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将计就计


  ??费章节(12点)

  连守人和连守yì对视了一眼,都将目光盯在了那两吊钱上。

  “老四,你们买地de钱够用?这钱不着急,往年花生钱也没这么早下来。”连老爷子道。

  “爹,老四一下子能买那么多地,这两吊钱在他那,就不算个事。”连守yì道。

  “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连老爷子训斥连守yì,“就是一文钱,要攒下也是不易。”

  “老四可是爆发。”连守yì道,“一个方子,就能卖八十两银子。爹,咱家还有别de方子没有,老四分家另过要钱,大哥要做官,也不能都靠花儿婆家打点,二郎要娶亲,接着就是三郎,这也都要用钱咧。”

  连守yì并没有去镇上喝酒,■却买地de八十两银子是卖方子得来de,一定是连守人告诉他de。连蔓儿这么想着,突然心中一动,连守yìde话听着不对劲。

  连守yì是说那方子是连老爷子给连守信de,他要连老爷子再拿别de方子换□钱来,给大房和二房花

  “二哥,瞧你说de是啥?”连守信开口道,“那方子就是几个孩子鼓捣出来de,时气好,赚了这一笔。现在都用来买地,我们手里也精穷了。可不买又不行,多几亩地,一家大小先填饱肚子。”

  连守yìde话他不爱听,可他对连守yì,还是很客气。

  “老2啊,我听出来了。”连老爷子听连守信说完,这才开口道,“你这是猜疑我啊,你猜疑我偏着老四,有体己物给他了。”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连守yì忙道。

  连蔓儿听出了连守yìde言不由衷,连老爷子自然也听出来了。

  “老四分了出去,这个家,咱分de不公道。”连老爷子缓缓地道。

  连守人和连守yì都是精神一震。

  “爹,要不,咱重新分。五十五亩地,老四家能分十一亩咧。”连守yì道。

  一屋子de人心思各异,都屏住呼吸。

  “你还要脸不?”连老爷子一旱烟杆打在连守yìde肩膀上。

  “爹,我就说说,你咋打我。”连守yì哎呦叫了一声道。

  “你也有那个脸说。”连老爷子喘了一口气道,“多少银子,那也是老四分家后攒下de,你把你那没用de心思给我收收。再说这样de话,我照你脑袋上打。”

  “爹……”连守yì腆着脸陪笑。

  “我说de不公道,是对老四不公道。”连老爷子因为四买了地,心里高兴,多喝了些酒,现在又勾起往事,话就多了◇起来。说de都是这些年大家不容易,连守信家两个成年劳力,几个孩子还小,花销都在将来。

  “……老大呀,这些年,全家挣de差不多都给了你。你心里要有数,不能没了良心。”连老爷子最后道,“我心里想★帮老四,可我有这个心,没这个力了。”

  “爹,你咋说这个。你老活de硬实,活de长寿,等我子好了,孝敬你老,就是帮我了。”连守信见连老爷子伤心起来,忙劝道。

  “你你孝顺。”连老爷子叹息着道,又扭头看连守人和连守yì,“我要是真有啥方子能赚钱,还能等到现在?”

  连守yì给连守人使眼色,让他替说句话,连守人只做没看见。

  “我这辈子,最稀罕买房子、买地。老四,你买这★地,买de对,爹高兴,替你高兴。”连老爷子哈哈笑着道。

  连蔓儿早就猜到,连守人和连守yì看见他们买地,心中有了想法,刚才一定是在连老爷子这说这个。可是连老爷子主意把de定,他们这事也站不住理◎,就这样给压服了下去。

  连老爷子这样,正好省de她们多了。

  “蔓儿那手里拿de是啥?”连守yì觉得没趣,看见连蔓儿手里拿着一bāo点心,就问,“你二伯没能去镇上喝酒,给你二伯捎了吃de?”

  连守yì就要伸手来拿点心。

  “谁不二伯是能人,天天都有人请喝酒那,还在乎我们这一顿。”连蔓儿笑着道,“这点心,是给我老姑de。”

  连蔓儿跳下炕,走到炕梢,将这bāo点心放在连秀儿面前。她想着双方不用明说,等大家都走了以后,连秀儿打开这bāo点心,是她偷吃过de,羞愧之下,连同周氏以后都不会去西厢房翻她们de了。

  谁,连秀儿还没去碰那点心,连守yì就走了,一把将点心拿了起来。他听连守人说了镇上这顿饭如何丰盛,肚子里de馋虫早就被勾了出来,越发觉得家里de饭菜清汤寡水de,看见有点心,就想厚着脸皮吃上几块。

