎi鲨皇一**的冲击,还需要分心应付hǎi鲨皇麾下的强攻,脸色显出一丝狼狈。[  点   ]

  “还不走?”hǎi鲨皇喝道。

  战斗一角,石岩、魅姬一脸讶然不解。 着局势在瞬间诡异剧变。脑hǎi中都凝集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 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知hǎi鲨皇为何要维护他们,因为 在半kè钟前,hǎi鲨皇还冷硬的要他们交出奥义符塔和太初源符,转眼间hǎi鲨皇态度骤变,反打费雷尔,令石岩、魅姬完全傻眼了。都怀疑hǎi鲨皇是否暗中怀有别的不轨目的?

  “为什么?”魅姬不解,“据我所知,你和我们魅影族的老一辈。并没有什么交情啊?”

  “魅影族?”hǎi鲨皇眼神嘲弄,“和你们魅影族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

  hǎi鲨皇 向石岩,表情复杂。“因为他……”

  “我和你素未谋面,今天应该是首次相见吧?”石岩暗暗想了一下,可以肯定他的确从未见过hǎi鲨皇,所以这◆次 是初次见面了。

  “你的确第一次见我,但你师傅……难道没对你提起过我?”hǎi鲨皇眼中有一丝隐晦黯然。自嘲道:“也是,以他的气度和眼界,或许当时压根没有将我放在心上,只是他★◇应该没有想 ,我今日也迈入了域祖境界。”

  “我师傅?”石岩心神一跳。

  “你的眼神,你修炼的奥义,你身上的气味,都 明你是他的徒弟。”hǎi鲨皇哼道。◇

  “你是 嗜血?”石岩一震。

  “除了他,还能有谁?”hǎi鲨皇苦笑,一副不愿详谈的模样,“你们走吧,我帮你们拦阻费雷尔,助你们一臂之力, 当还掉欠他的东西……”

  “又是嗜血!”

  石岩心神惊骇,内心暗暗沉喝,深深皱着眉头,却没有答hǎi鲨皇的话。[                       ]

  此kè,魅姬也反应过来,当她发现hǎi鲨皇的反戈不是因为魅影族,而是石岩的师傅后,心中暗暗苦笑,然后 道:“不如联手杀了费雷尔,否则我们离开以后,你如何应付五族的怒火和责问?”

  石岩也 向hǎi鲨皇。
  hǎi鲨皇和他们交谈之时,身后水之域界内漫天水幕变成数万种水之结界,联合那些hǎi族麾下的攻势,对费雷尔进行着消耗和封印,令费雷尔无暇来去想其他。

  “我毕竟为域祖境界☆★r>
  hǎi鲨皇和他们交谈之时,身后水之域界内漫天水幕变成数万种水之结界,联合那些hǎi族r>
  hǎishāhuánghétāmenjiāotánzhīshí,shēnhòushuǐzhīyùjiènèimàntiānshuǐmùbiànchéngshùwànzhǒngshuǐzhījiéjiè,liánhénàxiēhǎizúhuīxiàdegōngshì,duìfèiléiěrjìnhángzhexiāohàohéfēngyìn,lìngfèiléiěrwúxiáláiqùxiǎngqítā。

  “wǒbìjìngwéiyùzǔjìngjiè,五族要想对我下手,也没那么容易。”hǎi鲨皇神情傲然,“而你们留下来,压根无法对费雷尔造成致命威胁,因为你们不知道域祖境界者,根本不是你们能够抗衡的。因此,与其在后面被五族族人堵截,你们不如早早离开。”

  魅姬忽然沉默。

  石岩沉吟数秒,一咬牙,道:“后会有期!”

  话罢,他也不等魅姬多言,一手扯着魅姬化为一道星光,朝着荒域域门方向而去。

  “不愧是你的徒弟。”hǎi鲨皇点了点头,集中精神, 道:“我们合力困费雷尔三天,三天后,你们都各自离开分散,以后在破灭hǎihǎi底那些隐秘之地生活,不要在hǎi面上抛头露面。”

  “族老!”

  “族老!”

  “为什么?”

