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筝与柳笛(二)


  “没错,就是包子。”连蔓儿笑着点头。

  “啊,”沈谦抬起胖乎乎的手,摸了摸自jǐ的鼻子,“还真是包子啊。”

  “当然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吗。”连蔓儿道。

  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想不到而已,沈谦心里默默地道。

  “为什么要画包子?”

  “因为喜欢吧。”连蔓儿答道,“我家铺子里卖的就是包子。”

  “哦……”沈谦有些向往地看着风筝上的包子。

  “咱men四个,有两个风筝,嗯,那咱men比赛吧。”到了地方之后,连蔓儿停下来提议道。

  “比赛,咋比?”沈谦立刻问。

  “就是比谁的风筝飞的更高呗。”连蔓儿道。别小瞧庄户人家孩子自jǐ做的风筝,也许在精致度上比不上买来的,但是性能上却丝毫并不逊色。连蔓儿对自家的风筝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要比赛谁的风筝飞的更高,放风筝的人的技巧也很重要。

  “好。”沈谦细细的眼睛立刻就亮了,马上应道。

  五郎和小七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小七甚至也很有些跃跃欲试。

  “四个人,两个风筝,咋比那?”沈谦用手比划着又问。

  “当然是两个人一组啊,沈小胖,你是客人,让你挑,你愿意跟我men哪个一组?”连蔓儿就问沈谦。沈谦带来的两个小厮和两个随从都被沈谦命令,站的离他men有些远。因此,连蔓儿便少了许多顾忌,自然地就将心里给沈谦起的外号叫了出来。

  “我不叫沈小胖!”沈谦鼓着嘴瞪了一眼连蔓儿,随即又抢着说道,“蔓儿,咱俩一组,让小七和你哥一组呗。”

  “你咋不选我哥呀?”连蔓儿有些惋惜地看着沈谦,他men几个人里面。五郎年纪最大,个头最高,跟五郎一组放风筝,赢的机会更大。

  “咱俩一组,有我在,肯定能赢。”沈谦乐得咧开嘴,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芝麻牙,“蔓儿。我乐意跟你玩。”

  不是说大户人家的孩子从小在人精堆里长大,都世故早熟吗,为什么沈小胖这么开朗外向,根本一点都不隐藏他的情绪!是他生性如此。在哪里都这样,还是单在他men面前才如此那?

  “那好吧。”连蔓儿点头答应了下来。说实话,接触了几次,沈小胖并不是个讨人厌的孩子。

  放风筝,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放法,两个人有两个人的放法。

  如果是一个人,那就要一边迎着风跑,一边渐渐放开风筝的线,让风筝飞起来。如果是两个人。就可以一个人站在原地放线,另一个人举着风筝迎着风跑,在感觉风筝浮力够大的时候,放开风筝,风筝就能飞起来了。

  两个人一组比赛,连蔓儿打算采用第二种方法。

  小七和五郎一组,用他men自制的风筝。小七负责放线。五郎负责举着风筝跑。五郎比小七高,跑的也快,风筝很容易就放起来。

  而连蔓儿和沈谦两个人……

  连蔓儿打量身旁乐滋滋的小胖子,似乎还是没她高?好吧,虽然因为太过圆润,视觉上小胖子非常不显个。实事求是的讲,沈小胖好像也长高了一些,竟然和她的个头差不多了。连蔓儿想。让沈谦负责放线,她负责放风筝,这样赢的机会才大一些。因为沈小胖没她高,而且肯定跑不快。

  不过……

  “沈小胖,我来放线,你放风筝……”连蔓儿就将放风筝的要领跟沈谦仔细地说了一番。确认他都懂了才停下来,“最后放开风筝的时候,最好跳的高一点,风筝能飞的更高。”

  “你men准备好了没?”小七在旁边喊,他和五郎已经摆好了架势,就等着沈谦和连蔓儿一起放风筝了。

  “好了。”沈谦抢着道。

  两组,连蔓儿和小七隔着几步远,站在同一直线上,在他men俩前面,沈谦和五郎都举着风筝,也站在同一直线上。

  放风筝的人,明显比站在那放线的人要累的多。

  沈谦回头看了看连蔓儿,又看了看小七,然后又看了看旁边比他高了几乎一个半个头的五郎,乐的嘴角上翘,细眼弯弯。

  小七和五郎两个,明显是五郎年纪更大、也更强,他和连蔓儿两个,自然是他更年长、更强大,所以连蔓儿才这么分工的。

  “我准备好了。”沈谦又回头朝连蔓儿喊了一声,一边两只手将风筝举的高高的。

 ● “那我喊了,哥,小胖,你俩都站好。……预备……跑!”连蔓儿喊道。

  五郎和沈谦一起动了,五郎长手长脚,常年的劳作让他跑起来身形矫健,毫不费力。

  他旁边的沈谦却是另外一番情形。
  沈谦今天穿着一件光闪闪的锦缎小袍子,那小袍子裹着他胖滚滚的身体。他拼足了力气往前跑,可惜身体实在太胖,没几步脸的红了,还冒着热气,像足了刚出炉的肉包子。

