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夜战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个何氏还真是会钻空子,jiù是不周氏会不会纵容她。

  “你不想挑豆子了?”周氏问。她根本连头也不抬,手里继续挑着豆子,动作又快又准。

  “娘,你不是让蔓儿来挑吗,那还费那二遍事干啥?”何氏道。

  “行。那你别挑豆子了。”周氏将手里一把豆子挑完,这才抬起头来,“你去把大门口那几捆柴禾拾掇了。”

  “啥?”何氏显然吃了一惊,“娘,那可十来捆柴禾……”

  “十七捆。”周氏道,“吃晌午饭前,你把那些柴禾拾掇好。下晌,zài拾掇十捆。”

  连蔓儿暗笑,何氏想捡便宜,可惜周氏不会向纵容连秀儿那样纵容她,这下撞上铁板了。

  所谓的拾掇柴禾,jiù是拾掇高粱杆。乡村人家每一样,都要派上用场。将高粱杆上的叶子扯下来,用来烧火,只留下光秃秃的高粱杆,明年种菜的时候jiù要用它来夹帐子、搭黄瓜架、豆角架。

  何氏当然不愿意,挑豆子虽然麻烦,可坐在炕上暖暖和和地,要是出去拾掇柴禾,jiù得在风雪里站半天,外面的雪是不大,可风不小。

  “娘,俺还是挑豆子吧。”何氏腆着脸笑道。

  “把你二伯娘挑的豆子给我。”周氏jiù沉下脸,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瞟了yǎn何氏,jiù将她挑的半笸箩豆子递给周氏。周氏接,用手在里面扒拉了几下,jiù捡出一粒沙子。

  “这jiù是你挑的豆子,你yǎn睛长hòu脑勺去了。干啥啥不行,还不拾掇柴禾去,等我伺候你是咋地?”周氏对何氏瞪起yǎn睛。

  一粒沙子,混在豆沙中,被谁不吃到了,磕掉一颗牙齿,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何氏还真是粗心。

  何氏自知理亏,不敢违拗周氏,jiù慢腾腾地下炕,嘴里一边咕哝着“jiù捡俺们这老实的欺负”。

  “柴禾不收拾完,你别吃饭。”

  周氏又加了一句,何氏◇这才撅着嘴出门去了。

  “这一笸箩,都重新挑。”周氏把笸箩里豆子都倒进大笸箩里,然hòu将空笸箩递给连蔓儿。

  连蔓儿jiù坐了何氏空出来的位置,小七也跟着凑,帮连蔓儿挑豆子。

  “这不是玩的,好好挑。”周氏jiù道。

  小七jiù撞了连芽儿一下,“这不是玩的,好好挑。”

  连蔓儿觉得有些好笑,小七这家伙也会欺负人,尤其是有哥哥和在跟前撑腰的时候,不过这孩子心yǎn好,欺负人也jiù是调皮,不会过分。小七欺负的人,仅限于连芽儿、连朵儿和六郎。

  连芽儿挪了挪身子,慢吞吞地挑豆子,也不。她的性子既不像连守义,也不像何氏,平时在家里jiù被四郎和六郎两个欺负。

  “五郎那,咋没来?”连秀儿突然问道。

  她们家发了豆芽,每天都有人来买,屋里当然要留人照看。张氏想的活计,用不着几个孩子,jiù只带了连枝儿来。五郎在西厢房看书、写字,接待可能来买豆芽的人,连蔓儿和小七是闲不住,好奇,所以也跟了来。

  张氏jiù要,连蔓儿却抢在了前头。

  “我哥在外边,和四郎、六郎在一块那。”连蔓儿jiù道。

  “都玩野了,也不帮着干活。”连秀儿jiù抱怨道。

  大家都不吭声。

  人多干活快,将近晌午的时候,豆子jiù挑好了。张氏和赵氏找了两个大木盆,倒了水洗豆子。豆子虽然挑干净了,但是上面沾有灰尘之类的,也要洗掉。将豆子洗净hòu,又另外换了水,将豆子泡上,这一的活计才算完。

  “那我们先了,下晚儿zài。”张氏jiù道。

  “去吧。”周氏道。

  连老爷子似乎要说话,想了想,最hòu还是没有说。

  连蔓儿几个jiù从上房出来,雪粒子还在下,比早上小了一些。连蔓儿特意朝大门口看了一yǎn,那里摆了一排的柴禾,不过却没看见何氏。

  “肯定又上哪家串门去了。”张氏小声道。

  回到西厢房,连守信和五郎已经在烧火做饭了。

  “晌午咱吃啥?”小七jiù问。

  “还是三和面的馒头,酸菜冻豆腐,zài炒个酸辣味的豆芽,咋样?”连守信和张氏商量。

  “行,晌午多吃点,晚上吃饽饽,还不啥时候那?”张氏jiù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连守信笑道。

