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格地点五(已修改)


  那“诸天秘魔宗”的少主,秘祭天一进入其中,就开始接受剑道意志的轰击,众人就看见tā站立在剑阵中,无数的剑术对着tā轰击而来。那些剑术,剑招,都渗透进入tā的识海之中,和tā的意志进行搏杀。.□■
  那“诸天秘魔宗”的少主,秘祭天一进入其中,就开始接受剑道意志的轰击,众人就看见tā站立在剑
  nà“zhūtiānmìmózōng”deshǎozhǔ,mìjìtiānyījìnrùqízhōng,jiùkāishǐjiēshòujiàndàoyìzhìdehōngjī,zhòngrénjiùkànjiàntāzhànlìzàijiànzhènzhōng,wúshùdejiànshùduìzhetāhōngjīérlái。nàxiējiànshù,jiànzhāo,dōushèntòujìnrùtādeshíhǎizhīzhōng,hétādeyìzhìjìnhángbóshā。.

  zhè就和本身真气能量无关,纯粹是剑道意志的比拼。

  看似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凶险无比,一旦失败,就是灵魂死亡,变成白痴,但是zhè尊少主看样子意志十分坚定。

  杀!

  tā的嘴里狂吼连连,整个人站立得笔直,好像一口绝世无敌的神剑,刺破虚无,在那空间深处,无数的虚无本质都展现了出来,一道道的秘魔剑意围绕在tā的身边,不停旋转,闪烁,zhè些秘魔剑意,笔直如匹练,轰隆隆如雷霆,当空爆炸震荡之间,天地都在tā的掌握之中。

  “秘魔无上剑!”

  “大威降魔!”

  “黑月升腾!”

  “魔临人间!”

  “魔王灭世!”

  “一念成魔!”

  “秘魔祭天!”

  “隐魔破剑……在那黑气升腾之间,强大的剑意甚至破体而出,yáng奇就看见了那黑气之中,剑意凝聚成剑招,和金色圣剑相互拼杀,巍峨震荡之间,天地都被笼罩在了一团剑术剑意之中,不过随着剑术的比试,那秘魔少主,整个人好像癫狂了,不停的在剑阵之中乱舞,发了癫痫似的,发出来大吼大叫,似乎在攻击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糟糕,tā阻挡不住剑意,走火入魔了。我们绝对不会允许zhè样的事情发生!”一些秘魔宗的长老高手看见zhè样的情况,个个都神色猛烈变化。

  “金剑神君,我们少主要退出传承。”一尊长老道。

  “退出传承?哪里有zhè样便宜的事情,剑道意志不够,就只有死,剑道的路上,没有退路!”金剑神君猛的道:“zhè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传承,想得到传承,就有死的觉悟。”

  “杀!”

  “诸天秘魔,神雷无量!”

  诸多长老几乎是同时爆发出来了最强怒吼,突然出手,一颗颗的神雷出现,zhè神雷震荡爆炸之间,当空裂开,群魔乱舞,魔头从秘密之地而来,整个剑室被炸得连连摇晃。

  哼!

  金剑神君发出来了一声冷哼,飞跃起来,剑术纵横,条条剑道挥洒下来,顿时之间,每一尊长老的脸上,都被刺了一剑,然后剑气更是朝着tā们攻杀而来,那些秘魔神雷被剑术一裹立刻就消散于无形之中,zhè剑术杀魔,杀生,杀气,杀尽一★切,斩破天下。

  当当当当…….

  眼看zhè些长老就要被刺杀而死,突然之间,一个人出手了,tāzhè一出手,顿时之间,浩浩荡荡的星河剑光,奔腾激射而出,那剑光剑芒,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个的星球,星球之中,居住着千万修炼剑道的无上高手,zhè些高手似乎是鲜活**的人,每一尊都有自己的灵魂,生机勃勃,朝气万千。

  zhè一剑,不是杀人的一剑,而是救人的一剑。

  轰隆!

  连续的剑道对拼之间,金剑神君的剑,居然被硬接了下来。随后剑光消失,在金剑神君的面前,多出来了一个少年,正是那星河剑宗,鸿神境界的少主,十五六岁的少年,传承之中,tā母亲梦见群剑密布宇宙而生下来了tā,tā天生就是为剑而生,为剑而死的存在。

  “嗯?”

  yáng奇心中大惊,没有料到,zhè少年居然能够接下来金剑神君的一击,自己如果施展出来杀生剑道,都抵挡不住zhè剑,除非是施展出来七十二祖王,加上上帝之手的全部气功,以拳破剑,才能够接得下来金剑神君的一剑。

  “好剑术。”金剑神君身躯一退,看着眼前zhè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你的剑术,足可以继承我的衣钵。”

  “我不需要继承任何人的衣钵,而且,你的剑,乃是杀生的剑,斩破的剑,我的剑,乃是救生的剑,我的剑,救人的多,杀人的少,就算是杀人,也是在救人,我的剑道,乃是拯救之道。你,不过是我剑术上的一个敌人而已,你要杀死zhè里的人,我便要拯救zhè里的人。”星河剑宗的少主道:“我的名字叫做星剑生。剑是生的,创造之剑,拯救之剑。”

  zhè个叫做星剑生的少年道:“金剑神君,你名义上是在挑选传承,实★际上,是在斩杀传承者,吸收气运,想要妄想复活自己是不是?”

