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槐花和榆钱儿


  二更,求粉红。

  ***………………****

  “柳笛?”沈谦接过柳笛,一脸好奇地看着。他没见过这个东西,甚至连听都没听过。他不知道怎么玩。

  连蔓儿这个时候已经又削☆好了一只柳笛。

  “你看着我。”连蔓儿对沈谦道,“你看过人吹笛子吧,是一样的。”

  连蔓儿一边跟沈谦这样说,一边将柳笛放进嘴里,吹了一声给沈谦做示范。沈谦一下子乐了,也将柳笛放进嘴里吹○▲了起来。清脆悦耳的笛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真好玩,太神奇了。”沈谦gāo兴的胖乎乎的小脸都红了,“蔓儿,你懂的真多。”

  家里面、还有来往亲戚中,甚至包括家里服侍的下人里,和他年★龄相近的小孩子也不少。可在沈谦眼里,他们都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一个眼前的连蔓儿。这也不仅仅是因为连蔓儿懂得多,会玩,还因为,连蔓儿给他的感觉是不同的。

  那些小孩们对他或是害怕,或是巴结,或是羡慕、或是嫉妒,如此种种,可是展露在他面前的,jǐ乎都是同样的一张脸孔。就好像是他六哥有一次买回来给他玩的面具,上面画着一成不变的xiào脸。

  连蔓儿却不一样,她不怕他,也不巴结他,羡慕嫉妒更是没有。真实的、亲切的连蔓儿,让他和她相处起来,感觉最自然、最舒服。

  当然,五郎和小七也是不同的。似乎认识了他们,他才第一次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玩伴和朋友。

  “你要不要试试?”连蔓儿将还没削的两根柳笛和小刀递给沈谦。

  “好啊,好啊。”沈谦当然乐意,就照着连蔓儿的样子,将那两根柳笛的口削了出来。然后他让连蔓儿挑了一根,自己留了一根。

  不同粗细长短的柳笛,吹出来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只有现在这个节气,柳树枝能做出柳笛来。再过些天。柳树枝长实了,就不成了。”连蔓儿给沈谦普及知识,“除了柳树,现在的杨树枝也能做笛子。”

  “那别的树那?”沈谦很受教的样子,而且还知道举一反三。

  连蔓儿小老师感觉很欣慰,很有成就感。

  “别的树都不行的。”

  连蔓儿告诉沈谦,然后又走到旁边一棵杨树旁边,挑了一根枝条折下来。做了一只杨笛。沈谦也学她的样子,另外折了一根枝条。

  杨树的树枝一般比柳树的要粗,树皮也比柳树的要厚,所以杨笛比柳笛做起来更容易成功。

  沈谦做好了一只杨笛。吹了两声。

  “和柳笛不一样。”

  “那当然了。”连蔓儿点头。

  杨笛的声音比较低沉粗犷,比不得柳笛的声音清脆悦耳。所以,庄户人家的孩子最爱的是柳笛,只有做不好柳笛,才会退而求此次。

  五郎和小七陪着小黄牛喝完了水,又将小牛车赶上了岸边的小路,jǐ个孩子都上了车。

  连蔓儿回头瞧了瞧,也许是看他们玩了这半天对他们放心了,而且这小河边也实在看不出能有什么危险。跟着沈谦的那四个人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地盯着他们了。那两个年级略小的小厮,甚至也学着连蔓儿和沈谦的样子,折了柳枝做柳笛玩。

  小牛车拐过一个弯,就看不见那四个人了。

  连蔓儿眼珠转了转,抿嘴乐了。

  一直关注连蔓儿的沈谦看见了,眼睛就跟着亮了,连蔓儿一定是有好玩的主意了。

  果然。连蔓儿指着一棵槐树,让五郎将小牛车停了下来。

  “有好吃的,……只能给你吃一点。”连蔓儿小声告诉沈谦,然后就从车上站起◆来,翘起脚,从旁边的槐树上摘下小小的两串槐花来。

  这个季节,离槐花大批下来还有一段时间,只有向阳的刺槐树上。在最向阳的树枝上,才有那么一两串。连蔓儿眼睛尖,看见了,就想让沈谦尝尝鲜。

  “挺香的,能吃?”沈谦立刻蹭的离连蔓儿更近了一些,吸着鼻子闻了闻。雪白的槐花散发着一股子清新的甜香。沈谦很喜欢。

  “这是槐花,能吃的,吃起来很甜。”连蔓儿告诉沈谦,然后就揪了jǐ朵槐花下来,放进嘴里。

  “嗯,嗯,我相信的。”沈谦看着连蔓儿的嘴。

  连蔓儿xiào了xiào,小心地从槐花串上又摘下来一些槐花,凑成一小把,递给沈谦。沈谦接过去,先捻起一朵放进嘴里尝了尝。

  槐花进了嘴里,水水润润,在舌尖上散溢出淡淡的甜香。

  “真的好吃。”沈谦点了点胖胖的下巴,就将一整把槐花全放进了嘴里。

  两串槐花并没有多少,沈谦吃完了,很有些意犹未尽,而且,连蔓儿才吃了一点,五郎和小七更是一点都没有吃。

  沈谦仰起脸,他看见更gāo的树枝上,似乎还有jǐ串槐花。

  “现在槐花少,再过两天,会多的吃都吃不完。”连蔓儿对沈谦道,“这个不能多吃,你回去了也不要跟人说。”

