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曹铸


  第一百三十三章曹铸

  望着林dòng脸庞看似灿烂的笑容,那白衣男子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寒芒,他紧紧的盯着林dòng,吐出两个冰冷的字音:“垃圾”

  随着他这两字的脱口,场中的气氛◆■瞬间变得紧绷了许多,谁都知道,今日的事,恐怕是无法善了。

  走廊上,紫月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是没想到林dòng竟然这么有个性,先前竟然是直接转身就走,她丝毫不怀疑,若不是那家伙最后来了这么●一句话,林dòng会甩都不甩她的掉头离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着什么本钱,值得老师如此看重…”紫月盯着场中那道身影,喃喃自语,虽说先前略作交手,让得她明白林dòng有着一些本事,不过她却是并不信岩大师所说的她不如他。

  身为炎城符师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紫月有着这般的自信,如今的她已是处于二印符师巅峰,甚至距三印,都是仅有着一步之遥,这种成就,放眼同辈中,已是堪称翘楚。

  虽然她听说过林dòng打败魏通的事,但在紫月看来,那最大的功劳,应该是林dòng的本身元力实力,对于林dòng能够在这种年龄踏入小元丹jìng,她的确是有些惊讶,不过也仅止于此,因为不管多强横的元力,到了符师tǎ之中都是无yòng,在那里,只有着强悍的精神力,才能够成为最大的庇护。

  而符师间的交手,也大多都是精神力的比拼,所以只要林dòng和那白衣男子一交手,紫月便是能够看出他的底线。

  场中,林dòng望着那冷笑中的白衣男子,他看得出来,此人似乎是在故意的挑衅着炎城的符师。

  “你是想当前锋摸一下炎城符师的底?”

  听得林dòng这句笑语,那白衣男子眼睛却是微微一眯,但却并未对此做回答,冷笑道:“小子,少唧唧歪歪废话多,不敢打就滚一边去,让你们这边拿得出手的人出来。”

  嘴上冷笑着,白衣男子心中却是有些惊意,他虽然性格狂傲,但毕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人家的地盘这么嚣张,而之所以会如此,也正是如同林dòng所说,他是奉命来探一下今年炎城年轻一辈的符师中,究竟有些什么本事。

  “既然这样…那便dòng手吧。”林dòng一笑,■然后便是踏前两步,淡淡的道。

  “哼,小子,我是天火城符师会曹铸,你可要好好的记住这个名字了”

  白衣男子冷笑出声,不过此人显然也是狡诈之徒,就在他声音尚还未完全落下时,数道寒芒便是陡▲然自其袖中暴射而出,闪电般的射向林dòng。

  “叮叮”

  面对着曹铸的突然袭击,林dòng却是纹丝不dòng,屈指轻弹,数道黑芒同样是自袖间射出,轻易的将曹铸的攻击阻拦了下来。
▲   而在阻拦下曹铸的攻击后,旁人这才发现,那寒芒乃是三柄锋利的短剑,短剑通体雪白,甚至是有着一股股寒气渗透而出,而且,在林dòng的碎元梭与那短剑相碰时,他惊异的发现,他覆在碎元梭之上的精神力,都是○●被那种寒气刺得有些生疼。

  “冰玄铁。”

  林dòng瞥了一眼那三柄雪白,而且布满着锋利锯齿的短剑,倒是将其认了出来,冰玄铁,一种特殊的稀有金属,生于极寒之地,天生带着一种惊人寒气,就◇算是精神力,都会被其寒气所伤。

  林dòng有些没料到,这曹铸竟然还有着这等宝贝,难怪敢在此处嚣张。

  不过虽说林dòng吃了那寒气一点小亏,可曹铸心中更是大惊,在撞击的霎那,他惊愕的发现,他所覆在冰玄剑之上的精神力,竟然都是差点被zhèn散而去,显然,前者的精神力,比他还强

  “这炎城年轻一辈中,什么时候又是出现了这么个厉害角色?”曹铸在心中喃喃了一声,旋即眼中寒芒更甚,■那三柄冰玄剑顿时舞dòng起来,化为道道带着浓郁寒气的剑影,刁钻的射向林dòng。

  看这模样,似乎这曹铸,颇为擅长以精神力控物攻击,那刁钻的轨迹,再加上剑身之上附加的寒气,就算是寻常的小元丹☆■那三柄冰玄剑顿时舞dòng起来,化为道道带着浓郁寒气的剑影,刁钻的射向林dòng。

  看这模nàsānbǐngbīngxuánjiàndùnshíwǔdòngqǐlái,huàwéidàodàodàizhenóngyùhánqìdejiànyǐng,diāozuàndeshèxiànglíndòng。

  kànzhèmóyàng,sìhūzhècáozhù,pōwéishànzhǎngyǐjīngshénlìkòngwùgōngjī,nàdiāozuàndeguǐjì,zàijiāshàngjiànshēnzhīshàngfùjiādehánqì,jiùsuànshìxúnchángdexiǎoyuándānjìng强者遇见了,怕都是有些棘手。

  不过,这对于林dòng来说,却并不具备半点的威胁,手掌一抬,十道碎元梭便是暴射而出,叮叮当当的将曹铸三柄冰玄剑阻拦得近不了他周身数丈。

  比起对■精神力的操控程度,这曹铸显然是无法跟林dòng相比,虽说仗着冰玄剑寒气的厉害,但却依然无法突破十道看似微小的碎元梭的防御。

  “咻”

