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妖灵烙印的动静


  夜色,笼罩着大地,清凉的月光从天际倾洒而下,透过遥远天空上那巨大的护宗大阵,犹如薄纱,覆盖zài道宗那诸多山脉之上。



  一处幽静房中,一道年轻身影静静盘坐,zài其双手间,不断的zài结着一个相当古怪的印法,而伴随着他印法的结动,隐隐间,似是有着一道相当奇特的波动,悄然的自其印法之间暴射而出。



  呼。



  林动的印法,仅仅只是结动了三次,然后他便是揉着额头停了下来,这‘‘静止之牌”的那种静止之力,消耗实zài是有点可怕,以他四印天符师的能力,接连催动三次便是有些力竭,真不知道那传说之中的‘‘静止神牌,”若是催动起来,又将会是一种何等逆天的消耗?



  那种神物,寻常强者恐怕一催动,便是得瞬间烟消云散吧。



  ‘‘看来得想办法提升精神力修为了..”。



  林动若有所思,如今他的元力,已是踏入六元涅盘境,但精神力却还停留zài四印符师的程度,这之间,有着不少厚此薄彼的原因,看来日后,林动也要将更多的心神,放zài精神力上面才行。



  嗡。



  林动的念头落下,便是准备闭目修炼,蕴养精神力,然而,他的体内,却是zài此刻突然传出一道细微的波动,接着,一道金光zài他那错愕的目光中从其体内飞出,最后金光zài他面前蔓延,化为了一道金色的虚影。



  ‘‘小貂?”



  望着这道金色虚影,林动顿时愣了下来,因为这影子,正是小貂的模yàng,而这金光,则是当初小貂zài离开时,留给他的一道妖灵烙印,不过这么久以来,这妖灵烙印却是没半点动静,搞得◆林动都差点将它给忘记掉。



  ‘‘喂,zài道宗过得怎么yàng啊?没被人欺负吧?”



  小貂的身影,相当的模糊,那张俊美如妖般的脸庞,戏谑的将林动给盯着,那熟悉的声音,也●●是传了出来。



  ‘‘你终于舍得联系我了啊”林动没好气的白了这家伙一眼,自从当日带着小炎离开后,他可就再没收到过两人的消息。



  ‘‘嘿嘿,这还不是为了给小炎寻找提升实力的■shìchuánlechūlái。



  ‘‘nǐzhōngyúshědéliánxìwǒleā”líndòngméihǎoqìdebáilezhèjiāhuǒyīyǎn,zìcóngdāngrìdàizhexiǎoyánlíkāihòu,tākějiùzàiméishōudàoguòliǎngréndexiāoxī。



  ‘‘hēihēi,zhèháibúshìwéilegěixiǎoyánxúnzhǎotíshēngshílìde机会么,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看yàng子你zài道宗倒是混得挺不错的亦”小貂笑道。



  ‘‘还行。”林动笑了笑,然后突然瞟了眼前的虚影一眼,道:‘‘你这次动用妖灵烙印,不会是专程来说这些废话的吧?”



  小貂嘿嘿一笑,但旋即他那俊美的脸庞便是浮现了一抹阴翳,道:‘‘小炎被打伤了。”



  林动脸庞上的笑容,一丝丝的收敛,眼瞳之中,一抹阴沉如雷云般的涌上来:‘‘怎么回事?”



  ‘‘我前几日正好外出了一趟,那家伙闯进了一处地方,发现了一些好东西,不过却被镇守zài那里的强者打伤,不过他体质很强,这两天伤势算是恢复了许多。”小貂狭长的双目中,隐隐有着寒芒涌动着。



  ‘‘你打算怎么办?”林动双目微眯,淡淡的道。



  ‘‘嘿,还能怎么办?小炎可不能被白打。”小貂怪笑道。



  ‘‘你解决不了?”林动轻声道,若是小貂能够轻松解决这些问题的话,想来是不会来找他,按照他的性子,恐怕早便是直接杀了上去。



  ‘‘虽然这些时间我实力zài不断的恢复着,不过依然还没恢复到巅峰时期,另外,这次的对手也算难缠,他们有着天然地xíng之力,而且还有我殊的手段,我尝试过,但效果不大。”小貂沉吟道。



  ‘‘那要我过去?”林动道,如今的他,也不再是那个刚刚进入道宗的新人弟子了,足以媲美九元涅盘境的实力,也是令得他拥有着闯苏东玄域的本钱。



  ‘‘嗯。”



