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开工


  ??费章节(12点)

  一个院子lǐ住着,她们弄这个酸菜作坊的动静可不小,上房连老爷子和周氏,还有二房和三房的人都了。

  连守信、张氏还带着几个孩子到上房,把事情和连老爷子仔☆细说了一遍。

  “也是个赚钱的道。”连老爷子听了连守信的解释,缓缓点了点头。以往到冬天的时候,也有人家会将自家腌的酸菜挑出几颗来,拿到镇上去卖给那些自家没有腌酸菜的人家。但是像她们这样大规模的★却从来没有。

  “武掌柜那边要货,腌的酸菜就不愁卖。”连老爷子想了想,又道,“你们这又是买家伙事,又是请人啥地,也得花钱。最好还是和武掌柜那边立个字据,这样更把握点。”

  连老爷子是个精细人,tā是怕武掌柜那边突然变卦,连守信的酸菜砸手lǐ赔钱。

  连老爷子这是真心为一家打算。

  “你这孩子实诚、厚道,和这武掌柜、武大老板交过两件事情,我看tā们也是稳妥的买卖人。可是在商言商,立个字据不为过。”连老爷子又抽了一口旱烟道。

  “爹说的不,是该立个字据。”连守信忙道。

  连蔓儿也正在想着这件事,连老爷子先说了出来,她心lǐ十分认同。

  “写字据得请人吧,要不,zán也不用请别人,这字据就麻烦爷给zán写。”连蔓儿道。连老爷子以前做过大掌柜,写的一笔漂亮的毛笔字,现在又能说出这样有见识的话来,写个字据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好。”连◎守信马上就道,“爹,这可得麻烦你老了。”

  “爷,我到镇上去,见着人我是连家的人,都跟我说爷的字写的好。我还没见过那,这次可能见识见识了。”连蔓儿笑道。

  连老爷子的一张脸上就绽出了笑◆○容。

  “那是大家伙给我面子。……哎,可有好久没拿过笔了。”

  连老爷子这样说,就是答应了。

  又和连老爷子说了一会话,一家人高高兴兴地从上房出来。连蔓儿又给连老爷子揉烟叶,最☆后一个出来,走到外屋,就碰到不知在灶下忙的连秀儿。

  “兴头的那样想钱都想疯了,还想卖酸菜发财”连秀儿扭头看见连蔓儿,就没好脸色,啪地一声将手lǐ拿的两个土豆扔进了旁边的粪箕子lǐ。粪箕子lǐ是从灶lǐ掏出来的草木灰,土豆掉进去,弄的那灰都飞了起来。原来是在灶lǐ烧土豆了。

  连蔓儿这才意识到的嘴角一直是上翘的,回头想想,方才和连老爷子的时候,她们一家人也都是喜笑颜开的。

  这都让连秀儿不高兴了。

  不过,她连蔓儿又不是连秀儿的娘,连秀儿高不高兴,关她事那。

  “老姑,你脸上有块吃麻哭。”连蔓儿指着连秀儿的脸道。吃麻哭是她们这lǐ的方言,就是指眼屎。

  连秀儿下意识地就去摸的脸。她刚从灶下掏烧好的土豆,手上还有灰,这下子,那灰就抹在了脸上。

  连蔓儿心中暗笑,不再理会连秀儿,蹦蹦跳跳地出了上房的门。

  等连蔓儿都快走到西厢房门□口了,连秀儿在脸上并没有摸到吃麻哭,跑屋lǐ去一照镜子,才是上了连蔓儿的当,当即就跑出来要找连蔓儿算账。

  “连蔓儿,我脸上哪有吃麻哭。”

  连蔓儿这时早就回到了西厢房,还将门给关上了○。连秀儿想要找连蔓儿,心lǐ却有点犯怵,就站在上房门口要叫骂,不过刚开口,就被连老爷子给吆喝回屋子lǐ去了。

  “别招惹你老姑,她脾气不好。”张氏道。

  “我没招惹她,真的。”连蔓儿从张氏手lǐ接过一个洗好的大鸭梨,咔哧咬了一口,笑嘻嘻地道,“娘,zán还是想想作坊开工的事吧。”

  一句话,立刻成功地将张氏的注意力转移了。

  ………………

  第二天,连家的酸◎菜作坊就开工了。张氏一共请了十个本村的来干活,连蔓儿想了想,又将这十个人分成两班,每班五个人,一班是来干活,另一班则是来。

  如果是自家腌几斤酸菜当然不算个事,但是每天要腌那么多斤的酸菜,就非★常耗费体力。这样分成两班,大家伙可以不至于疲劳工作,工作效率更高。而且这些只需要来干半天的活,另外半天留在家lǐ可以做家务、照看家人。这样两者兼顾,大家伙都十分愿意。

  连家的人也大致有了分工。连守信主要负责收白菜、称重。张氏就负责作坊lǐ面的事,比如协调几个如何分工,更重要的是她要负责酸菜的质量,比如说白菜丝要切的细细的,烫白菜丝的火候要把握好等。请来干活的们,就是负责切白菜丝、烧水烫菜等,至于最后的腌制,就是张氏和连守信来。

