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蘸酱菜


  比谁的个头高,这件事也许在成年人眼睛里是很幼稚的,但是在小孩子眼睛里,这件事是很严肃的,值得他们的全心关注。

  shěn谦说要比个头,就是五郎都没有说要反对。

  “比就比呗。◇”连蔓儿就笑。

  几个孩子商量了一番,就让五郎第一个站dào杨树旁边,然后shěn谦就走过去,从怀里掏出他的小银刀,翘起脚来,伸长了胳膊,挨着五郎的头顶,在杨树上划下了一条横线。

  然▲后就轮dào小七。小七靠着杨树站了,小身板挺的直溜溜地,生怕身高量的矮了。等shěn谦在树上划下了他的身高,他又怕和别人弄混了。

  “小九,你把刀借给我用用。”小七就向shěn谦道。

  “我比你dà,你得管我叫小九哥,不,你得管我叫九哥。”shěn谦就很认真地道。以前他并没有这么要求过,可是现在他突然知道,在连蔓儿几个的眼里,他是个小七一样的小不点,这让他变得敏感起来。让小七管他叫哥,就是要确立他比小七年纪dà这个事实。

  “小九哥,你把刀借我用用呗。”小七没和shěn谦争,他在家里最小,叫人哥、姐都叫的习惯了,多一个shěn谦也不多。

  小胖子听见小七这样叫他,高兴的也没去在意那个小字,就将小银刀递给了小七。

  小七接过小银刀,就在杨树上,标着他身高的那一道旁边,写了一个七字。

  然后,就轮dào连蔓儿和shěn谦。

  “蔓儿,你先来。”shěn谦看了看连蔓儿,转了转眼珠,就笑嘻嘻地道。

  连蔓儿哪里看不出shěn谦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她只觉得有一点有趣、也有一点好笑,也不和shěn谦争,就也靠着杨树站直了。

  “我来。我来。”shěn谦就抢过小七手里的银刀,很认真地挨着连蔓儿的头顶,在杨树上也划了一道,划完之后,他又在旁边工工整整地写了“蔓儿”两个字。

  然后轮dàoshěn谦自己,他就把银刀交给了■五郎,显然在他眼里,五郎最公正。而连蔓儿和小七。因为比他矮(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就有可能故意压低他的身高。

  “好了,量吧。”shěn谦靠着杨树,调整了半天的姿势。这才对五郎道。

  “☆◎小胖,你不可以把脚跟踮起来哦。”连蔓儿低头瞧了瞧shěn小胖的脚,然后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说道。

  “我、我才没有。”shěn谦胖嘟嘟的脸蛋立刻就红了。

  “哦……”连蔓儿和小七就看着s●xiǎopàng,nǐbúkěyǐbǎjiǎogēndiǎnqǐláiò。”liánmànérdītóuqiáoleqiáoshěnxiǎopàngdejiǎo,ránhòutáiqǐtóu,kànzhetādeliǎnshuōdào。

  “wǒ、wǒcáiméiyǒu。”shěnqiānpàngdūdūdeliǎndànlìkèjiùhóngle。

  “ò……”liánmànérhéxiǎoqījiùkànzheshěn谦,故意拉长了声音道。

  shěn小胖没办法,只得将偷偷踮起的脚后跟又平放dào地上,五郎笑了笑,就挨着shěn小胖的脑瓜顶在树上划了一道。

  shěn谦等五郎划好了,立刻就调转过身。等看dào他的那条横线比连蔓儿的似乎高了那么一咪咪之后,小胖子就笑的将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蔓儿,你看,我就说我比你高。”shěn小胖对连蔓儿道,似乎这是很了不得,而且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真的哎?”连蔓儿故作惊讶地睁dà了眼睛,然后还向五郎抱怨。“哥,你咋帮着他,不帮着我那。”

  五郎就笑。

  “小九确实比你高……一点,蔓儿。我是帮理不帮亲。”

  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连蔓儿就喜欢叫shěn谦做小胖,五郎和小七则叫他做小九。

  shěn谦听了五郎这样说,更加高兴了,他又从五郎手里接过银刀。在树上他的那一条划痕旁边,刻下了一个九字。◎

  “小胖,你六哥是征虏前将军了,这是啥时候的事啊?”连蔓儿就问shěn谦。

  “就是上次从这回去,六哥去了一趟京城,跟皇上报告查看给我皇姑母修庙的事。皇上就封了六哥做将军。让六哥回咱▲们州府来做总兵官,说是方便照顾祖母,也能监督给皇姑母修庙。”shěn谦道。

  连蔓儿恍然dà悟,原来是这么回事。辽东府是dà明朝北方重镇,虽然边疆早已经平定了,但是辽东府依旧常年驻扎重兵。任命shěn六做征虏前将军,领辽东的总兵官,是皇上优抚亡妻的娘家,但若不是对shěn六的忠心和能力都极为信任,也不会安排他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

  “征虏前将军、总兵官,那是多dà官?”小七摸了摸脸,问shěn谦。

  “是正二品的官。”shěn谦就道,顿了一会,他又补充了一句,“六哥是我们家第四个征虏前将军。”

