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原来如此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自从宋海龙来了,连花儿的举止、神态和的语气、用词就都不一样了,让她感觉怪怪的。要来形容那,如果说从qián的连花儿是个还带有些乡村气的城里人,那么宋海龙来了之后的连花儿,就完全和乡村这个环境格格不入。

  城里人也都不是这么矫情的吧,连蔓儿心里这么想着,一双眼睛也在打量着连花儿。

  同样是烫伤,连花儿现在的气色、精神气,和那天被烫伤的时候可是天差地别。

  “这是宋担心你啊,若不是不方便,他恨不得就在这屋里那。”蒋氏这个时候就笑着道。

  连花儿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大嫂就会说笑。”

  “花儿姐,你咋样了?”连蔓儿就走近连花儿,她想看看连花儿的伤势。“烫的厉害不,大家可都替你担心那。”

  “蔓儿,你坐这。”蒋氏似乎无意地将身子拦在了连花儿和连蔓儿之间。

  “蔓儿,你出去告诉海龙哥,让他别着急上火。”连花儿就道。

  “是啊,蔓儿你快去吧,别让宋着急,你花儿姐也该歇歇了。”古氏就道。

  古氏和连花儿两个都避而不谈伤势如何,而是急着打发她出去。连蔓儿顿时更加疑心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是连继祖请了村里的李郎中来了。

  连花儿伤势如何,总瞒不过郎中吧,连蔓儿想道。

  “蔓儿,嫂子求你帮个帮,你帮嫂子沏一壶茶水来好不好?”连继祖请了李郎中进来,蒋氏忙一脸陪笑和连蔓儿商量道。

  连蔓儿眨了眨眼睛,那旁边桌子上不就有一壶茶水吗,蒋氏又让她去帮着沏茶?哦,蒋氏这是想支开她?不,她不想走,她想看看连花儿在捣鬼◆。

  “蔓儿,你看嫂子这忙不开,是嫂子求你那。”蒋氏拉着连蔓儿的手,脸上隐隐露出央求的神色来。

  “好、好吧。”蒋氏这样,让连蔓儿心中一软,就点头答应了。

  “蔓儿,嫂子可多谢★你了。”蒋氏松了一口气道。

  连蔓儿暗自叹了一口气,只好从西屋里走出来,却也没走远,只站在门边,听里面的动静。

  “请李吧,我这伤是不要人看的。”屋里面传来连花儿有些冷冷的声音。

  “花儿,你这伤的可不轻,咋能不让郎中看看那?”古氏、蒋氏都在劝连花儿。

  “娘,嫂子,你们别劝我了。”连花儿的声音又道。

  一会功夫,连继祖就陪着李郎中走了出来,连蔓儿往旁边闪开了一些,眼角的余光正瞄见连继祖将一块不小的银子塞进李郎中的手里。

  “李,这可是对不住了。谁,我这妹子这么烈性那。”连继祖一路陪着李郎中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李郎中捏着手里的银子,又想着刚才连继祖请他来的路上说的那几句颇有深意的话,不该说才好,只好哼哼哈哈地应着。

  “这位。”宋海龙在院子里,见连继祖和郎中出来了,忙上qián来询问。

  李郎中脚步一顿,他根本就没看到连花儿的伤势,自然无法回答宋海龙。

  “花儿伤的很重?”宋海龙惊道。

  李郎中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最后干脆拱了拱手,也不说,由连继祖陪着走了开去。

  “蔓儿妹子,你花儿姐的伤到底样了?”宋海龙见李郎中这样,心中就认为连花儿是伤的极重,又看见连蔓儿就站在门口,忙上qián来询问。

  连蔓儿自然也是答不出来。

  “宋,请你进来。”蒋氏就挑门帘从屋里出来,对宋海龙道。

  宋海龙巴不得这一声,撩起袍角大步走进了西屋。

  “花儿,”宋海龙一进屋,就忙走到连花儿跟qián,心疼地道,“花儿,你的伤样了,要不要紧。”

  “哎,花儿这个孩子,说是伤在腿上,不肯让郎中看。”古氏抹着眼泪道。

  “这是何苦”宋海龙道。

  “海龙哥,我虽没见识,却懂的,女孩家,名节比性命还要紧。这伤不过是疼的紧,要不了命。我的身子,明清玉洁,怎能给不相干的男人看到。”连花儿幽幽地说着话,同时抬起眼帘,满含深情地瞥了宋海龙一眼。

  花儿这都是为了他,宋海龙顿时明白了。

  “花儿,你这是治伤,有要紧。你该,我不是那迂腐的人。”宋海龙道。

  “海龙哥,我你对我好。”连花儿垂下眼帘,娇怯怯地轻声道,“可是,宋家是名望的人家,更是大户人家出身,将这些看的很重。我、我不想……”

  “花儿,你不要害怕,娘她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宋海龙忙道。

  “海龙哥,我打定了主意,宁肯死了,也决不让你脸上有妨碍。”连花儿道。

  “你这死心眼的孩子,疼死我这做娘的了。”古氏哭道。

  “花儿……”宋海龙更是■○讲理的人。”宋海龙忙道。

  “海龙哥,我打定了主意,宁肯死了,也决不让你脸上有妨碍。”连花儿道。

  “你这死心眼的孩子,疼死我这做娘的了jiǎnglǐderén。”sònghǎilóngmángdào。

  “hǎilónggē,wǒdǎdìnglezhǔyì,níngkěnsǐle,yějuébúràngnǐliǎnshàngyǒufángài。”liánhuāérdào。

  “nǐzhèsǐxīnyǎndeháizǐ,téngsǐwǒzhèzuòniángdele。”gǔshìkūdào。

  “huāér……”sònghǎilónggèngshì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海龙哥,”连花儿低着头抽泣起来,“我这伤,怕是要留下疤痕。海龙哥,咱们的亲事,就算了吧。我已经让娘将你送来的定礼都拿了出来,海龙哥,你都收,从此以后,咱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连蔓儿趴在上房屋顶,听见屋里连花儿说要退亲,不禁吃了一惊。这可能,连花儿可能主动要求退亲,失去这飞上枝头的机会?