  小貂倒没娇作,点点头,而后道:‘‘小炎发现的那东西,对你好处也是极大,嘿嘿,肥水不落外人田。”



  话音一落,小貂顿了顿,又是怪笑道:‘‘当然,你若是过来的话,最好能够带yàng东西来,只有那东西,方才能破那些家伙的特殊手段。”



  ‘‘什么东西?”林动愣了愣。



  ‘‘道宗天殿,有一件纯元之宝,名为‘‘天凰琴,”你若是能够将这东西借过来,我便是能够破了那些家伏的特殊手段。”



  ‘‘纯元之宝...天凰琴”



  林动听得此话,顿时一头黑线’有此无奈的道!‘‘纯无之宝可不是寻常东西,zài超级宗派之中都是重宝,怎么可能会让我一个弟子轻易借走?”



  ‘‘唉,你尽力试试,若实zài不行,我再想其他的刃、法,你若是能顺利借得‘‘天凰琴”的话,那就赶来万兽山脉,到了那里,你凭借着妖灵烙印,便能感应到我们的方向。”小貂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



  林动头疼的点了点头,然后面前的金光虚影便是一阵波动,最后消散不见。



  ‘‘天凰光”



  望着金井消散的地方,林动手掌却是忍不住的揉着眉心,纯元之宝可不比什么天阶灵宝,他去跟谁说?天殿殿主齐雷?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挥挥手把他直接打发出去,万一你到时候把天凰琴搞丢了,那他们天殿不是亏大发了,这种宝贝,算是各殿持有,就连应玄子一般都不会插手...



  ‘‘看来.只能去找应欢欢了。”



  林动想来想去,发现这件事咋一能找的人,似乎便只有最为熟悉的应欢欢了,只不过那妮子前些时间因为来荒殿没见到他人的缘故,倒是大小姐脾气发作,已经好几天没出现zài他眼前,想来是有点生气的缘故,也不知道现zài去找她帮忙会不会被白眼丢死?



  不过既然小貂说得这么郑重,那看来此次的对手也算是有些麻烦,所以即便是顶着被应欢欢白眼丢死的压力,也得硬着头皮去找她试试了...



  因为抱着这种想法,所以当等二天林动出现zài应欢欢面前时,那面色还是相当的有点不太自然。



  而望着面前这幅模yàng的林动,应欢欢一张小脸却是板着,zài周围还有着不少天殿的弟子来来往往,目光略显玩味的将这道宗中声望极高的两人给看着。



  ‘‘怎么?大忙人总算是忙完了啊?”应欢欢大眼睛斜瞥了林动一眼,淡淡的道。



  林动干咳了一声,心想这小姑奶奶哪来的这么大火气,但转念又想到现zài有求于人,只能道:‘‘之前不是zài休养么,你看我被王阎师兄伤成那yàng你看现zài伤一好,不就来找你了么。”



  最后一句话说完,林动觉得自己的脸色有点发青,想来是头一次这么虚假的跟女孩子说话,但想到小貂的嘱托,他也只能咬牙忍忍了...



  应欢欢倒是因为林动这话脸红了一下,旋即少女直接毫不客气的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以后跟女孩子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把不情愿表现得这么清楚?想找我的人多海里去了,又不差你。”



  听得应欢欢的戏谑嘲笑,就算是以林动的脸皮之厚,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发红,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这么嘲笑,真是.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应欢欢望着林动那变幻不定的脸色,大眼睛中这才掠过一抹狡黠之色,她知道眼前这个如今zài道宗声望如日中天的家伙,心中的大男人自尊心恐怕已到了澎湃的边缘,所以当即话音一转,道。



  听得这话,林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显然,这古灵精怪的应欢欢已经看出了这次他主动找她是有着目的性的,而先前那模yàng,感情是故意的...



  林动视线zài四周看了看,然后上前一步,与应欢欢靠近着,然后他便是能够嗅到身前少女身上传来的一股幽香味道。



  ‘‘想找你帮个忙,看能不能帮我借个东西。”

  ‘‘什么东西?”应欢欢有些疑惑,浅眉微蹙。



  zài少女那仿佛有着波光涌动的明媚大眼睛注视下,林动苦笑一声,终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能不能把你们天□殿的那天凰琴借我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