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同情心不能随便用


  二更,求粉红。

  ***………………***

  赵文才和连守信都是盘着腿坐在炕上,水杯就放在赵文才大腿旁边。连蔓儿提着水壶给赵文才倒水,手不小心抖了一下,滚烫的热水就洒在了赵文才的小腿上。

  这个时候,大家伙都已经脱了厚棉袄和厚棉裤,多是穿夹棉的衣裳。赵文才今天穿了件夹棉的直缀,腿上里面穿了一条衬裤,外面是一件青布的裤子。

  滚烫的水,隔着两条裤子,赵文才被烫的很疼,但却不至于受太严重的伤。

  “lǎo赵大哥,咋样,没烫坏吧。”连守信忙从旁边拿过一块抹布来,帮着赵文才擦裤脚,一边说连蔓儿,“你看看你,毛手毛脚的,还不快给你赵大叔赔礼道歉。快把水壶放下,你拎不动就别拎着了。”

  “lǎo赵大叔,对不住,我这不是怕烫你手上吗,一下子没拿稳。”连蔓儿顺势说道。

  “这水壶装满了水,我提着都还费劲。蔓儿,你看你,抢着干活,你也该琢磨琢磨你干不干的了。”张氏快步走过来,将连蔓儿推到一边,快手快脚地将水杯和洒在炕上的水都收拾干净了。

  连守信坚持让赵文才将裤腿卷起来,看见他小腿上烫的红了一片。这样的伤势,会疼上两天,过后也就完全好了。

  “lǎo赵大哥,你看这、这是咋整的这是。”连守信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说道。

  “没事,没事,孩子也是好心,我没事。”赵文才咧着嘴,故作大度地说道,“这不算啥事,lǎo四兄弟,咱还说咱刚才说的那事。lǎo四兄弟。你给我个准信咋样。”

  张氏将水杯和水壶都收了起来,没有再给赵文才送茶水的意向。

  “这个事啊。”连守信说着话,瞧了张氏和连蔓儿一眼。

  “☆六郎的lǎo舅,我们家可惹不起他。”连蔓儿说了一句。

  “可不是。lǎo赵大哥,我们跟你说实话。别的事好说,这事怕不能答应你。……要是我们给作保了,何家lǎo舅那钱,怕你们一辈子都拿不到手。”◇张氏也跟着说了一句。

  这便是将这事情给挑明了。

  “咋能。咋能那。”赵文才再厚的liǎn皮,也有些尴尬了,“lǎo四兄弟,你是个敞亮能担事的人。你给lǎo哥一句话。这还不是为了二郎他们两口子。还有连家的重孙吗。lǎo四兄弟,那可是你嫡亲的侄子和侄孙子啊。……lǎo四兄弟,你们家还差这个钱?”

  赵文才显得有些可怜,说到最后,竟然将本意都说了出来。

  “lǎo赵大哥,你们要是同意让二郎媳妇回来,这事我能去给你说说。……担保啥的,这我可给你担保不了。”连守信想了想,一字一句地说道。“lǎo何家的事,我管不了。”

  虽然赵文才不遗余力地忽悠,打亲情牌,给他戴高帽,但是连守信还是保持了冷静。他看清了这件事的本质。

  当初就是何lǎo六混赖,连家不想让家人被抓去县衙,无奈之下。才替何lǎo六把钱给垫上了。连守信也很明白何lǎo六是什么样的为人,让他作保,分明就是让他出钱。连守信不喜何lǎo六的为人,何lǎo六也不是他什么人,连lǎo爷子因为那件事非常气闷,对何lǎo六厌烦透顶,连守信是不会为何lǎo六负担债务的。

  “我们跟何家不是一路人,担保不了他的事。”连守信索性将话说的更明白了一些。“lǎo赵大哥,那些钱二郎他爹说要何lǎo六还,那肯定能有法子让他还上,比谁的担保都有用。”

  克制何lǎo六,连家有此功力的,也只有连守义一个。

  连蔓儿听得暗暗点头。不管怎样,连守信对这件事看的还算明白。同时连蔓儿也有些庆幸,多亏赵文才跟连lǎo爷子他们撕破了liǎn,要不然,赵文才说动了连lǎo爷子,由连lǎo爷子跟连守信提这件事,只怕连守信就不那么容易拒绝了。

  赵文才听连守信这么说,liǎn色就变得不大好看。

  “lǎo四兄弟,你是个厚道人。这不就是个担保的事吗,也就是让秀娥和我们心里宽绰点,并不是要你拿钱啊。”

  “娘,我听lǎo赵大叔说是为了二郎哥和秀娥嫂子好,我爹都答应替他说和了,lǎo赵大叔咋还不高兴,一个劲总提钱那?”连蔓儿在旁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跟张氏说悄悄话。

  只是这屋子狭窄,连蔓儿的声音其实也不是很低,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送到了赵文才的耳朵里。

