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燕子和葫芦


  第四更,求粉红。

  ***…………***

  “娘。”见周shì来了,lián守信忙叫了一声。

  周shì看也不看lián守信一眼,颠着一双小脚,飞快地走到跟前。她看清了秤上的斤数,又看见了旁边的米袋子,脸色越发阴沉了。

  “老爷子,你这是干啥?你把米都称给他们,咱们不过了?你自己装好人,给人家溜须,你让咱们一家人喝xī北风去?”周shì指着lián老爷子,大声道。

  往常lián守信来拿口粮,周shì总会对他教训上一阵。而这次,周shì却直接对lián老爷子开口了。不要以为这是周shì终于打算要放过lián守信了,她只是转换了战略,对lián守信采取漠视这种冷暴力。

  lián守信越重感情、心软,越看重周shì,则周shì这一招的打击力度越大。不得不说,周shì对lián守信的了解和拿捏,是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她对ér子恨得下心,下得了手,专门朝ér子的弱处和软处下手,非要让ér子完全顺从、臣服,否则决不罢休。当然,等ér子完全顺从后,她也会偶尔施舍一些温情。

  lián蔓ér瞟了一眼lián守信,眼神中满是同情。

  “你个老婆子,刚消停几天才,你又瞎吵吵个啥?”lián老爷子不耐烦地道,“这是老四家的口粮,分家的时候说好了的,这包粽子的大黄米,也是口粮里的。”

  “你该干啥干啥去,咋就一点做老人的代价都没有,你看看几个孩子都咋看你那?”lián老爷子又压低了声音,劝周shì道,“你咋就一点念想都不给人留。”

  若是换做别人,听了这些话,也就走开了。但是,周shì不是别人。

  “他现在发财了,他还在乎这点口粮?狼心狗肺地。非要从我们老的嘴里挖这几口吃的。”周shì不看lián守信,也不看lián蔓ér几个,故意对着对面的墙拍手打掌地道,“这不都翅膀硬了吗,看见我,都恨不得我○早点死了,一个个地躲着我,怕我吃了他那。心眼子狼。丧了良心的……”

  lián守信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最终却是无话可说。因为讲道理,和周shì是讲不通的。向周shì服软。只能让周shì进一步的◎压榨他们。而和周shì说硬话,这又是lián守信不忍心做的。

  “爷,称好了没,称好了,我们就拿走了。”lián蔓ér清脆的声音道。

  不能和周shì讲理,也不能和她对骂,那么只有无视她,将她的骂声当做山歌,该干啥就干啥。这是lián蔓ér几个孩子私下里总结出来的对策。

  lián老爷子的目光落到lián蔓ér的身后。随后又看向五郎和小七。三个孩子样子都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害怕,似乎没听见周shì的声音。

  lián老爷子不由得一震,周shì的话是怎样的搓火,他一清二楚。就是有些狗扑的成年人听见了,只怕也不能忍受。三个孩子不跟周shì顶嘴,这个他并不吃惊。lián守信和张shì。将这几个孩子教养的很好。可是三个孩子脸上竟然一点愤恨都没有,这让他很震惊。

  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是lián蔓ér、五郎和小七,最大的五郎今年也不过才十三岁。

  lián老爷子突然意识道,一直以来,他都忽略和小瞧了lián守信和张shì的这几个孩子。

  “称完了,拿走吧。”lián老爷子回过神来,态度更加和蔼了。“拿得动不,爷帮你们拿一个袋子。”

  “爷,不用了,我们拿的动。”五郎就道。

  大家伙谁都没有搭理周shì。

  周shì对着墙一阵吐沫横飞,却一点预期的效果也没有,她一下子就哑了嗓子。

  “你个王八犊子。你心真狼啊……”周shì可不是甘心被忽略的女人,她稍一愣神,就立刻扑向lián守信。

  lián家经常吵架,多只是嘴上骂的欢,看谁嘴上功力高,自家人从不动手。即便是周shì,也从没有动手打过ér媳妇,对孙ér、孙女,更不会动手。不得不说,这是比较文明的,同时也是比较聪明的做法。

  周shì要动手,都只挑ér子动手。lián蔓ér曾经仔细地分析过,周shì这些年在lián家几乎能够做到只手遮天,与她本能上对家庭中权限和领地的聪明和牢固把握,有着极大的关系。

  ér子怎么打都没关系,但是要是打了孙子、孙女,那就是彻底侵犯了她的ér子做为男人的领地,也让ér子彻底跟他离心。当然,撺掇ér子打ér媳妇、孙子、孙女,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起码在lián守信这,在这上面周shì从来没有成功过。

