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绝境


  第三百一十九章绝境

  整片山脉,都shì在此刻沸腾了起来,无数道目光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直接对着玄yīnjiàn中chōng去的林动,这种行为,简直就shì在自找死路

  “这个疯子,进了玄yīnjiàn就必死无疑”

  “好狠的家伙,就算shì死,都不肯将宝物交还给yīn傀宗”

  “那腾刹恐怕要别气得暴跳如雷了”

  “......”

  无数道窃窃◇私语,吵杂的传出,在这片天kōng上嗡嗡的响个不停,林动的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都想不到,他在挣扎许久后,竟shì会选择这种死路。

  “混账,你敢”

  望着那投向玄yīnjiàn★sīyǔ,chǎozádechuánchū,zàizhèpiàntiānkōngshàngwēngwēngdexiǎnggèbútíng,líndòngdejǔdòng,chūhūlesuǒyǒuréndeyìliào,shuídōuxiǎngbúdào,tāzàizhèngzhāxǔjiǔhòu,jìngshìhuìxuǎnzézhèzhǒngsǐlù。

  “húnzhàng,nǐgǎn”

  wàngzhenàtóuxiàngxuányīnjiàn的林动,腾刹的面色,显然也shì出现了瞬间的呆滞,不过紧接着,其双眼中便shì爆发出一抹暴怒之色,咆哮声在天kōng上响彻而起,此时此刻,容不得腾刹不如此的失态,那玄yīnjiàn乃shì死地,就连他都不敢闯入其中,若shì林动真的chōng了进去,就算死在了里面,可那宝物,也shì会遗失在其中,这绝对不shì腾刹乐意见到的局面

  “噗嗤”

  暴怒与惊恐充斥着腾刹的心头,他刚欲展动身形,面色突然一红,而后便shì在那众多惊骇目光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天啊,腾刹竟然受伤了?”

  “shì先前林动造成的,好恐怖的实力,好恐怖的造化武学,竟然连造化境大成的腾刹都▲被打出了伤势”

  听得那无数道惊哗之声,那腾刹面色也shì极端的yīn沉,抹去嘴角的血迹,先前在硬憾林动的大荒囚天指时,他的确也shì被震出了一点伤势,只shì强行忍住而已,但刚刚却shì被林◇▲被打出了伤势”

  听得那无数道惊哗之声,那腾刹面色也shì极端的yīn沉,抹去嘴角的血迹,先前在硬憾林动的大荒囚天指时,他的确也shì被震出了一bèidǎchūleshāngshì”

  tīngdénàwúshùdàojīnghuázhīshēng,nàténgshāmiànsèyěshìjíduāndeyīnchén,mòqùzuǐjiǎodexuèjì,xiānqiánzàiyìnghànlíndòngdedàhuāngqiútiānzhǐshí,tādequèyěshìbèizhènchūleyīdiǎnshāngshì,zhīshìqiánghángrěnzhùéryǐ,dàngānggāngquèshìbèilín动那疯狂的举动骇得亡魂皆冒,暴怒之下,这才将伤势给现了出来。

  在那天kōng上,慕雷以及武宗也shì面色凝重的望着这一幕,对视一眼,皆shì从对方眼中看出许些震动,如今就算shì他们二人联手,或许都很难击败腾刹,但没想到,林动却shì能够将其打出伤势,这等能力,真shì可怕。

  “给我拦住他”

  一口鲜血喷出,那腾刹也顾不得许多,咆哮的声音中,几乎shì带上了丝丝凄厉嚎叫,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简直就shì让得他有种崩溃的chōng动,聚集yīn傀宗所有人的力量,不仅没能成功破解封印,反而shì将宝物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而且最让得他疯狂的shì,宝物最后还被林动抢走...

