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何谓嚣张


  第三百50章何谓嚣张

  滚下来!

  píng淡的声音, 自林动嘴zhōng传出, 旋即在脱口的那一霎那, 如同怒雷一般, 猛然在天空之上席卷而开, 轰隆隆的在这角斗场上空回荡◆
  dìsānbǎi50zhānghéwèixiāozhāng

  gǔnxiàlái!

  píngdàndeshēngyīn, zìlíndòngzuǐzhōngchuánchū, xuánjízàituōkǒudenàyīshànà, rútóngnùléiyībān, měngránzàitiānkōngzhīshàngxíjuànérkāi, hōnglónglóngdezàizhèjiǎodòuchǎngshàngkōnghuídàng不休。

  满场寂静无声, 甚至连一些宗族的长辈, 都是在此刻目瞪口呆下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 同辈之zhōng, 竟然有人敢如此对林琅天说话!

  以林琅天如今在林氏宗族的地位, 就算是一些长老与其说话, 都得用和善的语气, 谁敢对其大呼小叫?更何况还是在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林动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在这族会上挑衅林琅天的威严, 此人可是号称林氏宗族zhōng最为璀璨■的天之骄子, 莫说同辈, 就算是一些长辈实力都是不及他啊!”

  "是啊, 这林动倒也是太过狂妄了, 虽然看其刚才出手应该有着一些本事, 不过怎么可能比得上林琅天这般天之骄子!”

  "嘿■■的天之骄子, 莫说同辈, 就算是一些长辈实力都是不及他啊!”

  "是啊, 这林动倒也是太过狂妄了, 虽然看其刚才出手应该有着一detiānzhījiāozǐ, mòshuōtóngbèi, jiùsuànshìyīxiēzhǎngbèishílìdōushìbújítāā!”

  "shìā, zhèlíndòngdǎoyěshìtàiguòkuángwàngle, suīránkànqígāngcáichūshǒuyīnggāiyǒuzheyīxiēběnshì, búguòzěnmekěnéngbǐdéshànglínlángtiānzhèbāntiānzhījiāozǐ!”

  "hēi, 这人也不像是鲁莽无脑之辈, 他敢这么说, 必然是有着一些底气, 真是没想到, 这次的族会竟然如此的精彩, 林琅天那林氏宗族第一天才的名头, 终于有人要忍不住的挑战了!”

  "……”

  巍峨庞大的角斗场内, 死一般的寂静在持续了片刻后, 终于是犹如火山一般喷开来, 无数道哗然之声, 汇聚在一起, 可怕的声浪, 即便是整个林城, 都是清晰可闻。

  林动的这句话, 所引来的震动, 实在是太过的凶悍!

  林琅天是何人?

  林氏宗族第一天才, 大炎王朝风云般的人物, 放眼整个大炎王朝, 年轻一辈zhōng, 能够与其匹敌着, 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然而今日, 在这族会之上, 却是有着一位分家之人, 用这般霸道语气, 向林琅天出了挑战!

  这一幕, 似乎已是多年未曾出现, 这也难怪在场的气氛, 会突然间如同火山爆般, 所有人的视线, 仿佛都是炽热了◆起来。

  "什么?动儿竟要挑战林琅天?”

  在那偏僻角落, 林震天, 林啸等人也是被林动这话震得有些目瞪口呆, 虽说他们知道现在的林动似乎有着很强的实力, 但林琅天的威压实在是太过强烈★◆起来。

  "什么?动儿竟要挑战林琅天?”

  在那偏僻角落, 林震天, 林啸等人也是被林动这话震得有些目瞪口呆, 虽说他qǐlái。

  "shíme?dòngérjìngyàotiāozhànlínlángtiān?”

  zàinàpiānpìjiǎoluò, línzhèntiān, línxiàoděngrényěshìbèilíndòngzhèhuàzhèndéyǒuxiēmùdèngkǒudāi, suīshuōtāmenzhīdàoxiànzàidelíndòngsìhūyǒuzhehěnqiángdeshílì, dànlínlángtiāndewēiyāshízàishìtàiguòqiángliè, 就算是他们, 也是很难相信, 在这林氏宗族年轻一辈zhōng, 真的有人能够与这天之骄子媲美!

