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动


  “唔”

  当林动费尽所有的力气睁开nà有些沉重的眼皮时,简陋而整洁的房间顿时出现在眼中,熟悉的一幕让得tā愣了愣,旋即连忙转头,果然是见到,在nà房中,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正坐在桌旁

  “爹,娘…”

  望着nà两道身影,林动赶忙提起精神,小声的道

  “动儿,你醒了?”

  听到叫声,nà女子率先转过头来,见到睁开眼的林动,顿时欣喜的道

  女子身着略有些朴素,年龄看上去约莫三十左右,其脸颊略显秀美,给人一种温婉柔和的感觉,而她则正是林动的母亲,柳妍

  “学艺不精,便与人争斗,自讨苦吃”

  坐在女子身旁的,是一位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左■右的男子,tā的身体有些单薄,眉宇间依稀可见些许凌厉,只不过tā好像有伤在身,脸庞略显苍白,将nà凌厉遮掩了大半,tā便是林动的父亲,林啸

  对于这位素来严厉的父亲,林动显然是有些惧怕,缩了缩▲yòudenánzǐ,tādeshēntǐyǒuxiēdānbáo,méiyǔjiānyīxīkějiànxiēxǔlínglì,zhībúguòtāhǎoxiàngyǒushāngzàishēn,liǎnpángluèxiǎncāngbái,jiāngnàlínglìzhēyǎnledàbàn,tābiànshìlíndòngdefùqīn,línxiào

  duìyúzhèwèisùláiyánlìdefùqīn,líndòngxiǎnránshìyǒuxiējùpà,suōlesuō脖子,旋即又有些不服气的道:“谁让nà些家伙在我面前骂爹是废物…”

  说着话时,林动摸了摸依旧犯疼的胸口,不由得恨恨的咬了咬牙,本来今日是林家中的一个测试,而tā也是去小测了下,因为才开始修炼了半年多时间的缘故,所以成绩倒也只能说一般,而对于这个,tā也没太往心里去,给tā相同的修炼时间与条件,tā相信自己不huìbǐ别人弱到哪里去

  而在测试结束,林动正准备打道回府时,却是遇见了几个平日关系并不好的家伙,原本tā是不想理huì,但却忍不住对方的故意挑衅,愤怒之余,年少的林动自然是忍不住的出手,而结果也很明显,tā直接被胖揍了一顿,还被打昏了过去…

  “林山,你给我记住○了,下次不把你打成猪头,我就不信林”

  林动磨了磨牙,nà林山便是此事的作俑者,也是林动现在心中的头号敌人,因为双方父亲彼此关系极为恶劣的缘故,nà林山也是经常的找林动麻烦,而这一次,也是其中▲之一

  狠狠的咬了咬牙,但紧接着林动又是突然垂头丧气了起来,nà林山虽然可恶至极,但不管怎么样,现在nà家伙都已经是淬体第四重了,这个成绩,在林家小辈中,可是相当靠前,bǐ起tā这个淬体二重的实力来说,的确是强了不少

  修炼一道,炼体为先,一切的起始,都是源于己身,人体,本就是天地间最为玄奥莫测的东西

  所谓淬体,简单来说就是修炼身体,让得自己的身体逐渐的强化,并且最后由外至内,当体内筋骨骨髓强化到一定层次时,便是huì衍生出一丝元力种子,只而有当人体自然出现元力种子时,tā方才能够真正的成为一名修炼者

  淬体分九重,前三重效果并非很大,不外乎便是使得身体素质与体格变强一些,唯有当淬体修炼到第四重炼皮时,方才huì逐渐的将修炼的好处展现出来,到了这一层次,人体皮肤,huì慢慢的变得宛如木石般坚硬,不论力气还是度,都是huì有着不小的提升

  而nà林山,便是处于这个层次,林动的淬体二重,显然不huì是其对手

  不过两者年龄相仿,huì有着如此巨大的差距,倒并非是什么天赋缘故,淬体这一层次,对所谓天赋倒并非是极其看重,甚至可以说这层次,人人都能够修炼,但至于究竟能够炼到第几重,就得看各自的本钱与机缘了

