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沈老夫人的要求


  三十lǐ营子姓连的只有他们这一户,听问话人的声音,是个年纪很轻的小姑娘。大家都很纳闷,不知道来的会是谁。

  连蔓儿从铺子lǐ出来,果然,门外站的是一个小丫头,看年纪和她差不多,穿戴很是齐整,就在小姑娘shēn后不远处,停着一辆漂亮的马车。马车的车帘上绣着一个宋字。

  “呀,是蔓儿姑娘!这么巧!蔓儿姑娘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县城宋家的伺候老夫人的丫头,我叫小红。蔓儿姑娘你上次去县城,我就在老夫人跟前伺候来着。”那小丫头见连蔓儿出来了,就是一喜,忙行礼道,“我们管事的孙大娘受老夫人的吩咐,来这lǐ给我们三奶奶的娘家人请安来了。”

  连蔓儿打量了小红几眼,她恍惚记得在宋家,沈老夫人跟前是有这么一个丫头。看这丫头的穿戴确实是宋家的人,还有那辆马车,车夫似乎也有点眼熟。好像宋家那个管家宋福第一次来三十lǐ营子的时候,赶车的就是这个车夫。

  “你们不认得路啊?那等我跟我娘说一声,我带你们去吧。”连蔓儿就道,又扭头招呼连叶儿,“叶儿,快回家告诉咱爷和咱奶,县城宋家的沈老夫人,打发管事娘子来了。”

  连叶儿答应了一声,就往村lǐ跑去了。

  连蔓儿转shēn往屋lǐ来,连守信和张氏在铺子lǐ早就听见了连蔓儿和小红说话。

  “宋家现在派人来干啥?”张氏和连守信对视了一眼,“蔓儿,你先带人回去吧。一会我和你爹也回去。”

  “哎。”连蔓儿答应了,就又出了铺子来找小红。

  “你们跟我走吧。”连蔓儿让小红去坐马车,她在前面带路。小红就让蔓儿也坐进马车lǐ。

  “蔓儿姑娘,请车上坐吧。告诉我们怎么走就行。”孙大娘从车lǐ探出头来,冲连蔓儿道。

  连蔓儿想了想,就告诉了车夫该怎么走,然后跟着小红坐进了车lǐ。

  车厢lǐ很宽敞。三个人坐着并不拥挤。连蔓儿先向孙大娘道了劳乏。

  “大娘这一路辛苦了,▲老夫人shēn子可还好?”

  “多谢姑娘问询,老夫人shēn子很好,在家lǐ常念叨起姑娘,说是要请姑娘去县城多住几天耍耍。”孙大娘shēn形富态,一张脸即便不笑,也自然带有几分笑意。

 ▲ 连蔓儿笑了笑,只将这个当做是平常的客气话。并不会认为沈老夫人真的说过让她去县城lǐ玩的话。

  “老夫人待我们太客气了。我花儿姐还好吧?”连蔓儿又问。

  “三奶奶也还好,”孙大娘说着话,略顿了顿,“只是她是双shēn子。常常有些不舒坦,又惦记着亲家老爷和亲家太太,不能在县城,不能常走动。……听说,这过年亲家太太shēn子有些不大好?”

  “我大伯娘的shēn子?”连蔓儿不由得心中一动。

  古氏这些天被周氏差遣干活,人都瘦了一圈,也闹过一两回的病,不过没用请郎中,就被周氏给“治好了”。

  是古氏受气的事。被连花儿知道了?可连花儿是怎么知道的?自从带了连守人一家回村lǐ,连老爷子就一直禁着他们,除了二郎娶亲那天去镇上吃酒,平常都不让他们出连家的大门。连家与宋家也没有通过音讯。

  “……大伯娘住上房,我们住厢房,分家了,平常也不在一起吃饭。大伯娘不舒坦?我咋不知道?或许有事。我没大注意。”连蔓儿模棱两可地答道。

  孙大娘呵呵地笑了两声。

  “那也许是我听错了啊。……三奶奶想念亲家太太,想请亲家太太去县城住些日子,呵呵。”

  这么说着话,已经到了连家的大门口。

  蒋氏出来,将孙大娘和小红迎了进去。连蔓儿跟在后头,也进了上房。

  上房东屋,连老爷子、周氏、连xiù儿、连守人和连继祖都在,唯独不见古氏。寒暄了一番。孙大娘只说是沈老夫人让她来给连老爷子、周氏还有连守人夫妻请安的,随即就将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原来她这次来还带了厚礼的。

  “怎么不见亲家太太?”说了一会话,孙大娘就问。

  “她shēn子不大舒坦,在西屋歇着那。”周氏就道。

  “……是什么病症,要不要紧?三奶奶思念亲娘。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来时我们老夫人吩咐,要和老太爷和老太太商量,能不能请亲家太太去县城住些天,陪陪我们三奶奶。”孙大娘就道。

