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新妇


  三更,求粉红。

  ***…………*****

  马车走近了,这是一辆带棚的马车,坐在前面赶车的正是一脸喜气的二郎。

  二郎昨天成亲,按照三十里营子这边的老礼,这第二天早上,新媳妇是要给公公婆婆磕头敬茶的。连守义和何氏昨晚上留在了镇上,可是连老爷子和周氏老两口在老宅子里,所以二郎今天一早,这是带着新媳妇回lái,给连老爷子和周氏磕头lái了。

  二郎赶着马车,走到早点铺子前面,就把马车停住了。

  “四叔、四婶。”二郎招呼道。

  车帘子从里面被人掀开,连守义、何氏从里面探出头lái,然后是赵秀娥。原lái连守义和何氏也坐在马车里。这马车里倒宽敞,三个人坐着也不挤。

  新娘子赵秀娥有些腼腆。

  “外边冷,快把车帘子落下。”张氏和连守信就忙道,“爹和娘正等着你们把,你们赶紧回去。”

  “那行,我们先回去了。老四,你俩也●快点lái。”连守义冲着连守信挥了挥手,就将车帘子落下,让二郎赶着马车进村了。

  “这谁家的马车,还挺气派的。”张氏一边说,一边赶紧回了铺子,“蔓ér,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你爹就lái。”
□   连蔓ér正想赶回去凑热闹,就和连叶ér、xiǎo七一起,追着马车的后面往老宅跑。五郎比较稳重,要帮着张氏一起收拾了,才肯回去。

  马车一进村子,一群半大孩子好像突然从地底下冒出lái似的●,也撒着欢的跟在二郎的马车后面跑,还有的跑到马车前头,倒退着身子往车里看。他们这是想看新娘子。

  可惜,车帘子遮的严严实实的,他们什么也看不着。

  被这些孩子前后这一簇拥。二郎不得不放慢了马车的速度。

  等到马车在连家大门口停了下lái,就看见已经有一群xiǎo孩挤在大门两边,都伸着脖子、兴高采烈地盯着马车,就等新娘子下车了。

  果然,不论哪家有婚嫁这样的事,对于xiǎo孩子们lái说,都是喜悦的节日。

  连守义和何氏先下了车,就呵斥着让这群孩子们走开。呵斥的人并不认真。被呵斥的也嘻嘻哈哈,没谁会走,只是都不再往前挤了。左邻右舍的人们也都走出lái,站在自家门口往这里张望。

  二郎扶着新娘子赵秀娥下了车。赵秀娥的脚落地的时候。露出了一点鞋尖。

  “好一双xiǎo脚!”

  “二郎的媳妇真俊!”

  远近围观的人发出了赞叹声,不知哪家一个泼辣的媳妇xiǎo跑过lái,在二郎和赵秀娥还没反应过lái之前,已经伸手将赵秀娥的裙子提了起lái。

  这下大家伙不仅看见了赵秀娥的两只脚,还看见了一截花裤腿ér。

  那媳妇赞了一声,嘻嘻哈哈地走了。

  二郎和赵秀娥都是满脸通红,但是那媳妇没有恶意,村里凡是有新媳妇,大都要经过这一一回。谁也恼不得。而且,得到越多的赞叹,这新媳妇,还有这户人家,才越有面子。

  院子里有人迎出lái,连守义就让三郎把马车拉进院子里照看,带着二郎和赵秀娥往上房走去。连蔓ér、连叶ér和xiǎo七随后跟上。也有胆大的、好奇心重的孩子也跟了进lái。

  上房屋里,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收拾的利利落落地,板板整整地坐在炕上。地下,摆着两个草编的垫子。二郎和赵秀娥进了屋,就跪在垫子上,冲连老爷子和周氏磕头,叫“爷、奶”。

  “快起lái吧。”周氏道。

  何氏就扶着赵秀娥站了起lái,二郎也跟着起了身。

  周氏从怀里摸出两个早就准备好的红封。递到赵秀娥手里。这算是给新人的见面礼,也有人通俗地管这个叫“改口费”。

  然后,就是何氏领着赵秀娥认人。先是长辈,从连守人和古氏开始,然后是连守礼、赵氏、再然后是连秀ér。

  赵秀娥都叫了人,每一回都能接到一个红封。连家没分家。各房没有四房钱,那红封里的钱,自然都是周氏准备的。连蔓ér看着赵秀娥手里捏着的红封的形状,就知道里面装的是铜钱。那样xiǎoxiǎo的一个红封,能装下的铜钱非常有限。

  连家不富裕,这红封只是个形式。

  “老四两口子咋还没到,我刚路过铺子的时候,还让他们快点lái。”连守义道。

  “同辈的都见见,蔓ér,你去催催你爹和你娘。”连老爷子就道。

  同辈的人都是平礼相见,也没有改口费红封。

  连蔓ér去叫连守信和张氏,才走到大门口,迎面就遇上了,又一起回lái。

  “娘,爷和奶,还有大伯娘、三伯娘她们,都给改口费了,咱预备了没?”连蔓ér就问。

  “早预备下了,昨天你爷和你奶就嘱咐了。”张氏拿出一个红封●lái,给连蔓ér看了看。

  “那就好。”连蔓ér放心了。

  连守信和张氏进屋的时候,赵秀娥已经在炕沿上坐了,见他们进lái,并没有立刻起身。

  “这就是你四叔、四婶。”何氏哈★哈笑着道。

  赵秀娥忙站起lái,就和二郎又给连守信和张氏磕头,张氏将赵秀娥扶起lái,将红封塞到她手里。

  一屋子的人都各自找地方坐了,赵秀娥挨着周氏坐,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话lái,多是询问赵秀娥如何如何的。赵秀娥似乎话不多,又或者是新媳妇面嫩,脸一直红红的。二郎坐在不远处,脸上带着傻笑。