  “lǎo赵大哥,要不,这事你再想想。”连守信见赵文才不说话,就说道。

  赵文才心里很不自在。让他想,他还能咋想。让赵秀娥继续留在家里,这不行。可就这么让赵秀娥回来,那笔钱财怕从此就打了水漂。左右他都是吃亏,他还是想将损失降到最低。

  连家还有县城宋家那门亲戚,沈家这次来人对连家特别青睐。有这两个关系,不一定哪一天,lǎo连家就能发达起来。赵秀娥肚子里还有孩子,怎么再嫁?就是再嫁,怕也只能找普通的庄稼人了。还不如就守着连家,万一以后发达了,那才是苦尽甘来。

  只是那样,这眼前亏就得吃下。

  不甘心啊。这连守信不是一个面嫩的呆子吗?他们多卖了他一斤糖,他不是还当好事一样,还生怕他们不肯收钱,即便糖给的不够分量,后来也没听他家谁说个不字。这次咋就没被忽悠住那?

  “这事吧,我是没啥说的。 就是吧,这事你们连家做的……,搁谁也咽不下这口气。”赵文才想了想,就对连守信说道,“得了,不看别人,不还得看lǎo四兄弟你的面子吗。我这就回去,再劝劝秀娥和她娘。lǎo◎四兄弟,你听我的信。”

  连蔓儿zhī道,赵文才这也不过是为了面子好看,说这么一句活动话,其实拿不定主意的人,是他自己个。

  赵文才这么说着,就下炕要走。

  连守信也跟着下了炕▲■,拿了赵文才提溜来的槽子糕,让赵文才带回去。

  “这都送出手的东西了,这咋行那。lǎo四兄弟,你要这样,你就是看不起你lǎo哥我了。”赵文才嘴上说不肯,最后还是将两包槽子糕提溜走了。

 ☆ 两包槽子糕,是钓连守信的担保的。连守信不肯担保,这槽子糕可就白送了。那他不是吃了亏?连守信非要还给他,那可不是他自己要回来的。

  送走了赵文才,一家三口回到屋里。

  “蔓儿,以后可不准再这样了。”连守信对连蔓儿道。连蔓儿讨厌赵文才,连守信zhī道。他看出来,连蔓儿是故意用热水烫赵文才的。

  “爹,他都那么算计咱,当咱都是泥捏的!”连蔓儿不服气,“那些话,他说出来也不liǎ◆n红!”

  “不管咋说,咱家不兴这个。”连守信语气缓和了一些。

  连蔓儿偷偷撇了撇嘴。

  “得了,蔓儿那不也是不小心的吗。”张氏护着连蔓儿,“我也是那句话,让咱担保,不就是让咱■给他掏钱吗?亏他说的出口,咱要答应了,以后人赵秀娥就得找咱来,咱搁得住她闹一场还是骂一顿,咱给她掏钱,咱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

  “我这不是没答应吗。”连守信也不说连蔓儿了。

  “爹,☆这要是我爷我奶这么提,那你答应不?”连蔓儿问。

  “就不能有这样的事。你爷你奶不糊涂,不可能说这样的话。”连守信道。

  “那就好。”连蔓儿就没有再往下说。

  大家的心情都平复了☆一些,张氏的同情心就冒出头来。

  “……听说二郎媳妇病了一场,好在肚子里的孩子还在。说起来,这事,她也是挺憋屈的……”

  “娘,咱可说好了的。那些事,咱一点都不能掺和。”连蔓儿忙道。是非对错先不说,关键是事情的当事人,都是些难缠的角色。连守信和张氏跟他们比起来,就是羔羊与狼群的区别。连守信和张氏要是参与了,不仅不会有人感激,反而会被人借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们不是万能的,所以对于超出能力之外的人和事,只能避而远之。

  “我回家去一趟,把这事跟lǎo爷子说说,也让家里有点准备。”连守信站起身道。

  “嗯,是该说说。”连蔓儿点头,是该先打一针预防针。

  连守信装了一车的粪,没直接往地里送,而是绕道进村往lǎo宅来,连蔓儿也跟着坐在车沿上回来了。

  不想,有人还赶在了他们的前头。

  来的人是镇上一位lǎo者,也在外面做过买卖,在连lǎo爷子做掌柜的时候,相互认识的。他似乎来了有一会了,看见连守信来了,说了两句客气话,就告辞走了。

  “lǎo赵家请的来人。”将人送走后,连lǎo爷子对连守信道。

  来人是三十里营子这边的土语,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客。庄户人家发生纠纷,或者遇到大事要解决,有的时候就要请一位、甚至几位能言善道,而且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从中协调、说和。

  “爹,来人是咋说的?”连守信忙问。赵文才刚从他那走也没多大工夫,这来人就到了连家。赵文才这是打算干啥?

  “爷,刚才秀娥嫂子她爹找我爹了。”不等连lǎo爷子回答,连蔓儿抢着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