  连蔓儿从shěn谦的话中听出了一些意思,后来她去问了鲁先生,才知道,dà明朝的征虏前将军,领辽东府总兵官,统领辽东府所有兵马,这个官职,历来都是由shěn家的人来担任的。shěn家那位从小shěn屯发迹的先祖,就是跟着dà明朝的开国太祖皇帝,平定辽东立下了汗马功劳,才创下了shěn家的基业。

  “那之前,六哥一直在锦衣卫。”shěn谦又说了一句,就不再多说了。

  连蔓儿也没继续问,她又领着shěn谦去铺子旁边的那块毛嗑地里。

  “小胖,这还是你跟我们一起种的。你看,长的好吧。”连蔓儿指着一棵棵的毛嗑对shěn谦道。

  “啊。 都长这么高了,还开花了!”shěn谦仰着头看了一会,心中充满了惊奇。当初他帮着栽下去的毛嗑秧子,还不道他的膝盖高,现在的毛嗑已经长两个他摞在一起,也够不着毛嗑盘了。

  “蔓儿。”这个时候,连枝儿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过来。

  “姐,啥事?你是来找我们的?六爷要走了?”连蔓儿就问。

  “没,我出来摘菜,看你们这半天没回去,就过来看看。”连枝儿就道。

  “摘菜,走,小胖,我带你摘菜去。”连蔓儿就拉着shěn谦,又进了菜园子。

  “……这个黄瓜,要捡长的匀净,顶花带刺的摘,鲜嫩好吃……”进了菜园子,连蔓儿就提了篮子,指挥shěn小胖摘菜。

  shěn小胖很喜欢这个活,连蔓儿指东他绝不往西,特别的听话。他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宁丝团花袍子,在一片青翠的菜地里钻来钻去,胖乎乎的小脸一会就变得红扑扑地。

  连蔓儿忍不住,就抬手捏了捏小胖的脸。

  她捏小七捏习惯了,等脑子意识道小胖不同于小七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在小胖的脸蛋上捏了两捏了。

  这手感和捏小七的包子脸一样好!

  shěn谦正掰了一棒子玉米,抱在怀里想要放进连蔓儿提着的篮子里,被连蔓儿捏了脸,他一下子怔住了,看着连蔓儿,动作就定在了那里。

  连蔓儿这时心里有些囧,忙将脸上的表情放空,好似刚才去捏人家脸的手不是她的一样。

  shěn小胖表情复杂地看了连蔓儿一会。

  “小九哥,看,我给你抓的刀螂。”

  小七手里捏着一只螳螂跑过来,这才将shěn谦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摘了一篮子的鲜菜回去,连蔓儿又亲自下厨拾掇了一番,就进屋问shěn谦。

  “小胖,饿不,我娘准备了饭菜,你看你和你六哥吃点不?”

  shěn谦已经◎看dào张氏她们准备的饭菜了。一dà早出来,早饭吃的不多,后来也只吃了两块点心,闻见厨房里的饭菜香,shěn谦是有些饿了。

  “我问问六哥去。”shěn谦说着,真的跑去问了shěn六。

  锦阳县的县令,以及远近的士绅都跑来递了帖子,要拜见shěn六。shěn六就在连记的铺子里,先是召见了那县令说话。具体怎样说的,连蔓儿没在场,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就这一会的工夫,那县令就让人做好了牌子,立在了她们家的玉米地的四周。还贴了告示,dà意就是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如有偷盗、损坏,要当做重罪、严加惩办。

  “……还说要派人来看着。”张氏对连蔓儿说道,“原打算过些天,等地里的玉米长成了,咱还得多雇人看青。县太爷这么一来,咱可就省心多了。 这事,多亏人家shěn六爷。”

  shěn谦去问了shěn六,shěn六就说让连蔓儿她们将准备的饭菜端过去。

  连蔓儿就和张氏端了两个dà托盘将饭菜送了过来,在桌子上摆好。

  饭菜的样式并不多,不过每一样都简单精致,

  第一道是爆炒鱼片辣椒,是刚买回来的花鲢鱼,从鱼身片下鱼片,又用牙签和镊子将细小的与鱼刺都剔除的干干净净,裹了鸡蛋清下dào油锅里过了油,立刻就捞出来,然后又将铁锅爆香,只加少许油,用dà火将鱼片和辣椒爆炒出锅。第二道是松子玉米,就是刚掰下来的嫩玉米棒子,将玉米粒尅下来,先用开水烫一下,立刻捞出,然后又将松子下油锅过油,再在锅里加少许的油,将松子和玉米下锅略微翻炒,用薄芡汁勾芡出锅就得了。

  第三道菜分量最足,做出来却最简单,就是一道他们庄户人家每顿必吃的蘸酱菜。将鲜嫩的黄瓜、茄子、甜辣椒、小葱、干豆腐,还有连蔓儿她们刚从地里寻来的乌米都切成小段,摆放在dà盘子上,盘子中央放一个小碗,里面是刚从酱缸来捞出来的dà酱。

  **…………***

  先送上一更,晚上会有二更。求粉红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