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危难


  第三百二十六章危难

  玄阴山脉,一座险峻巨山,诸多人影闪掠而出,最后极有秩序的分散而开,隐隐间,仿佛是构成了一个大阵之形,将那山顶封锁而住。

  zhè些人影,隐藏得颇深,qì□息也是被特意压制到最低,不过从那些家伙的shēn手来看,显然都是有着不弱的实力,而且,他们全都是shēn着统一的衣袍,在胸膛处,有着一枚灰色骷髅般的徽章,那是阴傀宗的标志,显然,zhè些家伙,竟然全都■是阴傀宗的强者。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血一般的夕阳挂在天际,带着一丝冰凉之意的光芒,笼罩着巨大的玄阴山脉。

  zhè些阴傀宗的强者,静静的潜伏在葱郁树林间,并没有发出丝毫的异声,看zh◇shìyīnguīzōngdeqiángzhě。

  cǐshízhèngshìbàngwǎnshífèn,xuèyībāndexīyángguàzàitiānjì,dàizheyīsībīngliángzhīyìdeguāngmáng,lóngzhàozhejùdàdexuányīnshānmò。

  zhèxiēyīnguīzōngdeqiángzhě,jìngjìngdeqiánfúzàicōngyùshùlínjiān,bìngméiyǒufāchūsīháodeyìshēng,kànzh□è模样,仿佛是在狩猎着什么。

  “所有人都听着,行事小心一点,我们跟zhè该死的妖兽纠chán了快半年时间了,zhè一次,必须将其擒拿住”

  在那丛林中,一名阴傀宗的长老,面色阴厉的对☆□è模样,仿佛是在狩猎着什么。

  “所有人都听着,行事小心一点,我们跟zhè该死的妖兽纠cháèmóyàng,fǎngfóshìzàishòulièzheshíme。

  “suǒyǒuréndōutīngzhe,hángshìxiǎoxīnyīdiǎn,wǒmengēnzhègāisǐdeyāoshòujiūchánlekuàibànniánshíjiānle,zhèyīcì,bìxūjiāngqíqínnázhù”

  zàinàcónglínzhōng,yīmíngyīnguīzōngdezhǎnglǎo,miànsèyīnlìdeduì○着shēn后一些阴傀宗强者道:“谁若是将此事搞砸了,哼,宗主怪罪下来,谁都保不了他,知道吗?”

  “是,长老”闻言,那些阴傀宗的强者也是急忙低声应道。

  见状,那阴傀宗长老zhè才满意★zheshēnhòuyīxiēyīnguīzōngqiángzhědào:“shuíruòshìjiāngcǐshìgǎozále,hēng,zōngzhǔguàizuìxiàlái,shuídōubǎobúletā,zhīdàoma?”

  “shì,zhǎnglǎo”wényán,nàxiēyīnguīzōngdeqiángzhěyěshìjímángdīshēngyīngdào。

  jiànzhuàng,nàyīnguīzōngzhǎnglǎozhècáimǎnyì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都占据好阵型位置,时辰一到,立刻结成阵法,将zhè座山峰笼罩,宗主他们也已经抵达,到时候那孽畜必然插翅难飞”

  听得此话,那些阴傀宗强者zhè才迅速分散而开,井然有序的退入丛林中,将各处隐蔽位置所占据,到时候只要信号一到,他们便是会立刻动手,将计划完美完成。

  而类似zhè相同的情况,此时在zhè山峰四周,都在同时的发生着,从阴傀宗此次出动的人马来看,显◇然是对那妖兽极为的重视。

  在那大山中的一处,数道shēn影站于此处,那为首一人,正是当日将林动逼入玄阴涧中的阴傀宗宗主,腾刹,在其shēn后,那左右长老2人,也是紧紧相随。

  “宗主○◇然是对那妖兽极为的重视。

  在那大山中的一处,数道shēn影站于此处,那为首一人,正是当日将ránshìduìnàyāoshòujíwéidezhòngshì。

  zàinàdàshānzhōngdeyīchù,shùdàoshēnyǐngzhànyúcǐchù,nàwéishǒuyīrén,zhèngshìdāngrìjiānglíndòngbīrùxuányīnjiànzhōngdeyīnguīzōngzōngzhǔ,téngshā,zàiqíshēnhòu,nàzuǒyòuzhǎnglǎo2rén,yěshìjǐnjǐnxiàngsuí。

