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林尘


  第一百五十七章lín尘

  “好强的精神力”

  lín枫的面色,布满着惊骇欲绝之色,他体内的元力已是尽数催dòng起来,但那压迫在身体之上的精神威压,却依然是宛如山岳一般,纹丝◎不dòng,甚至,连他喘一口气,都是感到极为的困难。

  “怎么可能一个分家的小子,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

  面色惊骇,lín枫的心中也满是不可置信,虽说在lín氏宗族年轻一辈中,他算不得什么顶尖之人,但也绝对不是庸人之辈,可眼前的事实却是告诉他,面前这位看上去比他还要年轻的少年,实力却是超过了他数筹

  一旁的那lín强二人,望着那几乎是跪在líndòng面前的lín枫,心中无疑也是泛起了惊涛骇浪,不过悬在脖子上面的锋利长剑,却是让得他们不敢有丝毫的dòng弹。

  líndòng面色漠然的望着那死死抵抗着精神威压,想要站起身来的lín枫,突然脚步轻轻跨出。

  “嘭”

  随着líndòng一步跨出,那股压在lín枫身体之上的精神威压再度变强,后者当下面色便是涌上惨白之色,整个身体,都是直接被生生的压趴在了地面上,那般模样,极端的狼狈。

  “混账东西”

  地面上的泥土沾在脸庞上,lín枫脸色几乎是在瞬间涨紫起来,丹田内,雄浑的元力疯狂的喷涌而出,而也就是在此时,压在他身体上的精神威压,却是突然凭空消散而去,那种一击不中的感觉,让得lín枫郁闷到吐血。

  “咳...”

  精神威压散去,lín枫激烈的咳嗽起来,líndòng漠然的瞥了他一眼,手掌一招,那悬在lín强二人脖子处的冰玄剑便是掠回。

  “你们对我教导武学,很有意见?”líndòng偏过头,看向lín强等人,淡淡的道。

  “咕噜。”

  被líndòng目光注视着,lín强二人浑身寒毛都是倒竖了起来,他们惊惧的看了líndòng一眼,急忙摇头,连达到小元丹境的lín枫都是被líndòng压得毫无还手之力,若是líndòng要对付他们,连手都不需要dòng,恐怕他们就是得跪在地上dòng弹不得。

  “他娘的,这分家怎么出了这么个怪物,他这实力,恐怕都只有让lín陨大哥才能够收拾了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一抹震惊之意。

  “几位若是无事的话,便先请离去吧。”

  líndòng看了看面色极端难看从地面上爬起来的lín枫,随意的说了一声,然后便是走回广场,淡淡的声音传开:“继续修炼。”

  “是”

  听到líndòng的话,所有lín家小辈都是亢奋的整齐应喝道,看向前者的目光,愈发的狂热,lín氏宗族,这在他们心中,一直都是格外强大的存在,然而今天,líndòng用事实告诉了他们,所谓宗族,也并非是不可战胜。

  “lín枫哥”

  见到líndòng转身而去,lín强二人这才敢过来扶住lín枫,面色有xiē苦涩,本来他们是想四处转转,在这xiē他们认为没多少见识的分家小辈面前显显威风,但没想到,威风没显成,脸倒是丢了不少。

  lín枫面色青白jiāo替,狠狠的甩开lín强等人,目光阴狠的盯着líndòng的背影,然后便是转身而去。

  “走,找lín尘大哥。”

  听到lín枫那阴冷低沉的声音,lín强几人眼中顿时涌现大喜之色,急忙跟了上去。

  líndòng坐在训练场中,目光瞟了一眼lín枫等人远去的背影,眉头再度微微皱起,对于这xiēlín氏宗族的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虽说都是姓lín,但双方的血缘关系,恐怕都已经淡到近乎没有。

  “此次lín氏宗族也是为了古墓府而来,不知道究竟派出了多少强者...”

  líndòng若有所思,看来古墓府的诱惑力的确不小,连lín氏宗族这等势力,都是被吸引了过来,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想要自其中捞取好处的机会,又是要变小一xiē了。

  有xiē无奈的轻叹了一声,líndòng甩了甩头,将此事暂时的按在心中,此次就算是为了解决青檀的煞气噬体之苦,他也是得去一趟古墓府,至于那极为珍稀,足以引发大战的菩提心,那就得看运气了。

  反正以líndòng本身的实力,再加上小貂相助,只要不是遇见踏入化形境的强者,应该都是能够应付。

  在líndòng收回心思,继续指导着众人修炼武学后约莫半个小时,一道倩影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lín霞姐,怎么了?”望着那跑来的倩影,líndòng一笑,道。

  “爷爷让你去大厅一趟。”lín霞拍着胸口喘了几口气,然后突然道:“你是不是把那几个从lín氏宗族来的家伙收拾了?”

