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李盘


  阳城依旧是那般的喧哗与热闹, 大街之上来来往往的人流, 让得人明白这座城市所拥有的人气。

  只是, 一些初来乍到的外来者, 却并没有感觉到这段时间中, 阳城那略微有些不太一样的气氛。

  一些清楚原本阳城势力分布的人, 每当抬头望向那城中央最为恢弘的几座高塔时, 眼神都是略微的有些复杂, 原本那里是由凌云wáng朝以及大元wáng朝, 但如今, 这两大阳城曾经最强大的wán■g朝, 却是只能退居而开, 因为那里, 拥有了更为强大的主人。

  魔岩wáng朝。

  一个真正的高级wáng朝, 甚至, 在那些高级wáng朝的行列中, 魔岩wáng朝都是拥有着相当显○赫的名声, 虽说这种名声有时候并不是太好, 不过这yě并不妨碍别人对他们的畏惧, 在这片远古战场, 实力始终都是最重要的。

  以前的阳城, 势力分布颇为的均匀, 即便是凌云wáng朝这两大wáng朝, 别的wáng朝虽然忌, 惮他们一分, 但毕竟不会太过的畏惧, 而那种略显平衡的氛围, yě算是让得很多人比较满意。但是, 这种所谓的平衡氛围, 伴随着魔岩wáng朝的到来, 却是宣告破梨, 当那位踏入涅盘境的强者, 站在高塔之上, 俯览着整个城市时, 他那阴冷而霸道的声音, yě是让得很多人开始感到畏惧

  "唉。”

  一想到如今阳城这种氛围, 一些人便是不免叹了一口气, 隐约间, 有着一些谨慎的窃窃私语, 悄然的传开。

  "铁wáng朝以及大唐wáng朝, 玄云wáng朝的人, 都被魔岩wáng朝给抓起来了, 据说当初那与他们交好的林动, 在此次的雷岩谷中, 得到了远古秘钥, 而其人却失踪了。”

  "魔岩wáng朝手段yě太卑劣了, 竟然想用这种办逼迫林动现身。”

  "那林动yě不是傻子, 魔岩wáng朝实力极为强悍, 就算是一些高级wáng朝都不敢得罪他们, 他单枪匹马的, 难道还敢跟魔岩wáng朝抗衡吗?”

  "是啊, 不过就是倒霉了磨铁等人啊, 以魔岩wáng朝那些家伙的手段, 如果林动不出现, 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他们…"

  "唉, 这阳城yě不安生了, 看来yě得令寻他路了。”

  在一些人暗中窃窃私语时, 那些目光yě是投向城中心那座高塔之下, 此时, 在那高塔前的宽敞广场上, 已是显得分外的吵杂, 广场之外, 人群一圈圈的围绕着, 黑压压的, 看不见尽头。

  而在人群围拢间, yě是有着不少同情的目光看向广场, 在那广场中, 有着一个硕大的铁笼子, 而那铁笼子中, 锁的并不是什么妖兽, 而是一个个双目通红, 满脸怨恨之意的人, 而在最前方, 盘坐着三道人影, 正是磨铁, 唐暄以及刘玄。

  此时的三人, 面色皆是阴沉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那看向外面魔岩wáng朝人马的目光, 血红血红的, 一种根本无化解的怨毒之色, 缠绕在眼中。

  任谁被如同畜生一般的关在这里, 并且任由人观看, 这在他们看来, 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以接受。

  而在铁笼之外, 是一些身着黑衣的魔岩wáng朝人马, 在那广场居中, 有着一道石椅, 一人坐在上面, 目光戏诗而冷漠的望着铁笼之内。

  这道人影并非是陈墓, 而是当初与林动辜抢过天符灵树的那位魔岩wáng朝涅巢强者。

  此人名为李盘, 在魔岩wáng朝之中yě是颇有地位, 而对于当日他竟然在林动手中吃瘪, 这一直被他耿耿于怀, 原本他是想打算等到秘钥到手, 便让林动付出代价, 但却没想到最hòu秘钥竟是落到了林动手中, 而且, 最关键的是, 这家伙得到远古秘钥hòu便是失踪了去, 这倒是让得人极为的窝火。

  不过好在他们yě并非没有手段, 直接是迅速的控制了那些与林动交好的wáng朝,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 那据说是跟林动一起来到阳城的三个家伙, 却是溜了。

  这一个月时间中, 李盘使用诸多手段羞辱着磨铁等人, 妄图将隐藏在暗中的林动逼出来, 但最hòu的结果, 让得他有些沮丧与愤怒, 因为这一个月, 莫说现身, 甚至连影子风声都没看见过半点。

  "我倒是要看看, 你这缩头乌龟能躲到什么时候, 这些人是你的朋友, 你如果不来救, 日hòu你的名声yě将会一文不值, 嘿嘿, 自己独享宝物, 让朋友受难, 这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石椅上, 李盘眼神阴沉, 旋即咧嘴森然一笑, 喃喃道。

  声音落下, 这李盘伸手接过一旁的人递上来的热茶, 这才微眯着双眼, 看向铁笼中的磨铁等人, 笑眯眯的道!”磨铁, 别这么深仇大恨的模样, 你要恨的不是我, 应该是林动那个无胆鼠辈, 你们会有这般结局, 全都是拜他所赐。”

  "狗杂碎, 不要让我逮到机会, 不然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口口的咬下来!"磨铁双眼血红, 他死死的盯着李盘, 却是突然狰狞一笑, 面容扭曲。

  "呵呵。”

  闻言, 李盘却是一笑, 笑声格外的阴冷, 他看了磨铁一眼, 旋即轻声道:"看来这一个月, 还是没能磨掉你们这臭脾气啊, 我是不是看起来太和善了点?”

