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浆洗


  二郎和赵秀娥在老宅le吃le晚饭,才回镇上去le。明天是赵秀娥的三日回门,回门的礼是周氏按照老礼给预备的。连守义和何氏这次没有跟去镇上,因为快guò年le,家里要忙活的事情也多,连守义和何氏都被周氏分派le活计。

  至于二郎和赵秀娥两口子,连老爷子和周氏的初步打算,是让他们白天在村上,晚上再回镇上的大宅子里去住。起码,明年开春之前,jiù照着这个来。

  连老爷子已经跟好人一样,药也不吃le,每天还是天不亮jiù起来,挎着个粪箕子出去捡粪。在家里的时候,没事jiù在院子里溜达。这些天,连老爷子尤其喜欢到东厢房南面的菜园子里,用步子来回的丈量,走几步,jiù停下来寻思一会。

  “我爷这是打算干啥?”连蔓儿jiù问连守信。

  “二郎这事有点糟心。”连守信没有直接回答,“不知道他媳妇能答应不。”

  “我看有点悬。”张氏一边拆被子,并没有抬头,“依我◆看,二郎媳妇不像是能下地干活的,她怕是不愿意到村里来住。”

  连蔓儿听le一会,才听明白。

  原来连老爷子打算卖掉镇上的那所宅子,在东厢房下面再盖两间房子出来,让二郎和赵秀娥两口子回来◇住。

  “镇上那房子卖le,再盖上三间房,让二郎两口子先住着,等三郎娶le媳妇,也住的下。”连守信转述着连老爷子的规划,“卖房子的钱还能有富余,再买上几亩地,一家人好好干几年,没啥大的花销,还能再置下几亩地。这日子jiù慢慢guò起来le。”

  当然,是在省吃俭用的前提下。

  “老爷子把这意思跟二郎露le,二郎支支吾吾地。没吭气。”连守信又道,“老爷子说,这肯定是二郎媳妇早和二郎说le,不愿意往村子里来住。问二郎啥打算,二郎也不说。老爷子jiù说慢慢来,二郎点头le。”

  赵秀娥不是普通乡下粗手大脚的媳妇,连老爷子早jiù看出来le。若是连守人能得个官,把全家的身份都抬高。娶这样的媳妇倒也算合适。等连老爷子放弃让连守人做官后,这门亲事,jiù有点尴尬。

  但是亲事已经定下来le,二郎又喜欢。他也jiù妥协le。

  连老爷子的打算,是温水煮青蛙。女人嫁入夫家,不管以前她在娘家guò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都要慢慢的融入夫家的生活,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等赵秀娥和二郎guò的日子长le,最好是怀上孩子le,jiù把他们叫回来住,也方便照顾。

  “也没分家。这两下住着,吃饭、干活啥的都咋办,时间长le也是个事。guò完年,估计老爷子jiù该正式和他们谈这个事le。”连守信最后道。

  娶媳妇,添人进口,是大喜事,同时也会带来诸多的问题。不guò。这是连老爷子那一大家子要操心的。

  年关将近,早点铺子还要再开些天才歇业,家里的事情又多,连蔓儿一家人比往常更忙碌le。

  guòle小年,jiù开始le大扫除,准备迎接新年。先是扫房,屋里、屋外、每一个犄角旮旯都要清扫一遍,然后一家人的衣服、被褥。也都要拆洗。

  衣服倒是没什么好洗的,张氏早把一家大小的新衣裳都做好le,准备guò年的时候穿。

  然后jiù是拆洗被褥,这次是大拆洗,jiù是把棉絮上的被里、被面、还有被头都拆下来,褥子也是一样。锅里烧热水,娘三个用le一上午的时间,把该洗的都洗干净le,jiù拿出去晾晒。

  上房周氏,带着几个儿媳妇、孙子媳妇和孙女们也是这两天拆洗被褥,结果一个院子都晾满le。

  赵秀娥没有来,说是病le。当然也没回来吃饭。

  冬天外面的气温很低,这些被里、被面晾le一会,jiù动冻硬le,地下的水来不及落地,jiù结成le冰碴。只有在晌午太阳光最足的时候,冰化作水,水蒸发成汽,才能晾干一些。

  还有这两天天气好,气温略有升高,总算有**分干le。

  这是完成le洗晒的步骤,浆洗浆洗,接下来还要进行浆的步骤。

  要先准备一大盆的米浆,米浆的稠度要掌握好。太稠或者太稀,浆出来的布都不好看。准备好le米浆,jiù将晾晒的**成干的布匹收进来,一点点的放入盆里,让这些布匹完全被米浆劲头,再拧掉多余的米浆,这布匹拿出去再进行晾晒。

  这次要晾到九成干,然后收进来,仔细地叠好,全都摞在一起,放在一块平坦的大青石板上。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捶打。

  j◇iù是用棒槌,也jiù是捶衣棒在布匹上捶打。这些被里、被面、褥子里、褥子面用的都是棉布,捶打jiù是将这些棉布捶打平整,同时也是将缩水尺寸变小的棉布,捶打回原来的大小。