  “二哥,那是给我de。”连秀儿只道是张氏今天从镇上给她买了点心来,见被连守yì拿了,立刻不满道。

  “二伯,这是给老姑de,你别打开。”连蔓儿也道。

  连守yì却不顾两个人de拦阻,一着急,干脆将点心bāo给撕开了。

  “这点心,咋这样……”连守yì拿了一块点心,放到眼前,没有立刻吃下去。

  连秀儿趁势抢过了点心bāo,等她看清楚里面de点心,脸腾地就红了。周氏也从旁边探过头来,脸也青了。好在屋●内光线昏暗,不仔细看,看不出她们de脸色变化。

  连蔓儿暗自摊手,事情这样了,只能见机行事。

  连守yì心中不满,这下子就找到了发泄de出口。

  “老四,你办de这叫啥事。”连◎○守yì将连秀儿发呆,就将一bāo点心捧到连老爷子跟前,让连老爷子看。“老四,你有钱了,给秀儿买,你就这么舍不得?这你还让你闺女de啃过了,才给秀儿。你这事办de不地道啊。有你这么做哥de吗,咱家可没你◇这么奸de人。”

  连守信不愿意说这是连秀儿干de,也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老四,都说你是实诚人。”连守人也开口道,“你这么办事,让大家伙心寒。你这是沽名钓誉啊,还欺负咱家de妹子。”

  “不,我不是。”连守信忙摆手道。

  “不是啥呀,怪不得蔓儿不让我碰,就是怕让我看见吧。你们要等着秀儿打开,到时候你们就不承认。秀儿老实,顾着你们de面子,不说出来就更好了,对不对。”连守yì道。

  连守yìde话说de没,只不过是说反了。

  周氏和连秀儿坐在炕梢,谁都没。

  连守信顾着这个顾着那个,连蔓儿可不想为周氏和连秀儿背黑锅。

  “咦,咋会这样那。今天早上看了还好好de那?”连蔓儿故意惊叫道,“……这点心是前天买de,忙着弄花生,就忘了给老姑了,放在柜子里。我们可是谁都没动过。”

  “你们没动,这是耗子啃de?要不咱家还出贼了?”

  “爹、娘,你们看,二伯也这么说。我也说这是进贼了。”连蔓儿立刻接口道,“……火烧de多,怕炕席烧坏了,我娘和我姐临走de时候把炕席卷起来了,我们de时候,炕席是铺在炕上de,烧红了好大一块。……好几样,摆放de位置都不一样了。……也就是我们在镇上这会功夫,爷、大伯、三伯,还有我们一家,都在镇上,可家里还有我奶、老姑、大伯娘他们,二伯和二伯娘,咋我们屋进了贼,就一点都不那?”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周氏de某些习惯,其实在连家是公开de秘密。

  “老四、老四,你们俩说,这不是你们几个孩子啃de?”连守人就问。

  连守信刚才已经过一回了,那还是私底下只有亲父子几口de时候,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诬陷de孩子。

  “我这几个孩子规矩着那,以前没分家de时候,大家伙都。现在分家了,更不会了。”连守信和张氏道。

  “你这小丫头,你刚才○那话,是说这贼是咱家里de人不是?”连守yì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突然厉声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眨了眨眼,连守yì这分明是想挑事。

  把这bāo点心送,就是让周氏和连秀儿好自为之,告诉她◆○那话,是说这贼是咱家里de人不是?”连守yì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突然厉声对连蔓儿道。

  连蔓nàhuà,shìshuōzhèzéishìzánjiālǐderénbúshì?”liánshǒuyìyǎnzhūzǐgūlūlūzhuǎnlezhuǎn,tūránlìshēngduìliánmànérdào。

  liánmànérzhǎlezhǎyǎn,liánshǒuyìzhèfènmíngshìxiǎngtiāoshì。

  bǎzhèbāodiǎnxīnsòng,jiùshìràngzhōushìhéliánxiùérhǎozìwéizhī,gàosùtā们以后再有这样de事,四房de人不会再忍。现在连老爷子也看到了,想必也明白了是回事。以后周氏和连秀儿自律也好,连老爷子压制也好,再要去四房de屋里翻查,就要好好想想了。

  送点心de目de已经达到。连守yì要挑着周氏和她们翻脸,连蔓儿可不会如了他de意。

  “二伯,我可没说你和二伯娘是贼。”连蔓儿怯生生地道。

  不提别人,单单说连守yì和何氏,分明就是说贼就是他们俩。

  “二伯娘就是喜欢背着我奶那个弄吃de。”连蔓儿说弄,不说偷,“二伯娘就喜欢吃鸡蛋、吃鸡,应该不会吃点心。哎呦,点心里有鸡蛋。”

  连守yì气de冲连蔓儿瞪起了眼睛。

  “蔓儿,你哪只眼睛看见你二伯娘偷吃点心了。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四五六来,老四,我今天就跟你们没完。”

  “我也没说就是二伯娘啊。谁偷吃谁心里清楚。”连蔓儿道,“我这里有证据。”

  “都给我闭嘴。”周氏突然大声道。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晚上会有二更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de支持,就是我最大de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