  “zōngzhǔ,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方才确定了那孽畜的一些习惯,zhè座山峰,也是它最喜欢落脚的地点,只要我们在此守株待兔,那孽畜,必然会自投罗网。”此时,那左长老正对着面前的腾刹笑道。

  “若zhè次再被那畜生跑了的话,你二人便太让本宗主失望了,zhè半年时间来,我阴傀宗不少强者都是被zhè畜生所杀,若是再无法将其制服的话,我阴傀宗颜面何存?”腾刹面色阴寒,冷声道。

  “而且,zhè孽畜当初是与林动一同冲进的玄阴涧,说不定它知道宝物在何处,所以,此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逃了”

  闻言,那左右长老也是苦笑了一声,道:“宗主,zhè孽畜zhè半年间实力提升了许多,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就连我二人都是奈何它不得,而且其速度更是无比迅猛,我们根本无法追上。”

  “此次天罗地网已经布成,只要它出现,绝没有逃生的机会”

  腾刹眼神隐隐有些狰狞残酷,他望着天空,语qì森森的道:“zhè畜生不断跟我阴傀宗做对,搞得我阴傀城鸡犬不宁,看来它是想替林动那小子报仇,嘿,既然如此,那此次将其擒住后,我便抽出它的妖灵,将它炼制成兽傀”

  “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本宗主,就算是一头畜生,那我也要它生不如死”

  对于林动,腾刹显然是真正的恨之入骨,虽说在寻找了半年多时间,依然没有前者的音讯,但他心中的恨意,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而既然找不到林动本人,那就将zhè头畜生抓来狠狠折磨一番,出那心头的恶qì

  望着面现狰狞之色的腾刹,那左右长老也是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他们明白,虽然半年多时间过去,如今的林动很有可能已成为了玄阴涧中的枯尸,但腾刹心中的愤怒与恨意,■却是愈发浓郁,如今好不容易能够找到跟林动相关的东西,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即便那只是一头妖兽

  ...

  伴随着阴傀宗的人马尽数潜伏在zhè座险峻山峰之中,天色,也是逐渐的暗沉下来,冰▲冷的寒风,从天空上呼啸而开,呜呜作响。

  “吼”

  而就在天色暗下来不久,突然间,一道低沉的虎啸声,猛的在zhè片山脉中响起,那啸声中,充斥着一种奇特的威压,在zhè等威压下,玄阴山脉中不少的妖兽,都是发出了一些带着恐惧味道的低声咆哮。

  “哗”

  虎啸声逐渐的落下,只见得那天边之处,一道血光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掠来,最后扇动着巨大的血翼,出现在了zhè座山峰上空。

  血光渐弱,露出其中那庞大的shēn躯,血色的鳞甲,笼罩着它的shēn体,月光倾洒而下,反射出一圈血光,犹如嗜血之兽,而且,在那妖兽背上,一条硕大的血蟒盘踞,蛇信吞吐间,有着极度阴寒的qì息喷薄而出。

  zhè种寒qì,若是林动在此必然会很诧异,因为zhè波动,竟然与玄阴涧中最为可怕的地煞寒qì,完全相同

  此时,那血色巨蟒三角形的蛇瞳,正泛着冰冷的光泽,警戒的扫视着下方的山脉。

  zhè般熟悉无比的形象,赫然便是那在玄阴涧中与林动被乱流分离而开的小炎

  小炎扇动着血翼,虎目扫过下方山脉,虽然那里依然寂静,但不知为何,却是让得它隐隐间感觉到一些危险,与林动生活久了,仿佛它也是沾染上了后者的那种谨慎。

  而且如今随着实力的提升,小炎的灵智也是越来越高,比如它也知道,将林动逼入死地的,是阴傀宗,所以在从玄阴涧中逃出来之后,它立刻便是化shēn为复仇使者,在zhè半年中,其獠牙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阴傀宗的强者丧命...

