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烟袋的威力


  “四叔,蔓儿,你们这是干啥?”lián继祖忙上前阻拦,“不是说爹他病了,起不来炕吗。有啥事,先跟我说。”

  “是啊,”蒋氏也抱着妞妞走到lián蔓儿身边,脸上陪着笑,“蔓儿,咱一家人有话好好说。”

  lián蔓儿冲二郎hé三郎使了个眼色,这两人就推开lián继祖走了出去。从家里出来的时候,lián老爷子有话,说是进城,当然是以lián守信为长,但是遇到事,要听蔓儿的。lián守信、五郎hé小七自然支持lián蔓儿,lián蔓儿手里又掌着财权,这一路上行事一板一眼,去了一趟宋家,就把钱都给要回来了。在二郎hé三郎眼中,lián蔓儿威信陡增,又有lián老爷子的旱烟袋在手,他们当然听lián蔓儿的。

  lián守人利用lián守义,让lián守义背了恶名,二郎hé三郎心里也有气。

  “四叔,蔓儿,你们这是干啥?”lián继祖见大家都不搭理他,就又问。

  lián蔓儿扫了lián继祖hé蒋氏一眼,她记得lián守礼说进城的经历,并没有提到这两个人。

  世上就是有这么一些人,总是非常凑巧的“不在场”。

  比如说周氏hélián老爷子的大闺女lián兰儿,lián守人夫妇在城里住了这些日子,其中有一段还是在lián兰儿家渡过的。按理说,她们之间必定有着密切的来往。但是lián守义hélián守礼进城来找lián守人,lián兰○儿只是找人给他们带路,自己并没有跟着一起来。

  lián守义hélián守礼是来找lián守人催债的,这一点,他们不会瞒着lián兰儿。

  又比如说lián继祖hé蒋氏,在lián守义◇hélián守礼来的时候,这两个人没有出现,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在哪里。

  这样想起来,似乎每次lián守人这一房有什么幺蛾子,lián继祖夫妻大都不在场。

  次数太多了。很难让人相信都是巧合。

  “大哥,大嫂,你们……”lián蔓儿话说了一半,就打住了。没有必要问这两个人前几天是不是在这宅子里,因为答案肯定是不在,而且还有充分的不在场的理由。

  “蔓儿,坐下说话吧。你拿的这旱烟袋……”蒋氏陪笑问。

  “这是咱爷的旱烟袋,见物如见人。”lián蔓儿只说了这一句。就不肯多说。

  lián继祖hé蒋氏站在那,miànmiàn相觑。

  这会工夫,就听见外miàn吵吵嚷嚷的声音,紧接着。二郎hé三郎扛着lián守人大步走了进来,古氏手里抱着一领灰鼠的大氅小跑着跟在后miàn。

  “……你大伯病的这样,你们这是要折腾死他。这还有没有规矩了……”古氏嘴里不停地嚷嚷着。

  “多亏有人带路,要不, 我们还找不着大伯。”二郎闷声道,就hé三郎将lián守人放在地上,转身站到lián守信的旁边。古氏lián忙赶上来,扶住了lián守人,将大氅披在他的身上。

  lián蔓儿不由得仔细打量lián守人hé古氏。jù说已经病的起不来炕的lián守人。却是miàn色红润,看上去比在乡下的时候还胖了些,只是胡须似乎很多天都没收拾了,因□此样子有些颓唐,也许是匆忙间被二郎hé三郎给抗过来的缘故,身上只穿着贴身的夹衣。

  古氏与在乡下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大伯、大伯娘。是我爷让我们进城,我爷让我代表他,有几句话◆跟你们说。”lián蔓儿说着就用双手把旱烟袋举在胸前,“……见物如见人。”

  lián守人hé古氏都站着没动。

  “蔓儿,你大伯病的这样,有啥话,让你大伯坐下说。”古氏说着话,就要扶lián守人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大伯、大伯娘。你们没听见我的话?爷给了我这旱烟袋,说见物如见人。你们见了我爷,该干啥,还用别人说?”lián蔓儿不客气地道。

  lián守人hé古氏显然有些不服,可是看见lián守信、二郎、三郎、五郎、小七hélián蔓儿都是一脸的怒色,宋家的使唤佣人们这个时候却不知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给老爷子磕头。你大伯病的不轻,就是老爷子在,这个礼◇也该免了吧。”古氏不服,不甘心,试图最后挣扎。

  lián守人是真的病了吗?lián蔓儿看未必。留胡子是为了装病,只可惜没想到二郎hé三郎会闯过去抓人,没机会进一步化妆,这个样子装病,谁能相信◎

  就算是真病了,那也不能容情。

  “大伯、大伯娘,你们让二伯hé三伯送回去的钱,我爷收到了。”lián蔓儿盯着lián守人hé古氏,“你们的心思,我爷都明白了。”

  lián守人有些慌乱地移开了目光。

  “蔓儿,我们也是……”古氏试图解释。

  “爹被你们气的吐了血!”lián守信大吼,上前扯住lián守人的衣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别人我不管,大哥,你还是不是爹的儿子,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跪不跪?”

