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静止之牌 【第三更!】


  第七百二十九章静止之牌 【第三更!】

  第七百二十九章 静止之牌

  竹屋之中,林动的手指,在经过初始的犹豫之后,终于shì落在了那包裹着木牌的光团之前。

  “确定?”应玄子微笑着问道。

  “嗯。”

  林动点了点头,既然下了决心,他却shì不再有所顾虑,上等天阶灵宝虽然难得,但也没到那种让他无法舍弃的地步。

  见到林动不再犹豫,应玄子也shì淡淡一笑,袖袍一挥,将那另外两道光团收入袖中,而后伸出手掌,那黑色木牌,也shì缓缓的落在了其掌心之中。

  而随着木牌之上的光芒散去,林动这才发现,在那上面,似乎shì绘满着一些极为晦涩与玄奥的符文,而且那些符文,仿佛具有着生命力一般,竟shì在木牌上面,缓慢的流转着。

  “掌教,这东西shì什么?有什么用?”林动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静止之牌。”应玄子淡淡的道。

  “静止之牌?”林动愣了愣,一脸的茫然。

  “在那远古时,曾有一天地神物,名为静止神牌,一经催动,便shì能够令得时间甚至空间都shì彻底的静止,被困于其中之人,也将会任人鱼肉,毫无反抗之力。”应玄子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木牌,在说起那所谓的“静止神牌”时,就算shì他,眼中都shì有着掩饰不住的赞叹之色。

  “哦?”

  林动动容,那所谓的“静止神牌”竟然rú此可怕,连时间都能静止?那种能耐,究竟到了什么恐怖地步了?

  “那这静止之牌跟它有什么关系?”林动眼睛一转,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静止之牌便shì仿照“静止神牌”炼制出来的灵宝...难道你还以为我◆道宗拥有着那种神物不成?”应玄子笑道。

  “原来shì仿货...”

  林动摸了摸鼻子,倒并没有什么失望,因为他也没痴心妄想的以为这么简单就能获得那种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神物。

  “□不过即便只shì仿制品,但这静止之牌,依然能够超越绝大多数的上等天阶灵宝,当然,也并没有达到纯元之宝的程度,只能说介于这两者之间。”应玄子道。

  林动点点头,纯元之宝就算shì在这些超级宗派之中都算shì重宝,而这静止之牌只shì一个仿制品而已,就算再厉害,想来也难以达到纯元之宝的程度。

  “另外,这静止之牌也不可能拥有着其本尊那般恐怖的能力,但若shì催动起来,倒也shì能够让得对手静止一瞬,而我想,强者交手,这一瞬,应该足以了吧?”应玄子笑道。

  林动眼神火热的点了点头,强者交手,一点破绽便shì致命,更何况直接出其不意的将对方静止,若shì在之前与王阎交手时,他能◆够拥有着这“静止之牌”,想来那交手过程,必会轻松许多。

  “小家伙,你眼光倒shì不错,拿去吧,此宝催动需要使用精神力,不过你在精神力上面有着不弱的造诣,想来应该不成问题。”应玄子笑着将手中的★★“静止之牌”对着林动丢了过去。

  “它shì无主之物,炼化阻碍我已帮你抹去,只要你再度血炼一番,便可将其掌控。”

  林动急忙伸手接住,黑色木牌入手,有着许些温凉传开,仔细一摸,非木非金◎,也不知道究竟shì什么材料所制。

  宝贝到手,林动倒也不客气,指尖一点,一滴鲜血便shì落至那静止之牌之上,而后淡淡的光亮自其中散发出来,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悄然在林动心间升腾起来。

  静止之牌之上,光芒越来越亮,到得后来竟shì缓缓的悬浮而起,最后化为一道毫光,直接自林动额间没入了进去,消失不见。

  而在静止之牌射进林动额间时,他双目也shì缓缓闭上,心神迅速进入泥丸宫○中,在那片精神力呼啸的小天地中,他见到了安静悬浮在其中的黑色木牌,在它的周围,精神力rú同水波般缓缓流转,一丝丝的精神力不断的对着其中灌注而去,而在这种灌注下,林动也shì能够感觉到,他对这静止之牌其▲中的重重玄妙,也shì开始逐渐的熟悉起来...

  林动的这番闭目,足足持续了数个时辰,而在这之间,应玄子却shì没有丝毫的催促,只shì安然静坐,犹rú老僧。

  呼。

  当窗外的阳光逐渐的开始黯淡时,林动那紧闭的双目终于shì缓缓睁开,双目之中,有着点点奇异之光闪烁着,而后,他突然伸出双手,缓慢而生涩的结出了一个相当古怪的印法。

  “静止!”

  林动的目光,看向窗口处飞舞的一只蝴蝶,手中古怪之印,突然将其对准,而后,一道轻声,从其嘴中传出。

  嗡!