  "林动这是想要替你洗涮当年耻辱!”林蟒看向林啸, 突然狠狠的拍在后者肩膀上, 大笑道:"你倒是生了个了不得的儿子, 哈哈, 他娘的, 这小子太有魄力了!”

  一旁的林宏与林霞, 也是心情有些激荡, 这般豪气, 当真是无人能敌, 短短两年不见, 他们能够感觉到, 如今的林动, 已是真正的脱胎换骨!

  林啸嘴zhōng有些干涩, 他望着那一道踏空而立的年轻身影, 眼睛却是突然有些红了起来, 双拳紧握, 当年少年离家时所说的话, 犹在耳畔。

  爹受的屈辱, 儿子帮你取回来

  为了这句话, 他能够猜到这两年的时间, 离家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何种的磨练, 想来甚至也是无数次于生死间徘徊。

  "动儿”林啸仰头深吸了一口气, 忍住眼zhōng的一种酸意, 旋即脸庞上也是涌上欣慰之色, 老天终究是待他不薄

  有这个儿子, 一切都是值得。

  在那无数道各种各样的目光交汇下, 林动脚踏虚空, 冰冷的目光望着那坐在金色席位上的身影, 此时的林琅天, 依然是面无表情, 他的手掌, 缓缓的磨挲着桌面, 仿佛是并未听见林动的话语。

  "林动, 休得放肆, 这里乃是林氏宗族族会之地, 哪由得你在这里大呼小叫, 还不退去!”在那金色席位上, 一名坐在林琅天身旁的灰老者, 突然眼神一沉, 冷喝道。

  林琅天在宗族之内地位极高, 以他威信, 很有可能成为下一届的林氏宗族族长, 而这样自然也是让得他衍生了他的势力, 甚至一些长老, 都是有着与其靠拢的迹象, 而眼下这出声之人, 显然也是林氏宗族zhōng一位位高权重的长老, 说话份量不小, 他是向着林琅天的, 自然是见不得林动在这里给林琅天名声抹黑。

  "林琅天, 无胆鼠辈!”林动却是不理会这灰长老, 他的目光, 盯着林琅天, 缓缓的道。

  "大胆!”

  闻言, 那灰老者更是大怒, 一拍桌子, 便欲出手, 不过他刚刚起身, 便是被那居zhōng的紫袍老者挥手阻拦了下来。

  "大长老, 此子太过跋扈, 今日我林氏宗族来了不少客人, 岂容他大呼小叫?”被那紫袍老者阻拦下来, 灰老者不由得有些不愉的道。

  "呵呵, 林狰, 这林动说起来也算我们族人, 看他这般实力, 显然也是天赋极好, 若是胡乱打压, 岂不是寒了分家的心?”紫袍老者笑道。

  见到连这紫袍老者都如此说, 那灰老者眉头不由得一皱, 目光却是看向了坐在紫袍老者身旁的一位黑衣◇老者, 从这些举动, 似乎能够看出, 这林氏宗族内部的各方势力, 也是相当的复杂。

  "再好的天赋, 与琅天相比, 也是不堪一击。”黑衣老人, 目光淡漠的扫了一眼林动, 而后道。

  "●要挑战, 说来也没人会反对, 但若是随便从那里出来的三脚猫都冲出来吼一句, 就得让琅天出面, 那琅天岂不是得忙死?要想挑战, 就该先有着挑战的资格。”

  这黑衣老人的声音, 并没有过于的掩饰,■ 因此也是píngpíng淡淡的传了出去, 被林动收入耳zhōng。"你想要什么资格?”林动双眼微眯的望着这黑衣老者, 冷笑道, 他也是看得出来, 这老东西, 也是站在林琅天那一边的, 这家伙在宗族内☆□部的人脉, 果然不小。

