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出shōü


  “林dòng师弟,别冲dòng!”

  庞统等人都是愣了一下,旋即连忙出声,虽说先前林dòng与qīng叶的战斗已是让得他们折服,但眼前的王阎,却绝不是qīng叶可比,连强如应笑笑都败在了他的手中,林dòng虽强,但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他?

  林dòng有点无奈的冲着他们耸了耸肩,他也不想没事去跟王阎zhè种跟他同样是从刀山血海中闯过来的狠人对战,但如今zhè局面,他却是不得不zhè样做。

  他并不想逞什么英雄,只是如今的他也是道宗弟,他并不想看见zhè个他颇有好感的宗派,因为王阎到时候的一些鲁莽举止,而遭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失,或者他也并不想看见那个平日活泼如精灵,给众多弟平日枯燥修炼中注入活力的可爱少女,总是一副难过得令人心疼的模样,当然,他知道不光是他一个人zhè样认为着。

  在那一片狼藉的场地中,应笑笑与应欢欢也是怔怔的将林dòng给盯着,后者咬了□咬嘴唇,踌躇了一下,然后道:“林dòng,别胡来他很强的。”

  “现在还有其他的选择?”林dòng看了他一眼,笑道。

  应欢欢沉默,应笑笑此时也是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林dòng一眼,轻★声道:“尽力而为,小心一些。”

  她知道,如今的道宗弟中,将她除去外,能够对王阎造成一些阻碍的,或许便是zhè个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展露过真正战斗力的林dòng,虽说她知道王阎的凶悍,但,现在的林dòng,或许是唯——个还能与他略作争锋的人。

  林dòng微微点头,而后身形一dòng,落至场中,目光直视不远处那道背负着黑色重剑的身影。

  “你不是我的对手。”

  王阎的脚步,也是在此刻停顿了下来,不过他却并没有回头,只是有着沙哑而淡漠的声音传出。

  “不管怎样,总得试试吧?”林dòng笑笑,道。

  王阎身形顿着,片刻后,终是缓缓的转过身来,双目紧紧的盯在林dòng身上,眼神凌厉如刀,一种凶狠煞气,再度自其体垩内散发出来。

  然而,在王阎zhè种煞气之下,林dòng的面色,却是并没有丝毫的变化,那张带着许些笑容的脸庞,反而同样是有着一丝丝的◆冷冽攀爬上来。

  他与寻常道宗弟不同,王阎固然经历了无数种生死搏杀,但他林dòng,同样也算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zhè些年来,生死之战同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王阎想要以气势压制他,或许是打错了◎算盘。

  王阎直视着林dòng,后者脸庞上涌上来的冷冽,令得他眼中掠过一丝讶异之色,旋即他沉默了一下,道:“既然你坚持,那便由你,不过还是先前那句话,我与人交战,不会留手。”

  “正巧■,我也是。”林dòng笑道,然后他目光转向那高台席位之上。

  而见到他视线望过来,席位之上的尘真,齐雷等四殿殿主也是面面相觑着,后还是将目光看向了中垩央的应玄。

  应玄如海般的双目,盯◇着场中的林dòng,片刻后,似是轻笑了一声,而后微微点头。

  尘真等人见到应玄点头,zhè微微松了一口气,而后前者站起,目光扫视全场,声音低沉的道:“zhè将会是此届殿试后一场比试,胜者,将会■取得那后的冠军,同时,还有着宗派大赛时的弟指挥权。”

  “若是你们都准备好了的识那便dòng手吧!”

  伴随着尘真那后一句低沉声音落下,场中气氛,陡然凝固!

  唰!

  ◎不过zhè种凝固,仅仅持续了数息时间,接着,一股惊人煞气,便是陡然自场中爆发而起,只见得那王阎身形瞬间化为一抹残影,重剑落入其手中,剑身笔直掠出,若惊鸿般的对着林dòng咽喉暴刺而去。

  而在王阎dòng手的霎那,早便是心头存着谨慎的林dòng眼神也是一凝,脚掌一跺地面,磅礴qīng光从其体垩内席卷而开,双臂立刻蠕dòng起来,化为狰狞而威猛的qīng龙之臂,掌心一握,黑色树干便是闪现出来,手臂之上qīng光涌dòng,体垩内力量,尽数涌来,而后直接是提着犹如精铁般的黑树,怒劈而下。

  “铠!”

  重剑与黑树在下一霎那轰然相撞,凌厉的劲风席卷而开。

  林dòng双臂之上qīng鳞疯狂的闪烁着,抵御着那种侵入体垩内的劲气,下一霎,他眼神一寒,左脚踏出,身体成半旋之状,而其右脚,却是鞭甩而出。

  嘭!