  张氏有力气,一手拿着◎一只捶衣棒,一上一下,捶打的飞快,映入连蔓儿眼里的,几乎成le一道道残影。

  “娘,你歇一会,我替你捶。”连蔓儿道。

  “行。”张氏停下手,将棒槌交给连蔓儿,把凳子也让出来,让连蔓儿坐▲下。

  “光力气大也不行,得匀着点劲儿,要不这一捶下去,一个坑一个包地,这布捶不平整。”张氏在旁边指导连蔓儿,“对,手得这么拿,不能让棒槌尖先落下……”

  原来捶布还是件技术活,练习l■e一会,连蔓儿已经捶打的很有模有样le。等连蔓儿捶累le,jiù换连枝儿。娘三个轮换着,直到张氏说行le,才住手。

  捶打guò后,还不算完成,为le然布匹立立正正,也jiù是挺括,还要进行最后一道工序:用重物压。

  连蔓儿有幸变成le重物之一。坐在炕上写字的时候,屁股dǐ下jiù坐le一摞被里被面。

  这样经guòle几道工序的布匹,挺括非常,终于可以缝回棉絮上le。

  张氏缝被,连枝儿缝褥子,连蔓儿被分派le最简单的活计。缝被头。

  张氏缝好le一条棉被,jiù交给连蔓儿。连蔓儿负责在被子的一头,也jiù是盖被的时候人脑袋的那一头,缝上白色的棉布被头□。因为被子的这一头最容易脏,要是每次都拆洗整条被子,不仅麻烦,而且被子洗的次数多le,布jiù容易坏。只拆洗被头。jiù方便和节省许多。

  张氏和连枝儿都是飞针走线,连蔓儿的动作jiù显得缓慢le很多。好在这活计简单,她还能做的来。感觉到针钝le的时候,连蔓儿也会学张氏那样。抬起手将针放入头发中蹭一蹭,这样再次下针,jiù会顺畅许多。

  也许是因为这个动作的缘故,不去洗看针脚,从远★处看,单论姿势,连蔓儿也是一个会女红的姑娘le。

  “……看这被子让你们盖的,是成天在泥里打滚le?我不让你洗,你自己jiù想不起来是咋的。”院子里传来周氏的斥骂声。

  “又在骂二伯娘○le。每年都这样。”连枝儿没抬头,jiù笑着说道。

  “……这咋这么多窟窿,你们身上都长牙le?败家的玩意儿,一年jiù能糟蹋一套被褥。别惦记着好事,今年没钱给你换,你好好洗干净le,把坏的都缝上。”周氏的斥骂声更高le。显然很生气。

  “这不都是他们几个半大小子盖的吗,哪年不这样,俺有啥法子。”何氏嘟嘟囔囔地道,似乎也有怨气,“养活这几个小子有啥用,啥也不能帮着干。俺也是当婆婆的人le,还指着她帮俺干点,她可好。不是病jiù是灾的。”

  “秀娥嫂子刚进门那两天,看把我二伯娘给乐的。现在jiù乐不出来le。”连蔓儿很没同情心地道。何氏指望着有le儿媳妇,能把洗衣服做饭这些活计替她扛下来。哪成想,赵秀娥也jiù新婚那天,回老宅子里做le一顿饭,之后jiù是回来le。也很少干活,不是这疼,jiù是那疼。有的时候干脆jiù说病le,只让二郎回来,也不知道她吃饭是咋解决的。

  “我听说,她让二郎回来,她jiù回她娘家吃。”张氏道。

  “可也不能总这样啊。”连枝儿道。

  “谁知道那。”

  …………

  年一天一天的临近,一家人开始商量采办年货的事。

  连蔓儿准备好纸笔,将一张大红纸在桌子上铺开。采办年货,大家都有发言权,连蔓儿负责记录。

  “肉还用买不?”张氏首先道,“咱分le八斤多的肉,我看差不多le。”

  “看孩子们的,八斤肉够吃不?”连守信道。手里有le钱,jiù想多宠爱孩子们一些。

  连蔓儿几个相互看le看。

  “我看也差不多,要不,咱jiù再买点排骨,再买两只鸡?guò年总的有鸡啊,鸡蛋也得买点……”连蔓儿jiù道。

  “行。”张氏和连守信都点头。

  “还得买鞭炮。”小七生怕一会忘le似地,抢着说道。

  “那jiù买一挂鞭吧。”连守信道。庄户人家guò年,基本的生活需要之外,总要听点响,但一般的人家是舍不得买整挂的鞭炮。一挂鞭,算得上是小小的奢侈。

  小七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不满足。

  “姐,再买一挂鞭,用我自己个的钱。”小七和连蔓儿商量。

  “行啊。”连蔓儿答应,一边打开账本查看,“哎呀,不行。小七,你的工钱都支完le。”

  小七立刻睁大le眼睛。

  “咋能那,我记得……”小七还没说完,jiù感觉到胳膊上被掐le一下。

  小七看着连蔓儿,连蔓儿看着小七,用眼角往连守信那边瞟le瞟。

  “爹啊,”小七立刻扑guò去,抱连守信的大腿。“爹,给我点钱买鞭炮呗。”

  *****…………******

  多谢大家的粉红支持,万分感谢。为le让小地主继续留在榜上,请大家继续粉红支持。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