  淬体九重,这一阶段,极为的苦累,因为只有不断的尝试**的极限,方才能够让得身体逐渐的强大

  不过,这种尝试极限,也是一种人体潜能的压榨,这种压榨在事后若是得不到补充,nà么身体便是huì因为劳损过度出现损伤,到时候不仅影响修炼,反而还将自己搞得浑身是伤,得不偿失

  因此,在淬体的过程中,便是需要各种调养滋润身体的大补灵药,方才能够继续修炼,但是,这些药材,大多都是极为的昂贵,若家境不富裕者,还真是无法消受

  而这,便是所谓的本钱

  林山之所以能够越林动两重,不仅是bǐtā多修炼了半年,而且最主要的,便是tā有着一个掌管着林家财政的父亲,而反观tā林动,却是没了这等福气,没有nà些灵药滋养身体,nà修炼的度,自然是远远不及前者...

  …

  房间中,听得林动的嘀咕,林啸放在桌上的手掌,突然紧握了一下,面色也是一沉,一旁的柳妍见状,连忙对着林动使了个眼色,后者这才连忙闭嘴

  “用不着与人去逞口舌之利,好好修炼,别人的嘴自然huì闭上”

  林啸挥了挥手,道:“柳妍,去将nà株赤参拿给动儿,有了赤参,tā的修炼应该能快一些,离族bǐ只有半年时间了,若是再不抓紧修炼,去了也只huì丢人”

  “啸哥,nà赤参可是你疗伤用的…”闻言,柳妍顿时一愣,旋即连忙道

  “我已是个废人,再怎么疗伤也是于事无补,以后,我huì多进山里,尽量给动儿找一些灵药”林啸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

  “爹不是废人,爹可曾经是林家中除了爷爷之外的最强者”听得林啸这话,林动倒是涨红着脸道,小孩子,心中最伟岸的总归是父亲

  “最强者…”

  林啸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脸庞上却是闪过深入骨髓般的痛苦之色,片刻后,tā站起身来,有些疲惫的对着房外走去

  “柳妍,给孩子熬药,我的伤没事,都这么多年了,一株赤参能有何用?”

  望着nà道带着些许颓然气息的背影,房间中的柳妍却是眼睛一红,谁能想到,当年整个青阳镇中最意气风发的男子,如今却是huì这般的落魄

  “娘,不要哭,动儿一定huì努力的修炼,到时候想办法把父亲的伤治好”林动拉着柳妍的衣角,低声道

  “动儿,不要怪你爹对你严厉,tā只是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你的身上,你知道,这也是tā唯一的期望”

  柳妍低头,望着林动nà稚嫩小脸上的认真之色,轻轻抹了一把眼睛,然后摸了摸林动的小脑袋,低声说道

  “娘,我听说这次族bǐ前三,能够得到一种名为凝血朱果的三品灵药,我曾听大伯说,nà对于疗伤很有效果,若是能够得到,肯定对爹爹体内的伤有所帮助”林动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目光明亮的看着柳妍,道

  “凝血朱果么…”闻言,柳妍也是一怔,旋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族bǐ前三,可不容易进,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娘先去帮你把赤参熬了”

  说完,柳妍便是转身对着房外行去,林家这一代的小辈中,有好几位成就不小,林动想要进入前三获得nà凝血朱果,难◇度可不小,因此她倒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望着柳妍离去的背影,林动的嘴也是紧紧的抿了起来,小拳头紧握:“娘,放心,我一huì要把nà凝血朱果得到,nà样就能治疗爹爹体内的伤”

  一想到林啸□的伤势,林动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极深的恨意,父亲之所以huì在林家被不少人冷嘲热讽,都是因为nà个人的缘故

  …

  林动所在的林家,只是一个颇小的家族,即便是在这青阳镇中,都是算不上顶尖,但是,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林家,却是拥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背景,nà便是林氏家族

  大炎王朝四大氏族之一的林氏家族

  青阳镇的林家,从某种角度来说,能够算是林氏家族的一支外族,不过对于从□来未曾离开过青阳镇百里之内的林动来说,这个在大炎王朝拥有着令人惊悚般实力的林氏家族太过遥远与陌生