  “她也不是啥大病症……”周氏沉吟着,朝连老爷子看了一眼,“你回去跟花儿说,她娘没事,让她别操心,好好养shēn子,替宋家开枝散叶。”

  “照说你们老夫人开口,我们不该驳回。”连老爷子咳嗽了一声,接上了话茬,“我们庄户人家,也讲究个礼节。出嫁从夫,花儿嫁进宋家,就是宋家的媳妇,就该照着做媳妇的规矩来。宋家不会缺人伺候她。 可没有闺女嫁出门,还一辈子把她娘带shēn边的。这事不合适。”

  “回去跟你们老夫人说,花儿已经是宋家的人,该啥规矩就啥规矩。花儿又啥不对的,该说就说,该罚就罚,我们连家没二话。”最后,连老爷子又对孙大娘道。

  “老太爷说的有道理,就是我这回去,不好交代的。”孙大娘为难地道。

  “爹,要不,就叫她娘去县城看看花儿,看看就回来。”连守人就道。

  连老爷子磕了磕烟袋锅,扫了连守人一眼。

  连守人立刻就低下了头。

  屋子lǐ的气氛顿时有些僵硬。

  “那……”孙大娘看看连守人,又看看连老爷子。

  “就照我的话说。”连老爷子道。

  这次,连守人没敢再说话。

  “这样啊,那没法子,我回去就把老太爷的话照实说吧。”孙大娘只好道,又问,“……我能不能看看亲家太太?”

  周氏想了想,就让连xiù儿去叫了古氏来陪孙大娘说话。古氏跟着连xiù儿过来,几☆次想要和孙大娘单独说话,都被周氏给岔开了,因此只能不咸不淡地说些家常。周氏又叫了蒋氏、赵氏、何氏几个张罗着做饭,要留孙大娘吃饭。

  连蔓儿手lǐ拿着木匣从东屋lǐ出来,木匣lǐ是几只绢花,是沈老夫人特意吩咐,送给她和连枝儿的。

  原来孙大娘来三十lǐ营子,是为了让古氏进城去照顾连花儿。孙大娘说是沈老夫人的吩咐,但是显然,连花儿在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可惜,被连老爷子一口给回绝了。

  只是有一件事情有些蹊跷。那个车夫应该知道来连家的路,却要小红问路,那么巧就找到了她。连蔓儿记得上次去县城,说话的时候好像提过她家开了早点铺子的事。

  坐着那么一辆漂亮的马车,来自县城的□◆客人。问路问到连家自己人shēn上,连家人自然会先打发人通知家lǐ。就是同村的人看见了,也会去先告诉连家一声。连蔓儿不正是这么做的吗,她先让连叶儿回去报信。然后孙大娘到了连家的时候,周氏就让古氏“sh★ēn子不舒坦”了。

  其实,沈老夫人对连家发生的事情,都是知道的吧。她应该并不想真的让古氏去县城住进宋家。

  还有孙大娘在车上跟她说的,听人说古氏过年不舒坦的话,在周氏和连老爷子跟前可是半点也没有提及。这是为什么?

  孙大娘是想告诉她,有人给县城lǐ的花儿通风报信了吧。提前跟她说,是因为这样的话,进了连家之后,就没机会说了。

  沈老夫人隐然是宋家的当家人,不希望古氏去,有很多法子可以拒绝连花儿。偏偏要绕这么一个大圈子,由此可见她对连花儿肚子的重视。同时也反映出她处理事情的手段:能够隐忍,而且深谋远虑。

  这样看来,连花儿远远不是沈老夫人的对手。

  希望连花儿少折腾点,自求多福吧。连蔓儿如此想着,就从上房迈步出来,一抬头就愣住了。

  大门口又有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张氏和赵xiù娥从车上走了下来。随即,那马车掉转shēn就走了。

  赵xiù娥怎么会来了,而且还和张氏一起?

  这会工夫,赵xiù娥已经挽着张氏,从大门口走了进来。赵xiù娥的脸上是笑吟吟地,而她shēn边的张氏,却好像有些不自在。

  电光石闪之间,连蔓儿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娘,我正找你有事,快来!”连蔓儿迎上前去,也不看赵xiù娥,一把lā住张氏,将张氏扯进了西厢房。

  一进西厢房,张氏立刻将门掩上,长出了一口气。

  “蔓儿,多亏你机灵。”张氏道。

  院子lǐ,赵xiù娥见张氏被连蔓儿lā走了,只留下她一个,就愣怔了一会,然后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没事人似地往上房去了。

  “娘,赵xiù娥咋回来了?”西厢房lǐ,连蔓儿问张氏。

  “你问我,我咋知道啊。”张氏有些纠结地说起刚发生的事。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