  在说着话时, 这李盘突然站起身来, 手掌一握, 三柄闪烁着寒芒的匕首出现在其手中, 而hòu唰唰暴射而出。

  "啊啊啊!”

  随着匕首射出, 顿时间三道凄厉的惨叫声便是自铁笼中传出, 只见得磨铁身hòu的三人, 手掌皆是被匕首洞穿, 殷红的鲜血顿时流淌而出。

  磨铁眼角抽搐着, 拳头死死的握着, 听得那刺耳的惨叫声, 他眼眶欲裂。

  广场外, 一片沉默, 不少人眼中都是有着怒火在涌动, 想来是被这李盘的阴狠所激怒, 但怒归怒, 可在一想到魔岩wáng朝的可怕时, 他们紧握的拳头, yě只能缓缓的松开。

  在广场的一围, 柳元面色铁青的望着这一幕, 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而就在他忍不住的要出口说什么时, 一旁的凌云突然将其抓住, 冲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别犯傻了, 没用的”凌云声音低沉无力, 魔岩wáng朝太强横了, 他们根本没办抵抗。

  "等今日hòu, 我便带人离开阳城, 我要冲击涅盘境!"柳元身体微微颤抖, 片刻hòu, 终于是垂下眼帘, 声音嘶哑的道。

  眼前的这幕, 让得他彻底的明白了这远古战场的则, 他们其实表现得与林动yě颇为的亲近, 想来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人都算是准涅盘的强者, 恐怕现在那铁笼子中, 还有着他们的身影。

  凌云默然, 心中yě是点了点头, 只有真正的踏入了涅巢境, 才能够在这远古战场中拥有着说话的权到, 否则, 今天所见的一幕, 难免日hòu不会成为他们的前车之鉴"

  广场上, 李盘阴翳的目光环视着周围, 而凡是与他目光接触的人, 都是有些畏惧的移了开去, 这种感觉, 让得他脸庞上不由得浮现一抹病态般的笑容,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磨铁, 我的耐心已经被消耗殆尽, 从明天开始, 每一天, 我杀一人, 直到林动现身为止, 所以你们现在便祈祷那林动不会继续做缩头乌龟, 不然的话, 这铁笼子, 就是你们最hòu的归宿。”李盘淡笑道。

  "李盘, 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畜生, 林动不会出现的, 不过等他真正出现的时候, 相信我, 你的下场, 会比我们凄惨百倍!”

  磨铁原本脸庞上的扭曲竟是变得诡异的平静平来, 他盯着李盘, 语气平缓, 但却是有着一种让人心悸的阴寒。

  李盘脸庞上的淡笑缓缓的凝固, 他看着磨铁, 呵呵一笑, 但那眼中逐渐攀爬上来的阴冷杀意, 却是让得人明白了他心中的怒火。

  "既然你这么嘴硬, 那我所说, 就从合天开始。

  李盘轻笑道, 而hòu他手掌一握, 雄浑的元力直接是在其手中凝聚成一根锋lì无比的长矛, 手臂猛然一抖, 长矛撕裂空气, 带着刺耳的呜鸣之声, 快ruò闪电般的对着铁笼子之中的磨铁暴射而去!

 ▲ 长矛速度快得让人感到心寒, 而且其上面所弥漫的波动, yě是足以让得连柳元这种准湿盘强者都是感到心头震动, 当即都是明白过来, 这李盘, 是想杀了磨饮,

  "杂碎, 你等着!”

  然▲ zhǎngmáosùdùkuàidéràngréngǎndàoxīnhán, érqiěqíshàngmiànsuǒmímàndebōdòng, yěshìzúyǐràngdéliánliǔyuánzhèzhǒngzhǔnshīpánqiángzhědōushìgǎndàoxīntóuzhèndòng, dāngjídōushìmíngbáiguòlái, zhèlǐpán, shìxiǎngshālemóyǐn,

  "zásuì, nǐděngzhe!”

  rán而, 那磨铁此时却是狰狞的笑起来, 眼中竟是没有丝毫的恐惧。

  "咻!”

  长矛射进铁笼, 下一霎那, 直接走出现在了磨铁面前, 尖锐的劲风, 在其脸庞上刮出一道血痕, 可就在所有人以为鲜血即将喷洒时, 那一道极为强大的长矛, 却是极端诡异的缓缓凝固了下来

  长矛凭空凝固, 仿佛是有着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将其抓住, 然hòu砰的一声, 彻底捏爆而去。

  原本闭目等死的磨铁, 此时的双眼猛然睁开, 然hòu他便是见到, 在那铁笼之外, 一道鬼魅般的熟悉身影, 在那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 缓缓的浮现而出。

  求月票, 拜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