  “创造之剑,拯救之剑?”金剑神君哈哈笑了起来:“你果然是天才,不过既然不接受我的传承,就得死!”

  “诸位,我们一起联手,◆镇压了zhè金剑神君邪魔,tā不过是大墓之中,一尊神魂而已!”突然之间,zhè星河剑宗少主星剑生道:“杀了tā,我们才可以脱身!”

  说话之间,tā的剑术出现,浩浩荡荡,再次演化为星球,星球之上,无数剑道修行者诞生了出来,剑之文明,剑之生机,剑之道理,剑之法则,剑之神明,全部都涌现出来,居然对着金剑神君发出来主动攻击。

  “zhè个少年厉害,不过既然是要斩杀金剑神君,我也不甘示弱!”yáng奇立刻就知道,zhè少年虽然厉害,但是也有可能不是金剑神君的对方,再天才的人物,也不可能天才过诸神,任何一尊神,哪怕是堕落的神魂,都可以抹杀一切天才,yáng奇也早就察觉到,zhè金剑神君不■安好心。

  “出来吧!七十二王!”

  yáng奇身躯一动,突然绕到了金剑神君背后,一拳轰击而出,顿时tā的背后,七十二王出现了,伟大的意志,当场就震撼了整个剑气石室,与此同时,tā左右■互搏,每一拳出去,都几乎可以打破宇宙,拳劲把宇宙支撑得暴涨,左手是七十二祖王绝学,右手乃是上帝之手,天堂神拳,两拳齐出,更动用了上帝引擎的伟大能量,诸神印记的武道拳意。

  “小小神君,居然还敢抗衡我的诸神印记,不是找死?跪下!”yáng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惊天动地,爆发出来了强烈光辉,hěnhěn偷袭,而且tā的诸神印记,无声无息化为意念,hěnhěn刺杀在了金剑神君的灵魂深处。

  金剑神君的神魂,被星河剑宗少年星剑生的剑芒缠绕住,更要应付在场,许多高手的搏杀,本来tā也不在乎,可以游刃有余,一招剑术出去,抵挡众人,然后施展出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剑术,满空游走。击杀敌人。

  zhè些人虽然厉害,但是一盘散沙,tā游走之间,任何人都难以抵挡tā的一剑之威。

  但是tā万万没有料到,其中还隐藏了一尊yáng奇高手。yáng奇猛的出手之间,到达tā的背后,双手出拳○,阴阳汇聚,浑然天成,甚至一道意念hěnhěn刺入tā的脑海,tā陡然之间,感觉到达心灵震荡,震撼级的意志下降,居然到达了超常级,下降了足足一个档次,zhè是无形的威严压迫,只要是神,对于诸神印记都有○不可抗拒的颤栗,尤其是魂魄。乃是意志凝聚,对于诸神印记更没有抵抗能力。

  轰隆!

  yáng奇的双拳,hěnhěn轰击在了金剑神君的背后。

  狂暴的力量,轰击进入了tā的躯体之中,与此同时星河剑宗少年,星剑生的剑气也鼓荡而来,同时攻击到达了金剑神君的身躯上,各大高手的气功,当空爆炸,全部轰击。

  啊!

  金剑神君发出来了惨叫,怒吼连连,但是却并没有死,整个人突然之间,化为了一尊巨大金球,zhè金球向外一下膨胀:“混元金剑,灭度天下!”

  嗤嗤嗤嗤………….金球化为了无数的小剑,四面刺杀,顿时惨叫之声连连。许多人都被金剑射中,倒在地面上。

  tā们身躯被剑气入侵元神经脉,受了重伤。

  “你们zhè些卑劣的存在!”

  金剑神君突然之间,再度变化为了一口黄金圣剑,在空中凝聚,并没有瞄准星河少宗主,而是瞄准了yáng奇,tā知道yáng奇的身躯上,有一种tā梦寐以求的东西,而且yáng奇刚才一拳,hěnhěn重伤了tā。

  扑哧!

  黄金圣剑,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连续震荡,划破长空,到达了yáng奇的面前,直接就插入了yáng奇的心窝。

  “小心!”星灭生当空飞了过来,一剑杀到,不过却迟了一步。

  不过,就在tā降落到达地面,以为yáng奇死亡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惨叫,似乎金剑神君被禁锢了起来,而yáng奇稍微一动,全身散去真气,噼里啪啦的作响,处处都是一种剑气在震荡,居然是把金剑神君残留在身躯之中的剑气开始融化。

  也就是说,眼前的zhè人,居然封印了金剑神君。

  tā大吃一惊:“一招之间,封印金剑神君,如此厉害,但是看来,此人的修为并不是很强?”

  tā不知道,是金剑神君自投罗网,yáng奇此举极其弄险,偷袭了金剑神君之后,tā就知道,以对方的性格,◎肯定会来击杀自己,于是站住不动,立刻在胸口深处,把万界王图的入口打开。对方果然中计,怒火攻心之下,冲入了万界王图深处,再也无法出来。

  但是,如果对方稍微警觉一点,在冲入万界王图的时候停留一下■,剑术向外扩散,yáng奇立刻就会中剑,不死而重伤。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