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学业


  “嗯,我问了。”听了连蔓儿的问话,王yòu恒点头道,“就跟种土豆一样。”

  “就跟种土豆一样。”连蔓儿的声调提高了一点,期待王yòu恒接着说下去。

  “是的,就跟种土豆一样。”王yòu恒就道,“直接种也可以,不过还是先像种土豆那样育苗,出苗更好。”

  被派来给王jiā送番薯的人,做的多是随从跑腿这样的活计,对于番薯怎么种,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王yòu恒问的再多,也不可能得到更多的答案的。

  连蔓儿有一些纠结了。

  “……我正打算写封信过去,少不得请他们将具体的种法写信来告诉我们。”王yòu恒就道。

  “也只有这样了,那又要麻烦你了yòu恒哥。”连蔓儿点头道。

  对于如何种植番薯,tā的记忆很模糊。毕竟前世tā也没有亲手做过这些活计,只是看到和听jiā里的长辈们说起过。虽然王yòu恒写信过去,再等对方的回信,这将会花费很多天的工夫。但是这也是必须的。而且,在这段时间,tā还可以再想想其它的办法。双管齐下,更稳妥些。

  至于其他的办法,感谢山上的工程。

  “yòu恒哥,你这边写信,我也想想别的办法。不是说福州府有种番薯的吗,我听说身上干活的里面,也有从福州府那边来的人。也许能找到会种番薯的,那可就太好了。”连蔓儿将自己的想法跟王yòu恒说了。

  “没错,还是蔓儿你的小脑袋瓜转的快。”王yòu恒抬起手,似乎是想摸摸连蔓儿的头,可手伸到一半,看到连蔓儿一头乌溜溜的头发,就又收了回来。不过是半年的工夫,蔓儿虽然还是个小丫头,但是个头长了不说,容貌和气韵都有了些少女特有的风致。

  王yòu恒有一时的失神。

  “有了番薯。咱们就一定有法子种出来。”连蔓儿沉浸在喜悦和自己的思考当中,并没有注意到王yòu恒的失态。

  和王yòu恒又再次确定了一下吃晚饭的事情,连蔓儿就告辞要回jiā。

  “蔓儿,这番薯等我去的时候给你带过去吧,你自己拿,太重了。”王yòu恒见连蔓儿要去抱那竹篓子,就忙阻拦道。这一竹篓子,俩番薯。少说也有三十几斤,连蔓儿一个人拿回去,有些吃力。

  “没事的,yòu恒哥。我让小坛子帮我一起拿。”连蔓儿就道。

  这篓子番薯。自然是可以让王yòu恒稍后给送到三十里营子。连蔓儿相信,王yòu恒说给tā,就不会说话不算数。但是连蔓儿已经看见了,还亲手摸过了,tā就不想再和这些番薯分开。tā就是要立刻将这些番薯搬到自己jiā里去,放在tā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那样tā才能够安心。

  别说还有小坛子帮忙,就是只有tā自己,tā也要把这一篓子番薯背回去。

  自从租用庙里的房子开了早点铺子。小坛子和tā们越来越熟悉。前些天,鲁先生终于从山上搬了下来,暂时住进了庙里。为了方便照顾鲁先生,同时也方便学业,五郎和小七也跟着鲁先生住了进去。小坛子可乐坏了,跑前跑后帮着张罗。这还是第一次,庙里住进了和他年纪相近的小孩。

  小坛子性子憨厚。手脚勤快,常常帮助连蔓儿tā们或是跑腿或是干活,张氏心疼小坛子身世可怜,做了什么好吃的,给连叶儿留,也给小坛子留。至于小坛子的衣裳鞋脚,也被张氏包揽了下来。

  小坛子又和连蔓儿,小七他们投契。大jiā相处的越发亲厚。

  小坛子帮tā提了东西过来,现在正等在铺子里,有小伙计陪他说话,说好了,一会等连蔓儿一起回去。

  连蔓儿很坚持,王yòu恒也不好过于阻拦。好在青阳镇离三十里营子不远。连蔓儿和小坛子又都是做惯了活计的,三十几斤的东西两个人拿,并不十分吃力。

  将一篓子番薯背回jiā,连蔓儿将番薯的来历告诉了张氏和连守信,着重说了番薯的亩产量大概会是高粱,糜子的三倍。张氏和连守信当然都是喜出望外,对于庄稼人来说,几乎没有比这个更能让他们高兴的事了。

  “……小王太医是咱的贵人啊,人jiā对咱可是十个头的。”连守信感慨道,“咱一个庄户人jiā,也就是刚刚能混个温饱,人jiā是啥样人jiā,有啥可求着咱的。人jiā这是真心善啊。”

