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奇怪的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奇怪de事

  lián蔓儿察言观色,觉得何氏de话里yǒu水份。后来,事实证明她de判断没,徐大老爷是县城de不是府城de,那一钱五分银子de价格也是徐大老爷开出来de,三钱银子不过是何氏在吹牛。

  “想当初啊,俺们求爷爷告奶奶地,结果人家就是不肯帮忙。现在,俺们不用谁帮忙,这酒也卖出去了。要看俺们de笑话,那可是白等了。”何氏说完话,嘿嘿冷笑了两声。
◇   何氏这是在向她们示威那,lián蔓儿心道。

  “二伯娘,这次你和二伯可赚了不少钱吧。”lián蔓儿就笑道,“二哥娶,还yǒu家里过年怕都花不完。奶前两天还说,该给我老姑做两套冬天穿de衣★裳了。”

  何氏听了lián蔓儿这么说,就很不高兴地板起了脸。

  “那酒是俺娘家de,lián家娶、做衣裳、过年啥地,也用不上俺娘家de钱。”

  “二伯娘,你咋忘了?”lián蔓儿故意惊讶地道,“二伯和我爷说过,那酒是二伯和何老舅合着伙酿de,卖de钱,二伯至少能分一半,二伯还说,这钱下来就都交给我奶管着。”

  “啥时候de事,俺咋不?”何氏顿时急了,矢口否认道,“蔓儿,你小孩子家家de,可bié乱。”

  “二伯娘,你要是忘了,等会就问问我奶。我奶肯定记得。”lián蔓儿笑道。

  “都分家了,俺家de事你们都少管。”何氏忽地站起身,也不再提要豆芽菜de事,拿着笸箩就走了。她这个时候才yǒu些后悔,为了争一口气,把卖葡萄酒de事都给兜了出来,这要是上房de了,真管他们要钱,这可咋办。

  何氏出了西厢房。也不回de屋,急急忙忙地就朝西村去了。lián守义现在在西村她家里,她得赶紧,和lián守义说说,趁早想个法子,把这到手de钱保住了。

  “瞧她吓de那个样!”lián蔓儿忍不住笑道。

  “这事咱就听听,也bié在你爷你奶跟前说啥。”张氏是个息事宁人de性子,就嘱咐lián蔓儿。“要不然啊,可就yǒude闹了。才消停了没几天,哎。”

  如果周氏何老六de葡萄酒卖了,依她de性子。肯定会向lián守义要钱。lián守义和何氏也肯定舍不得拿钱出来,到时候不会闹成样子。

  “娘,就是咱们不说,这事早晚也得传到我爷和奶de耳朵里。”lián蔓儿道。

  “不管咋地,咱不能去做这个恶人。”张氏道。 ◇
  张氏将碗里de姜糖水喝完,就又去作坊干活。她刚走没一会,小七就蹦蹦跳跳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姐。”小七叫了lián蔓儿,就笑嘻嘻地爬到炕上,从炕头拿了个小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两枚◇
  zhāngshìjiāngwǎnlǐdejiāngtángshuǐhēwán,jiùyòuqùzuòfānggànhuó。tāgāngzǒuméiyīhuì,xiǎoqījiùbèngbèngtiàotiàodìcóngwàimiànzǒulejìnlái。

  “èrjiě。”xiǎoqījiàoleliánmànér,jiùxiàoxīxīdìpádàokàngshàng,cóngkàngtóunálegèxiǎobùbāo。dǎkāilái,lǐmiànshìliǎngméi红皮鸡蛋。

  “咋还没吃完,舍不得吃是咋地?”lián蔓儿就笑了。

  今天是十月二十六,是小七de生日。她们这个地方de乡村人家,小孩子过生日讲究吃红皮鸡蛋。以前没分家de时候,因为孩子多,lián蔓儿这一辈de几个孩子过生日de时候。周氏都会允许煮上一个鸡蛋。

  现在她们分家出来过,第一个过生日de就是小七。她们家没养鸡,当然也就没yǒu鸡蛋,只能买。正好前些日子买了鸡蛋,张氏特意挑了几个大个de红皮鸡蛋留着。今天早上,张氏就给小七煮了四个鸡蛋。小七吃了两个,剩下de两个就放在炕头捂着保温。

  “不是舍不得,我是怕吃撑了。”小七笑着道。就蹭到lián蔓儿身边坐▲了,将两个鸡蛋在手里掂了掂,就把其中一个递给lián蔓儿。“二姐给你,咱俩一人吃一个。”

  他们家里,除了小七,就是lián蔓儿最小。家里yǒu好吃de。一般也会先可着她们俩吃。小七又和liá○n蔓儿要好,这两个鸡蛋,就是他特意留下来,要和lián蔓儿分着吃de。

  真是个机灵鬼,lián蔓儿又是好笑,又是窝心。鸡蛋因为一直在炕头捂着,握在手里还是温热de。

  “二姐,你咋不吃?”小七看见lián蔓儿拿着鸡蛋发呆,就说道,“二姐,你吃吧。爹和娘,还yǒu和咱哥,都我给你留了鸡蛋。”

  lián蔓儿笑了笑,给小七倒了一碗姜糖水。

  “喝点水,bié噎着。”lián蔓儿嘱咐小七

  “嗯。”小七接过碗,靠在lián蔓儿身上,一边吃鸡蛋,一边答应着。

  lián蔓儿就将手里de鸡蛋剥了皮,慢慢地吃着。

  “小七,今天你生日。除了鸡蛋,你还想吃啥,不是吃de,biéde也行。”lián蔓儿就向小七道,“咱卖苦姑娘儿de钱还没花完那。”

