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讨债大队


  ??费章节(12点)

  要去县城讨债,免不得先要做一番准备。

  马上就是债务到期的日子,老金似乎听说了连老爷子病倒了的消息,急急忙忙地赶了。

  连老爷子终于在药物作用下睡着了,不能将他叫醒。周氏因为连老爷子这一病,吓的几乎掉了魂,这yàng的大事,她也拿不出主意来了。好在连老爷子将这件事全权交给连守信、张氏和连蔓儿这一家几口来处理。

  老金进了屋,还热心地询问连老爷子的病情,连蔓儿却没和心情和他客套。

  “wǒ们先还你三百八十两银子。你数一数吧。”连蔓儿将银子包推到老金面前。

  老金先看了银子的成色,又仔细数了数目。

  “这是三百八十两,那余下的钱时候能还,可就到日子了。”老金问。

  “wǒ们进城去拿银子。”连守信就道。

  “那好,那好。”老金的一张脸笑得十分和蔼,“不过,这话可说在头里。过了日子,就算过一天,那利息也是按一个月算的。 虽然咱们是乡里乡亲,这规矩不能坏。宽限你们日子,不收你们的房子和地,这就是咱们的情面了。”

  连蔓儿,高利贷就是这yàng严苛的规矩,所以才有那么多想依靠高利贷翻身的,最后反而因为高利贷更彻底地倾家荡产。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老金讨价还价。

  “金六爷,wǒ爷说了,让你就先收了这个银子,咱们在这字据上写上一笔。然后还要还多少银子,你给个准数。”连蔓儿就道。

  老金将银子收入怀里,眼睛左右踅摸了一下。看来连老爷子病的不轻,这家现在出来管事竟然是分出去的连守信一家。不过这些也不关他的事,他只要照数收账就行了。

  “原来的本金是六百两整,到期应该还一千二百四十四两一钱六分的银子。现在去掉已经还上的三百八十两,还欠八百六十四两一钱六分的银子。”老金从怀里拿出一架算盘来,噼里啪啦地拨弄了一阵,“这要是子时之前,把这欠的八百六十四两一钱六分的银◆子都还上,那这笔债就算是两清了。要是过了时候,就得按八百六十四两一钱六分的银子再接着收利息,过了一天,也按一个月算,那就是一千零三十六两九钱九分挂零的银子……”

  连守信和张氏听的有些咋舌,高★利贷太可怕了。而且他们有些心疼,那么多的银子啊。

  连蔓儿不心疼,这钱又不是他们出。连守人、连花儿他们不是要算计别人吗,那就让他们尝一尝酿的苦果。

  老金收了钱,就在借据上添了几笔,将☆他说的这些标明。连蔓儿叫二郎、连守礼和周氏在这上面画押,做个旁证。

  二郎和周氏都画了押,只有周氏,推说头晕,不肯画押。

  连蔓儿也没计较,将借据地收好,把老金送走,又到镇上先雇下两辆○马车,预付了一些车钱,订好了让车第二天时候到三十里营子去接他们。

  然后,她就又到济生堂,找王幼恒。

  “幼恒哥,你对县城的宋家多少?”连蔓儿问王幼恒。

  “就是宋海龙家?”王幼恒有些不解地看着连蔓儿,“蔓儿,你问这个干?”

  连蔓儿叹了一口气,就将连守人他们借债不还,连老爷子被气的吐血,卧病在床的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

  “wǒ爷让wǒ们进城去讨这笔钱,可wǒ们连宋家的大门冲哪边开,都不。”

  这话略有些夸张,不过连蔓儿确实对宋家的情况不清楚。不只是她,就是连老爷子也只是听传言说宋家如何如何,并没与宋家真正接触过。一来是连守人从来没细说过,二来是宋家也没和他们会过亲家。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但是想想,这yàng好像也不奇怪。

  连花儿的婚事是她与宋海龙私定了终身,然后才走的媒聘。连守人是在事情定下,需要准备嫁妆了,才通知了连老◎爷子。宋家与乡下的连家有门户差距,县城与三十里营子相距三十里,宋家虽然娶了连花儿进门,但却没有与乡下的连家走近的意图。

  “有这yàng的事。”王幼恒揉了揉眉峰,“宋家的事,wǒ的也不详细。”◆

  王幼恒有些为难,他一个男人,并没有八卦的爱好,他要读书,要学医,还要管铺子等等,与宋家也不过是泛泛之交,的很有限。

  “幼恒哥,你们同在县城,你的肯定比wǒ多。 你就随便说说吧。”连蔓儿道。他来找王幼恒,是因为王幼恒家也在县城,是认识宋家的。当然她也没指望能从王幼恒这打听出宋家的秘辛,不过是大致了解一下宋家的情况,心里有个准备。

  “这yàng啊,那wǒ想想。”王幼恒搜■肠刮肚,将的宋家的情况说给连蔓儿听。

  宋家是经商起家,现在当家的是老沈氏,也就是宋海龙的母亲。宋海龙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宋海龙本来还有两个哥哥,却也都年纪轻轻就过世了。

