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震动


  第九百九十一章

  东玄域,元门。

  庞大的宗门,依旧是那般恢弘,云雾缭绕间,弥漫着大气磅礴,无数人影在其中穿梭飞掠,破风声,此起彼伏。

  在元门的深处,有着一座巨殿,●殿宇之中,漂浮着无数的金色光点,这些都是元门一些精锐弟子所留的元神烙印,凭借着这些元神烙印,元门能够知晓这些精锐弟子的生死状况。

  而这般巨殿,在元门之中也算是守卫森严,整日都有着专门弟子在此▲○处照料,并且观察着这些元神烙印的诸多变化。

  在巨殿的近中央位置,有着三道金色光团漂浮,从那之中散发而出的波动,相当强盛,显然这元神烙印的主人,实力并不弱。

  数名元门弟子,缓步行走于☆殿宇中,查看着那些元神烙印,突然一人驻步,略显疑惑的抬头,望向那三道金色光团,紧接着,一丝骇然之色,突然从其眼中涌起,因为他见到,那三道金色光团上面,竟是出xiàn了细密的裂缝。

  砰!

  而就在这名弟子眼中骇然涌起时,那三道金色光团陡然爆炸而开,同时间,一道弥漫着恐惧的惊惶之声,从中传出。

  “林动,林动...他有...”

  恐惧的声音噶然而止,但那之中的一种绝望般的惊惶,却是让得大殿中那些元门弟子面色瞬间惨白下来。

  “那是霍元师兄三人的元神烙印!”

  “快,快去禀报掌教!”

  安静的大殿。立时变得混乱起来,数名弟子踉跄的转身,然后慌慌张张的冲出大殿。

  而在这几名弟子离去后,一种莫名的慌乱依旧维持在大殿中。剩下的一些元门弟子面面相觑,面容晦暗不定。

  “刚才那元神传音,说的是林动?”

  “哪个林动?难不成是一年前道宗那个家伙?他怎么可能还huó着?”

  “恐怕十有**是那个家伙,天啊,这才一年时间,他怎么可能会是霍元师兄他们的对手?据我所知,霍元师兄他们可是踏入了死玄境啊,这在我们元门。那足以胜任长老的职务了!”

  “......”

  窃窃私语,在大殿中传开,那些元门弟子的眼中,皆是弥漫着震撼与难以置信。谁能想到,一年前那被逼得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离东玄域的青年,不仅还huó着★,而且还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着...

  ...

  “林动,林动。他有...”

  元门深处,一座山巅上,三道人影盘坐,他们周身的空间。略显扭曲,呼吸吞吐间。浩瀚元力滚动,竟是隐○◇带风雷之声。

  而在这元门。能够拥有着这般气息的三人,除了那元门三巨头之外,还能有何人?

  此时,这元门三巨头,正面色略带着许些阴沉的望着面前半空处一道微弱的金光,那恐惧而惊惶的声音,★不断的从中传出来。

  “的确是霍元的声音...看这模样,他的元神,都被尽数的抹除了...”人元子眼皮微垂,淡淡的道。

  “那个叫做林动的小子...果然还huó着啊。”

  地元子缓缓的道,声音中有着疑虑:“呵,一年的时间,便是成长到了这种地步,霍元三人乃是死玄境小成顶峰的强者,他们的体内,更是有着魔种存在,联手之下,死玄境大成的强者都奈何不了他们,那林动...真能办到么?”

  “那个小子,并不简单。”

  中央的天元子缓缓的睁开双眼,深邃的眼瞳中,有着晦色掠过:“霍元三人死了倒不算什么,但他们的体内有着魔种,这若是被人知晓,于我元门而言,恐怕会是相当大的麻烦。”

  “如今这世界中,已是开始有着顶尖强者注意到了异魔...”

  “那我们该怎么办?”人元子眼睛微眯,眼中似是闪过一抹黑芒。

  “启动计划。”天元子略作沉吟,淡淡的道。

  “哦?要提前动手了?那东玄域可真是要热闹了,千年以来,这里可平静得太久了。”地元子轻笑道。

  天元子如婴儿般白皙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一抹温和微笑,只是那笑容,却是弥漫着无尽的寒意。

  “这东玄域的诸强林立之局,理应结束,而我元门,将会是唯一的王,呵呵,当然,我们的脚步,可不止于此。”

  “那林动怎么办?此子若是不除,怕是祸患。”人元子道。

  “华辰已赶往乱魔海,传信于他,在乱魔海,除掉此子。”天元子轻声道。

  “嗯,有华辰出手,那林动应该便是插翅难逃了...”

  天元子淡淡一笑,抬起头来,望向远方天空,一年之前异魔城那番惊天大战,那削瘦青年最后逃离时所留下的怨毒之言,依旧盘旋在其心头。

  “灭门之日...”