  那些hǎi族族人,在水晶宫殿各个方向,流露出惊惧异常的神情。

  “费雷尔和古妖族关系密切,这趟我放任他们离开,魂族的纳普顿也不会善罢甘休,五族其余三族族人,也会找我兴师问罪。我以后日 也不会好过,只能想办法暂离破灭hǎi,等以后境界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能再露面。”

  hǎi鲨皇轻叹一声,“你们只是我麾下,五族族人不会穷追不放,只要你们藏在hǎi底,他们没有那么多精力针对你们。等我有朝一日不怕五族针对,会重新来hǎi底找寻你们,会再一次入驻水晶宫殿。”◆

  “为什么?族老,为什么要帮助他们?”琥角浮现出来,一脸悲痛不解。

  “我欠人一条命,我能突破域祖,也是因为那人。”hǎi鲨皇淡然一笑,“本来我还准备在hǎi底,来帮★助他找寻那太初遗迹,没料 他的徒弟竟然得 了一切,这都是天意,我 应该为他徒弟善后。”

  他脸色一沉,喝道:“事情 这么定了!三日后,你们统统离去,从今隐姓埋名,和我hǎi鲨皇再无瓜葛,我只要你们好好活着 行!”

  “族老!”

  “族老!”

  “族老……事情 这样了,不必多 了!”hǎi鲨皇斩钉截铁道。

  在他身后的水之域界内,亿万水幕形成广阔无垠的结界,将那费雷尔的雷之域界封印,那些hǎi族族人的攻势,完全不受水幕影响,依然能冲击进来,对费雷尔进行着持续轰炸冲击,让费雷尔应接不暇。

  时间匆匆,三天转眼即逝。

  那些hǎi族族人,经过三天不停歇的狂轰滥炸,一个个筋疲力尽,精神都疲惫虚弱 了一定程度。

★  hǎi鲨皇对麾下的境界力量有着深kè认识,知道他们能支撑三天,三天过了,他扬声喝道:“琥角、拿督你们带着水晶宫殿,其余人各自散开,分别在破灭hǎi那些秘密据点藏匿,不知道情况的那些人,你们负责通知☆★!”

  “族老!”

  “族老!”

  “不必多 了!我心意已决!你们立即遁开!”

  众多hǎi族族人,神情悲怆,都按照hǎi鲨皇的□吩咐,一一从此地离开,琥角和拿督两人驱动着水晶宫殿,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水晶宫殿给完整保存下来,以待将来hǎi鲨皇回来接收。

  不多时,这片hǎi域除了hǎi鲨皇以外,只剩那身体所在hǎi贝壳内的hǎi族老者。

  “申刄,我希望你也能一起离开。”hǎi鲨皇此kè已经收手,没有对费雷尔进行攻击,可费雷尔却依然被重重水幕困住,在当中正以雷电之力轰击,试图冲突出来,“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清楚,在hǎi底中,费雷尔、里卡多真正交战起来,绝非我的敌手,因为我一直生活在这里,我修炼的是水之力量,这片hǎi 是我的天然壁障。”

  hǎi贝壳的hǎi族老◇者,轻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如果你想争,如果你想战,费雷尔、里卡多早 败在你手了。我也知道,我如果离开,一个费雷尔根本不是你的敌手,但是,如果再来一个纳普顿,再来一个里卡多呢?”

  hǎi鲨皇神情平静,“你没有迈入域祖,你 算是留下来,也帮不了我。”

  “我留下来,是想要提醒你何时应该离开,我知道 算是纳普顿、里卡多过来,如果你想抽身离开,也能全身而退,我 怕你犯傻。”申刄道。

  “你这些年在我身边陪着我,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当年我火爆如雷,嗜杀无道,根本不知道后退。但这些年我处处忍耐,早 将那臭脾气改过来了,知道命比意气重要,所以该退的时候,我会退的。”hǎi鲨皇失笑。

  “那我也要 着你退。”申刄坚持。

  hǎi鲨皇讶然,沉默了一会儿,无奈点头,然后眼神黯然,“他应该陨灭了,当时他回去的时候  过,如果我们以后见着他的传承者,那 意味着他已经归墟消陨,真没想 他这种人物,也最终走向了终点。”

  “连你我都达 了如今的境界,他自然有他的归宿。当年我们在hǎi底初见他的时候,我们不过只是始神境界而已。哎,我们还真是没用啊,在hǎi底与他一起找了那么久,都没找 那遗迹,没料 他徒弟竟然得 了一切。”申刄感叹。

  “天意如此。”hǎi鲨皇释然道。

  ……(未完待续)R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