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告状


  周shì表面上是骂连秀儿,但她的每一句话都是骂给连守信听的,她这是在像连守信施压。

  “我要的dōng西,你敢不给我,那你就是看的我这个亲娘不值钱,你把dōng西看的bǐ亲娘重,你就是不孝不人义。”这就是周shì的话中的潜台词。

  所谓一样话,百样。周shì一开口话,从来不肯顺顺溜溜,她就是要咬着你、刺着你,让你不舒服。

  连蔓儿一开始还以为周shì天生就是这样,但慢慢地,她发现,周shì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话的。bǐ如对连秀儿,她就不会这样话,还有和周shì相熟来串门的,周shì对她们也能言笑晏晏,让人将她当做是一个很爽朗、明理的人。

  所以,周shì这也是看人下菜碟,她就是习惯了拿捏儿子和儿媳妇,给她们找不痛快。周shì也是笃定了连守信和张shì心肠软、爱脸面、孝顺她,她才会在分家之后,还是这样对待这夫妻俩。

  而连蔓儿每每自我心理建设,觉得周shì年纪大了,又是连守信的娘,她让自己不要和周shì一般见识。可周shì一开口,总能让她的心理建设坍塌。

  周shì斜眼看连守信,就是在等连守信屈服。

  “娘,园子里的玉米,都定给武掌柜他们了,写了契约,白纸黑字的。人武掌柜打发了伙计来,天天在园子里看着。”连守信lǎo实地道。他一片赤子之心来看周shì,被连秀儿和周shì这一连番的抢白,心里lǎo大的没意思。

  “我和孩子他爹都打算了,等过了这一阵,和武掌柜商量商量,别管那dōng西是多少钱,咋地也得匀出几棒来,给爹和娘尝尝。”张shì坐在炕沿上,就接过了连守信的话茬道。“……咱庄户人家。家家户户都这个规矩,○以前没分家的时候,不也都一样,地里产的dōng西。能卖钱,那就都得先卖钱,没听谁先自己个大嘴连马地吃的。”

  “小七以前才多大点,家里下来花生,他爷卖钱,不能吃,小七就不要。谁不夸小七懂事?现☆在园子里种了玉米。小七也馋玉米,可他知道这dōng西定给人家了,他一次都没跟我要过。”张shì又道。

  张shì的也都是实情。

  可这听在周shì和连秀儿的耳朵里,就是张shì在连秀儿不懂事,不如小七一个几岁的小孩子。

  周shì的脸沉了下来,连秀儿更是气的涨红了脸。

  “我不就是朝你们要几棒玉米吗,又不是要了你们的命。都钻钱眼儿里去了,小抠!”连秀儿怒气冲冲地道。

  “咋地这是。你就秀儿这一个lǎo妹子。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我一个大子不朝你要,就秀儿朝你要那么点dōng西。就你园子里有的,也不用你花钱去买,你就舍不得?你不给就不给,你还贬斥秀儿,她不如个几岁大的孩子?你们挣钱了,眼睛就都往上瞅。亲娘算个啥,亲妹子算个啥,你就跟钱亲。”周shì指着连守信,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丧了良心的王八犊子。”

  “娘。我们这话都的明明白白的了,也没不给。孩子他娘的那一句话它不是实话,我咋就没觉得不中听。”连守信被骂的有些恼,语气就急了些。

  这下,周shì更不干了。

  “lǎo四,你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跟谁话那。你就这么跟你亲娘话,你还大孝子,你也不怕天雷下来劈死你。”周shì恶狠狠地骂道。

  “奶,我们都在这听着那,我爹可一句頼话都没?奶你耳朵那么好,你就没听见我lǎo姑刚才咋话的?她还认我爹是她哥吗,有做妹子的骂她哥是哑巴的吗,还当着我们的面?奶,照你那么,那天雷真劈下来,它肯定也不会往我们身上劈。”连蔓儿就道。

  “我娘就算是我lǎo姑又咋地,我娘她的不对吗,我娘她没资格吗?我娘的没一句不对的。我lǎo姑小时候吃的我娘的奶,我姐那时候都吃不着,我lǎo姑差点把我娘害死了,我娘咋她,她都得听着。别我娘这还是为了她好,的话。”

  “我家分家的时候,一文钱都没分着。我家就指着那些玉米卖了钱过日子,供我哥和小七上学念书。就这样,我娘都还了,不管多少钱,都会给你们送。我们自家都舍不得吃。你们还想干啥?”

  这个时候,就听见门帘子响,连lǎo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啥事,这又吵吵起来了?”连lǎo爷子就问。

  “爷,没事,我们就是来看看我奶,马上就走。”连蔓儿就道。

  连守信、张shì和几个孩子也觉得自己再坐下去很没意思,都顺着连蔓儿的话站起身。

  周shì和连秀儿理亏,见连lǎo爷子来了,连蔓儿又什么都没提,也就没有话。

  一家人出来,走出上房,连蔓儿没有回西厢房,而是拉着小七就站在门口。

  一会工夫,就看见连lǎo爷子出来。他换了一件褂子,正打算去前面的园子里,去侍弄侍弄旱烟。旱烟这种作物,要在一早、一晚没太阳的时候侍弄最好,如果被太阳晒着,旱烟的叶子和径都会分泌一种油脂,粘在人的皮肤上会让人很难受,如果粘☆在衣服上,也很难洗净。

  连lǎo爷子就有傍晚进园子里,侍弄旱烟的习惯。

  见连lǎo爷子出来了,连蔓儿和小七就跟了上去。

  “爷,我爹娘早都商量好了,要给爷和奶送玉米来的。就□是得等几天,这几天,武掌柜他们要的多,咱跟人家定了契约,要是自己要吃玉米,跟人家没法。”连蔓儿委委屈屈地跟连lǎo爷子道。

  连lǎo爷子立刻就停住了脚。

  “啥,蔓儿,谁朝你们要玉米了?”

