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底线


  “你们忙吧,一会早点回lái。”连老爷子说完,jiù站起了身。

  连守人和连继祖略微迟疑,也跟着站起身lái。

  “爷,咋不多坐会?”连蔓儿在旁边听见了,jiù过lái笑道。

  “不坐了,我也得回去。耽误这半天工夫,本lái打算今天给园子浇水的。”连老爷子jiù道。

  一家人jiù往外送连老爷子。

  “爷,晚shàng也不用让我奶炒啥菜。我们这有人送的菜和点心,我爹和我娘刚才还说,要挑好的给爷和奶送过去。”走到门口,连蔓儿jiù道。

  “是啊,爹,我带菜过去,别让我娘再忙活了。”连守信也道。

  “让你娘做,人家送的,留着给孩子们吃。”连老爷子jiù道。

  “爹,你二老的这是头一份,啥时候都没说的。这次东西不少,孩子们也有的吃。”张氏jiù道。

  连老爷子他们刚才在外面,已经看到那些士绅láilái回回,给铺子里送了好些个盒子,听连守信和张氏这么说,也jiù没过于推辞。连老爷子暗暗点了点头,心里很熨帖。这不是他贪嘴,他是喜欢连守信和张氏这个做派。

  连守信和张氏,嘴shàng虽然不太会láishì,但是心肠还都是不错的。两口子都是孝顺、敬老,讲究礼数的人。分出去之后,但凡做了好吃的,或是请他过去吃,或是打发孩子们给他送一份过去。正因为这两口子这样,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受到熏陶,像连蔓儿、五郎、小七和连枝儿,不用家里的大人说,遇到这样的shì,都会主动的张罗。

  心地纯良,心里有他和周氏,那么他今天晚shàng要说的shì,连守信应该能够答应。jiù是连守信不那么精明。这shì有他给指点、指点,也jiù差不多了。

  连老爷子带这连守人和连继祖,心情不错地走了。

  送走了连老爷子,连蔓儿一家人又回到铺子里。张氏jiù开始收拾人家送lái的食盒,将饭菜归拢归拢,和连守信还有几个孩子商量着该怎么分派。

  “这几样素的,还是送给住持师父去。这几样点心,说是啥专门请的南方lái的点心师傅做的。这jiù给鲁先生。再把这几样菜,添一壶酒,给鲁先生做晚饭……”

  再有jiù是一会要给连老爷子送过去的几样菜,单独用一个食盒装了。

  还有在铺子里干活的几个伙计和媳妇。以及给她们看青的人,也一人给分了一份菜,还有像春柱媳妇等几个住的近,平时和张氏lái往亲密☆的几户人家,张氏也挑出饭菜lái,或是一碗、或是两碗,陆续都给送了过去。

  “东西不多,是个心意。咱大家伙也尝尝人有钱人家都吃的是啥。”这是张氏的话。

  那些得了饭菜的人家,自然都非常◎dejǐhùrénjiā,zhāngshìyětiāochūfàncàilái,huòshìyīwǎn、huòshìliǎngwǎn,lùxùdōugěisòngleguòqù。

  “dōngxībúduō,shìgèxīnyì。zándàjiāhuǒyěchángchángrényǒuqiánrénjiādōuchīdeshìshá。”zhèshìzhāngshìdehuà。

  nàxiēdélefàncàiderénjiā,zìrándōufēicháng欢喜感激。和张氏lái往越加亲密了。

  连蔓儿自家也留了一些饭菜,还有些点心、果子。已经过了晌午,她们忙着招待沈六这一行人,自家还没吃饭。

  “得了,这再过一会jiù该吃晚饭了,咱也先别做饭了,jiù吃点儿这点心垫垫吧。晚shàng再吃饭。”张氏往窗户外面看了看,jiù说道。

  大家都赞成,张氏jiù挑了两盒子点心,摆在炕桌shàng,大家围坐着一起吃。

  “叶儿,点心啥的,我jiù不单独给你拿了。家里留的jiù放在那,你jiù和你蔓儿姐似的。想吃了,jiù自己拿着吃。”张氏对连叶儿道。

  这一天。赵氏和连叶儿都没回老宅,jiù在铺子里帮着连蔓儿她们忙里忙外的。

  “行,我知道了,四婶。”连叶儿痛快地答应道。

  连守人捐了jiān生,家里又有了宋家送lái的钱。日子宽松了许多,还有了奔头,周氏最近的心情不错,她要忙着连秀儿的shì,还要将更多关注放在古氏身shàng,时不时地还和赵秀娥有些口角,再加shàng连老爷子不知是怎地和她说了,她对赵氏和连叶儿jiù没有像过去管的那样严。

  赵氏和连叶儿也不惹shì,家里该她们干的☆活,都干的妥妥当当,若又空闲,都是在连蔓儿家的铺子里。

  天色将晚的时候,一家人jiù回了老宅。连守信提了食盒,jiù去了shàng房,张氏带着几个孩子回了西厢房,开始生火烧饭。菜有了,足够她★们吃的,她们只需要煮一锅饭jiù行了。

  “你爷要跟你爹好好唠唠,总觉得,你爷是有啥shì想要跟你爹说。”一边烧火,张氏jiù一边说道。

  “也jiù那些shì,没啥稀奇的。”连蔓儿坐在旁边一个小板凳shàng,正在哐当哐当地给鸡剁菜,听了张氏的话,jiù随口答道。

  张氏jiù看了连蔓儿一眼,其实她心里有些奇怪。

  “蔓儿,每次你爹要往shàng房去,你都着急忙慌○地跟着,这次你咋不跟去了那?”张氏jiù问连蔓儿。

  “跟不跟去都一样。”连蔓儿jiù答,一边将剁好的菜倒进桶里,和了糠皮,然后jiù利落地提着桶出门,咕咕咕地将自家的鸡都招呼到鸡圈里喂食。 ●
  站在鸡圈门口,连蔓儿可以听见shàng房外屋的说话声。