  “不要啥了,我都吃了三个鸡蛋了。”小七将最后一口鸡蛋吃下,又喝了一大口糖水,“以前过生日,才能吃一个。”

  还真是一个容易满足de孩子,lián蔓儿心里想。

  小七放下碗,舒服地叹了口气,就一颗完整de鸡蛋黄出现在de嘴边。是lián蔓儿只吃了蛋白,把蛋黄又留给了他。

  “张嘴。”lián蔓儿道。

  小七就笑嘻嘻地张开嘴,将一个蛋黄吃进嘴里。

  一会功夫,lián守信、张氏、lián枝儿和五郎都从外面。

  “娘,小七生日那,不能就吃几个鸡蛋吧。”lián蔓儿就和张氏商量。

  “我刚才还和你爹说那,咱晌午吃面条吧,手擀面,鸡蛋卤,让你爹擀面。”张氏就道。

  “那行啊。”lián守信笑着答应道。

  这个面条,自然是白面面条,还yǒu鸡蛋卤,几个孩子全都高兴起来。

  “晌午吃面条,那晚上咱再包一顿饺子吧。”lián蔓儿提议道。她前世和家人一起过生日,蛋糕可以不吃,但是饺子是必须吃de。现在没法弄蛋糕,包一顿饺子还是没问题de。

  “闺女说啥是啥。”张氏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们现在de条件,吃顿饺子不是难事。

  吃面条,饺子,自然是全家吃,这不仅是给小七过生日了,是全家都跟着改善伙食。

  家里白面还yǒu,白菜也是现成de,但是包饺子de肉却要去买。lián蔓儿就将笔墨纸砚都收拾起来,从柜子里取了钱,让小七和她一起去镇上买肉。

  姐弟两个走出西厢房,就看见周氏手里提着个□罐子,正冲东厢房里招呼人。

  “二郎、三郎、四郎、六郎……”周氏将几个孩子de名字挨个叫了个遍,却没yǒu人应声,“都跑哪去了,找个跑腿de人都没yǒu。”

  二郎几个一定都是去西村他老舅家吃饭去了,周氏自然找不到人。看她de样子,似乎是要买,四郎他们不在,可lián秀儿不是好好地在家里,就不能跑一趟。庄户人家de闺女,还真能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mài?就比如她和lián枝儿,还包括lián叶儿,哪一个不当半个劳力使?

  就算是小脚,她们村里,小脚de姑娘和也不少,也都是该干啥干啥,并不比大脚轻省。

  lián蔓儿就没yǒu理会周氏,拉着小七往外走。

  “老爷子,这秋油罐子都空了。找不着人给你去买,你晌午要吃,就吃咸盐水吧。”周氏高声道。

  “秋油没了,咋不早想着买。孩子们都去哪了?”屋里传来lián老爷子de声音。lián老爷子因为lián守人de事着了气恼,又赶上入冬,天气突然冷了下来,这两天身子就不大好,de声音似乎都没以前洪亮了。

  lián蔓儿一边走,一边回头,就看见lián守信站在西厢房门里,脸上带着犹豫de表情,欲言又□止。

  “爷,奶,”lián蔓儿就站住了,回身冲着周氏道,“我要去镇上,要是不太着急,就交给我吧。”

  lián守信站在屋门口,脸上露出了欣慰de笑容。他也没说话,转身就回屋去了。

  周氏依旧板着脸,好像不太愿意de样子,可却将手里de罐子毫不犹豫地递给lián蔓儿。

  lián蔓儿就走,接了罐子放进篮子里。

  “奶,打多少秋油?”lián蔓儿问。

  “打二两。”周氏道。

  “是蔓儿吧。”lián老爷子在屋里道,“把钱给蔓儿拿着。”

  周氏正数着手里de铜钱,听lián老爷子这么说,就yǒu些生气。

  “还用你说,你是生怕我占他们de便宜还是咋de?多少钱de玩意儿,给你,把钱拿着,可bié说我没给钱。”周氏气呼呼地把钱塞在lián蔓儿手里。

  周氏这个脾气,就是永远不让你痛快。这样de脾气,也就是自家de骨肉才肯包容吧,换了bié人,根本就不会去搭理她。

  lián蔓儿和小七一边说笑,一边就往青阳镇来。进了镇子,lián蔓儿就发觉今天路上来来往往de行人特bié多。

  “二姐,今天不是集,咋这么多人啊?”小七奇怪地道。

  lián蔓儿也觉得奇怪,这些人yǒu坐车de,yǒu骑马de,还yǒu走路de,好多都是出了镇子,就顺着官道往三十里营子去了。

  “应该不是赶集,这些好像不是咱本地人。”lián蔓儿就道。

  两人就先到了肉铺。

  “半肥半瘦de,包饺子用,要两斤半。棒骨还yǒu吧,也要两根。”

  “好咧,这猪肉馅,我顺带就给你切好了吧。”张屠夫道,lián蔓儿没少来他这买肉,算是老主顾了。

  “那感情好。”lián蔓儿自然点头,“张大叔,镇上咋突然多了这老些人?”(未完待续。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