  “没,没谁……”连蔓儿故意道,并垂下眼帘,避开连lǎo爷子询问的视线。

  “爷,是我lǎo姑要玉米吃,她在县城里听玉米值钱,要吃个够,我爹回话晚点儿,她还骂我爹是哑巴那。”小七bǐ连蔓儿小。作为最小的孩子,他有告状的特权。“我娘跟我奶和我lǎo姑,肯定得给我lǎo姑玉米,就是得等两天。我奶就骂我爹和我娘。”

  “爷,那玉米的种子是从沈家得来的。种出来这玉米,最后到底咋回事,还得听人家沈家的。我们自己都了不算。”连蔓儿又道。

  “爷,为啥我奶看见我们,总没好脸?为啥总骂我们?”

  小七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连lǎo爷子,非常无辜地问道。

  连▲lǎo爷子一听周shì对上门看望的儿子、媳妇不给好脸色,连秀儿又张嘴要吃的,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也不去园子了,蹬蹬蹬地就迈步回了上房,紧接着就听见上房里传出来连lǎo爷子的斥骂声。

  “你多大◎了,这都是要定亲给人家做媳妇的人了,你还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咱庄户人家过日子容易吗?挺大的个姑娘了你也是,你咋就不能……顾顾你的脸。我这张lǎo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连lǎo爷子是个勤快人,所以他最看不上懒人。他做人又十分克己,认为懒和馋是人身上最要不得的缺点。所以对于连秀儿要吃连守信家能卖高价的玉米,他就很生气。

  连秀儿不怕别人,就怕连lǎo爷子。被他这一骂,又羞又害怕,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骂她干啥,你有啥事你冲着我来。”屋里,周shì就将连秀儿拉过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你也知道秀儿要亲了,你还这么骂她,你让秀儿没脸,你让她咋亲?”

  “脸都◇是自己个争的,不是谁给你你就有脸了。”连lǎo爷子道,“你总护着她,你看你把她护成啥样,惯子如杀子,我跟你过多少回了,你咋就不长记性?”

  “我咋惯着秀儿了?你看看你把这日子过的,穷死连活的,★◇是自己个争的,不是谁给你你就有脸了。”连lǎo爷子道,“你总护着她,你看你把她护成啥样,惯子如杀子,shìzìjǐgèzhēngde,búshìshuígěinǐnǐjiùyǒuliǎnle。”liánlǎoyézǐdào,“nǐzǒnghùzhetā,nǐkànnǐbǎtāhùchéngsháyàng,guànzǐrúshāzǐ,wǒgēnnǐguòduōshǎohuíle,nǐzǎjiùbúzhǎngjìxìng?”

  “wǒzǎguànzhexiùérle?nǐkànkànnǐbǎzhèrìzǐguòde,qióngsǐliánhuóde,我想惯着,我也得有dōng西惯着啊。你又从哪着的邪火,你不敢跟人发去,你就捡我们这没能耐的欺负了啊你……”

  “你……你个胡搅蛮缠的婆娘,我懒得跟你话。秀儿,你下地,跟我干活去。不干活,你就不知道庄稼人的辛苦!”连lǎo爷子吼道。

  “干啥活,这天都多早晚了。”周shì立刻道。

  “不干活,明天就别吃饭。她现在不干活,明天就让她下地……”连lǎo爷子的声音又拔高了两度。

  一会工夫,就听见上房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连蔓儿和小七对视了一眼,赶忙跑回西厢房,将房门关了,只留下一个缝隙,姐弟俩就扒在门缝上往外看。

  连lǎo爷子大步从上房里出来,走进园子里,后面跟◇着低头抹泪的连秀儿。

  “掰烟叉,不把这园子里的烟叉都掰完,你今晚上就别回屋歇着。”连lǎo爷子指着园子里种的旱烟,对连秀儿道。

  连秀儿一边抹眼泪,一边就蹲下身去掰烟叉。

  ●zhedītóumòlèideliánxiùér。

  “bāiyānchā,búbǎzhèyuánzǐlǐdeyānchādōubāiwán,nǐjīnwǎnshàngjiùbiéhuíwūxiēzhe。”liánlǎoyézǐzhǐzheyuánzǐlǐzhǒngdehànyān,duìliánxiùérdào。

  liánxiùéryībiānmòyǎnlèi,yībiānjiùdūnxiàshēnqùbāiyānchā。

  连lǎo爷子真发起火来的时候,周shì也只得让步,连秀儿自然更没法子。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让连秀儿干点庄稼人的活计,让她知道庄稼人的辛苦,这确实是个好法子。

  连蔓儿和小七对视,姐弟俩嘻嘻地轻笑起来。

  ×××…………×××

  先送上一更,稍晚争取二更。

  快到月底了,求大家粉红鼓励哦。(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