  当然,当现在见到林动一头对着玄yīnjiànchōng去时,那种疯狂,立刻便shì变成了绝望,一旦前者真的chōng进了玄yīnjiàn,那就真shì死无全尸,最重要的,shì宝物也将会失去踪迹,一切的所作为,都将化为流水。

  听得腾刹那疯狂的咆哮,那些yīn傀宗的强者也shì急忙展动身形暴chōng而出,不过,此时的林动已shì义无反顾的chōng进了玄yīnjiàn上kōng,最后在他们眼皮底下,一头chōng进黑暗的玄yīnjiàn中,仅仅霎那间,便shì消失在了其中。

  “腾刹,只要我林动此次不死,必要你yīn傀宗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而且,在林动消失在黑暗的玄yīnjiàn中时,林动那也shì有些如同野兽般的低吼声,自黑暗中隐隐传出,最后回荡在这片天kōng之上。

  “混蛋你们这些废物”

  见到林动消失在看不见尽头的玄yīnjiàn中,腾刹顿时气得暴跳如雷,双眼变得无比的血红,如同赌输了一切的赌徒一般。

  见到此时气得有些失去理智的腾刹,那些yīn傀宗的强者也shì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他们站在玄yīnjiàn边缘,望着那黑漆漆的玄yīnjiàn,此时那里正有着无数道地煞寒气chōng出,形成的乱流,足以绞杀任何造化境的强者,林动先前chōng入其中,恐怕此时就已经被绞成肉泥。

  在失态的咆哮一阵后,◇那腾刹终于shì逐渐的冷静下来,面色yīn沉的悬浮在玄yīnjiàn外,目光闪烁的望着其中那呼啸的寒气乱流,在迟疑了数次之后,终于还shì没敢chōng进去,对于玄yīnjiàn中的凶险,他最shì清◇◇那腾刹终于shì逐渐的冷静下来,面色yīn沉的悬浮在玄yīnjiàn外,目光闪烁的望着其中那呼啸的寒气乱流,在迟疑了数次之后,终于还shì没敢chōngnàténgshāzhōngyúshìzhújiàndelěngjìngxiàlái,miànsèyīnchéndexuánfúzàixuányīnjiànwài,mùguāngshǎnshuòdewàngzheqízhōngnàhūxiàodehánqìluànliú,zàichíyíleshùcìzhīhòu,zhōngyúháishìméigǎnchōngjìnqù,duìyúxuányīnjiànzhōngdexiōngxiǎn,tāzuìshìqīng楚不过。

  “宗主,此时那林动恐怕已shì死在其中。”见到腾刹冷静了一些,那左右长老方才敢小心翼翼的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腾刹面色yīn寒得犹如要噬人一般,极为的可怕。

  闻言,那左右长老不由得暗自苦笑,chōng进了玄yīnjiàn,想要留下尸体,那都shì一件妄想的事情。

  “召集所有人手,沿着玄yīnjiàn外围寸寸搜寻,玄yīnjiàn中地煞寒气虽然凶厉,但宝物之上却shì有着封印存在,必然能够安然无恙,守在外围,或许能够再度寻得”腾刹显然也shì明白这话有些幼稚,当下深吸了一口气,yīn沉沉的道。

  “shì”

  闻言,那左右长老也shì连忙应道,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林动敢拼死一搏chōng进这十死无生的玄yīnjiàn,但他们却shì没那胆识。

  “真shì便宜这个小畜生了”

  腾刹yīn厉的望着那黑暗得没有丝毫亮光的玄yīnjiàn中,咬牙切齿的道,而后袖袍一挥,带着满腔的不甘,转身而去。

  而随着腾刹的离去,此处反而愈发显得混乱,那些围在此处的各方强者,目光闪烁,却并没有立刻离去,反而shì降落身形,成群结队的沿着玄yīnjiàn范围搜寻,显然,他们也shì抱着与腾刹相同的念头,想要试试能否有着那等好运,在外围寻到宝物。

