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上礼


  这帖子上只写了连守信一个人的名字,并没有提到连老爷子和连守人。不过那管事的既然那么说了,也就说,王举人还是有这个话。

  这就有些意思了。

  “爹,你干啥那?”连蔓儿笑完,看见连守信还有些发呆,就问道。

  “蔓儿,王家这还是第一次给咱送帖子啊。”连守信道,“蔓儿,你再帮爹看看。这帖子上,wǒ咋看着,就写了wǒ一个人的名字那。”

  连守信原本并不识字,近些日子,才被五郎和小七拉着,主要是跟着小七认得了些字。所以现在,他也差不多能看个帖子。

  “爹,没错,是只写了你一个人的名字。”连蔓儿就答道,“爹,咱还是商量商量,看该送份啥样的礼。”

  “对。”连守信忙点头道。

  刚才那管事的来送帖子,还说了一句话,说是王举人的意思,就是想请大家伙热闹热闹,不需要备礼。虽然王举人这么说,但是这礼还是要准备的。

  一家人就聚到一起商量。

  “要不,咱就拿了钱,看家兴哥和他爹这两天啥时候去县城,帮着咱买两个上等体面的好尺头吧。”连蔓儿就道。

  家里现成的有吴家兴送来的尺头,也有沈六送的那石榴百子的妆花缎子,不过没人打算将这两样送人。

  “再添上外面的两样针线,wǒ看就差不多了。”张氏想了想,就道。

  大家商量了一回,觉得这贺礼算是体面和衬的,就这么决定下来。张氏就跟连蔓儿支领银子,要马上去镇上。

  “正好在和家兴他娘商量商量,估计到时候,他家也得来人。”张氏道。

  连蔓儿就开箱柜,给张氏拿银子。

  “那wǒ就去给他爷和他大伯送个信。”连守信说着,拿起桌上的帖子。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要不,wǒ就这么去说吧。帖子wǒ就不拿了。”连守信用商量的口气道。

  连蔓儿就笑,连守信并不笨吗。

  连守信和张氏分别出门。连蔓儿哪个也没有跟,难得有些空闲,她心情又好,就坐在桌子前提笔练字。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连守信和张氏前hòu脚地回来。

  “……wǒ把钱留给家兴他娘了。正好,家兴他娘也说要进城采办贺礼。”张氏兴冲冲地道,显然是跟王氏说的很投契。“还问wǒ去不去。wǒ就说,家里走不开。”

  说着话,张氏就将手里的点心匣子放桌上了。

  “家兴他娘非让wǒ拿来,说是家兴刚帮人说成了一笔大买卖,人卖家送的,给咱尝尝。”

  连蔓儿家现在和吴家走的很勤,来来回回的,什么东西都互相送。处的很亲密。

  对比张氏的高兴劲,连守信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爹,你给wǒ爷和wǒ大伯传话了。”连蔓儿就问。

  “嗯。”连守信坐在炕沿上。点了点头。

  “那wǒ爷他们,说啥了没有?”连蔓儿探究地看了一眼连守信,又问道。

  “就打听打听,wǒ也没说帖子的事。wǒ就说王家的管事,顺道路过wǒ这,就告诉wǒ了。那管事忙,让wǒ帮着给捎的话。”连守信就道,“你爷、你奶和你大伯他们,就商量送礼的事。wǒ就回来了。”

  “那就几句话的事,爹你咋这半天才回来。”连蔓儿打破沙锅问到底。

  连守信的脸上就闪过一丝尴尬和无奈。

  “那不商量送礼的事吗。你奶就问wǒ,咱给送啥。wǒ就说这事是你娘操办,……wǒ说了你娘打算让家兴进城帮咱买东西。”说到这,连守信叹了口气。或许他不该▲跟周氏说的那么详细,其实他已经接受教训了。可是,面对的毕竟是他的亲娘。过去,他又是被周氏辖制惯了的。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连守信也无奈,一家人,亲母子,结果比面对外人还要累。

  “◎gēnzhōushìshuōdenàmexiángxì,qíshítāyǐjīngjiēshòujiāoxùnle。kěshì,miànduìdebìjìngshìtādeqīnniáng。guòqù,tāyòushìbèizhōushìxiázhìguànlede。yībúxiǎoxīn,jiùshuōchūláile。

  liánshǒuxìnyěwúnài,yījiārén,qīnmǔzǐ,jiéguǒbǐmiànduìwàirénháiyàolèi。

  “你奶就说家里没钱,那意思,就让咱……”

  “他奶不是让咱替上房预备礼吧?”张氏眼睛睁大了一点,问道。

  “wǒ没答应。”连守信有些气闷地道,“他奶那意思,反正咱也是买,就多准备点,到时☆候一起往王家一送,就都有了。wǒ说这像咋回事。wǒ这分出来,另是一股,礼那也应该是分着上。混一块,那叫咋回事。……他奶就不大高兴……”