  ■■肠刮肚,将的宋家的情况说给连蔓儿听。

  宋家是经商起家,现在当家的是老沈氏,也就是宋海龙的母亲。宋海龙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chángguādù,jiāngdesòngjiādeqíngkuàngshuōgěiliánmànértīng。

  sòngjiāshìjīngshāngqǐjiā,xiànzàidāngjiādeshìlǎoshěnshì,yějiùshìsònghǎilóngdemǔqīn。sònghǎilóngdefùqīnzàitāhěnxiǎodeshíhòujiùqùshìle,sònghǎilóngběnláiháiyǒuliǎnggègēgē,quèyědōuniánjìqīngqīngjiùguòshìle。

  现在宋家只有沈老、宋海龙的两位寡嫂,宋海龙大哥遗下的一个女儿,然后就是宋海龙了。

  “宋海龙的祖父、曾祖父,也都是年纪轻轻就过世的。他们家几代单传,到了宋海龙这一辈,才好些。可惜,他的两个哥哥还是没逃过祖辈的宿命。”王幼恒道。

  宋家曾为此四处烧香拜佛,还请风水来修改大宅的风水,在沈老连生了三个后,人们都说沈老是宋家的贵人。

  连蔓儿哦了一声,怪不得宋海龙会这么受宠,原来他是宋家剩下的一颗独苗苗。

  “对了,沈老是府城沈家的人。”王幼恒想了想,又道。

  “咦?”连蔓儿有些吃惊,府城沈家竟然和宋家联姻?

  “沈老出自沈家的……旁支。”王幼恒似乎猜到了连蔓儿的想法,又解释道。

  有些事王幼恒不方便说的太明白,连蔓儿若有所思。

  “沈老很能干,听说,人也很明白、讲道理。”王幼恒道,“蔓儿,要你去讨债,这太为难了吧。”

  连蔓儿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有法子,家里人不是病了,就是和连守人一个鼻孔出气的,要不就是太老实,只有她去做这个恶人了。

  “是为难,可也没有法子。幼恒哥,”连蔓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王幼恒,“能不能,那个……”

  “蔓儿你想说?”王幼恒看着连蔓儿难得露出这yàng的表情,就道,“要wǒ帮忙?你尽管说。”

  “幼恒哥,wǒ们总麻烦你,wǒ……”连蔓儿低头看的脚尖。

  “有话就说吧,看wǒ能帮忙。”王幼恒见连蔓儿难得露出这yàng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指,在连蔓儿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笑道,“再这yàng,可不像你了。”

  “幼恒哥,那wǒ就说了。”连蔓儿也意识到在这y◇àng太忸怩了。她抬起头,揉了揉被王幼恒点过的额头,“幼恒哥,能不能把王太医的帖子,借wǒ用一下。”

  面对连蔓儿亮晶晶的眼睛,王幼恒很难说不。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

  “你是怕……,★★不会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连蔓儿道。

  大房一家这么做,只怕还留有后招,防备她们进城。连守人和连守义找到连守人的宅子,还吃了闭门羹。宋家高门大户,连花儿做了少奶奶,让他们进◆不了门,总是办得到的。有王太医的帖子在手,她就有把握一定能进的了门。

  “好吧,这事wǒ能帮上忙。”王幼恒吩咐人去拿了一张王太医的帖子来,给了连蔓儿。“蔓儿,要不,wǒ陪你进城吧。”

  连蔓儿忙摆手,现在已经进了腊月,济生堂要盘点一年的账目,王幼恒很忙,她进门的时候就了。

  “幼恒哥,wǒ不是一个人去。这个帖子,已经帮了大忙。”

  王幼恒见连蔓儿这么说,也没有坚持。毕竟找连守人、连花儿要债这种事,是连家的家务事,有他在旁边,并不方便。

  …………

  第二天一早,连蔓儿早早地就起来了。今天她要进城,特意系了棉裙,头上梳了双丫髻。跟她一起进城的有连守信、二郎、三郎、五郎和小七。

  本来不打算带小七的,但是小七欢喜进城,软磨硬泡,连蔓儿没有办法,只得将他带上。

  早点铺子关一天,就要损失好些钱,连蔓儿心疼。所以张氏留在家里,请连守礼、赵氏、连叶儿三个帮忙在铺子里支应一天。

  吃过了早饭,连蔓儿收拾利落了,就和连守信到上房来,跟连老爷子道别。

  “要了钱,你们就。”连老爷子嘱咐,“把老大一家都带,就说wǒ要死了。病了的,抬也把他给wǒ抬。就说wǒ说的话,谁要是不回,以后也不用了,wǒ们连家没有他这一号人。”

  “爷,你放心,肯定把钱和人都给你带。”连蔓儿道。连守人他们这次做的太过分,就是没有连老爷子的托付,她也不会放过他们。连花儿也好,连守人和古氏也好,都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

  连蔓儿率领的讨债小队出发了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wǒ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