  连蔓ér听见外面一声声的鞭炮响,就从上房出lái。xiǎo七正和六郎在院子里玩。

  “二姐,你躲开点,我们放xiǎo鞭ér。”xiǎo七向连蔓ér道。

  昨个的喜宴上,放了几挂鞭炮。一挂鞭炮里,总有些没有被点着,就落在地上。鞭炮放完了之后,早就守候在旁的孩子■们就会冲到跟前,在一地的碎纸和鞭炮屑里。将那些没炸的鞭炮捡起lái。

  xiǎo七捡了些,昨天点了几个玩,不舍得一起放完,把剩下又存放起lái,现在拿出lái点。

  之所以叫xiǎo鞭◇ér,是因为这种鞭炮很xiǎo,在连蔓ér看lái,不过两厘米长。而且非常细。里面的药当然很少,点着了后,爆炸的声音短促,并不够响。但是在庄户人家的孩子眼里。却是难得的玩具,很珍贵。

  xiǎo七一手拿着一个xiǎo鞭ér,另一只手上是点燃的柴禾棍ér。用柴禾棍ér点燃xiǎo鞭ér上的引线,看引线要烧到尽头了,立刻将xiǎo鞭ér扔出去,啪的一声响,xiǎo鞭ér在空中炸开,xiǎo七就咯咯地笑。

  “二姐,你玩不?”xiǎo七点了两个。就让连蔓ér玩。

  连蔓ér正觉得无聊,就从xiǎo七手里接过柴禾棍ér,和一个xiǎo鞭ér,先在熄灭的柴禾棍ér上吹了一口气,等它从灰色变成红色,就照xiǎo七的样子把xiǎo鞭ér点燃了,扔到空中。

  连着放了几个。连蔓ér觉得不过瘾。

  “等过年,咱买大点的鞭炮放。”连蔓ér就将柴禾棍ér递还给xiǎo七。

  “嗯,嗯。”xiǎo七的眼睛都亮了,“二姐,要是咱爹娘不给钱,就用我的工钱。”

  连蔓ér回了西厢房,连枝ér比她回lái的早,已经在炕上做针线了。连蔓ér也爬上炕坐下。拿了块粗布,学最简单的平针。

  “有点像样了,过两天缝被衬,你也能帮上忙了。”连枝ér看了看,就道。

  姐妹两个说着话,就听见外面轻轻的脚步声。连芽ér掀开门帘,和赵秀娥一起走了进lái。

  “秀娥嫂子,快炕上坐。”连枝ér忙招呼道。

  连蔓ér就从炕柜里取了托盘出lái,盘子里一半是蒜香花生,一半是炒的葵花籽,她们这里叫做毛嗑,据说是从大北边某个野蛮国度传过lái的。那个国度的人像猴子一样,浑身长毛,被叫做老毛子。老毛子那传过lái的,嗑着吃的这个东西,因此被叫做毛嗑。(听人当笑话讲的,没有考据过)。

  赵秀娥在炕沿上坐了,四周打量了一下圈。

  “四叔四●婶这屋,收拾的可真干净。”许是在同辈,又是比自己xiǎo的姑娘们面前,赵秀娥不像在上房时那么腼腆,说话很是利落。

  上房里,连家几代人还在说话,男人们抽了烟,屋子里乌烟瘴气的。赵秀娥找了个借口◇,说是四处看看,就出lái了。她刚去了东厢房,那房子里又脏又乱,气味还不好,她坐不住,就起身往西厢房这边lái了。

  何氏被周氏叫过去有事,让连芽ér陪着她。这屋里只有连枝ér和连蔓ér姐妹俩,屋子又干净,很合她的心意。

  “没事就收拾收拾,也就过得去吧,秀娥嫂子你看了别笑话就行。”连枝ér道。

  “秀娥嫂子,吃花生。”连蔓ér见赵秀娥不吃托盘里的东西,就抓了把花生给她。

  赵秀娥接了,一边吃,一边和连枝ér、连蔓ér聊家常。

  “刚才路过那个铺子,是你们家的?”赵秀娥问。

  “嗯。”连蔓ér应道。

  “我在镇上就听说了,挺挣钱的吧。”赵秀娥笑着又问。

  “那得问我娘。”连蔓ér抢在连枝ér前面,笑着道,“我娘总把我们当孩子,啥事也不跟我们说。”

  “……挣钱,也是挣几个辛苦钱。”连枝ér道。

  “我刚才听芽ér说,你们是分出lái过了?”赵秀娥顿了顿,状似无意地问道。

  *****………………*******

  第三更,虚脱状求粉红ing。粉红再给力些吧,争取四更!!!!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