  "登上那最后场地的资格。”

  这次说话的, 是那位连林动都是有些忌惮的紫袍老者, 他微笑着指向那锥形场地最顶峰处的唯一一块场地。

  "林琅天是上一次族●会的冠军, 你若是想要挑战他, 必须先通过其他的族人, 然后抵达那里。”

  "另外, 我得事先提醒你, 这一届我林氏宗族, 有三位最为出类拔萃之人, 第一人林琅天, 而这第二第三人, 虽然略逊林琅天一线, 但也是绝代天才之辈。”

  "而你, 想要走到那最后一道场地, 却是必须通过他二人。”

  "林青, 林木!”

  伴随着紫袍老人一声轻喝, 顿时两道极端雄浑的气息, 猛的自那角斗场zhōng爆而出, 旋即人影闪动, 两道人影, 各自出现在了两片场地上。

  林动的目光, 望向那两道身影, 当下眼神也是微微一凝, 这现身的两人, 年龄看上去似乎比林琅天尚还要大一些, 虽说气息不及后者, 但竟也是达到了半步造化的地步, 而且, 两人似乎已是处于半步造化的顶峰, 只要稍稍一点机缘, 便是能够成功的踏出那一步, 迈入造化境小成, 难怪说是天赋仅逊色于林琅天。

  另外, 最让得林动惊异的是, 这两人的面貌, 竟然一模一样, 显然是同胞兄弟, 两人血脉相连, 甚至连气息, 都是隐隐有着交融的迹象, 他们联手, 就算是造化境小成的强者, 都难有胜率, 由此可见, 这两人实力之强!

  "果然是林青两兄弟, 哼, 那林动倒也是太过狂妄, 真以为林琅天大哥是那么好挑战的么?林青两兄弟马上就要踏入造化境小成, 实力可远远不是刚才林风那种西贝货能够相比的!”

  "等下这林动败在林青大哥他们手zhōng, 看他还有什么脸挑战林琅天大哥!”

  "自取其辱, 分家之人, 也敢挑战宗族!”

  "……”

  那些林氏宗族的子弟, 望着那现身的二人, 眼zhōng顿时涌现大喜之色, 那般模样, 仿佛已是见到林动狼狈认输的样子。

  当然, 也不得不承认, 这林青二人, 放眼同辈zhōng, 的确是林动见过的人zhōng, 仅次于林琅天的存在, 不过

  林琅天抬头, 看了一眼金色席位上的那些宗族长老, 身形一动, 直接是落在那最高的场地之zhōng, 淡淡的道:"不用分两场了, 一起。”

  嚣张, 狂妄!●

  当林动这话传出时, 一些宗族子弟, 顿时眼zhōng涌现怒气, 连连冷笑。

  然而, 就在他们冷笑时, 那站在最高场zhōng的林动, 袖袍轻挥, 又是一道轻飘飘的淡然话语传出。 ★

  dānglíndòngzhèhuàchuánchūshí, yīxiēzōngzúzǐdì, dùnshíyǎnzhōngyǒngxiànnùqì, liánliánlěngxiào。

  ránér, jiùzàitāmenlěngxiàoshí, nàzhànzàizuìgāochǎngzhōngdelíndòng, xiùpáoqīnghuī, yòushìyīdàoqīngpiāopiāodedànránhuàyǔchuánchū。
  "十回合内, 你们尚留在场, 我输!”

  这话一落, 就连那金色席位上的那些长老, 面色都是猛的一变, 此话, 已是无法用嚣张来形容。

  既然你们要资格, 那我就给你们!

  大家今天很给力, 涨了两百三, 为了回报大家, 明天说什么都得再度三更。

  :距前面一位, 仅有一百多票的差距了, 兄弟姐妹们, 大家火力越猛, 我码得就越猛!!

  求!!)R◆o

  【……第三百50章何谓嚣张……】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