  虽然还想吃槐花,沈谦还是坐回了车上。

  “我懂的,我不告诉人。”沈谦道。

  小胖子很上道,再看看后面,随从的人还没跟上来,连蔓儿就决定再让沈谦◎尝尝新鲜。

  前面不远,正好有一棵榆树,树丫子上结了jǐ串榆钱儿。和槐花一样,现在还不到榆钱大批下来的时候。

  结了榆钱的树丫子有些gāo,就是个子最gāo的五郎站在小牛车上也够不着。■若是往常,到可以用树枝将榆钱打下来。但是现在榆钱少,打落下来难免会损失一些,而且落在地上,给沈谦吃也不大好。

  五郎跳下车,助跑了两步一下子窜到树干上,两手两脚攀住树干,蹭蹭蹭jǐ下,就爬上了树。

  爬树,jǐ乎是庄户人家的孩子天生习得的本领。当然,爬树很费鞋,庄户人家的孩子为了不被大人骂,一般在爬树前会将鞋子脱下来。不过今天情况特殊,五郎没有脱鞋。其实,他光着脚爬树,比穿着鞋还利落。

  沈谦看的目瞪口呆,连蔓儿很淡定,小七星星眼。爬树爬的这样利落的是她们的大哥哦,若非五郎有这本事,她们夏天的时候,可是吃不到那么多鸟蛋的。

  五郎摘下榆钱后,就扔给连蔓儿。

  jǐ串榆钱,都被连蔓儿稳稳地接在了手里。

  这个时候,跟随沈谦的人也从拐弯那转了过来。五郎回到车上,赶了小牛车慢慢地向前走,连蔓儿、沈谦和小七靠在一起,背朝后,排成一排坐在车上。

  这样能遮挡住后面那四个人的视线。

  “这是榆钱儿,没槐花那么甜,可也挺好吃。”连蔓儿递给沈谦一串榆钱,另外两串她和小七分了。五郎说他要赶车,不要。

  榆钱颜色是最养眼的嫩绿,非常鲜嫩,吃进嘴里,是淡淡的清香。

  为了不让后面跟着的人发现,三个孩子压低了声音,尽量缩小动作幅度,偷偷摸摸地吃起了榆钱儿。

  “……榆钱儿和面打饼,可好吃了。……你可别小看这个东西,我娘说,荒年的时候,大家伙靠着这个活命那。”连蔓儿又向沈谦普及了一些关于榆钱的常识。

  对庄户人家的孩子是常识,对沈谦这样世家子弟,却是闻所未闻的。

  连蔓儿看着沈谦很新奇、受教的模样,心里在想,可惜现在没有韭菜和麦苗,要不然,就能看那个xiào话的现场版了。

  不对,转念一想,连蔓儿觉得那样的场景是不会出现的沈谦身上的,因为沈谦他一定是不认识麦苗的,同时,也非常有可能不认识韭菜。

  连蔓儿自己想的忍不住抿嘴xiào,沈谦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玩的很gāo兴,也跟着乐。

  小黄牛慢腾腾地迈着步子,尾巴在屁股后面扫了扫。

  连蔓儿、沈谦和小七三个是并排坐的,沈谦坐在中间,正在牛屁股后头。他们坐的又比较靠前,那小牛的尾巴尖就在沈谦的鼻尖上掠过。

  沈谦觉得好玩,还用手扒拉了一下。

  小牛的尾巴尖打着卷,往旁边摆开,扑哧一声,拉了一坨冒着热气的牛粪。

  沈谦惊呆了,嘴巴张成了o形。

  连蔓儿和小七各自扭开脸,xiào的身子打颤。

  回到了早点铺子,沈六派来接沈谦的人已经等在了那里。沈谦不想走,可还是被人抱上了车。

  “蔓儿,我明天还来找你玩。”沈谦抱着跟连蔓儿换的那只包子风筝,依依不舍地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问过了来接沈谦的人,知道明天沈六和沈谦就要回府城去了。

  “我明天早上去看你,你还没吃过我家的包子那。”连蔓儿对沈谦道。

  “好啊。”沈谦立刻就gāo兴了起来,“蔓儿你可得说话算话,我等你。”

  “嗯。”连蔓儿点头。

  送走了沈谦,连蔓儿立刻就和张氏商量。

  “娘,咱明天赶早,多准备点包子,我想给沈六爷他们送些过去。”

  “这应该。”张氏立刻点头,“人家对咱都没的说,咱家也没啥稀罕东西,就这包子还不错,应该送。”

  ***…………***

  送上二更,求粉红,各种票票。

  有书友说这本书讲的主题是“我的包子爹娘和jp亲戚”,其实,还应该加上“朝花夕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