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腾儡


  第两百六十三章腾儡

  随着阴傀宗人马的到来,在他们附近,也是迅速哗啦啦的空出一个大圈子,作为大荒郡之中顶尖般的势力,再加上yǒu着地头蛇的地利,可没yǒu什么强者与势力会想与他们在这大荒古碑之前yǒu所冲突。

  林dòng的目光,在阴傀宗那批人马身上扫了扫,然后他便是发现,除了那血衣男子之外,那群人马中,竟然还yǒu着两名实力达到了造气境小成的强者,dāng下不免yǒu些惊讶,这阴傀宗能够成为大荒郡顶尖般的势力,那实力,倒还真是不弱。

  dāng然,两名造气境小成,这对于现在的林dòng来说,倒算不得太过强烈的威胁,在这批阴傀宗的人马中,让得林dòng绝对最危险的,莫过于那血衣男子,后者的精神力,极其的嗜血与暴戾,如同一头野兽。

  林dòng的目光,在略作扫视后,便是收了回来,缩了缩身体,将自己隐于人群之中,虽说他并不惧阴傀宗,但眼下大荒古碑的封印即将减弱,若是被纠缠上的话,倒也是yǒu些小麻烦。

  阴傀宗的人马,直接占据着一个不错的位置,对于周围那些一道道畏惧与忌惮的目光,他们倒是相dāng的享受,唯yǒu着中央的那位血衣男子,面无表情,目光静静的盯着遥远处的大荒古碑。

  这般注视,持续了一会,突然这位血衣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精神力也是发出了一阵奇特的波dòng,旋即,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其嘴中淡淡的传出:“华宗的符傀是在我这里领走的,虽然你将符傀中的烙印已经抹除,不过距我这么近的话,依然还是无法逃脱我的感知...”

  血衣男子的话语来得极为的莫名,就连他身旁的一些阴傀宗弟子都是一愣,不过紧接着,那两名造气境小■成的强者倒是最先回过神来,眼神陡然凌厉,如刀锋般的飞快在四周扫dòng,嘴中暴喝道:“林dòng,滚出来”

  阴傀宗这里的异dòng,也是引来了不少诧异的目光,而dāng他们在听到那喝声时,不★chéngdeqiángzhědǎoshìzuìxiānhuíguòshénlái,yǎnshéndǒuránlínglì,rúdāofēngbāndefēikuàizàisìzhōusǎodòng,zuǐzhōngbàohēdào:“líndòng,gǔnchūlái”

  yīnguīzōngzhèlǐdeyìdòng,yěshìyǐnláilebúshǎochàyìdemùguāng,érdāngtāmenzàitīngdàonàhēshēngshí,bú少人倒是微微yǒu些恍然,最近林dòng与阴傀宗之间的事情在大荒郡传得沸沸扬扬,特别是在dāng华骨重伤逃回大傀城后,林dòng的名声,更是不知不觉的便是传播了开来。

  “竟然是林dòng?那◇个杀了华宗,打伤了华骨的人?”

  “他竟然还真敢来这里,也不怕被阴傀宗的人碎尸万段...”

  “......”

  一道道窃窃私语声飞快的在人海中传开,旋即不少人四处张望,想要寻□出那位最近在大荒郡名头颇响的主角。

  在那漫天目光四处转移时,血衣男子也是淡漠的抬起头来,也不多说,袖袍一挥,一道血色精神力便是闪电般的暴掠而出,狠狠的对着人海一处暴掠而去。

  见到血■衣男子攻击而来,那一片的人群顿时急忙轰散而开,眨眼间,便是只留下了一道身影矗于原地。

  随着周围瞬间腾出空地,林dòng眉头也是一皱,他倒是没料到,这血衣男子对于符傀yǒu着如此敏锐的感知,竟☆然能够径直寻出他的方向。

  “嘭”

  眉头微皱间,林dòng泥丸宫内,也是暴掠出一股雄浑精神力,与那血衣男子的攻击,轰然相撞,而后,一片精神力波dòng飞速的蔓延而开。

  瞧得林dòng现出身形,那些阴傀宗的人马眼神顿时凶狠起来,元力以及精神力皆是蠢蠢欲dòng起来...

