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黑瞳老人


  ‘怎么了?”见到林动锁定着黑色柱子的目光, 小貉也是略微有些诧异, 开口道。

  "这柱子里面, 乎是有些古怪。”林动轻声道, 旋即他快步上qián, 拳头之上, 雄浑的元力涌动, 最后重重的轰在石柱之上。

  "砰!”

  林动一拳轰在石柱上, 想象中武动乾坤的迸裂并没有出现, 石柱甚至是连动都未曾动弹一下, 见状, 林动也是不由得有些尴尬, 这石柱的坚固程度, 似乎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嗤, 你小子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这种远古宗派的祭坛, 若是如此容易就被破坏的话, 那怎么抵御岁月的侵蚀?”身后的小貂也是开口嗤笑道。

  "那怎么办?”林动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那种波动, 乃是从柱子中传出, 若是不打破柱子的话, 怎能知道其中是什么东西?

  "静下心来, 用心探测, 远古宗派, 讲究诸多机缘, 机缘不够, 任你如何强求, 也是无法得到。”小貂淡淡的道。

  对于小貂这玄之又玄的话语, 林动也是相当无语, 但当下也只能点了点头, 深吸一口气, 努力的让得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 而后, 直接是在黑色柱子面qián盘腿坐下, 双掌贴着冰凉的柱子表面, 一丝丝精神力, 顺着掌心, 缓缓的缠绕上黑色柱子, 想要侵入其中。

  黑色柱子, 冰凉无比, 林动的精神力缭绕在上面, 却是有种遇见龟壳般难以侵入的感觉, 如此尝试将近十来分钟, 却依然是没有取到什么特殊的成效, 这不由得让他的眉头, 紧皱了起来

  "既然都能够感应到其中的波动, 为何却是无法侵入其中……”

  林动眉头紧锁, 脑海之中不断的转动着念头, 半晌后, 就在他不得已的打算开始放弃时, 揉着额头的手指却是陡然一顿, 目光迅速闪动, 最后手掌突然一握, 顿时, 五枚本命灵符, 便是悬浮在了他掌心之上。

  既然本命灵符能够感应到柱子内的动静, 想来这两者间, 应该是有着一些联系……

  五枚本命灵符悬浮在林动掌心之上, 缓缓的盘旋着, 林动也不做迟疑, 伸出手掌, 将那五枚本命灵符, 轻轻的按在了石柱之上。

  "嗡嗡!”

  而随着本命灵符与石柱相接触, 顿时间, 石柱便是颤抖起来, 一道道光波涟漪, 在林动惊喜的目光中迅速的扩散开来, 最后波及整个石柱。

  "有动静了!”望着这一幕, 林动眼中立刻涌上惊喜之色, 一旁的小貉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讶。

  光波涟漪, 越来越浓郁, 到得后来, 武动乾坤竟是在蠕动间, 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漩涡之中, 有着点点吸力散发而出。

  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色漩涡, 林动的面色也是略微有些变化, 略作沉吟, 便是猛的一咬牙, 直接是踏了进去, 这里的任何东西, 都有可能与吞噬祖符有着关系, 他并不想放弃丝毫得到吞噬祖符的机会!

  在林动踏入黑色漩涡时, 小貂也是迅速跟了上去, 一人一招, 径直冲入漩涡, 而后消失不见。

  眼qián的黑暗, 仅仅只是持续了瞬间, 一种光亮便是自林动眼中扩散而来, 出现在他面qián的, ◆是一片辽阔的荒原, 荒原上, 透着无比古老的气息。

  而在林动视野可及处, 有着一根jù大的黑色石柱矗立, 随着接近, 林动也是发现, 在那石柱的顶端, 似乎是有着一道人影盘坐。

  "◇那光”

  林动眼神凝重的望着那道盘坐在石柱顶端的身影, 站在不远处, 他能够看见, 那是一位身着黑色袍服的白发老者, 黑袍白发, 透着一丝丝神秘的气息。

  荒原上, 不知何时有着轻风舞动, 吹起那神秘老者的一头白发, 旋即, 其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

  "轰!”

  就在老者双眼睁开的那一霎, 整片空间, 瞬间归于寂静, 老人的双眼, 武动乾坤没有眼白, 有的, 只是一种宛如黑洞般的深邃黑暗, 一对黑瞳, 仿佛连天地间的光线都是被强行吞噬而进, 甚至, 林动的目光在注视下, 都感觉到泥丸宫内的精神力, 有着飘荡而出的迹象, 当下骇得急忙后退, 惊骇的望着那神秘老人。

  "多少年了, 终于有人来到这里……”

  老人一对黑瞳, 盯着林动, 旋即, 一道充斥着古老味道的声音, 缓缓的在这荒原中响起。

  "晚辈林动, 见过qián辈, 无意闯入此处, 若是惊扰qián辈, 还望包涵!”林动目光闪动, 抱拳恭声道。

  "你是来寻找吞噬祖符的。”

  黑瞳老人苍老的脸庞上, 武动乾坤浮现一抹淡淡笑容, 道:"你的本命灵符, 让我有◆种熟悉的架道, 想来应该是一种拓印吞噬祖符而创造的灵符。”

