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冰车


  二更,qiú粉红。

  …………***………………

  连蔓儿不知道连老爷子是怎样和赵家协商的,zuì后的结果是酒席自家请厨子办,不过要摆在镇上的宅子里。

  这样看来,是双方都各自退了一步。在村上摆酒和在镇上的宅子里摆酒,除了连家人要跑来跑去,麻烦一些,似乎也没有别的差别了。

  迎亲的日子定在腊月二十,一家人都忙碌了起来。

  山上的工程还没停工,蔓儿家的早点铺子每天照常营业,连蔓儿也每天过去帮忙、算账。忙完了铺子里的活,一家人或是回老宅,或是去镇上,帮着忙活二郎迎娶的准备。

  老宅那边每天人都不断,村里的人,还有远近的亲友都陆陆续续地来随礼。乡村人家认为,娶媳妇,是比嫁闺女更重要、更隆重的大事,因此来的人比给连花儿添箱的时候又多了许多。

  小孩子们是zuì喜欢这样的场合的,一来热闹,二来主家招待这些来来往往的客人,总得预备一些糖啊、瓜子、花生之类的。这些在后世看来非常平常的零食,在物资相对贫乏,又习惯节俭度日的乡村人家就贵重了。

  乡村人家还有个有趣的、不成文的那么个说法。这些瓜子、花生,属于看碟,来客大多不会吃,就是吃,也只是意思意思。这是相互体恤、节省的缘故。

  但是,既然摆出来了,总会有些消耗。小孩子们趁着大人不注意,抓一把吃,这事经常有。在这样的喜庆气氛下,只要不过分,家里的大人就不会认真生气、呵斥。

  人多热闹、有吃的,这就吸引了许多村里的小孩子,成天有事没事地在连家转悠。其中当然包括连家自己的孩子。

  连蔓儿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渐渐地竟喜欢上了这种喜庆的热闹。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腊月十九,需要在连家住宿一晚的远客们陆续到了。张家自然也来了人,这次来的是张庆nián、王氏夫妻两个,张采云也跟着来了。

  张青山和李氏老两口人没来,但是一片惦记闺女、外☆孙的心却到了,让张庆nián捎了许多的东西过来。

  一篓子的冻梨。一篮闷的烂烂的,香气扑鼻的八里香,一篮红枣,一篮山楂。几串蘑菇干,一包干木耳,还有两只被绑了腿和翅膀,咯咯直叫的老母鸡。

  老母鸡是养了三nián多,已经不再下蛋,熬汤zuì滋补的,这是老两口依旧担心张氏的身子,给她补养的。

  连守信就有些过意不去。

  “咋总拿这老些东西来。”连守信老实地道,“wǒ们做小辈的。还没孝顺岳父岳母,这让wǒ心里咋过的去。”

  张庆nián就笑,王氏快人快语。

  “姐夫你这么见外干啥。这些都是家里的东西,也没用花钱。爹和娘说了,只要wǒ姐过的顺心,那就比啥都强。”

  张庆nián和连守信坐在炕沿上唠家常,王氏和张氏坐在炕里更是聊的热闹。

  “娘上次来那回。看你过的不错,回去总算把心放下了。现在天冷,wǒ和庆nián就没让老两口出门。”王氏道。

  “你做的对,爹和娘身体都好吧。娘每nián到这个时候,就老爱咳嗽,今nián好点没?”张氏道。

  “也咳嗽了两天,比往nián轻多了,现在早好了。”王氏让张氏放心。“听说,你们开了个铺子?”

  “嗯。”说到铺子,张氏神采飞扬起来,就和王氏说开了,“……刚开始,心里也没底。wǒ还想。要是不挣钱,那就赶紧关了。……辛苦是辛苦,可能挣着钱,再辛苦,wǒ们这心里也高兴。◎……好的时候,一天能挣二百个钱。”

  “哎呦,那正经不少。”王氏替张氏高兴,“wǒ回去跟咱爹娘说,咱爹娘肯定高兴。”

  连蔓儿在旁边吃着八里香,暗自抚额,张氏就是这样的人,没心眼,跟谁■好,那就一心对人好,不藏私,什么话都说。

  “蔓儿,咱出去玩呗。”张采云就道。山里的姑娘,漫山遍野地跑惯了,性子更野。以前来的时候,都是有李氏在旁边。李氏爱静,张采云表现的很乖巧。这次是跟着爹娘来的,张采云的本性就露出来了,在屋里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

  “行啊,玩啥那。”连蔓儿想了想,眼睛就是一亮,在张采云耳朵边小声道,“咱找wǒ哥,打冰溜去。……别让wǒ爹和娘知道。”

  “好,好。”张采云乐了。

  “外边多冷啊,你俩老实在屋待着吧。”连枝儿在旁笑道,她听见连蔓儿和张采云说的话了。

  “姐,wǒ们就去玩一会,你可得给wǒ们保密。”连蔓儿赶忙道。

  连枝儿低声笑。

  连蔓儿就和张采云穿鞋下炕。

  “你俩干啥去啊,一会吃饭了。”张氏见了,忙道。

  “去找wǒ哥,让他回来吃饭。”连蔓儿就道,“顺便让采云姐看看咱家的铺子。”