  “我对你挺yǒu兴趣的,另外临行之前,华骨长老嘱托我,若是遇见你,将你的尸体带回去给他炼制符傀...”血衣男子的声音, 淡漠的没yǒu丝毫的情绪波dòng,他盯着林dòng,就如同是在说着一件最为寻常的事情。

  而听到他这话,周围的那些阴傀宗人马以及一些对此人yǒu些了解的人,顿时对林dòng投去了怜悯的目光,在大荒郡,只要被这腾儡dāng做感兴趣对象的人,不论男女,最后的结果,都是相dāng的凄惨...

  “你要单独试试还是一起?”林dòng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同样是透●着刀锋般冷冽,眼前的血衣青年虽然给予他一丝危险的味道,但真要dòng起手来,林dòng却还真不惧他。

  “一人,足够。”

  随着血衣男子那淡漠的语调传出,气氛陡然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周◇●围的不少目光皆是带着一些火热投了过来,血手腾傀在大荒郡的名头极为响亮,同时他也是号称阴傀宗年轻一辈之中翘楚之人,与大魔门的慕芊芊,武盟的武祠,堪称大荒郡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的三人。

  而林dòn■wéidebúshǎomùguāngjiēshìdàizheyīxiēhuǒrètóuleguòlái,xuèshǒuténgguīzàidàhuāngjun4demíngtóujíwéixiǎngliàng,tóngshítāyěshìhàochēngyīnguīzōngniánqīngyībèizhīzhōngqiàochǔzhīrén,yǔdàmóméndemùqiānqiān,wǔméngdewǔcí,kānchēngdàhuāngjun4niánqīngyībèizhōngzuìwéiyōuxiùdesānrén。

  érlíndòng虽说并没yǒu这般声名,但最近的举dòng,却也是让得人明白其实力不弱,虽然很多人都并不认为林dòng是依靠着本身实力击伤华骨,但这也并不妨碍其名声的传播。

  林dòng与腾儡,皆算得上是如今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因此,对于两人的交手,还是yǒu着不少人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能够更胜一筹。

  剑拔弩张的气氛,并没yǒu持续多久,那腾儡便是脚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化为一道血影,快若闪电般的暴掠而出。

  就在血衣男子身形暴冲而出时,一道血红的精神力巨掌,便是飞快的在林dòng头顶上方成形,然后携带着一股血腥味道,带着dī沉的破风声,狠狠的对着林dòng怒拍而下。

  面对着腾儡这般凌厉攻势,林dòng也是眼神一寒,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自其泥丸宫内暴涌而出,同样是化为一道精神力巨掌,与那血色巨掌,硬憾在一起。

  “砰”

  狂暴的精神波dòng,自碰撞处席卷而开,而那腾儡见到林dòng竟然敢与其硬拼精神力,眼中不由得掠过一抹冷笑,大手一握,只见得一丝丝血气飞快的自那血色巨掌中渗透而出

  “嗤嗤”

  随着那些诡异的血气沾染到林dòng精神力所凝的巨掌,dāng下便是爆发出一阵阵白雾,一种极强的腐蚀性,令得林dòng的精神力巨掌,居是散化了许多。

  “这家伙的精神力竟然yǒu着这般效果”

  见到血衣男子的精神力竟然具备腐蚀之力,林dòng眼神也是微凛,旋即一声冷笑,泥丸宫内,一道奇特的波dòng飞速的散发而开。

  “给我吞了”

  波dòng弥漫,林dòng精神力巨掌之中,顿时涌现一股吞噬之力,直接是以一种霸道的方式,生生的将那一道道血气强行吞噬而去。

  “碎”

  吞噬掉那些带着腐蚀力的血气,林dòng手掌一握,便是生生的将腾儡那精神力巨掌,蛮横的捏爆而去。

  “光凭你一人,可还不够”蛮横的捏爆那精神巨掌,林dòng目光凌厉的盯着腾儡,冷笑道。

  “哗”

  见到林dòng竟然在这交手中似乎还占了一点上风的样子,周围人海中,顿时传出一些惊哗之声,一道道惊异的目光,不断的在林dòng身上来回的扫dòng着,前者展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令人相dāng的惊叹。

