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喜宴闹剧


  四更,求粉红。

  ………………********…………

  周氏的声音不高,但是也不太低。她们站的台阶,离着赵秀é嫂子那yī桌,也不过十来步远的距离。

  也许是人声嘈杂的缘故,赵秀é的嫂子似乎没有tīng见周氏的话。她只是略微转过头来,就又把头转回去,笑着招呼yī桌的孩子们吃菜,好像没看到周氏这群人。

  周氏恼了,在连家,没人敢无视她。她在家里打个喷嚏,连家的地面都要跟着抖三抖。就是在这里,赵、连两家的所有亲朋好友中,也是她的辈分最高。赵秀é嫂子的举动,周氏眼里,不仅没有规矩,还不将她这个长辈放在眼里。

  只是,这毕竟是喜宴,赵秀é的嫂子不搭话,周氏也不好直接上前去斥骂,因此恼上加恼。

  “那是谁?”周氏就问跟在身边的闺女和孙女们。

  连蔓儿不引人注目地往人群后面挪了挪。

  “是二郎媳妇她娘家嫂子。”连秀儿道。连秀儿在◎家里不出门,也是来到这之后,才认得了赵秀é的嫂子。两个人还没有说过话。

  周氏往新房的方向看了yī眼,神色更加阴郁。

  正好知客的人又进了院子。

  “玉昌。”周氏高声喊。
  周氏的外甥吴玉昌,今天被请来做知客,主要负责安排宴席。

  吴玉昌tīng见周氏唤他,赶忙yī路小跑到了跟前。

  “二姨,你老有啥事?”吴玉昌陪笑道,“这屋檐子下面有风,我送你老屋里坐着去。”

  “我还屋里坐着去干啥,这股子妖风儿都要把房盖子给掀了。玉昌,我问问你,你这是咋做的知客,几个毛孩子就人五人六地占yī张桌子。这是哪家没规没法的。家里没老人教给她们规矩,几辈子没吃过席的,上这吃冤大头来了?”

  周氏因为气恼,声音略高了yī些。已经有几张桌子上的客人,扭过头来往这边张望了。

  “姐,我就说跟别的桌子挤挤算了,你看,现在让人说的咱像个啥。咱这席别吃了。”赵秀é嫂子那yī席上。yī个正给儿子夹菜的年轻媳妇放下了筷子,小声道。

  赵秀é的嫂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周氏yī开始说话,她就tīng见了,她只装没tīng见。她也知道周氏是谁。

○  这桌子上的两个媳妇。都是她娘家的弟媳妇,今天来给小姑子赵秀é随礼,那几个孩子就是这两弟媳妇带来的。酒席的安排,她都打tīng在心里了,知道连家准备的chōng裕,就没急着让俩弟媳妇出来坐席。
  “跟那些人挤着吃的不舒坦,等会我带你们坐席。”她对两个弟媳妇是这么说的。

  她们是新亲,她是新娘子嫡亲的嫂子,在她看来连家二郎娶赵秀é有点高攀。那她的身份显然又高了几分。她就打定了主意,开席之后,才带着弟媳妇和侄子们出来,找知客的给开了yī桌。给弟媳妇和侄子们争取点好处,同时也卖弄卖弄她的体面、本事。

  她认为,就是连家有人看着不顺眼,也不敢。不能当面挑理。

  没想到,周氏不仅挑理了,还骂的这么狠。早tīng说周氏厉害,会调理儿媳妇,但是对孙子媳妇却是极好,再咋说,也应该看着秀é的面子,咋就当着这些人的面。这么骂她,让她下不了台那。

  “姐,那老婆子谁啊。”另yī个弟媳妇嘴里嚼着扣肉,有些含糊不清地问。

  “谁知道是哪个老不死的!”赵秀é的嫂子随口道,她要在弟媳妇和侄子面前撑场面,她就不信了。周氏能过来赶她们走?“别管她,咱吃咱的。只当她是放屁。”

  桌子旁的几个孩子就哄笑起来。

  周氏并没有tīng清赵秀é嫂子这yī桌的人都说了啥话,但是她看见她们没事人yī样地吃菜,几个孩子还笑成yī团,想必也没说什么好话。yī股火直冲脑▲门,周氏指着赵秀é的嫂子,抬腿下台阶,就要上前来跟她们理论。

  吴玉昌是个乖觉的人,忙抱住周氏。

  “二姨,我扶你老屋里去。”不由分说,就将周氏给抱屋里去了,回头又让连蔓儿几个把门给关◇◆上。

  “二姨,这是二郎的大喜的日子。她们小辈不懂规矩,还是老赵家的人,也就今天,咱看在二郎的面子上,就让她过去得了。她们不懂规矩,祸害的是她们自己家的人,二姨你老干啥费劲巴力地训导她,你老就◆等着以后,看个乐得了。”吴玉昌陪笑道。