  天元子眼中掠过一抹无情的bīng寒与嘲讽,蝼蚁之愿罢了,待你再回东玄域时,你所能见到的,只会是那道宗废墟而已...

  ......

  发生在元门元神殿的事,也是在元门中如同瘟疫般的扩散开来,那个消失了一年多的名字,在元门之中,依旧如同刺一般,让人听着便感到难受。

  虽说元门高层很快的出面封锁消息,但如此一个巨无霸的宗派中,自然会有着不少其他宗派的眼线,因此,这道消息,也是带着一些震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暗中的在东玄域上扩散而开...

  ...

  道宗。

  一座大殿中,应玄子端坐首位,一年时间,这位道宗的掌教却是平添了一些白发,看上去略显沧桑。

  “林动...出xiàn在了乱魔海么...还杀了元门的霍元三人...那三个家伙,据说是死玄境的实力吧,上一届的元门三小王...”

  应玄子手掌放在椅背上,轻轻的磨挲着,然后他看着面前的荒殿殿主尘真,那素来深邃淡然的眼中,此时有着一些明亮的波动。

  在应玄子身后,应笑笑俏然而立,而此时的她,脸◎颊上也是弥漫着一种错愕,半晌后,这才错愕,方才逐渐的衍变成一种激动,那美眸中,甚至因为情绪的波动,出xiàn了点点晶莹水花,一年了,他们总算是知道林动的消息了...

  “嗯,消息不假,是从元门□传出来的,这绝对不是同名之人,林动那小子还huó着,而且看这模样,实力也必定大涨!三名死玄境小成的强者,换作我都对付不了啊。”尘真老脸上满是兴奋,这情绪,已是有好些时候没出xiàn在他的脸庞上。
▲   “这个小子...”

  应玄子轻吐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复杂,最终他喃喃道:“还huó着就好,huó着就好啊...”

  “这消息如今也在道宗内传开,那些小崽子们,xiàn在一个个都激动■◆得跟什么一样,好久没看见他们这样了...”尘真笑道。

  应玄子微微点头,旋即他似是想到什么,神色微黯,看向身旁的应笑笑,道:“欢欢那丫头...还在闭关么?”

  应笑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dégēnshímeyīyàng,hǎojiǔméikànjiàntāmenzhèyàngle...”chénzhēnxiàodào。

  yīngxuánzǐwēiwēidiǎntóu,xuánjítāsìshìxiǎngdàoshíme,shénsèwēiàn,kànxiàngshēnpángdeyīngxiàoxiào,dào:“huānhuānnàyātóu...háizàibìguānme?”

  yīngxiàoxiàoyóuyùleyīxià,diǎndiǎntóu,自从一年前异魔城的事发生后,应欢欢便是回宗闭关,一年内,鲜有出xiàn,即便是应玄子,都很少再看见她,这之中,自然是有着少女在避着他的缘故。

  应玄子叹了一声,旋即有些无力的摆摆手:“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吧。”

  望着应玄子那神色间的疲态,应笑笑鼻尖微酸,旋即轻轻点头,转身出了大殿,然后掠向道宗深处,十数分钟后,方才在一座幽静的深山中落下。

  这座大山,温度极低,一种寒气,□从那深处弥漫出来,令得大山之中的所有树木,都是挂上了bīng屑。

  而在大山的深处,有着一轮清澈湖泊,只不过如今的湖泊,已是被寒气所萦绕,湖面上,也是化为蔚蓝色的坚bīng。

  应笑笑自那bīng湖上落下,美眸抬起,只见得在那湖心处,一道纤细倩影盘坐于bīng莲之上,bīng蓝色的长发倾洒下来,远远看去,犹如bīng之仙女,晶莹剔透。

  应笑笑望着那一年之前娇俏huó泼,而如今却是冷若寒bīng般的少女,神色微黯。

  “姐姐,有什么事么?”bīng莲上的少女,轻轻睁开双眸,原本乌黑如水晶般的眼眸,如今竟然也是尽数的化为bīng蓝色彩,一缕长发自脸颊一侧垂落下来,眉心处愈发清晰的bīng蓝色符文,也是令得她有着一种bīng冷的美感。

  短短一年时间,当初的少女,仿佛是变得成熟与美丽了许多,当年的娇俏,也是逐渐的脱落得颠倒众生。

  只不过,那种美丽中,却是有着一种淡淡的陌生以及仿佛与生俱来的bīng冷。

  应笑笑心中轻叹,旋即展颜一笑,道:“有林动的消息了。”

  在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便是见到,少女一年来都没什么波动的bīng湖般眸子,在此刻,陡然紊乱。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