  "敢间qián辈高姓大名?”林动恭声道。

  "他应该便是上一任吞噬祖符的主人。”小貂站在林动肩膀处, 双眼紧紧的盯着那黑瞳□◆种熟悉的架道, 想来应该是一种拓印吞噬祖符而创造的灵符。”

  "敢间qián辈高姓大名?”林动恭声道。

  "他应该便是上一任吞噬祖符的主zhǒngshúxīdejiàdào, xiǎngláiyīnggāishìyīzhǒngtuòyìntūnshìzǔfúérchuàngzàodelíngfú。”

  "gǎnjiānqiánbèigāoxìngdàmíng?”líndònggōngshēngdào。

  "tāyīnggāibiànshìshàngyīrèntūnshìzǔfúdezhǔrén。”xiǎodiāozhànzàilíndòngjiānbǎngchù, shuāngyǎnjǐnjǐndedīngzhenàhēitóng老人, 道。

  "他还活着?”闻言, 林动面色顿时一变, 这种千古老妖怪若是还活着的话, 谁还敢打吞噬祖符的注意?

  "呵呵, 老夫早便是陨落上万年, 你所见的, 不过只是一道记忆残像而已, 这应该是那鼎鼎大名的天妖招?呵呵, 妖之大陆的霸主一族。”黑瞳老人也是有些讶异的盯着小貉, 笑道。

  "嘿。”小貂怪笑了一声, 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林动看得出来, 这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貂, 似乎对于眼qián这位神秘的黑瞳老人极为的忌惮。

  "吞噬祖符, 老夫能够感应到, 似乎是被人取走了……”黑瞳老人笑了笑, 看向林动, 道:"不过这个世界上, 就算别人能够取走吞噬祖符, 若走进不到这里, 那也永远无法炼化它。”

  闻言, 林动心中也是不由得一动, 旋即拱手道:"请qián辈赐教。”

  "呵呵, 老夫在陨落之qián, 曾在吞噬祖符之中设置过一道封印, 这道封印若是无法破解, 便永远无人能够炼化"吞噬祖符”, 而破解这道封印的唯一之法, 便是在老夫这里。”黑瞳老人淡淡一笑, 他注视着林动, 那等目光, 仿佛是洞穿了后者的灵魂与精神, 在那等目光下, 林动仿佛所有的秘密, 都是暴露在了这位神秘人物面qián。

  "咦?”

  然而, 就在当那位黑瞳老人的目光, 将要扫视到林动手臂时, 一道淡淡的毫芒, 突然缓缓的从其掌心中渗透而出, 在这等毫芒之下, 就连那黑瞳老人的目光, 都是被堵截而去, 当下, 那神秘的黑瞳老人, 便是惊咦了一声。

  林动手掌微握, 那种毫芒, 想来应该是神秘石符所发出, 只是让得他感到有些震撼的是, 这石符竟然如此恐怖, 连这种万年qián的老妖怪, 都是无法洞穿它。

  "呵呵, 没想到你的身上, 还有着诸多的秘密, 不过这心性, 倒也还算过关, 你能来到此处, 便证明与吞噬祖符有缘, 这等天地奇物, 也的确是掩埋世间太久, 或许, 是该到了重见天日之时。”黑瞳老人的声音中, 有着一点讶异, 想来是应该神秘石符的缘故。

  随着黑瞳老人话音一落, 他做盘坐的那一根jù大的黑色石柱, 突然浮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缝, 最后砰的一声, 爆炸而开, 万道黑光射出, 最后在天际交织, 凝聚成一道宛如实质般, 仅有巴掌大小的黑色符文。

  那道黑色符文一出现, 便是缓缓的对着林动◆落去, 后看见状, 急忙伸出双手, 稳稳的将那一道黑色符文接下来。

  黑色符文, 给予林动一种格外冰凉的感觉, 但其上黑芒流动, 犹如具备着灵性一般, 看上去颇为的奇异。

  "若是你寻▲得吞噬祖符, 便以其破解封印, 至于你能否让得吞噬祖符认你为主, 还得看你之机缘, 切记, 祖符乃天地奇物, 拥有守护天地之力, 在你获得它的力量的同时, 随之而来的, 还会有着它的责任, 这些事, 或许以后你会明白……”

  黑瞳老人悬浮天际, 而随着他声音的缓缓落下, 他的身影, 竟也是开始逐渐的变得淡化。

  "多谢qián辈!”

  林动郑重的对着那黑瞳老人弯身行礼, 他知道, 这黑瞳老人的残像已存在了近万载岁月, 如今其任务也算是完成, 总归是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至于老人嘴中所说的所谓贵任, 林动则是有些茫然, 难不成获得了祖符, 就需要来当救世主守护天地?不过现在的他连他自己守护起来都还麻烦, 所以那种高尚无比的事情, 还是尽量的缓缓……

  "你这小子, 狗屎运倒是不错, 竟然能够进入这里, 获得上一任吞噬祖符主人的认可……”小招在一旁笑着道。

  林动也是一笑, 他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本命灵符的缘故, 武动乾坤恐怕他也断然是无法进入到这里, 从而获得那位qián辈所留下的封印破解之法。

  "走, 可以出去了, 此次能够获得这封印破解之法, 倒也不算是白来!”

  林动转身, 迈着步子, 对着远处的那黑色漩涡快步而去, 在其身后, 小貂偏头, 看了一眼那黑瞳老人消失的地方, 而后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