  周氏正领着几个媳妇在做晚饭。

  “奶,这菜不能炒,得放蒸笼里蒸,要不这菜jiù窜味了。听说人家酒楼里做这道菜可讲究了,烧火的柴禾,只能用松木。”这是赵秀娥在说话,在吃的精致、讲究shàng面,连家的人里数赵秀娥最精通。

  连守信送了几样菜给shàng房,周氏这是要将菜都热一热再吃。

  连蔓儿喂完了鸡,也没继续听下去,jiù回了西厢房。张氏已经将饭做好了,几样菜都是放在帘屉shàng蒸的,和饭一起出国。

  连枝儿在屋里放好了桌子,摆shàng了碗筷,将饭菜端进屋,娘几个jiùshàng炕,围坐在炕桌边,吃了起lái。

  一家人吃的正香,jiù听见门帘子响,连蔓儿抬起头,见是连守信从外面回lái了。

  “咋这么快jiù吃完了?”张氏jiù有些吃惊。shàng房吃饭比她们早■,但是连老爷子要和连守信说话,她还以为这顿饭,会吃到很晚那。

  “嗯,吃完了,jiù回lái了。”连守信说着话,也脱了鞋shàng炕。

  连蔓儿也觉得jiù按照平常吃饭的速度,连守信这◇○顿饭吃的太快了。而且看连守信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很好。

  “爹,再吃点不?”连蔓儿jiù问。

  “啊,”连守信迟疑了一下。jiù挪到饭桌边坐了,“那我jiù再吃点。”

  连枝儿坐○○顿饭吃的太快了。而且看连守信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很好。

  “爹,再吃点不?”连蔓儿jiù问。

  “啊,”连守信迟疑了一下dùnfànchīdetàikuàile。érqiěkànliánshǒuxìndeliǎnsè,sìhūbìngbúshìhěnhǎo。

  “diē,zàichīdiǎnbú?”liánmànérjiùwèn。

  “ā,”liánshǒuxìnchíyíleyīxià。jiùnuódàofànzhuōbiānzuòle,“nàwǒjiùzàichīdiǎn。”

  liánzhīérzuò☆在炕沿shàng,jiù忙下地,另拿了一副碗筷,给连守信盛了满满的一碗饭递过去。连守信接了饭碗,扒了一大口饭,jiù去夹菜吃。

  “孩子他爹,你在shàng房,这是没吃饭咋地。”张氏jiù瞥了■连守信一眼。问道。

  “……没吃饱,jiù吃了几口。”连守信先吃下半碗饭,才开口道。

  “咋地啦,爹?”五郎jiù问。

  连守信低头扒饭,没有回答。

  “是啥shì,你jiù说说呗。这也没有外人,孩子们也都懂shì了。”张氏夹了一筷子菜放进连守信的碗里。说道。

  “也没啥,”连守信低着头,慢慢地道,“jiù是他爷跟我说,那个意思,想让咱跟人家沈六爷说说,要给●他大伯寻个官,实缺啥的。”

  “啊?”张氏jiù吃了一惊。“那不是宋家答应给他大伯的吗?要官,还是实缺,这是多大的人情啊。咱跟人家沈六爷是啥关系,一直都是人家照应咱们。人家要是不lái搭理咱们○,咱们跟人家根本jiù搭不shàng话。还要官啥,这让咱咋跟人家开口?”

  张氏吃惊。但连蔓儿一点都不吃惊。年前出了高利贷的shì,连老爷子似乎是放弃了对连守人的期望。但是前些天,宋家给连守人捐了jiān生,连老爷子对连守人的期望之火,又死灰复燃了。

  毕竟是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shì,眼看着又有了希望,谁能不期待那。

  她连蔓儿觉得连守人不好,但作为父亲的连老爷子,他眼中○的连守人,肯定不是连蔓儿眼中的那个。父母与子女,血脉亲情,即便是曾经寒心,曾经血冷,有几个能坚持到底,只要略有一丝春风,心和血都会再次回暖、滚热。

  而连老爷子想让连守人做官,是为了连家,同时◆也是心疼连守人。他是认为,连守人只有做官,才能生活的好。禁着连守人在村里过了这半年多,连老爷子心里更坚定了这一点。

  有的时候,父母的偏心,也许不仅仅是出于对哪一个子女的偏爱,更是出于一种种族、基因延续的本能。

  不过,在连家,连老爷子最疼爱的,始终是连守人。

  “爹,那你是咋说的?”连蔓儿jiù问。

  “还能咋说,你爷让我干别的,我都没啥说,jiù这shì,我不能答应。”连守信jiù道,“我没这个本shì。再说了,这也不是个shì。”

  连守信放下饭碗,脸色少有的严肃。

  “咱做人,要讲究本分。沈六爷跟咱家,一直都是人家在帮着咱们,没人家买咱的▲葡萄酒,没人家给咱这玉米种子,咱家能有今天这日子。咱得知道感恩。说到回报,咱能给人家啥?咱啥也不能给人家,还要再求人家办这么大的shì。说啥人家看待咱不一样,那咱jiù这么回报人家?”

  “这○绝不可能的shì。 我要能那么干,我成啥人了。”连守信说完,又端起碗,低头扒饭。

  连蔓儿抿嘴笑了笑。果然不出她所料,说连守信的本性如此也好,说连老爷子和周氏将他教导的很好也好。连守信jiù是一个本分、感恩的庄稼人,他根本jiù不知道这世shàng还有“钻营”这两个字。

  ***…………***

  先送shàng一更,晚shàng会有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