  就在那两个字音自林动嘴中传出时,一道无形而极端玄奥的波动,突然猛的自林动眉心之处席卷而出。

  而就在那股波动暴射而出时,那窗口处飞舞的蝴蝶,扇动的翅膀,却shì陡然凝固,它整个身体,就rú同在此刻被镶嵌在了时间与空间的夹缝之中,那一幕,极端的诡异。

  不过这种诡异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多久便shì破碎而去,那蝴蝶也shì受惊般的扇动着翅膀,迅速的逃离了这里。

  “好神奇的静止之牌...”林动眼神火热,舔了舔嘴唇,咧嘴笑道。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静止之牌并没有◇□太过强大的杀伤力,但那种堪称诡异的静止能力,却shì连林动都shì感到心惊肉跳,他自问,若shì他的对手拥有着这种能力,那在生死交战时,恐怕他将会极为的狼狈。

  “不过就shì对精神力消耗太大●tàiguòqiángdàdeshāshānglì,dànnàzhǒngkānchēngguǐyìdejìngzhǐnénglì,quèshìliánlíndòngdōushìgǎndàoxīnjīngròutiào,tāzìwèn,ruòshìtādeduìshǒuyōngyǒuzhezhèzhǒngnénglì,nàzàishēngsǐjiāozhànshí,kǒngpàtājiānghuìjíwéidelángbèi。

  “búguòjiùshìduìjīngshénlìxiāohàotàidà■了...”林动有些遗憾的补充了一句,先前的静止他仅仅施展了数息,但那精神力的消耗,却shì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

  “世间之事,哪有完美无缺的...”应玄子笑道。

  林动干笑着点了◇点头,自己倒也的确太心黑了一些,这静止能力rú此恐怖,若shì能够随随便便就动用的话,那也实在太不切实际了一些。

  “这东西你喜欢便好,其实按照规矩,就算shì殿试冠军也拿不到这静止之牌的..□.”应玄子若有深意的道。

  “嘿嘿,那便多谢掌教高抬贵手了。”林动心领神会,他知道,rú果不shì这次他阻止了王阎,并且最后还主动将指挥权交给了应笑笑,想要拿到静止之牌这种东西,似乎会相当的困●□.”应玄子若有深意的道。

  “嘿嘿,那便多谢掌教高抬贵手了。”林动心领神会,他知道,rú果不shì这次他阻止了王阎,并且最后还主动将指挥权交给了.”yīngxuánzǐruòyǒushēnyìdedào。

  “hēihēi,nàbiànduōxièzhǎngjiāogāotáiguìshǒule。”líndòngxīnlǐngshénhuì,tāzhīdào,rúguǒbúshìzhècìtāzǔzhǐlewángyán,bìngqiězuìhòuháizhǔdòngjiāngzhǐhuīquánjiāogěileyīngxiàoxiào,xiǎngyàonádàojìngzhǐzhīpáizhèzhǒngdōngxī,sìhūhuìxiàngdāngdekùn难...

  应玄子忍不住的笑了笑,旋即道:“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便shì宗派大sài了,到时候,你们要多多注意。”

  说到最后,应玄子那rú玉般的脸庞,也shì掠过一抹令人心悸的晦暗之色。

  “元门的弟子,很强?”林动眉头微皱,道。

  “元门弟子,最为顶尖者,有着三小王,八灵将之称...”应玄子缓缓的道。

  “三小王,八灵将...”林动喃喃了一声。

  “元门分八部,而这八灵将,便shì八部之中最为顶尖的弟子,而至于三小王...”应玄子嘴抿了抿,方才接着道:“他们都算shì由元门那三位掌教亲自调教出来的,个个都拥有着妖孽般的天赋,在这东玄域年轻一辈,当属翘楚...”

  林动眼瞳微缩,心中缓缓的吸了一口凉气,显然没想到这所谓的三小王竟然来头这么大,那元门三大掌教,可shì这东玄域顶尖级别的强者,被他们亲自调教出来的人,该会shì何等的强横?

  “宗派大sài之上,若shì遇见他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应玄子提醒了一声,旋即又shì淡淡一笑,道:“不过倒也不用太过的惧怕,当年周通在的那一场宗派大sài,元门三小王,被他召集了一批朋友,杀一个,重伤一个,逃一个。”

  林动愕然无言,这周通前辈,果然shì超级猛人啊,难怪在道宗弟子心中地位rú此崇高,这种种事迹,就连他听了都shì有些热血沸腾。

  “弟子知道了。”

  林动点了点头,将应玄子所说记在了心中,看来这宗派大sài,果然不shì寻常之比。

  “这些时间,你便好生修炼吧,宗派大sài不需要你们有太过优秀的作为,只要尽量将其余弟子保护好便行了...”应玄子挥了挥手,道。

  “shì。”

  林动见状,也就不多留,恭敬的拱了拱手,然后这才转身而去。

  应玄子望着那道远去的年轻背影,手掌轻抚着桌面,从林动的身上,他仿佛依稀◇能够见到一点周通的影子,两者都shì拥有着极为惊艳的天赋,只shì不知道,这一次的宗派大sài,shì否会因为林动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当起床看见月票的时候,虽然自认写书◎◇能够见到一点周通的影子,两者都shì拥有着极为惊艳的天赋,只shì不知道,这一次的宗派大sài,shì否会因为林动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不nénggòujiàndàoyīdiǎnzhōutōngdeyǐngzǐ,liǎngzhědōushìyōngyǒuzhejíwéijīngyàndetiānfù,zhīshìbúzhīdào,zhèyīcìdezōngpàidàsài,shìfǒuhuìyīnwéilíndòngdechūxiàn,érbiàndéyǒuxiēbútàiyīyàng......

  (dāngqǐchuángkànjiànyuèpiàodeshíhòu,suīránzìrènxiěshū这么多年定力有了一些,但此时还shì头皮还shì忍不住因为一股热血冲上来而浑身冒鸡皮疙瘩。

  犹自还记得曾经斗破时期的那种疯狂与热血,时隔已久,但我再度感受到了大家那未曾冷却的心。

  七月,我们一起。

  这shì第三更,我也与大家报个底,别认为我有太多的存稿,即便加上凌晨我赶出来的,但接下来的时间,我还需要写出四章才能够十更,这并不轻松。

  不过,我会努力,因为同样,我的心,并为因为沉寂而冷却。

  在这里,认zhēn的请大家,请将月票投给武动,七月,剑指第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