  “可不是,”张氏也点头道,“王太医也是个好人。就咱们村的李郎中,那就是不错的人了吧。有时候去请,也还有个愿意来不愿意来的。咱蔓儿那次,就都亏人jiā。人jiā是啥身份的人,人jiā救了咱蔓儿的命,大黑下也来看咱蔓儿。看咱没啥钱,人jiā连药费都没朝咱要。”

  “老王jiā的人都挺人义。”连守信道。

  王jiā在十里八村的名声是很不错的。村里的王举人jiā,虽然有些架子,但是却从来没有胡作非为,欺压乡里的事情发生。王太医和王yòu恒父子,待人则更加谦和,可以说得上是医者父母心。

  “咱蔓儿命大,”张氏看了一眼抱着番薯高兴的连蔓儿。这话说着说着,就又回到连蔓儿身上。“那次要不是王太医正好在村里,这孩子这条命,怕是就捡不回来了。”

  何止是连蔓儿命大,tā那次要不是有石太医出手,也早没命了。现在tā们分jiā另过,日子一点点的有了起色,就有人给tā说,tā们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晌午五郎和小七回jiā吃饭,也知道了番薯的事。小七看着一个个圆滚滚的番薯,有些嘴馋起来。

  “姐,咱能吃一个尝尝不。”小七问连蔓儿。

  连蔓儿干咳了一声,其实tā也在挣扎。小七没吃过番薯,只是好奇。可连蔓儿记忆里可还清楚地记得番薯的美味啊。tā也想吃,但是不行。

  “不行,小七,这番薯是要留着做种的,不能吃。你想想,咱现在要是吃了一个,等秋下,咱就得少收几百斤的番薯啊。乖,小七,忍一忍,咋等秋下,到时候你爱咋吃就咋吃,爱吃多少就吃多少。”连蔓儿摸着小七毛茸茸的脑袋瓜,很耐心地劝说道。

  “嗯,那我不要吃了,咱把这些番薯都做种。”小七眯着眼睛笑道。

  小七是懂事的孩子,很好哄。其实,他也只是跟连蔓儿撒娇。庄户人jiā的孩子,即便是最娇惯的,也都知道种子的珍贵。

  当然,小七不知道的是,连蔓儿说了那么多,表面上是劝他,实际上是说给tā自己个听的。

  晚上,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王yòu恒算准了五郎和小七放学的时候,过去将他们两个接了,一起从镇上来了。今天这一顿,除了王yòu恒和鲁先生,并没有请其他的人。这两个人在连蔓儿一jiā看来,都不是外人。因此,连蔓儿,张氏,连枝儿也坐了一桌,大jiā一起吃。

  吃过饭,连蔓儿又泡了热茶,大jiā先还说些jiā常,后来,鲁先生,王yòu恒,五郎和小七就开始说学业的事。

  “……你那两篇文章,我看了。”鲁先生对王yòu恒道,“文法虽然还不够老练,文理倒也还清楚。今年你不妨下场试一试。一会我写两个题目,你回去写了,拿回来,我再给你看看。”

  “那可多谢先生了。”王yòu恒忙起身道谢。

  说到王yòu恒可以下场参加考试了,小七还没什么,五郎的眼睛却是亮光闪闪。

  “别急,你还早。”鲁先生喝了点酒,却更加耳聪目明起来,★笑着对五郎道。

  五郎就有些脸红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有些心急。因为jiā里的条件,他读书比别人晚。因此,他也更加珍惜机会,将一个时辰当两个时辰那么用,恨不得见能利用上的时间都利用上,抱着书本不●撒手。可就算这样,他才正经地读了多长时间的书,要达到能下场参加考试的程度,怕也要几年吧。

  鲁先生含笑看着五郎,师生两个朝夕相处,五郎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他可以猜个**不离十。五郎这么上进,他是高兴的。当初答应过来教这几个小学生,五郎的勤奋好学,就是打动他的原因之一。

  “鲁先生,我还有今年才能像yòu恒哥……”五郎想了想,还是抬起头来问道。

  鲁先生捋着胡须笑了起来,却没有立刻回答。大jiā伙都看着他,期待他的回答,鲁先生有些小小的得意。连蔓儿觉得鲁先生这样显得有些yòu稚,心中暗暗发笑。鲁先生其实是个真性情的人,越是相处的久了,鲁先生的真性情就表现的越明显。

  “……只有你肯用心,不怕吃苦。按照我给你制定的计划来,嗯,明年,或许你就可以先参加童生试。”鲁先生将大jiā伙的胃口钓足了,终于开口说道。

  对于这个答案,连蔓儿一jiā人都是喜出望外。

  当天晚上,大jiā伙一直谈到很晚,才都高高兴兴的散了。

  第二天,刚吃过晌午饭,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了。山上有一个福州府的人,会种番薯。连守信立刻山上,将人给请了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