  所谓三和面的馒头,jiù是用黍米面、杂豆面,加上少许的白面蒸的馒头,因为加◇了白面,吃起来口感好了许多,而且也很顶饱。豆芽菜jiù是加干辣椒炒,出锅之前特意加点醋,酸酸辣辣十分爽口。他们一家人都很爱吃。

  酸菜冻豆腐是他们这里冬天的家常菜,将酸菜切丝,买了白豆腐放在外○■面冻的透了,吃之前拿进屋来化一化,切成小块放进酸菜汤里炖。

  现在夜里屋子外的温度,已经达到零下十几度的样子了,白豆腐在外面冻上一个晚上,一块块地比石头都硬,能打死人。可是炖在酸菜汤里,那美味★却是头等的。

  连蔓儿尤其爱吃冻豆腐。

  “爹,多放一块冻豆腐呗。”连蔓儿jiù笑道。

  “我们蔓儿爱吃,还能少放了。”连守信道。

  吃过晌午饭,张氏jiù从屋角的一个篮子里,拿了两大串穿在一起的叶子出来,泡在了水里。

  “你姥姥上次来给咱带的,清香味的。下晚儿咱的饽饽,jiù垫这个。”张氏道。

  傍晚的时候,连秀儿,叫张氏去煮豆子。没有任何添加剂,▲要煮出好的豆沙,全靠的是对火候的掌握。往年煮豆沙的活计,都是张氏一手包办的。

  这个时候,连蔓儿已经有些明白了。

  “我jiù说,咋咱爷说一起包饽饽,奶咋jiù一点没反对那”

 ▲ “多干点活,累不死人。”张氏还是那句话,“jiù是不一起包,咱自家也要煮豆沙,顺手帮他们煮了,也不是啥大事。”

  连蔓儿往外看了看,大门口那些柴禾晌午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不何氏有没有吃晌午饭,zài看看低头烧火的张氏,连蔓儿暗自叹息。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些事,周氏是绝不会让他们分出来过的吧。张氏现在帮着周氏干活,心态能这么好,自然是她的性格使然,不过也是她尝到了分家另过的甜头,对一些偶然的麻烦、刁难jiù更不放在心上了。

  等豆沙煮好了,黄米面也发好了。发好的黄米面的体积几乎增加了一倍,有一个面缸的盖子都给拱起来了。

  连老爷子检查了黄米面和豆沙,连连点头,表示很满意。周氏也都看过了,依旧板着脸,却挑剔不出来。

  上房东屋,已经点起了油灯,三张饭桌bìng排摆在炕上,一家的都在桌子边坐好了。包饽饽,是的活计。男人们负责将一团团的面团从缸里取出来,zài揉揣一番,递到桌子上。

  连蔓儿看见何氏也在桌旁坐下了,jiù多了一个心yǎn,拉着张氏、连枝儿离何氏远远地坐了。

  开始包饽饽,张氏jiù给连枝儿和连蔓儿两个做了一下示范。一个饽饽用多大的面团,用多少豆沙馅。

  连蔓儿jiù学着样,挖了一块面团,在手中揉,面团有些粘手。等面团揉的顺了,jiù用手指在面团中间压,将面团压成一个锥形,zài用勺子舀适量的豆沙填进去,压实■,然hòu将口捏上。口一定要捏紧,不然蒸的时候会露馅。之hòu,zài将面团揉成圆形,下面垫上叶子,放在帘屉上,一个饽饽jiù完成了。

  小七坐在连蔓儿身hòu,yǎn巴巴地看着。他也想包饽饽■,可周氏不让,怕他糟蹋。

  等一帘屉饽饽包好了,jiù拿到外屋去,上锅蒸。饽饽蒸熟了之hòu,jiù要送到院子里去。外面非常冷,不用多久,冒着热气的饽饽jiù冻上了。这也是为连老爷子选在晚上包饽饽的缘故,晚上气温更低,饽饽冻的更结实。

  冻好的饽饽,会放进瓦缸里,放在房檐下,可以保存一个冬天。

  连守信、连守义、连守礼,还有二郎、三郎、四郎和五郎jiù负责来回运送饽饽和烧火蒸饽饽。连老爷子不用干活,他也不闲着,常出去看,帮着看蒸饽饽的火候,看饽饽冻的样。

  一帘屉一帘屉的饽饽送出去蒸,连蔓儿看看两个面缸里的面,还有那几盆一动没动的豆沙,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也不是说累的不行,是外屋的火烧的越来越多,屋里jiù跟着热了起来。她现在是完全明白,周氏为愿意让他们一起包饽饽了。

  要包几百斤的饽饽,其中包括连守人一家的口粮。连守人一家都不在,二房里能包饽饽的只有何氏和连芽儿,这娘俩包饽饽跟绣花似的慢。而张氏一个人能顶上两个人,连枝儿和她也能顶上两个大人,这要是没有她们娘三个,周氏带着人包到去,也包不完。

  而且她有些饿了,闻着外面饽饽的香味,连老爷子和周氏不发话,没人敢说想吃。而且,有些事,她们应该打算打算了。

  “娘。”连蔓儿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张氏。

  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jiù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