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不留情面


  第三百六十九章不留情面

  林zhì望着那自林动手中升起,并且在半空中急速膨胀起来的黑色山峰,眼中立刻涌现le浓浓的惊骇之意。

  身为族藏的看护者之一,他对于族藏之内的各种宝贝le若指掌,而zhè“重狱峰”虽然看似普通,但却依然被放在le最为宝贵的光幕之中,不为其他,只是因为zhè件灵宝,他们林氏宗族自从得到后,biàn是从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将其催动。

  在林zhì的记忆中,曾经有过一位族中达到造化境巅峰的强者,试图强行催动zhè座古怪的“重狱峰”,不过最后却是直接被zhè灵宝反震成重伤,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再打zhè重狱峰的主意,甚至,当初连林琅天进入族藏,经过多次手段测试,最终都是未能如愿以偿的将其取走。

  不过虽说无人能够将其催动,但谁都明白,zhè古怪的重狱峰必然是一件极为强dà的灵宝,但可惜的是,此等宝贝,似乎是需要特殊的催动之法。
■   林zhì曾经也对zhè重狱峰抱有过念想,但最后还是失败而去,所以,在此时他见到zhè连林氏宗族诸多先辈都是无可奈何的重狱峰,竟是在林动手中重现光彩时,心中的那等惊骇之意,实在是难以掩饰。

  “看来你zhè老杂毛也是知道重狱峰。”听到林zhì叫出手中黑色山峰的名字,林动也是淡淡一笑,但却并不感到太多的意外,zhè重狱峰被林氏宗族得到zhè么多年,想来早已经被他们反反复复的研究le无数次,那山壁上面的字,自然是难逃他们的探究。

  “林动,此等灵宝,乃是我林氏宗族镇族之宝,你可没资格拿走,还不速速交给老夫,然后将催动此宝的诀窍交出来,说不定还能抵消你zhè次对长老出手的dà逆不道”林zhì厉喝道,眼中有着浓浓的贪婪之意闪烁。

  “你zhè老杂毛,倒也是太不识时务le点,我说过,你zhè长老身份,在我眼中,连条狗都不如”林动眼神森森,对于zhè林zhì,他的心中也是升起le浓浓的厌恶与杀意,zhè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恶的老鬼。

  “你”林zhì被林动zhè种毫不留情的话语气得也是面色铁青,不过当他见到林动的那般眼神时,心头突然一凛,那是一种真正的杀意,林动...竟然是真的想杀le他。

  “轰”

  就在林zhì为林动眼中那股杀意所慑时,后者却是再没有给他任何的说话时间,袖袍一挥,那已膨胀至十数丈的重狱峰,直接是化为一道黑光,当头对着那林zhì碾压le过去。

  砰砰砰

  重狱峰掠过天际,仿佛连天空都是被生生的撕裂出一道痕迹,无数的空气在其下方爆炸开来,惊人的气浪迅速扩散而而开,一种镇压万物般的厚重之气,直接是将那林zhì彻底的笼罩。

  在那种特殊的厚重之气笼罩下,林zhì立刻发现,他身处的半空,仿佛在此刻变成le泥沼一般,令得他根本就无法动弹,而且,那当头而来的厚重之气,也是将他浑身骨骼,压得嘎吱作响,那种力量,犹如要生生的将他压成肉泥一般。

  “血鸾鳞”

  望着那当头罩来的巨dà阴影,林zhì也是被骇得魂飞魄散,他知道,若是真被zhè东西压中的话,恐怕他的身体立刻会爆炸成血雾,当下也不敢怠慢,嘴巴一张,一道血光掠出,竟是一枚巴掌dà小的血色鳞片,zhè鳞片一出现,biàn是迎风暴涨,其上血光闪烁,犹如一面盾牌般,将林zhì护于其下,在那盾牌之上,隐隐间有着一只巨dà的血鸾扇动着巨翼,○看得出来,zhè血鳞也是一件地级灵宝,只不过灵性远远无法跟林动在族藏之内所看见的那四件相比。

  “铛”

  虽说林zhì祭出le地级灵宝,不过那重狱峰却是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反而下落的速◇度愈发迅猛,最后终于是狠狠的轰在le那片巨dà的血鳞之上,顿时间,清脆的金铁之声,biàn是在zhè天空之上传荡而开。

  “叽”

  撞击声响起的霎那,那血色鳞片之上,也是传出一道凄厉的■尖鸣之声,血光迅速崩溃,而后变得极度黯淡,无力的坠落而下,zhè件地级灵宝,竟然在第一个冲撞下,biàn是被重狱峰差点生生的压爆而去。

  “噗嗤”

  血鳞被破,那林zhì的脸庞biàn□是涌上一抹苍白之色,而后一口鲜血直接**而出,整个人如遭重击一般倒射而出,最后狠狠的撞在一座楼阁上,庞dà的力量,将楼阁都是震得塌陷le下去。

  半空中,林动望着zhè重狱峰如此声势,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欣喜之意,显然也是没想到,zhè重狱峰竟然如此霸道,连zhè踏入造化境dà成的林zhì,再加上一件地级灵宝,都是败得如此之快。

  zhè片区域,虽说已在林氏宗族深处,不过zhè连番出现的巨dà动静,显然也是立刻引起le不少族人的主意,当下biàn是漫天破风声响起,而后biàn是有着众多的族人赶来,不过,当赶来的他们见到地面上不断呻吟的三位长老时,面色皆是剧变le起来。

  “嘭”

  在zhè些族人因为zhè里的变故而面色剧变时,那崩塌的楼阁处,一道狼狈的身影再度冲le出来,众人一看,当下biàn是爆发出一些惊呼之声。

  “那是林zhì长老?zhè究竟发生什么事le?”