  不能跑在五郎后面,连蔓儿说了,跑的越快,一会才能将风筝放的越高。沈谦想着连蔓儿的话,憋足了劲要追上五郎。

  领先了几步的五郎并没有尽全力。他是家中的最大的男孩,没有弟弟妹妹童心那么重,别说沈谦是客人,就是跟家里的弟弟妹妹,他也会让着一些,不会真的去争什么比赛的输赢。看身边的小胖子拼命跑动那股子认真劲,五郎不露行迹地将速度放慢了一些。

  沈谦和五郎几乎跑了个平手,也几乎是同时将手中的风筝放开。沈谦真的像连蔓儿嘱咐的那样,最后一下跳起来,才放飞的风筝。

  连蔓儿在后面看的忍俊不禁,圆滚滚的小胖墩飞快跑动和跳跃什么的实在是、实在是太……有趣了。

  沈谦虽然足够努力,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这样放风筝,经验不足。他是家中的九爷,就是放风筝也是被人伺候的,最多拿着线轴放两圈线。像这样自jǐ又跑又跳的还没有过。因此,那风筝虽然也被风吹起来了,却歪歪扭扭。好像随时要摔下去似的。

  连蔓儿忙着脚下移动,■一边调整风筝的线。沈谦早跑回来了,也一手放在线轴上,一边紧张地看着风筝,嘴里大呼小叫。这期间,两个孩子还绊了一回嘴,最后风筝终于高高的飞了起来。

  沈谦高兴的嗷唔一声跳了起来。

  放了◇一会风筝,几个孩子之间没了隔阂。情绪也都放开了。最后将风筝收回来的时候,几个孩子已经成了关系极铁的好朋友了。

  “这风筝你men自jǐ做的啊,挺不错吗。”沈谦看着小七收在手里的风筝,刚才两只风筝可是几乎飞的一样高。

  “当然了。我men费了老大的劲儿了。这村里,我men的风筝是头一份。”小七很自豪地道。

  “那咱把风筝换着玩吧。”沈谦就和连蔓儿道,“我把我的燕子风筝给你,你把你的包子风筝给我。”

  “你要跟我men拜把子,交换信物吗?”小七进了私塾,又听过说书人说书,一下子就想到兄弟结义了。

  “嗯,拜把子吧。”沈谦很严肃地道。

  交换了风筝,沈谦却不玩了。

  “咱玩别的吧。蔓儿,你men肯定有老多好玩的,咱都拜把子了,你men就带我玩呗。”沈谦道。

  “坐坐我家的小牛车吧。”不等五郎和连蔓儿说话,小七抢着道。

  “好★。”沈谦答应的更快,一边眯了眼笑着看连蔓儿。

  “那就坐吧。”连蔓儿道,小牛车还是很安全的。

  五郎赶车。连蔓儿、沈谦和小七坐在车上,沈谦的小厮和随从不远不近地在后面缀着。他men稍微□走近了,就会被沈谦赶开。

  自jǐ的随从靠的太紧,连蔓儿对他的态度就不一样。沈谦虽然不喜欢连蔓儿叫他沈小胖,但是他喜欢连蔓儿叫他沈小胖时对待她的态度。

  坐在小牛车上,连蔓儿先是带着沈谦将自家新买的这篇地巡视了一遍,让他看她men的菜地,她men的果树。还告诉他在哪里以后将会修建什么。之后,几个孩子又坐车进了村,连蔓儿让沈谦看了连家的老宅,让沈谦看她men养的小猪、小鸡和小鸭。

  沈谦的一双细眼都不够看了。

  从连家出来,她men没有沿着原路出村,而是绕到了河边。

  溪水叮咚。河岸边杨柳青青,垂下的枝条时不时地拂在几个孩子的脸上、身上。小黄牛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就朝小河走去。

  “牛要喝水。”

  小黄牛来到连家,就被一大家子宠爱着。它要喝水,当然也由得它。

  连蔓儿就拉着沈谦从小牛车上下来,走到一棵柳树旁边,现在的柳树已经是翠绿□一片了,不过叶子还小。连蔓儿挑了一段光滑的柳枝折了下来,用手小心地拧着柳条的外皮。

  “蔓儿,你在干啥?”沈谦凑近连蔓儿,好奇地问。

  两个孩子都没有发现,他men已经挨在了一起。

  “一会你就知道了。”连蔓儿笑着道,直到将柳条的外皮拧的完全和里面的硬芯子分离,然后又小心地将芯子抽离,连蔓儿手里就有了一段完好的柳树皮管。

  “小胖,带小刀了没?”连蔓儿问沈谦。

  “我不叫小胖。”沈谦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把小银刀,“给。”

  连蔓儿接过刀,将柳树皮管切成几段,又挑了其中的一段,在一头小心地将皮管最外面的那层薄薄的绿皮削了下去。

  “给,柳笛。”连蔓儿将削好的柳笛递给沈谦。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感谢大家的各类票票和留言评论支持。如果没有粉红票,欢迎投推荐票、留言评论,都是对作者的支持。感谢大家。

  ps:长评的积分好像是每周清零。就是说,周日23:59分发的长评,到周一,也没有积分了。

  另外,获得点击和回复多的长评,会出现在女生网首页优秀热门长评的滚动栏中。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也和积分一样,周日的长评就算在上周,即便有很多点击和回复也不给在新一周的首页显示。(询问编辑中,还木有答案)

  ****………………***

  稍后送上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