  据林动偶尔从父亲嘴中得知,tā们这一支,其实也曾经是林氏家族的内族,只不过当年林动的爷爷因为□■一次任务失败,导致族中损失极大,所以被逐出内族,发配到了这青阳镇

  在这里,tā建立了这个小小的林家,并且数十年中,竭尽全力的想要再度返回林家内族,这个愿望,是tā努力数十年的最zhōng目标◎

  不过tā的这种努力,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tā所做的这些,对于庞大无bǐ的林氏家族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故而,tā只能将主意打到其tā地方,而这,便是林氏家族的十年族huì

  这是林氏家族最为重要的大huì,在整个大炎王朝都十分的有名,十年一届,每一次大huì,都是族内年轻一辈出人头地,名扬天下的最佳机huì,而大赛的诸多奖励,自然是丰厚得让人眼馋,不过,其中最吸引林动爷爷的地方,却是只要能够闯进大huì前十,即便你是外族之人,也是huì被无阻碍的升为内族之人,荣耀无限

  因此,族huì,成为了林动爷爷即将绝望之中的的曙光,但由于年龄的缘故,tā已是无法参加,故而,tā将所有的期望,都是倾注在了五个同父异母的儿子身上,自然的,从其中脱颖而出的林动父亲,便是成为了爷爷以及整个林家的曙光

  而面对着这肩上的重担,林动的父亲,也的确是不负期望,五兄弟之中,最早突破淬体九重,晋入地元境,而且在此后短短四年时间,再度突破地元层次,成为了林家之中除了爷爷林震天之外的第二位天元高手

  nà种修炼度,让得平日里向来不言苟笑的爷爷,每一次见到父亲时,苍老的脸庞上都是huì露出慈和欣慰的笑容,nà时候的爷爷,据说是数十年中,笑得最多的时候

  十年族huì,在期待之中而来,然而,最zhōng的结果,却是让林家所有人,如处深渊

  一招

  仅仅只是一招,nà被视为希望的父亲,便是惨然而败

  而且,这还是族huì开始的第一场bǐ赛

  多年的期望,多年的培育,在nà短短数息之间,化为泡沫

  失败者的结局,自然是无数道☆异样的眼光,而顶着nà一道道讥讽冷笑,一行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回到了青阳镇

  nà天夜里,父亲便是搬离了林家内区,住到了林家深处最为偏僻的一座小山上,任何林家的东西,从此以后,不再动用,tā说□◇,tā已经没有nà种资格

  而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nà场失败后,带给林啸的,不仅仅只是颓废,在事后,tā是惨然的发现,当日与其交手的nà人,不仅一掌将tā击败,而且还未曾有丝毫留手,◇近乎野兽般的狂暴元力,将其体内,摧残得一塌糊涂

  在这等重伤下,林啸天元级别的实力直接跌落,落回地元级,而且,重伤淤积,体内经脉被堵了十之七八,无论tā再如何修炼,都是难以寸进

  家族中,往日的nà些敬畏目光,也是逐渐的衍变成叹息,失望…

  面对着这重重的灾难,林啸,zhōng于是绝望,每当醉酒时,都是huì疯狂的锤着胸膛,nà低沉如闷雷般的声响,让得一旁的母亲,心疼得只抹泪,而虽然林动年少,但见到这一幕,心中依然如同刀绞,同时,幼小的心中,对于nà将父亲打伤成这般模样的人,也是悄悄地衍生出一丝丝恨意

  tā,毁了父亲,也毁了tā的家

  至于nà位始作俑者,在后来,林动在偶然间,听大伯等人带着怨恨与无力的语气提起过

  十岁修炼,十二岁突破淬体九重晋入元境,十四岁晋地元级,十七岁晋天元级,二十五岁,体内元气阴阳交泰,最zhōng成功化丹,鲤鱼跃龙门,一举成为大炎王朝屈指可数的在三十岁之前结成元丹的强者

  tā的一生,简直就是种种传奇所铸

  tā的名字,叫做林琅天

  …

  房间中,林动拳头紧握,眼中,有着浓郁恨意闪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