  虽然家lǐ请了人,连蔓儿几个也不肯歇着,也在作坊lǐ忙lǐ忙外地帮着干活。连蔓儿还暗地lǐ给封了个官:卫生监察员。

  加工酸菜这种入口的,卫生是很重要的。连蔓儿以前没有做过卖家,她从买家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入口的首先就是要干净。所以来她家干活的们,必须要穿围裙、头发也要用帕子包好,干活之前,要用热水将手洗干净。另外,连蔓儿还让张氏和连枝儿连夜用细棉布缝了几个口罩,让们干活的时候戴上。

  张氏挑选的本来都是干净利落的人,大家都非常配合。腌酸菜并没有技术含量,活计都是这些们做惯了的。她们听了张氏的讲解、安排,很快就上了手。

 ◇ 连蔓儿在旁边看着,心lǐ盘算,以这些人干活的速度,向武掌柜供货是绰绰有余的。

  “哎呀,人还不少”有人挑起棚屋的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连蔓儿回头一看,来的正是何氏。

  何●◇ 连蔓儿在旁边看着,心lǐ盘算,以这些人干活的速度,向武掌柜供货是绰绰有余的。

  “哎呀,人 liánmànérzàipángbiānkànzhe,xīnlǐpánsuàn,yǐzhèxiēréngànhuódesùdù,xiàngwǔzhǎngguìgònghuòshìchāochāoyǒuyúde。

  “āiya,rénháibúshǎo”yǒuréntiāoqǐpéngwūdeliánzǐ,cóngwàimiànzǒulejìnlái。

  liánmànérhuítóuyīkàn,láidezhèngshìhéshì。

  hé氏一手lǐ抓着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用眼睛四下踅摸,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正在烧火的一个瘦小的身影上。

  “老三,zán娘找你那,上房那么多活都没干,你咋躲这干活来了?”何氏大声道,“老四给你多少钱那。”

  连蔓儿家开了这个酸菜作坊,赵氏义不容辞地就帮忙了。张氏还劝她,就说是让周氏看见,肯定要说三道四。赵氏就说她是把活计都干完了才来的。赵氏一片热心地要帮忙,张氏也不好zǔ拦。

  “娘找我?活不都干完了吗?……行,我这就去。”听说是周氏找她,赵氏连忙就站起身往外走。

  “三嫂就是看看,随手帮了一把,并没给我们干活。”张氏忙解释道,她怕何氏去周氏跟前嚼舌头,让赵氏受气。

  何氏没吭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将瓜子皮吐在地上,迈步往作坊lǐ面走。

  “二伯娘,你要干啥?”连蔓儿伸手拦住了何氏。

  “弄个作坊,就了不起了,我看看就不行?”何氏翻了翻眼睛道。

  “三伯娘,你要看,就在门口看看,要进这作坊吗……,你看这lǐ的婶子大娘们……”连蔓儿坚定地拦住了何氏,不让她往作坊lǐ进。

  何氏嘴lǐ的瓜子皮吐的满天飞,连蔓儿让她站在门口,已经十分忍耐了。其实依着连蔓儿的心思,将何氏赶的远远的才好。

  “二嫂,zán这作坊是干活的,你看我们都得穿成这样才行。”张氏走道。

  被张氏和连蔓儿拦在门口,何氏见走不进去,只好站下了,不过还舍不得走。

  “唉呀妈呀,你们还挺讲究,裹的可严实。”何氏打量着屋lǐ干活的们道。

  “做的是入口的,zán讲究点,人家买着也放心。要是zán们买,不也是一样吗。”张氏就道。

  “可不是,连二嫂啊,我们这干活有啥看头,你还是到别处去嗑瓜子吧。”一个帮腔道。

  何氏见大家都不待见她,只好悻悻地走了。

  …………

  三天的功夫,连家的作坊lǐ真◆的腌出了一千五百斤的酸菜。武掌柜派了马车来,拉了三趟,才将所有的酸菜都运到了镇上。

  连守信和连蔓儿跟着车到镇上。

  武掌柜见tā们果然如期交货,而且还办起了作坊,请了人工做酸菜,赞许◆地连连点头。

  “难为你们了,我还想着第一次交货,怕不会这么顺利。”

  “我们答应的事,哪能不算数那。”连守信就道。

  “……心思活泛、言出必行,有前途,有前途。”武掌柜笑道。

  “只要武掌柜和东家信得过我们就行。”连守信憨厚地笑道。

  结算这次的酸菜钱的时候,一千五百斤的酸菜,应该是一千五百文钱,武掌柜已经给了一吊钱,只需要再支付五百文钱就可以了。

  连蔓儿看着那五串钱,并没有立刻去接。

  “武掌柜,我们家底薄,办这个作坊,往lǐ边可垫了不少钱,有些周转不开那。武掌柜家大业大……”

  连蔓儿还没有说完,武掌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这小丫头,可精的很。”

  “我就是实话实说。”连蔓儿道,“武掌柜要是……,zán干脆立个字据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