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礼物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早早地蒸好了一大lóng屉包子,装了几个食盒。天刚亮,连màn儿就和五郎、小七赶着小牛车带着食盒往镇上来。

  沈六在镇上留宿,住的是石太医的宅子。

  小牛车刚在宅子的大门口停下,连màn儿正要下车跟看门的护卫说话,那大门就自己开了。钟管事笑容满面地从门里出来。

  “昨个九爷一到家,就嘱咐,说是你们今个早上要来。”钟管事笑着说道,“这不,我都等了一会了。”

  “麻烦你了,钟管事。”连màn儿忙道。

  “不敢,不敢。”钟管事连连说道。

  “……我们家做的包子,我爹娘特意嘱咐,请钟管事尝尝。”五郎就从车上将最大的一个食盒抱了下来。

  他们总共带了三个食盒的包子,两个较小些的食盒,是给沈六和沈谦的。这大一些的食盒,则是送给他们的随从们吃的。因为yǒu那么买卖葡萄酒的交情,连守信特意嘱咐,要给这位钟管事。

  “这可多谢了。”钟管事忙道,就让身边的一个小厮过来,接了食盒抱在手里。“你们跟我来吧,这个时辰,九爷应该是起来了。”

  钟管事就在前头领路,连màn儿提了食盒,和五郎小七跟在后头。石太医的这宅子他来过一次,路上见到许多侍从、小厮各司其事,却都鸦雀无声,见了钟管事也不过是相互点点头。依旧是走进那个颇yǒu乡村菜园风格的花园,就见花厅外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正在舞剑。

  正是沈六和沈谦。

  沈谦看见了连màn儿,立刻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要放下剑跑过来。可扭头看了一眼沈六,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依旧学着沈六继续舞剑。沈六似乎méi看见人进来,将一套剑法走完。这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旁边就yǒu侍从上前,从沈六和沈谦手里接过剑,又送上了干净的帕子。

  “连màn儿,你咋才来,我都起来半天了!”沈谦接了帕子,胡乱地擦了擦,就要往连màn儿这边跑。

  “小九,你舞剑这样敷衍法。怕是一直要被人叫小胖子了。”沈六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凉凉地道。

  沈谦立刻就像被施了定身法,站在那不动了,还垂下了头。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

  连màn儿站在那,不由得眨了眨眼睛。难道是她叫沈谦小胖子,被沈六知道了?她一直很小心的,沈谦的那几个随从应该méi听见啊。总不会是沈谦自己告诉沈六的吧。还yǒu,沈六这是训导沈谦,还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沈六méiyǒu理会沈谦,转身就走到花厅内坐了下来,左右又送上参茶。沈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招呼钟管事,让他带连màn儿他们进来。

  沈小胖不愧是沈小胖,这么一会工夫,就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了。他跑到连màn儿跟前,跟连màn儿一起进了花厅,一边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你刚才看见了吧,我的剑舞的咋样?méi见过吧。很帅吧……”沈谦一个劲地问连màn儿,看他那显bǎi的小样,刚才沈六的话一点都méi给他留下阴影。

  “是很好看……吧。”连màn儿只得道。沈小胖跟沈六学舞剑,完全是照猫画虎。他那圆滚滚的身材,根本就méi什么身法可言,更跟帅气好不沾边。但是刚才沈六已经打击过沈谦了,连màn儿是个厚道的孩子,她不能再落井下石。总得给沈小胖一点鼓励是不是!

  连màn儿这样说,沈谦很满意。

  “家里做的包子,送来给六爷和九爷尝尝。”进了花厅,连màn儿便将手里的食盒递了上去。

  “……就是màn儿家铺子里卖的包子,肯定好吃。”沈谦道。

  “端上来吧。”沈六点了点头。

  就yǒu旁边伺候的小厮接过食盒,放到沈六和沈谦面前的○桌子上。小厮打开食盒。里面的包子还在冒着热气。食盒里除了包子,还yǒu一碟在大酱里腌制的小黄瓜。这是每年黄瓜拉架的时候,摘的那种很小、很嫩的小黄瓜,在酱缸里腌制的久了,每一条不过小手指般大小,成酱色,◇■吃起来酱香十足、咸香可口,非常下饭。

  小厮将装小黄瓜的碟子bǎi到桌上,又将食盒里的包子拣出来盛在盘子里,就yǒu服侍的人流水般bǎi上了早饭。

  “你们吃过了méiyǒu?”沈六抬◎起头,问道。许是早上起来心情不错的缘故,沈六的表情和周身的气场,都是少yǒu的柔和。

  听沈六这样问,连màn儿、五郎和小七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当然还méi吃早饭,一会从这离开,连màn儿打算☆回家吃饭,五郎和小七则打算在镇上随便吃些,就直接去私塾。

  “那就是还méi吃了。”沈六就道,“过来,坐下一起吃吧。”

  钟管事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过转瞬间就恢复如常。旁边伺候的小厮◇为三人bǎi了座椅,又拿了三幅碗筷安放在桌上,请三人坐下吃饭。

  连màn儿知道,这种时候,是应该推让的。不过,转念一想,沈六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脾气,他会是给跟他们说客气话的人吗?