  一定是以退为进连蔓儿的脑子略转了转,就明白了,不由得更竖起★了耳朵,要听宋海龙如何zuò答。

  原来她刚才见宋海龙进了西屋,蒋氏和连朵儿就从屋里走了出来,一个在西屋门口,假zuò忙碌,另一个就站到了外面,让人不好靠近偷听。连蔓儿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连花◇★了耳朵,要听宋海龙如何zuò答。

  原来她刚才见宋海龙进了西屋,蒋氏和连朵儿就从屋里走了出来,一个在西屋门口,假zuò忙碌,另leěrduǒ,yàotīngsònghǎilóngrúhézuòdá。

  yuánláitāgāngcáijiànsònghǎilóngjìnlexīwū,jiǎngshìhéliánduǒérjiùcóngwūlǐzǒulechūlái,yīgèzàixīwūménkǒu,jiǎzuòmánglù,lìngyīgèjiùzhàndàolewàimiàn,ràngrénbúhǎokàojìntōutīng。liánmànérquèshìdǎdìngzhǔyì,yīdìngyàoliánhuā◎儿在捣鬼,这两处都不能偷听,她就又爬上屋顶。

  偷听这种事,说起来不光彩,可是如果对方在搞鬼,那么就无可厚非了。连蔓儿这样告诉,她只有十岁,就是被人了,最多说她淘气。

  屋里,宋海龙听★了连花儿要退亲的话,比连蔓儿还要吃惊。

  “花儿,你说?”

  “海龙哥,我也不舍得的。”连花儿嘤嘤的哭泣道,“我这腿上只怕要留疤,我、我不漂亮了,我配不上你了,海龙哥。……你以后会讨厌我,那时,我怕是要伤心死,我想,干脆,干脆……”

  “花儿,你把我宋海龙当做人了”宋海龙激动之下,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花儿,不管你是漂亮还是不漂亮,我对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退亲的话,你再也不要提起,否则,我可真要生气了。”

  “海龙哥。”连花儿抽泣的声音叫了一声。

  “花儿,你受伤,都是为了护着我。”连花儿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宋海龙看的心中一热,也不顾古氏就在旁边,他一把就握住了连花儿的手,“我宋海龙永远不会忘了你的这份情意,要我抛下你不管,那我还是人吗?我宋家,也绝做不出这样背xìn弃义的事情。”

  “海龙哥。”连花儿的声音中带着欣喜,“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没有看人。”

  “花儿,你就好。”宋海龙道。

  “不,不行。”连花儿似乎突然想到,将手从宋海龙的掌中抽了,“海龙哥,你现在是这么说,可是,要是我的腿真的落了疤,到时候你看了,就会讨厌我了。……这亲,还是退了吧。”

  “花儿。”宋海龙忙又抓住连花儿的手,另一只手举起来,“我宋海龙对天发誓,如果我因此厌弃你,就让我天打雷劈,天……”

  “海龙哥。”连花儿伸出另一只手,捂◇住了宋海龙的嘴,娇嗔道,“你别这样,我心疼的很。”

  “花儿。”

  “海龙哥,你可别忘了今天说的话。”连花儿轻轻的道。

  宋海龙和连花儿四只手交握在一起,彼此对望,脉脉含情。 ◇zhùlesònghǎilóngdezuǐ,jiāochēndào,“nǐbiézhèyàng,wǒxīnténgdehěn。”

  “huāér。”

  “hǎilónggē,nǐkěbiéwànglejīntiānshuōdehuà。”liánhuāérqīngqīngdedào。

  sònghǎilónghéliánhuāérsìzhīshǒujiāowòzàiyīqǐ,bǐcǐduìwàng,mòmòhánqíng。
  古氏轻轻咳嗽了一声,宋海龙和连花儿才放开了交握的手。

  “花儿,你们乡村的郎中不中用,我马上打发人回县城,找好郎中来。”宋海龙道,他激动过后,想到连花儿雪白的大腿上要是留下疤痕,那可▲就很不美了,便忙寻思起了解救之道。

  “城里的郎中,难道就不是男人了?”连花儿道,“海龙哥,我的身子,是绝不给别人看的。”

  “这……”宋海龙听连花儿的话情意绵绵,又是得意,又有些为难。

  “上次我和花儿的爹去县城,从德xìn堂买的药,很不,还剩下些,已经给花儿用上了。”古氏这个时候就道。

  “对,那个药是极好的。我让他们多送一些来。”

  “剩下的很多已经够用了。”古氏推辞道。

  “对了,德xìn堂的掌柜曾和我说过,我还忘了问,老姑可大好了?”宋海龙就问道。

  “你也看到了,事都没有了。”古氏就道。

  “你可别在人qián提起这事,老姑不愿意人那。”连花儿道。

  连蔓儿皱了皱眉,心中很是不解,他们为说到连秀儿?

  先送上一更,去吃饭,码二更,求粉红鼓励ing。(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zuò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