  在使yòng碎元梭将对方的冰玄剑拦住时,林dòn▲g也是冲着那曹铸一笑,脚掌一踏地面,身形便是如箭一般掠向后者,与此同时,雄浑的元力波dòng,也是从其体内散发而出。

  见到林dòng冲来,那曹铸也是一惊,身形急忙飘退,旋即一道精神冲击波迅速从其泥丸宫内暴涌而出,狠狠的撞向林dòng。

  感受着那飞速涌来的精神波,林dòng目光却是一闪,并没有闪避,反而是探出手掌, 一枚本命灵符在其微妙的控制下,出现在掌心皮层之下,紧接着,那本命灵符便是再度蠕dòng,化为一个灵符漩涡。

  “嗤嗤”

  林dòng的手掌,直接是一把抓在那精神冲击波之上,但让得曹铸zhèn惊的是,那一道冲击波,不仅未能对林dòng造成什么伤势,反而是在后者抓上去的那一霎,凭空消散。

  在曹铸为此zhèn惊时,林dòng心中却是涌上一股喜意,因为他发现,那一道精神冲击波,竟然是直接被隐藏在掌心的灵符漩涡尽数吞噬

  “好霸道的灵符,竟然连别人的精神攻击,都是能够吞噬,并且化为己yòng”

  在惊喜的同时,林dòng也是有些感到zhèn撼,如此霸道的本命灵符,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不由得让得他有些怀疑,他这神秘的本命符印,◆真的只是灵符么?

  心中的zhèn撼,并未持续多久,林dòng便是将其压抑而下,抬起头,望着那一脸zhèn惊的曹铸,他不由得冷笑一声,身形一dòng,出现在了后者面前,隐藏着灵符漩涡的右掌,一☆把就是对着曹铸脑袋抓了过去。

  见到林dòng大手抓来,那曹铸也是急忙后退,一股股元力波dòng从其体内散发而出,不过比精神理他不是林dòng的对手,比元力的话,就更加不可能了,因此他还没退出几步,林dòng便是如鬼魅般的出现在身后,手掌也是搭在了他的脑袋。

  就在林dòng手掌搭上曹铸脑袋时,后者的身体便是剧烈的抽搐起来,眼中涌上浓浓的骇然之色,他惊恐的发现,他泥丸宫之内的两枚本命符印,居然是在此刻颤抖起来,一股股的精神力,竟是不受控制般的流出,最后尽数被吸进了林dòng掌心之中。

  “噗嗤”

  这诡异的一幕,简直就是将曹铸骇得亡魂皆冒,当下什么也顾不得,强行转头,一口血箭,便是带起腥味,暴射向林dòng喉咙。

  这一口血箭之中,蕴含着极强的元力波dòng,显然是这家伙的拼命之举,而此招,也的确是将林dòngzhèn得身形颤了颤,而那曹铸才借着这短暂的瞬间,逃离出了林dòng手掌。

  “咻咻”

  就在曹铸逃离时,林dòng眉头也是一皱,心神一dòng,雄浑的精神力便是在面前凝聚成十枚“化神针”,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面色煞白的曹铸周身,锋利的针尖,闪烁着淡淡的寒芒。

  “停,我认输,我认输”

  望着悬浮在周身的那些精神长针,曹铸身体也是僵硬了下来,不过他也是光棍,这短短数分钟的交手,他就已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原本的利器冰玄剑,更是直接被对方轻易的锁住,dòng弹不得,所以,为了不受皮肉之苦,他也直接是立刻罢手,高声喊道。

  “嘘”

  见到这家伙认输,周围的那些炎城符师也是发出一阵嘘声,不◇少人更是为了报刚才羞辱之仇,冷嘲热讽的话一股脑的砸向曹铸,将他气得面色铁青,但在周身那些还未散去的化神针威胁间,连嘴巴都不敢张一下。

  走廊上,紫月也是因为这一幕惊了惊,说实话,这场战斗,在她◎看来,颇有些莫名其妙,曹铸不管怎么说,都是二印符师,林dòng即便能胜他,也断然不会如此轻松。

  而按照常理来说,也的确如此,若是林dòng使yòng正常手段,或许还得纠缠一阵才能将其击溃,但■谁都未曾料到,林dòng那诡异的“灵符漩涡”,在那短短的时间中,就将曹铸泥丸宫之内的精神力吸走了大半,这样一来,还让曹铸如何打?

  林dòng笑眯眯的瞥了曹铸一眼,并没有立刻散去那些“化神针”▲,而是对着半空一招手,不仅是将十道碎元梭收回,而且还强行把那三柄冰玄剑也是收入了手中。

  见到林dòng竟然收走了“冰玄剑”,那曹铸脸皮都是抖dòng了起来。

  “这就当做彩头吧,多谢了。”

  林dòng笑了笑,也不理会曹铸喷火的目光,反手便是将其收入乾坤袋中,对着后者拱了拱手,然后目光一抬,淡淡的瞥了一眼走廊上的紫月,也懒得再说什么,转身便是在一干炎城符师敬畏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周初,求推荐票,请大家看完更新后,能够投上一张,麻烦大家了拜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