  “是林动,zhè些长老好像在和林动交手”

  “什么?林动竟然敢和长老动手?林zhì长老也是造化境dà成的强者啊”

  “蠢货,zhè林动可没什么不敢的,你看不清楚场中情势么?不仅林zhì长老如此狼狈,连其余三位长老都是气息萎靡,显然他们刚才已经联手对付过林动,但都失败le...”

  “怎么可能”

  “......”

  听着那四周响起的众多惊呼声,林zhì那本就苍白的脸庞更是阴沉许多,看上去极为的扭曲与狰狞,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抬头望着天空上的林动,厉声道:“宗族护卫听令,此子对我林氏宗族图谋不轨,就地斩杀”

  “咻咻”

  zhè林zhì喝声刚刚落下,zhè片区域各处突然间传出道道破风之声,紧接着,一名名气息不弱的精锐护卫,biàn是出现在le周围那些楼阁以及dà树之上,目光冷厉的锁定着林动。

  “给我擒下”林zhì冷然喝道,眼中有着阴冷之意闪动,zhè些护卫,就算依然无法擒下林动,但只要后者真敢动杀手,那么今日,他就真正的必须要跟林氏宗族决裂

  听到林zhì冷喝,那些护卫身形顿时暴掠而出,而彼此间气息相连,显然是组成le阵法,对着林动围剿而去。

  见到zhè些宗族护卫冲来,林动眉头微微一皱,他看le下方的林zhì一眼,心中也是一声冷笑,他可不是什么只会鲁莽做事的蠢人,自然是知道zhè老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当下心神一动,强dà的精神力顿时闪电般的席卷而开,而后手掌一握,那些护卫相连的气息,竟直接是被他生生的截断,而后一个个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水晶泡凝现而出,将他们尽数包裹,然后随手丢向地面。

  “你们身为宗族护卫,自该有所分辩,林zhì四人在我进入族藏时操控阵法欲要清除我,此事等族长前来,我自会与他禀报,你等若是再不知好歹,我biàn不会再手下留情。”林动冰冷的喝声,从天空上传下,在每一个护卫的耳中响起。

  听到他的喝声,那些护卫面色微微一变,望着笼罩着身体的精神水晶泡,他们知道,只要林动心念一动,恐怕他们biàn是得立刻丧命。

  “林动,你竟敢反抗宗族执法队”那林zhì见到zhè一幕,却是厉声咆哮道。

  “恬噪的老杂毛”林动眼神一寒,身形一动,biàn是化为一道青烟掠出。

  见状,林zhì面色也是一变,身形急忙后退,但林动的速度,岂是他能够相比,眼前人影一闪,一条手臂biàn是闪电般的撕裂空气,狠狠的抓在le林zhì喉咙之上。

  “嘶”

  见到林动竟然一出手biàn是将林zhì擒下,那周围众人,都是倒吸le一口冷气,一些人更是忍不住的退后le一些距离,zhè种事,他们还是不要掺和的好,两方都是狠人,他们都得罪不起。

  “林动,不要乱来”

  不过,就在林动将林zhì擒下时,一道急声也是从远处产来,旋即人影闪动,林穆biàn是出现在lezhè片区域,他望着满地的狼藉,脸庞也是抽搐le一下,旋即急忙对着林动道。

  不管怎样,林zhì都是族中长老,若真是被林动给杀le,那就真是要掀起dà*浪le。

  见到林穆现身,林动目光冰寒的扫le一眼面色涨紫的林zhì,旋即猛的一袖子扇出,狠狠的甩在林zhì脸庞上,那股凶狠的力量,当即biàn是将其扇飞而去,最后极为狼狈的在地面上翻le十几个滚,方才停下来,鲜血牙齿连喷而出,那般模样,看得周围的人满心寒意,zhè林动,也实在是太凶狠le,竟然连地位尊崇的长老,都是被他打成zhè样。

  林穆见状,也是苦笑le一声,对于林动那睚眦必报的凶狠性格,他也是再度有所le解,不过好在林动留le一些手,没有真正的将林zhì给杀le...

  “唉,你zhè家伙...”

  林穆叹息le一声,刚欲说话,突然在宗族的另外一个方向,一道极为强dà的气息,陡然冲天而起,而后直接是以一种迅猛的速度对着zhè个方向暴掠而来。

  感应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林穆脸庞上的苦笑更甚,zhè来人,必然也是刚刚出关的林琅天,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坐视他zhè一派系的林zhì被林动打成zhè般模样。

  “又麻烦le...”

  (第一更到le~

  虽然不知道现在距第一还有多dà的差距,但在zhè里恳请所有的武动兄弟姐妹,请将月票投给武动,dà半年的沉寂,请让我们用十更点燃

  睡得比较晚,可能要11点后才能爬得起来,等我起床后就继续码字,月票,就拜托dà家le

  冲上第一,十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