  “爹、爹真的吐了血?”lián守人颤巍巍的声音问道。

  lián守信一把将lián守人推在地上。

  “爹呀、爹呀……”lián守人○爬起来,接着就跪伏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古氏见状,脸色也有些苍白,悄没声音地跪了下去,垂下头。lián继祖hé蒋氏对视了一眼,跟在lián守人hé古氏身后也跪了下来。

  “你还有▲páqǐlái,jiēzhejiùguìfúzàidìshàng,wūwūdìkūleqǐlái。

  gǔshìjiànzhuàng,liǎnsèyěyǒuxiēcāngbái,qiāoméishēngyīndìguìlexiàqù,chuíxiàtóu。liánjìzǔhéjiǎngshìduìshìleyīyǎn,gēnzàiliánshǒurénhégǔshìshēnhòuyěguìlexiàlái。

  “nǐháiyǒu脸哭!”lián守信指着lián守人怒斥,“爹都多大年龄了,你知不知道?爹为了供你念书,让你做官,吃苦受累这么多年,没说过一句怨言,可你是咋回报爹的?爹都给你擦多少次屁股了? 你在这吃香的喝辣的,让人伺候,欠下一屁股债,你不想着还,你还有脸算计爹?你把爹气死了你就好了?”

  lián蔓儿手里拿着旱烟袋,lián守信发火,她就省得说话了。不过,lián守信还是心善手软,因为lián守人的“病”,没有用拳头招呼lián守人。

  “大伯,我爹是你亲兄弟,你咋把他当二小子耍?”二郎瞪着lián守人道。

  二,是他们这个地方的土话,意思同傻。

  “老四,咱爹、咱爹死了?”lián守人的身子一下子软了,颤巍巍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空空的,似乎失去了焦距,眼睛里的泪水倒不是假的。

  “不能,老爷子身子骨多硬朗。老爷子要真的死了,蔓儿咋还能穿着颜色衣裳那?”古氏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忙说道。

  “没把我爷给气死,大伯娘心里不足是吧。”lián蔓儿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古氏忙摆手道,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罪名她可担不起。刚才一时着急,没有小心措辞,过后◆才发现自己的话让人不爱听。

  lián蔓儿看了lián守人hé古氏一眼,在她看来,听到lián老爷子吐血的消息,lián守人的伤心是真的,而且还有失去了倚靠的不知所措。至于古氏,也有些惊慌,但是伤心却未必。lián继祖hé蒋氏都低着头,看不出他们此刻的想法。

  听说lián老爷子没有死,lián守人似乎放下些心,不再哭了,古氏却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还爹啊爹的叫着,那样子,便是lián老爷子的亲生闺女怕也比不上。

  lián蔓儿用旱烟袋在旁边的桌子上磕了磕。

  “大伯,我爷让你们都回家。咱们现在就走吧。”lián蔓儿道。

  lián守人低着头站了起来。lián老爷子病重,天大的事都要靠边,谁也不敢说不回去的话。

  “得去跟宋家老夫人辞行。”古氏拿帕子抹着眼角,思路非常清晰道,“还得收拾收拾。”

  “都不用,立刻就走。”lián蔓儿道,“沈老夫人那边,我们已经替你们说过了。宋家这就会吧宅子hé人都收回去。大伯、大伯娘,你们为了凑钱,把东西都当了,只剩下随身的衣裳,那还有啥可收拾的,就穿着随身的衣裳走吧。”

  古氏哑口无言。

  “二郎哥,三郎哥,你们扛着大伯,咱们走。”lián蔓儿就招手道,“我爷说了,不勉强。谁不想回去,就不回去,以后也不再是lián家的人。”

  “别、别、别,我们回,我们都回。”lián继祖、古氏hé蒋氏都忙道。

  最后,还是蒋氏作好作歹,lián蔓儿才答应让他们去收拾了一些行李出来。

  lián蔓儿雇了两辆马车,lián继祖又去雇了一辆,一众人并不在县城停留,急匆匆地往回赶。

  “二姐,该用旱烟袋敲他们几下。”坐在车上,小七气鼓鼓地道。

  “咱分家了,以后,说话办事,该拉开点距离了。”lián蔓儿靠在车座上道,将该办的事情办好,除此之外,她不想涉入太深。进城讨债,带回lián守人一家,是为了lián老爷子。还有一个原因,lián蔓儿没有忘,借高利贷的时候,他们还没分家。

  经过这件事,lián老爷子应该有所醒悟,lián守信也是一样◎。从此彻底拉开与那一大家子的距离,lián蔓儿不想总为他们收拾残局。

  黄昏时分,马车终于停在了lián家的大门口。

  lián守人hé古氏抢着下车,lián继祖hé蒋氏跟在后miàn★,反而将lián蔓儿几个给落在了后miàn。lián守人hé古氏一路跑进院子里,还没进门就开始哭着喊爹。

  一个人从上房里出来,迎住lián守人,不由分说一拳就将lián守人打倒在地。

  ***………………*****

  先送上一更,继续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