  也许,正是因为lián守信的这一点坚守,让周shì始终不敢跨过这条界线。

  周shì扑向了lián守信,但是扑的并不成功。lián守信因为周shì对他的冷暴力,心里不舒服,巴不得快点拿了粮食走,所以一等lián蔓ér和lián老爷子说完话,他就对周shì和lián老爷子招呼了一声,将粮食背到背上,往外就走。

  结果,周shì的巴掌没拍到lián守信,只拍到了粮食口袋上。

  “干啥那你!”lián老爷子见了,忙大步上前,一把将周shì拉开。

  lián守信、lián蔓ér、五郎和小七各自拖着大大小小的粮袋子鱼贯而出。

  背后,是lián老爷子压低了声音在训斥周shì。

  “爹,快点走。”lián蔓ér小声催促。周shì要和lián老爷子吵,就让他们自己吵去好了,他们快点走,就能早点离开是非之地。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周shì本来就是lián老爷子的责任。

  lián守信这次也没犯傻,步子迈的飞快。

  那一天,lián老爷子和周shì最终也没吵起来,lián蔓ér想,应该是因为他们已经离开了,周shì就是吵闹,也达不到什么目的的缘故吧。

  ………………

  端午将至,天气已经有些◇小热。要过节了,孩子们总是最高兴的人群。

  lián蔓ér一家提前坐在一起,商量出了一张长长的采购清单,这天一大早就赶着小牛车到青阳镇上赶集。

  她们先将小牛车寄存在相熟的粮店。就进了☆集市。要包粽子,首先得买粽叶。庄户人家包粽子的粽叶,大都是循环使用的。也就是说,今天用过之后,洗干净,晾干,明年再接着用,直到不能用了为止。

  可是lián蔓ér家是分家出来的第一年。给了她们口粮,周shì就在心疼了,她可不会那么好心,再分给她们粽叶子。所以她们只能买。

  自家的二十斤粽子。再加上铺子里打算卖的两百斤,张shì算计着,买了好几捆的粽叶。接着娘几个又去买了鸡蛋、鸭蛋。在集市里转了一圈,将几个篮子都装的满满的,娘几个才又出来,返回了粮店里。

  她们相熟的粮店是王记,因为开着早点铺子,需要的粮食量很大,她们挑中了做生意规矩的王记。约定了较为优惠的价格,作为她们的定点粮店。

  lián记是大主顾,掌柜的和伙计们见她们来了,忙殷勤地招呼,又是倒茶又是拿点心,听说她们要买江米和大黄米,又忙让她们看米。

  “……大黄米就是咱本地产的。比别的地方的粘还香,……这些江米是刚到的,从江南运过来的,是今年的新米,您瞧瞧,这一粒是一粒……”

  “这种上好的江米要一百二十斤,那边那种大黄米要九十斤。”lián蔓ér挑好了之后,就对王记的掌柜道。

  掌柜的lián忙点头。

  “马上。马上我就打发伙计给送过去。”

  从粮店出来,她们又到了纸扎店,买了几张彩纸,最后一站是肉铺,跟张屠夫定好了过节要的肉,这才赶着小牛车回家。

  她们要等米到了。才能开始泡米,准备包粽子,不过在那之前,她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张shì带着lián蔓ér和lián枝ér坐到炕上,将大红的、大黄的,大绿的等几样彩纸展开,折叠,拿了剪刀飞快地剪裁起来。

  天气暖和了,几扇窗户都大开着,往外看去,是满目翠绿,一阵阵带着清新气息的暖风从外面飘进来,穿着单衫坐在炕上,lián蔓ér觉得惬意无比。

  平安、喜乐,越来越富足,这样的日子,每一天,每一个季节都是最好的天,最好的季节。

  “蔓ér,这一叠给你,都叠燕子。”张shì将裁成正方形的一叠纸递给lián蔓ér,说道,又将另一叠递给lián枝ér,“这个叠葫芦。”

  “我要叠葫芦。”lián蔓ér故意道。

  “爱叠啥叠啥。”张shì笑。

  快到端午了,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家家都会用彩纸叠些燕子和葫芦,挂在房梁下。燕子,自然就是那个冬天去南方过冬,春天有飞回来的燕子。葫芦,则寓指药葫芦。

  端午节,有的地方有佩戴艾草,或者喝雄黄酒等习俗,为的是驱虫防病,而三十里营子这里,叠药葫芦挂起来,为的也是同样的目的。

  lián蔓ér坐在炕上叠了一会,就说要去疏散筋骨,从xī厢房里走出来。

  院子里静悄悄的,lián家的人上工的上工,下地的下地,在家的几个,应该是在上房也准备过端午节的东xī。

  lián蔓ér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将要往大门外跑的两只小母鸡赶回院子里,就打算回屋。她走到门口,下意识地一抬头,不由得大惊失色。

  ***………………***

  第四更,今天更新了一万二,脱力,求粉红,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