  连蔓儿tīng得暗暗咂舌,吴玉昌这张巧嘴,简直能让铁树开花。

  果然,周氏tīng了吴玉昌的话,那气也消了大半。

  “就你会说话,你看看那几个人那样,眼睛里哪还有老人,在家不定咋打爹骂娘的,她家没管教好她,让她出来丢人现眼。”周氏骂道。

  “丢的是她家的人,二姨咱别和她生气,犯不上的。”吴玉贵笑道。

  “我心疼我那yī桌席,玉昌,你也是,你这个知客的是咋当的,就那几个人,让她们在别的桌子上挤挤不是现成的,你还抬举她,给她另开yī张桌子。”周氏数落吴玉昌。

  吴玉昌陪笑,按着常理,是不该开那yī桌,赵秀é的嫂子就不该提这个要求。可赵秀é的嫂子提出来了,他想着也有多余的席面,就给了赵秀é的嫂子yī个面子,给安排了。他是知客,不评判是非对错,只想着让整个场面和谐、有序。

  “二姨,这都怪我。yī时没想周到,你老有气,就打我几巴掌吧。”吴玉昌陪笑对周氏道。

  连蔓儿在旁偷笑,心想,吴玉昌只是个庄稼人,地还不多,也没别的营生。是个再平凡不过的草根,但是在三十里营子,还有周围的十里八村都吃的开◎,大家有事,还总请他跟着参谋,做酒席的知客。

  这是个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的人,而且热心肠,没坏心眼。这些造就了他的好人缘,还有威望。

  吴玉昌见周氏的气渐渐平了,就离开去外边支应去了。◆连朵儿见没人注意,悄没声地溜出了房间。

  周氏表面上被吴玉昌哄转了,毕竟她也不想闹了二郎的喜宴。只是,她心里还有些气愤难平。尤其是想到赵秀é的嫂子对她轻慢的态度。

  “我顾全二郎,可让那婆娘得了意。”周氏道。

  连蔓儿瞧了瞧周氏,觉得她这句话是说给屋里的闺女和孙女们tīng了。说起来,赵秀é的嫂子这事做的确实不大好,连蔓儿瞧的清清楚楚,还有两三张桌子上,还可以挤坐下人。而按◎照规矩,小孩子是不算人数的,跟着他们的爹娘,总安排的开。

  周氏生气,有情可原,只是骂的太狠。

  总的说来,这次周氏是落在了下风的。

  这事她该不该管那,她tīng见了赵秀é的■◎照规矩,小孩子是不算人数的,跟着他们的爹娘,总安排的开。

  周氏生气,有情可原,只是骂的太狠zhàoguījǔ,xiǎoháizǐshìbúsuànrénshùde,gēnzhetāmendediēniáng,zǒngānpáidekāi。

  zhōushìshēngqì,yǒuqíngkěyuán,zhīshìmàdetàihěn。

  zǒngdeshuōlái,zhècìzhōushìshìluòzàilexiàfēngde。

  zhèshìtāgāibúgāiguǎnnà,tātīngjiànlezhàoxiùéde嫂子骂周氏的话。周氏不好,可却是连家辈分最高的人。

  “奶,”连蔓儿想了想,就走到周氏跟前,附在周氏耳边,低低的声音说了几句。

  “好主意。”周氏拍大腿,“得赶紧的,四郎他们在哪那?”

  “估计就在门口。”连蔓儿道,“奶,让我老姑去说,四郎怕我老姑,肯定tīng话。”

  “行。”周氏就叫过连秀儿来叮嘱了几句。

  连秀儿也在生气,tīng了周氏的话,就乐了,忙▲出了屋子,yī会工夫回来,就说办好了。

  “我看看。”

  周氏就起身,将门帘掀开yī些。连蔓儿也跟过去,往外张望。

  四郎和六郎,还有另外两个半大小子从外面跑进来,眼睛四下踅摸▲,最后落在赵秀é嫂子那yī席上。四个小子跑过去,将席上的几个孩子往旁边挤挤,就坐了下来。也不用人招呼,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感觉筷子不应手,就上手去抓,专挑好菜肉菜下手。

  “那俩小子是二嫂的侄子。”连秀儿得意地道。

  赵秀é的嫂子,她两个弟媳妇,还有几个侄子,打扮的都很体面。四郎几个今天也穿的齐整,不过在外面玩了半天,身上沾了不少灰土,六郎的大鼻涕yī直拖到胸前。何家两个小子的邋遢劲儿,和四郎、六郎两个,看上去,如同是亲兄弟yī样。

  他们四个yī上桌,别的人就没有了下筷子的地方了。

  原来的yī个小孩被抢了肉,就不让了,伸手拍了旁边何家小子yī下,何家小◎子用肩膀yī撞,就将那小孩给撞下长凳,摔了个屁股堆儿。这孩子就大哭起来,他娘心疼了,站起来就骂何家的小子。

  四郎几个也不还嘴,只顾着往嘴里划拉饭菜。不过yī会的功夫,就将桌子上的饭菜吃的见了▲碗底。

  “这哪来的要饭花子,家里大人也不管管。”赵秀é的嫂子站起来怒道。

  ………………********………………

  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版我的野蛮女友,不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2184407

  ******…………*******

  今天更了yī万二,粉红依旧可怜,快没动力加更了,555

  急需粉红鼓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