  连守信的声音低了下去。

  连蔓儿暗笑,只怕周氏▲hòuyīqǐwǎngwángjiāyīsòng,jiùdōuyǒule。wǒshuōzhèxiàngzǎhuíshì。wǒzhèfènchūlái,lìngshìyīgǔ,lǐnàyěyīnggāishìfènzheshàng。húnyīkuài,nàjiàozǎhuíshì。……tānǎijiùbúdàgāoxìng……”

  liánshǒuxìndeshēngyīndīlexiàqù。

  liánmànérànxiào,zhīpàzhōushì不是不大高兴,而是很不高兴。周氏应该是又骂连守信了。

  “娘,wǒ爷说wǒ爹能顶起灶坑门来了,说的真没错。”连蔓儿就小声地跟张氏说道,“这要搁以前,wǒ奶一瞪眼睛,wǒ爹就啥也不敢说,wǒ奶咋说咋是了。”

  张氏瞟了连守信一眼,也抿嘴笑了。

  “爹,你别听wǒ奶哭穷。那天闹分家,爹你不也看着了吗,wǒ二伯他们从wǒ大伯那屋的箱子里,搜出好几个尺头,哪个都拿得出手。还有那之前,wǒ大伯他们刚从县城回来,wǒ奶搜检wǒ大伯娘的箱子,也有好几个尺头。……随便拿出俩来,就够上礼了。”连蔓儿就道。

  “这还真啥都瞒不住你。”张氏见连蔓儿这么清楚,就忍不住笑。“就怕他奶这是舍不得拿出来,都要留着给他老姑。”

  “那咱可管不了了。”连蔓儿就道。

  比如说古氏进城,虽然厌恶古氏,她们还是给凑上了给宋家的礼,但是这次给王举人家上贺礼,她们就绝对不能答应。

  转眼就到了王幼怀娶亲的日子,王幼怀娶的是离三十里营子约有百里的义安县周家的姑娘。义安县周家也是大户,祖上曾有人做过正四品的京官,如今家里也有人在务举业,与王举人家是门当户对。

  王举人家娶亲,对方又是这样的人家,这婚宴那可是难得的繁华热闹。连别的村的人,都有大老早赶过来,要看新鲜热闹的。

  连家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守信爷三个都要去赴席,家里的女眷不去,孩子们自然也都不跟去。

  连叶儿今个有空,就跑来找连蔓儿。

  “蔓儿姐,咱也去看热闹吧。听说,新娘子的嫁妆可多了。”连叶儿就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也正想着要玩,立刻就答应了。

  “姐,wǒ也要去。”小七听见了,就跑过来道。今天又是私塾的休沐日,小七和五郎做完了功课,五郎继续埋头读书,小七就有些坐不住。

  “行,咱就去看看,就回来。”连蔓儿就道。

  跟张氏打了招呼,三个孩子就往王举人家来。

  因为王家娶亲,今天村里都比往常热闹,好些个人站在街上,也有和连蔓儿他们一样,往王家走,打算走的近些看热闹的。

  穿过树林,就看见了王家门口的大影壁。连蔓儿她们来的巧,新娘子的车轿正好到了,就听见一个人高喊了一声“吉时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像炸雷一样地响了起来,大红的花轿被人抬进了门。

  一众半大的孩子们就往前挤,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wǒ看见了▲,wǒ看见新娘子的脚了。”就有一个孩子喊。

  连蔓儿就忍不住笑,那轿子抬进外院,新娘子根本就没下轿,起码要进了二层院子之hòu,新娘子才会出来。这个时候,根本连新娘的衣裳角都看不见的。这些小屁□●孩就能自娱自乐,叫的这么欢。

  这群孩子往前挤,恨不得跟进院子里去,早有王家的家丁在门口拦住了。 一会工夫,就有个大脚的婆子,穿着红红绿绿地喜庆衣裳,胳膊下夹着个小簸箕从里面走出来。

 ★ 孩子们一下子都激动了。

  “散喜钱,散喜钱的来了。”就争先更用力的往前面挤。

  果然,那婆子都到门口,两手端了簸箕。

  “小猴崽子们,都往hòu稍稍。”

  这些孩子们◇怕这婆子延迟散喜钱,竟都听话地往hòu退了两三步,也就两三步,就谁都不肯退了。

  那婆子有骂了一句小猴崽子,就高声说着吉祥话,手里的簸箕一扬,铜钱就像雨点一扬地撒了下来。

  一众孩子就●连喊带叫地抢着捡钱。

  连蔓儿没有去抢,也拉住了小七没让他去,她怕小七被那几个大些的孩子给碰伤了。

  “应该不到二百个钱。”连蔓儿只看着那洒落的钱雨,说了一句。她每天数铜钱,所谓熟能生巧,只要看到一堆铜钱,不用去数,她都能大致估摸出那铜钱的数量。

  能撒一百多个钱的喜钱,在这村子里,王举人也算是大手笔了。

  一种孩子抢完了铜钱,有一些渐渐散去了,还有一些没有走,探头◆探脑地往院子里看。就有家丁过来,将他们轰到一边,好让来上礼赴席的人进门。

  听着里面鼓乐喧天地异常热闹,连蔓儿也没急着走。她也正探头往院子里张望,就见一个身穿朱红织金直缀、粉底短靴的少年从院内■走过来,招呼了一个小厮过去说了几句话。

  那小厮领命,就从门里出来。

  那少年转身要回去,突然又停住了,转过身来,看向连蔓儿。

  “幼恒哥,幼恒哥看见咱们了。”小七就嘻嘻地笑。

  那少年正是王幼恒。

  ***………………****

  送上一更,求粉红,求上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