  在林dòng右腿鞭甩而出的霎那,其腿部qīng光涌dòng,直接是化为一只qīng龙之足,接着带起那等无法形容的狂暴力量,一腿便是对着王阎胸膛狠狠的鞭甩而去。

  林dòngzhè一腿的力量极为的恐怖,先前qīng叶,便是直接被他一腿摧☆毁所有防御,甚至连那件天阶灵宝,都是被生生的打回体垩内。

  林dòng此番出手,没有丝毫所谓热身之举,一出手,便是极端凶悍的攻势,因为他很明白,面对着王阎zhè种棘手的对手,任何的热身与试探,◆★都是无用之举。

  林dòng一腿甩出,可怕的力量,将安气与地面皆是撕裂而开,然后若闪电般的落向王阎胸膛,低沉的破风之声,刺人耳膜。

  王阎眼目之中,凶光凝聚,他同样是察觉到了林dòng○腿风的厉害,倒也并没有所谓小觑的想法,类似他zhè种人,如果时刻心理面都有zhè种心思的话,恐怕早便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黑杀拳!”

  王阎重剑抵住林dòng那砸过来的黑树,另外一只手掌旋转成拳,然后,一股黑光,猛然从其手臂之上爆发而出,旋即,他一拳轰出!

  嗤!

  王阎此拳,没有太过浩荡的声势,但那拳风之中,却是有着滔天的杀意弥漫而出,那等杀意,冰冷得犹如实质☆一般,铺天盖地而来,犹如死神之拳。

  嘭!

  黑米之拳,重重的与那布满龙鳞的龙腿狠狠的相撞,qīng光与黑芒几乎是在同时间席卷出来,如同两头凶残恶狼,疯狂的吞食侵蚀着对方。

  ■砰砰砰!

  两人所立之地,地面直接是蹦碎开来,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疯狂的从两人脚下蔓延开来,整个zhè片场地,都是在顷刻间崩塌了下去,那一幕,看得那些道宗弟胆颤心惊。

  唰!

  林dòng双目冰寒,他见zhè般凶悍攻势竟依然被王阎拦了下来,双目微眯,下一霎,腿风陡收,而就在腿风刚刚收回一半时,那条狰狞威猛的龙腿,再度呼啸出去,带起道道残影以及刺耳的音爆声,若闪电般的对着王阎笼罩而去。

  弥漫着可怕力量的qīng龙之腿,在王阎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着,林dòngzhè番暴雨攻势,也是令得王阎眼中有着凶气攀爬上来,右拳紧握,而后陡然轰出。

  唰唰唰!◇

  漫天的拳影,也是弥漫王阎面前,那些拳影之上,皆是弥漫着滔天黑光,涌dòng着惊人的波dòng。

  嘀嘭嘭!

  腿风拳影,终是铺天盖地的撞在一起,那等dòng静,无疑是惊天d◆■òng地,整个山顶,仿佛都是在此刻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外片场地,直接是在那种劲风扩散下,爆成粉末。

  所有的弟,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zhè几乎被尽数摧毁的山顶,显然是没想到,两人的对碰,竟然如此的■☆凶悍。

  应笑笑与应欢欢二人已是落至场外,她们望着场中zhè等硬碰,脸颊也是略微有些变化。

  “姐姐,林dòng倘……”

  应欢欢拉着应笑笑的袖角,大眼睛中有着一些担忧之色,她◆知道林dòng实力不弱,但zhè也不能与王阎硬碰硬啊.

  “放心,他会有分寸的,他与王阎师兄是一类人,或许,要制服王阎师兄zhè种狠人也就只有拿出比他狠的手段了……”应笑笑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尘雾升腾的场中,轻声道。

  应欢欢抿着嘴唇,也是微微点头,她见过林dòng与人对战,那股凶狠劲头,比起王阎师兄只强不弱。

  漫天的目光,泛着浓浓的震dòng,望向那尘雾弥漫的场地内,那里,▲场台已是崩塌,轻风吹来,吹散尘雾,接着,破风声急促响起,两道身影,皆是自尘雾中倒射而出,脚掌搽着地面,划出一道上百米长的痕迹。

  唰!

  全场的目光,在那两道身影倒射而出时,也是瞬间凝◆聚了过去,接着,便是有着一些低低的哗然声传出。

  此时的王阎,头发披散开来,手中黑色重剑斜指地面,一缕鲜血自剑尖滴落而下,在其胸膛之上,隐约能够见到数道刺眼的脚印。

  而在其对面,林dòng背后,那对qīng龙之翼,已是再度浮现,身体之上,qīng色龙鳞犹如鳞甲将其护于其内,但即便是如此,众人还是在其手臂之上,见到了一些血痕,鲜血顺着鳞片滴落下来。

  两人的交手,电光火石,但却凶狠无匹,身体之上,也各自带着对方留下的痕迹,zhè般战斗,竟是如此的狠辣。

  望着场中那目光凌厉冰寒对视的两人,不少道宗弟呼吸都是有些变缓起来,场中的两人,如同草原上各自独霸一方的凶狮,而当他们相遇时,那一战,唯有惨烈。

  但至于是谁能够笑到后,或许现在谁都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