  “果然是yǒu些手段。”一招被破,那腾儡不仅不怒,双眼之中,反而是爆发出一股奇异之色,他盯着林dòng,掌心一旋,一股极为强大的血色精神力,便是如同飓风一般,缓缓的从其体内扩散开来,看这模样,林dòng的反击,倒是彻底的引发了这位阴傀宗变态的家伙的兴趣。

  见到腾儡还想dòng手,林dòng双眼也是微眯,大日雷元,缓缓的在经脉之中流淌起来,隐隐间,传出如同雷鸣般的dī沉之声。

  “哈哈,这里倒是热闹,林dòng,我就说过,这个变态一定会对你yǒu兴趣的。”而就在两人各自凝聚着元☆力与精神力时,一道大笑声突然响起,而后大批的人影,自后方dī空掠来,那领先一人,竟是数日前林dòng所见过的黑衣青年。

  此时,那黑衣青年,正带着不少人影掠进人海最前方,最后笑眯眯的望着林dò▲lìyǔjīngshénlìshí,yīdàodàxiàoshēngtūránxiǎngqǐ,érhòudàpīderényǐng,zìhòufāngdīkōngluělái,nàlǐngxiānyīrén,jìngshìshùrìqiánlíndòngsuǒjiànguòdehēiyīqīngnián。

  cǐshí,nàhēiyīqīngnián,zhèngdàizhebúshǎorényǐngluějìnrénhǎizuìqiánfāng,zuìhòuxiàomīmīdewàngzhelíndòng与面色淡漠的腾儡,手中黑色铁棍被其舞出道道棍影。

  见到此人,林dòng也是微微一怔,旋即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一批人马,其中不乏造气境的强者,这才明白,此人应该便是武盟的人了...

  “哈哈,你们还打不打?不打的话,倒是可以跟我来玩两把。”武祠笑嘻嘻的道,眼神倒是显得yǒu些狂热的盯着林dòng与腾儡。

  “咯咯,武祠,你带着人马虎视眈眈,腾儡可忌惮着呢,不过,腾儡,眼下大荒古碑即将到开启的时间,你若是在这里与林dòng拼个两败俱伤,恐怕就得打道回府了哦...”

  武祠的笑声刚刚落下,又是一道透着丝丝妩媚之意的娇柔笑声响起,人海分裂而开,身着黑色衣裙,显得格外诱惑妖娆的慕芊芊也是嫣然笑着走出,在其后方,同样是yǒu着大量的人马,显然是大魔门的强者。

  这突然间出现的双方人马,立刻便是让得此处气氛yǒu些奇特起来,大魔门,武盟,阴傀宗,这大荒郡的三大顶尖势力,虽然表面和气,但暗中皆是摩擦不断,彼此竞争着,所以,dāng他们出现后,即便是那腾儡,目光也是闪dòng了起来,先前的那种凌厉气息,已是消散大半,正如慕芊芊所说,林dòng的实力不弱,如果在这里便是与其dòng手,恐怕会折损不少人手,这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好消息。

  “你运气不错,可以多活一些时间,你如果若是聪明的话,尽早离开此处,或许还能捡一条命。”腾儡冷漠的盯着林dòng,道。

  林dòng斜瞥了他一眼,心中却是冷笑,被这大荒古碑吸引而来的强者数不胜数,其中还yǒu着不少真正的强者,想要获得大荒古碑中的宝贝,就算是强如阴傀宗,大魔门等势力,都是要面临不小的挑战,现在在外面,或许别人还略yǒu些忌惮,可一旦进入了大荒古碑,在宝物的诱惑下,就算是阴傀宗,也会引来不少红眼攻击,而到时候,他也可以找找机会,让这些家伙吃的苦头更多一些。

  随着大魔门以及武盟的到来,原本将要爆发的一场大战,倒是yǒu些虎头蛇尾的闭幕,这倒是让得不少人yǒu些遗憾,然后,一道道的目光,便是投向大荒古碑,等待着封印减弱的时候...

  “咻”

  而就在无数人翘首以盼时,人海的后方,再度传来破风声响,大片的光影,自dī空飞速的掠来,引起一道道惊哗之声。

  “是四大宗族的人”

  在一块巨岩上盘坐的林dòng,突然听到这后方传来的惊哗之声,双眼陡然睁开,双拳也是缓缓紧握

  终于,又见面了么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