  当然不会。

  那既然沈六开口了,一起吃就一起吃好了。

  “那就多谢六爷了。”连màn儿痛快地答应道,走过去在沈谦的下首坐了。

  沈六看了连màn儿一眼,眼睛里多了一丝笑意。沈谦更加高兴,将小厮给他装的粥推给连màn儿。

  “màn儿,你吃这个。我最爱吃的鱼肚粥。”

  “嗯。”连màn儿点头。

  五郎和小七yǒu些吃惊,不过随即也走过来,在桌子旁边坐了。

  沈家兄弟的早饭很丰富,粥就yǒu四种,其余各式点心、小菜,bǎi了满满的一桌子。

  沈六和沈九,不约而同地都先尝了连màn儿带来的包子。早点铺子卖的包子,经过几次改良,味道比以前还胜十分。给沈六和沈谦做的这一lóng屉灌汤包子。他们做的更为精心。雪白宣软的包子皮,加上精选材料调制的包子馅,轻轻咬一口下去,就是满口的香。

  “好吃。”沈谦吃了一口,就点头赞道。“màn儿,你做的包子真好吃。”

  “这是什么?”沈六吃了包子,却并不发表评语,而是指着那一碟酱黄瓜。问连màn儿道。

  “那是在大酱里腌的小黄瓜。”连màn儿告诉沈六。

  “嗯,很不错。”沈六道。

  世家大族,yǒu很多规矩,还讲究养生之道。每天起居都yǒu定时。一般人家更为严格。比如说沈谦这么大的小孩,每天都要按时起床,或读书或练剑。他们甚至比一般人家的孩子,更méi机会睡懒觉。

  食不言寝不语,这也是规矩。

  沈六只说了这两句话,便méi再出声。就是沈谦,也是一开始向连màn儿推荐了几样他爱吃的点心,就不再说话了。

  连家吃饭,也很yǒu规矩。感谢这些规矩。让连màn儿、五郎和小七,无论在何种场合的宴席上,都让人挑不出丝毫的错来。当然,让连màn儿很讨厌的连家的那个分配制除外。

  一餐饭吃完,沈六带着他们到旁边的偏厅坐了喝茶。沈六很忙,不过一会工夫,进来回事的人就yǒu四五拨。

  连màn儿、五郎和小七就起身告辞。

  “我一会就回府城了。你们……méi忘了什么事?méiyǒu什么话要说?”沈六抬眼,看着连màn儿问道。

  沈六想让他们说什么话,记起什么事?

  “méiyǒu。”连màn儿想了想,就答道。

  “真méiyǒu?”沈六追问了一句。

  “真méiyǒu。”连màn儿很肯定。

  沈六似乎yǒu些失望,不过看向连màn儿的眼睛里,却多了一些探究的意味。

  “六爷,你既然这么问了。那我也问一声,六爷。你méi忘记答应我们的事吧。”连màn儿问道。

  “当然,你yǒu话现在就可以说。”沈六眯了眯眼道。

  “我们过的挺好的。我就是问问,确认确认。”连màn儿笑道。如果yǒu可能,那个条件就一辈子bǎi在那,méi机会动用,那才是上上签。

  “哦。”沈六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六爷要是méi什么事。那我们就告辞了。”连màn儿道。

  “嗯,我九弟还yǒu事问你。”沈六道。

  连màn儿转向沈谦。

  沈谦肥嘟嘟的小脸涨的通红,看样子yǒu些紧张,也yǒu些激动。

  “说吧,小九。”沈六道。

  “……màn儿,你跟我回府城吧。”沈谦的一双细眼这个时候分外yǒu神。

  “啊?”

  “我是说,你,五郎和小七,还yǒu你爹娘,你姐姐,你家的小黄牛、小猪、小鸡啥的,都可以跟我回去。你们继续开铺子,种地, 住到我家,咱就能总在一起玩了。”沈谦说完,眼巴巴地看着连màn儿。

  连màn儿看了看沈谦,又看了一眼沈六。沈六慢慢地喝着茶,脸上云淡风轻,但是连màn儿看的出,他觉得这件事很yǒu趣。

  “那个……多谢啊,我们在这住的挺好的,舍不得到别处去……”连màn儿心里yǒu些囧。

  沈谦垂下头。

  “……你yǒu空可以来看我们,我们yǒu空,也会去看你。”连màn儿忙又道。

  “màn儿,你真的回来府城看我?”沈谦抬起头,看着连màn儿问道。

  “嗯,我会的。”连màn儿以最诚挚的态度答道。

  “好吧,”沈谦依旧yǒu些闷闷不乐,不过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他从小厮手里接过一个锦缎的袋子,“màn儿,这个给你玩。”

  “这、这是……”连màn儿看着沈谦抱着的东西,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