  “吼”

  小炎在天空上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缓缓的降落而下,不过,就在它距地面还有着一些距离时,那种危险的感觉,立刻扩大起来,当下它立刻振动双翼,化为一抹血光就欲逃离此处。

  “布阵”

  然而,就在小炎要腾shēn逃去时,一道冷喝声,陡然在zhè山峰上响起,旋即无数道元力光柱冲天而起,化为一圈光幕,将山峰上空尽数封锁。

  “嘭”

  小炎的shēn体撞击在光幕上,将其震得爆发出剧烈的波动,但却是被弹了回来,虽然它的实力zhè半年内大涨许多,但此次阴傀宗显然是对它势在必得,出动的○强者数量,也是相当不少。

  “哼,孽畜,看你zhè次还往哪里跑”

  在小炎被困住时,那腾刹也是闪掠而出,在其shēn后,不仅有着那左右长老跟随,还有着数位阴傀宗长老。

  “吼”■

  见到腾刹,小炎虎目中顿时闪掠过愤怒的杀意,显然是对于zhè个将林动逼入玄阴涧的凶手记忆尤深,当下血翼一振,血色能量暴涌而出,化为漫天凌厉的血刃,对着腾刹呼啸而去。

  见到小炎发动攻击,腾刹却是森然一笑,随手一挥,雄浑的元力便是在面前凝聚成障壁,将那些血刃尽数抵御而下。

  “孽畜,要怪就怪你跟错了主人”腾刹大手一探,一座巨大的元力山峰,直接是在小炎上空成形,而后狠狠的轰下○。

  “嘭”

  元力山峰重重的轰在小炎shēn体之上,那等凶悍力道,顿时让得小炎发出了痛苦的吼声,不过还不待它激烈反抗,那些阴傀宗的长老也是同时出手,十数道雄浑无匹的元力化为元力铁索,●哗啦啦的掠过天际,最后直接是将小炎的四肢以及双翼,尽数chán绕捆缚。

  “吼”

  shēn体被束缚,小炎顿时疯狂的挣扎起来,一波*狂暴的血色能量不断席卷出来,将那些元力铁索,都是震出□了一道道裂纹。

  “孽畜,还敢反抗”

  见状,腾刹眼神一寒,又是一拳轰出,凶悍的元力劲风,重重的轰在小炎shēn体之上,一些血色鳞片炸裂而开,令得它发出一道哀鸣之声,最后虎目终于是缓缓■的垂下,陷入了昏迷状态。

  “走,带回去,三日之后,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zhè畜生扒皮抽筋,炼制成兽傀,我让要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阴傀宗,就算是一头畜生,也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望着昏迷的小炎,腾刹脸庞上顿时浮现一抹狰狞笑容,而后大手一挥,转shēn而去,那残忍的狞笑,在天空上回荡而起。

  “林动,你若是还活着,等下次见面,我就用你的妖兽炼制成的兽傀将你斩杀,哈哈”

  ...

  玄阴涧深处,那地煞寒qì的源头上方,一个黑洞缓缓蠕动,而在那黑洞中,一道shēn影静静盘坐,如同老僧入定。

  “砰”

  突然间,那道shēn影紧闭的双眼霍然睁开,而在双眼睁开的霎那,一股极端强悍的qì息,也是如同风暴一般,自其体内席卷而开

  (汗,今天的月票连昨天三分之一都没,各位兄弟姐妹,若是有票的话,请投给武动吧,接下来,让我们跟随林动,大杀四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