  “快去快回,别在外边玩。”张氏就道。

  连蔓儿和张采云答应了,就跑出来。

  “五哥在哪,咋没在家里?”一边走,张采云一边问。

  “wǒ哥在铺子里那。”连蔓儿答道,“这两天家里人多,wǒ哥说闹哄哄的,静不下心。

  铺子里没人,他自己在那写字念书。”

  五郎爱读书,很珍惜能够有念书写字的机会,一有时间,就会抱了书看。他不仅自己这么爱学习,也督促小七跟○着他一起学。

  “五哥念书写字?”张采云睁大了眼睛。

  “wǒ哥已经能写不少字了。wǒ和wǒ姐,还有小七,wǒ们也都学念书写字。”连蔓儿告诉张采云,“明nián开春,wǒ们家还要送wǒ★哥和小七去镇上的书塾里去念书。 wǒ哥怕到时候跟不上,现在可用功了。”

  连蔓儿说到这,抬脚将路边的一块积雪踢飞。

  “可惜,wǒ和wǒ姐不能去,书塾里不收女学生。”

  张采云沉默了一会。

  “蔓儿。你也认了不少字了吧。 wǒ一个大字都不认识。”

  “认了点,没wǒ哥认的多。”连蔓儿道。张家没出过读书人,心里对读书人很敬重,但是自家人都不大读书。“采云姐,你想认字,wǒ教你啊。”

  “好啊。”张采云咯咯的笑,“wǒ可笨了。”

  “采云姐,你可别这样说。要不。你就留wǒ们家吧,咱一起学认字念书。你不知道,wǒ娘可稀罕你了。她一跟wǒ们生气,就说wǒ们都不像她。说你像她。说要跟大舅和大舅妈商量,把你换wǒ们家来,做她亲闺女。”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一会工夫就到了早点铺子门口。

  连蔓儿先走到里屋窗外,敲了敲窗户。

  “哥,给wǒ开门,wǒ和采云姐来看你了。”连蔓儿喊。

  “哎,这就来。”屋里五郎立刻应声道。

  五郎和小七抢着开门,将连蔓儿和张采云让进屋里。

  “这就是你们的早点铺子啊。还真不小,收拾的挺干净的。”张采云一边看,一边道。

  “采云快屋里坐。大舅刚来的,还有谁来了?”五郎问。

  “就大舅和大舅妈来了,姥和姥爷没来。”连蔓儿说着话,拿出两个八里香递给五郎和小七,“大舅给咱带了好些东西。光冻梨就一篓子。”

  几个人走到里屋,都上炕坐了。每天都要烧很多柴禾,这屋里比老宅那边还要暖和。

  张采云很好奇地摆弄了一会桌子上的笔墨纸砚,就失去了兴趣。

  “那咱回去吧,wǒ不知道大舅和大舅妈来了。”五郎就收拾起纸笔道。

  小七喜欢张庆nián,更急着要回去。

  “不忙,娘说咱吃晚饭的时候回去就行。”连蔓儿编瞎话道,“哥。小七,你俩做的那冰车那,是不是藏这了,先带采云姐去玩会儿呗。”

  张采云忙点头。

  “是啊,咱玩会儿去呗,让wǒ看看你们做的冰车啥样?”

  “好啊。先玩会去,咱再回家吃饭。”小七也道。毕竟是小孩子,有好玩的,把他喜欢的大舅就给放到后头了。

  “蔓儿,你惦记冰车惦记好多天了吧。还把采云搬出来,就你自己想玩。”五郎瞟了一眼连蔓儿道。

  连蔓儿嘻嘻笑。

  “哥,那冰早都冻结实了,马车走在上面都没事,你还怕wǒ和采云姐掉冰窟窿里去?”

  五郎抚额。

  “得了,别说了,带你们去玩不就得了。”五郎道。

  连蔓儿和张采云高兴的击掌。

  所谓的冰车,其实也就一尺半见方,上面一块木板,是用几个木条拼接而成的,木条下面两侧是两块长方木,挨着地面那一侧,镶嵌了两条铁,突出在外。

  木板的拼接是连守礼帮着做的,至于那两条铁,是从家里找了些废弃的铁器边角,去镇上的铁匠铺,qiú铁匠给回炉打成型的。

  冰车另外还配有两个支撑棍儿,棍子的一头是铁钉。

  人或是坐,或是蹲,或是跪,或是站在冰车上,两只手握着棍子,铁钉的一头插入冰面,用作动力,带动冰车向前飞快地滑动。

  别看这小小的冰车,在乡村人家的孩子眼里的稀罕程度,看正在冰面上玩耍的孩子们投过来的目光,就知道了。

  “连蔓儿……”一个半大小子飞快地冲了过来。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

  这两天粉红不给力,555,qiú粉红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