  一夜的惊天大战,终于shì伴随着林动chōng进玄yīnjiàn这等绝境而逐渐的落幕,不过让得不少人有些遗憾的shì,最终都shì没能看见那神秘宝物究竟shì何物,但所幸,今夜那场激烈的无比的大战,足以让得他们觉得此行不虚。

  而很显然,今夜过后,林动之名,也将会彻彻底底的震撼整个大荒郡,以一人之力,抗衡整个yīn傀宗,并且与造化境大成的腾刹正面交手,将其击伤

  这等耀眼战绩,足以让得林动真正的迈入大荒郡中顶尖强者之列

  甚至就算shì与腾刹,慕雷,武宗这等大荒郡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相比,那也shì不会有丝毫的逊色

  今夜之战,彻底让得大荒郡,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记住了那个年轻而桀骜的身影

  ......

  而在整个玄yīn山脉陷入无比混乱的时候,林动的状况,也shì极其之糟。

  在chōng进玄yīnjiàn之后,他也shì清楚的明白,为何此处,会成为无数强者谈虎色变的绝地,那一道道地煞寒气,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涌来,每一道地煞寒气都相当于造化强者的攻击,如此凶猛对碰,那所造成的乱流,更shì无比的可怕。

  林动身体之上的护体元力,几乎只shì抵御了三道地煞寒气时,便shì彻底★的被震成虚无,地煞寒气扑打在身体之上,如同最为锋利的高级灵宝一般,直接shì在林动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便shì被鲜血所遮掩。

  “吼”

  小炎震动着血○翼,疯狂的想要护住林动,但即便它身体之上布满着血色鳞片,但依然shì被切割出无数道火花,凄厉的咆哮声,在这黑暗中扩散开来。

  玄yīnjiàn中,无比的黑暗,林动根本看不见任何的方向,只能够胡乱闯动,但这样的乱闯,在玄yīnjiàn中,无疑shì自寻死路,因此,他并没有坚持太久,一人一兽,便shì被一道极为巨大的地煞寒气乱流所击中。

  “嘭”

  撞击的霎那,林动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体内五脏六腑仿佛都shì移了位置,而且,最让得林动面色剧变的shì,他与小炎在这等乱流撕扯中,也shì被强行甩了开去,一人一兽,飞快的消失在黑暗之中,最后再也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pēnlechūqù,tǐnèiwǔzāngliùfǔfǎngfódōushìyílewèizhì,érqiě,zuìràngdélíndòngmiànsèjùbiàndeshì,tāyǔxiǎoyánzàizhèděngluànliúsīchězhōng,yěshìbèiqiánghángshuǎilekāiqù,yīrényīshòu,fēikuàidexiāoshīzàihēiànzhīzhōng,zuìhòuzàiyěkànbújiànduìfāngdeshēnyǐng。

  “小炎”

  望着那被乱流扯走的小炎,林动也shì眼眶欲裂,还不待他chōng过去,又shì一道乱流袭来,其身体之上的那“玄黄地甲”也终于shì承受不住,砰的一声,直接爆裂而开。

  “噗嗤◇”

  身体之上血痕密布,林动又shì一口鲜血喷出,面对着这种无可抵御的地煞寒气乱流,他的神智,也终于shì逐渐的模糊起来。

  “嗡嗡”

  然而,就在林动神智将要彻底陷入黑暗之中◆时,突然有着奇异的嗡鸣声响起,而后,温和的白色光芒,缓缓的从其掌心中散发而开,化为一个光茧,将其身体包裹而进。

  这个光茧,看似薄弱,不过当那些连造化强者都shì无法抵御的地煞寒气乱流chōng击而来时,却仅仅只shì让得光茧表面细微的波动了一下

  在光茧的庇护下,林动的身体,也shì缓缓的下沉,最后逐渐的消失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现在推荐票一万二,我们打一个赌,明天若shì能够达到两万票,便三更如何?

  推荐票并不需要钱,只要大家能够花几秒时间点一下,便shì能够达到,只shì不知道...武动的兄弟姐妹,我们能做到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