  “怎么?他们去告状了?”líndòng随意的笑道。

  “告状倒没有,不过倒是有点像搬救兵的样子。”lín霞掩嘴轻笑,旋即脸颊正色了一点,道:“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lín氏宗族来了不少人,大部分是年轻一辈,以你的实力,类似那lín枫等人,倒是不用在意,不过这次之中,有两人,你得小心一点。”

  “哦?”

  “那两人一男一女,我听爹说,这两人即便是在lín氏宗族内,都算得上是佼佼者,男的叫lín尘,女的叫做lín可儿。”lín霞郑重的道。

  “嗯。”

  líndòng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径直对着客厅所在的方向走去,lín霞连忙跟上,而见到他们两人跑了,训练场上其他那xiē小辈也是停下了修炼,直觉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会有xiē火暴,当下在对视一眼后,竟全部都是放下修炼,悄悄的跟了上去。

  当líndòng赶到客厅时,正好听见其中传来的一xiē笑谈声,旋即他便是踏门而入,目光在客厅内一扫。

  客厅中,有着不少人,除了lín震天,lín啸等人外,那先前被狼狈撵走的lín枫等人也是站于其中,而他们在见到líndòng进来时,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冷笑之色。

  líndòng的目光只是扫了lín枫几人一眼,然后便是顿在了他们身前座位上的两人,这两人一男一女,男子看上去约莫二十四五,身材高壮,模样也是略显英俊,一身华衣,但是显得气质不凡。

  女子身着白色衣裙,容貌清丽dòng人,最让得人惊异的,此女的双眼,竟生有一对重瞳,重瞳边缘,蓝光流溢,看上去极为的妖异。

  场中的年轻一辈中,只有着这两人,让得líndòng心头微微一凛。

  在líndòng观测着这两人时,后者两人同样是将目光投射在他的身体上,那男子微微挑眉,嘴角挂着一抹不知意味的笑容,而那白衣女子,美目中则是闪过一抹轻微的讶异之色。

  “这两人应该便是lín霞姐所说的lín尘与lín可儿了...”

  líndòng心中闪过这道念头,而后便是走进客厅,对着首位上的lín震天恭敬的行了一礼。

  “呵呵,dòng儿啊,这位是此次lín氏宗族的领队,说起来,你还得叫一声涛老先生。”见到líndòng进来,lín震天也是指着身旁的一位灰衣老者,笑着道。

  “小子见过涛老先生。”

  líndòng看了一眼那位灰衣老者,眼神微微一凛,这位涛老先生的实力,恐怕都是已达到了元丹境大圆满的层次,这lín氏宗族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光是一个领队,便是拥有着这般实力。

  “呵呵,果然是一表人才,看来两年后的族会,你的心愿也是能够完成了啊。”那位涛老先生看了看líndòng,笑着道。

  “涛老,族会可不是看人是否长得好看就能通过的哦。”听到涛老先生这话,那位坐在白衣女子身旁的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闻言,那涛老先生似也是有点尴尬,无奈的瞪了那位男子一眼,然后目光转向lín震天,道:“老友,这次前往古墓府,你便是想让我将líndòng也带上么?”

  “嗯,líndòng是颗好苗子,经历磨练,对他有着好处,这一次,还望你能够多多照料。”lín震天恳切的道。

  涛老先生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也罢,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会尽全力照顾一下他的安全。”

  “多谢老友。”见到他点头答应,lín震天顿时大喜,却是全然没看见líndòng郁闷的目光。

  “等等”

  lín震天的道谢声刚刚传出,突然一道声音又是不合时宜的响起,那涛老先生眉头微皱,看向那为开口的男子,无奈的道:“lín尘,你又怎么了?”

  “涛老,此次古墓府之行,可是相当的重要,随意加人的话,万一到时候成了拖累,等回去后长老们问起,这可如何jiāo代?”lín尘笑笑,道。

  “呵呵,这个还请放心,以líndòng的实力,倒还不至于拖后腿。”lín震天忙笑道。

  “唔,lín震天老...先生,这xiē事,光用嘴说,可是没什么用的哦,想要跟着去捡点便宜,总归也是得拿点本事出来。”

  lín尘头,对着líndòng扬了扬下巴,笑吟吟的道:“你说是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其他人也是明白了过来,这lín陨,显然是有xiē挑衅的意思,而在其身后,那lín枫四人,也是目露嘲讽之色,而lín震天等人,也是面色有点☆难看。

  “你”

  lín霞看不惯这家伙的跋扈态度,当下柳眉便是一竖,那客厅之外早已围过来的lín家小辈,更是满脸怒气。

  “你想如何?”

  身为当事人的líndòng▲,倒是显得颇为平静。

  “与我jiāo手一场,挡得下我十回合,我便你这个资格。”lín尘站起身来,淡淡的道。

  líndòng转身,径直对着客厅之外走去。

  “你若胜我,此事,只字不提”

  (四更到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不知这份努力,可否换来一张月票支持?

  兄弟姐妹们,请告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